046:不放过

文/北灵儿
本章字数:7116 纨绔女王宠夫记txt下载

容爻被那一眼看得遍体生寒,手攥紧了骨剑,他并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人,正是因为见过,所以更觉得可怖。眼前的这人这一身的气势非刀山血海历练不出,如神兵在鞘,一旦出必将生灵涂炭。

而再看看一脸鄙夷看着他的姑苏凉,他嗓子干涩:“只是误”

殷赤月根本就没打算给他说完的机会,拾剑后提剑就上。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欺负她的人,谁给他的胆子?!

今儿非给他点教训不可!

剑光森冷,杀意凛冽,剑招是一击致命不含丝毫花俏,奔的就是容爻致命要害而去。

周遭的护卫这才如梦初醒,立即拔剑而上,冲在了容爻的前头。

群攻?

呵。

殷赤月以眼神示意了姑苏凉一起,而后等他飞身而来时杀招一收,不用赘言,两道暗黑色的身形同时鬼魅一般穿梭在人群里,刀光剑影间惨叫声四起,不断有残肢断臂落地,却无人死亡。

不杀人是他们心慈手软吗?

不!

站在远处的容爻本能的觉察到了危险,正想要叫部下退下,却忽然看到那二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中心背靠背而站立,而下一刻就在他们的周围一道道血色光影呈辐射状直射向四周,被这光影笼罩的人莫不眼神呆滞,如同提线木偶。

殷赤月冰冷的唇里吐出两个字:“攻击!”

刹那间,木偶般护卫对同伴拔剑相向,机械地执行她的命令。

糟,这是杀阵!

容爻惨白的脸此时已是半点血色也无,再不迟疑立即号令全部人手退守主帐。

殿主到现在还未出来,定然是中招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确认殿主的安危。刚才他看到人出来时就想了,可是事情发展得太快,他反应过来已经是无能无力。

一想到人还是自己送进去的,他肠子都是悔青了。

众人急退。

殷赤月眸色一冷:“想走?”

没那么容易!

她拎着姑苏凉飞身而起,一按镯子,金丝绕再飞射而出,细而坚韧无比的金丝扫开凌厉直卷向容爻脖颈。

容爻心下大骇,一个后空翻紧急避开她的攻击,而后骨伞撑开,数道飞剑弹起直射向殷赤月。

殷赤月提剑反手挽起冰冷的剑花迎向飞剑,哐当哐当哐当撞击的声音直响,碎剑纷飞而落,那其上淬了剧毒碰上了护卫的伤口,不过顷刻那些护卫便是七窍流血、毒发身亡,简直不要太狠毒!

而这时,容爻已经退到了护卫中间。

暗夜深黑,很好的藏匿了他此时的仓皇和惊魂未定的表情。

殷赤月冷冷看一眼他的方向,知已经错过最佳攻击时机,也不恋战带着姑苏凉远遁而去。

眼看着二人的身影将消失在远方,有护卫提步就要追去。

“回来!”

容爻一声厉喝,喝住了护卫的行动,他面色青白交替,表情狰狞得近乎扭曲:“别人是什么人还没看清楚吗?一个二个的还要不要命了?”

众护卫回想刚才情形,再看看那不远处还在自相残杀的同伴,脸上一阵发烧,头低得不能再低,一双双的眼眶莫不发红。那些人都是一同战斗的伙伴,谁也不愿意就这么看他们就这么枉死,可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束手无策。

“难得就这样放过他们吗?”

那一双身影已经快要看不见,终于有不甘心的护卫站了出来,厉声质问。

容爻的回答是一记耳刮子狠狠甩在他的脸上,硬生生打碎了他三颗牙齿,迎着他愤怒的目光,他冷声一字一字的道:“要送死,自己去,恕不奉陪!”

而后,他转身。

旁侧护卫纷纷退避开,容爻径直大步走入殿主的帐内。

掀帐帘,他怒气冲冲的表情在看到对面那端坐在大椅上的男人时一僵,反应过来后单膝跪下行礼:“殿主。”

男人深黑色的眸子深深看他一眼,而后起身,好似没看见他一般大步走了出去。

容爻脸上一阵发烧,却也不敢起。

渐渐地,外边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不多时,男人回来了。

他大步走到大椅上坐下:“今晚的事,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禀报!”

语气沉怒,显然是十分生气。

容爻自知办坏了差事,头低下去,缓缓将事情一一向他道出。

男人垂眸听着,食指和中指有节奏地在大腿上敲击着,期间并未说半个字,直到他说出‘诡异金丝’四个字后,男人终于开了口:“你确定是金丝?”

容爻一怔,不明白为何他会有此问,却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是的。”

“那她的手腕是否有一只金色的镯子?”男人追问,语气里明显比之先前要多出几分急切来。

殿主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今夜为何会如此?

脑子里正冒着问号的容爻忽地灵光一闪,旋即瞠大了眸子,不可思议的反问:“你是说她她还没死?!”

这事太匪夷所思,他连对他的尊称都忘记了。

男人心口猛地一缩,他豁然起身,声音冷厉而决绝:“传密令下去集合全部人手找人,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

洞府里。

一回来姑苏凉不顾殷赤月的反对,强行解了她的衣裳里里外外给她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有伤口后亲自去打了热水服侍她洗漱后自己才洗漱。做完这一切后,他把披的人皮和弄来的别人的衣裳通通焚毁了,再反复洗了几次手后才钻到了殷赤月的被窝里,整个人呈八爪章鱼一样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好似一松开,她就会跑掉似的。

他的不安,显而易见。

殷赤月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也不懂他的不安来自哪里,却是从他的言谈身教中学会心疼他,于是只沉默一会儿,便是放松了身体由着他抱着,双手穿过他的腰身,在他背后轻轻拍着。

姑苏凉鼻子一酸,抱她抱得更紧了些,头深深伏在她的颈项间,声音低而沮丧:“阿夏,人家是不是很没用?”

遇到危险,从来都是她救他。

从前她武功高于他的时候是,现在她武功低于他还是,今夜若不是她,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而她,她不但救了他带着他平安归来,还重创了那么多人,两相比较下他真的觉得自己简直太没用了。

他,也想要保护她。

哪怕,仅仅就那么一次。

殷赤月闻言手上动作一顿,温热的掌心贴在他背脊上:“不是。”

他聪慧,又有点小傲娇,很能取悦她。

这样的他,怎么会没用?

“你别安慰人家了”姑苏凉的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抽抽噎噎的:“人家就知道人家最没用,一无是处唔。”

他忽而瞪大了眸子,太过惊愕,连眼珠子都忘记要转动。

是她,她突然(3)了他。

殷赤月从容地从他唇上撤离,抬眸迎上他的目光,淡定的道:“不早了,睡吧!”

说完,阖上了眸子,不一会儿浅浅的呼吸声便是响了起来。

处于巨大惊愕中的姑苏凉总算回神,下一秒就激动地去摇她。

撩完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阿夏,你醒醒!”

入手的肌肤寒凉,她的呼吸已经趋向于无。

他手下的动作便是轻了,侧身睡到一边,拉被子盖住彼此,拥着她沉沉睡去。

次日,风和日丽。

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草木上的露珠儿摇摇欲坠,倒映着点点金光分外好看。

洞府外,冬英安排下,一切井然有序进行着。

姑苏凉走出来时,冬英便是起身迎了上去:“请问我们”

姑苏凉打断她的话,道:“让锦绣过来。”

冬英一怔,面上浮现一抹担忧之色,却也没有多耽搁,去唤了锦绣。

锦绣是昨儿下午到的,来后没看到自家楼主还有些担心,现在看到了一颗心总算安定了下来,就要行拜见礼。

“进来!”

姑苏凉没给她行礼的机会,唤她。

锦绣微讶,想到殷赤月也在这儿,便是心下明了:“是。”

冬英和药奴也一同走了进来。

“给她看看。”

姑苏凉就坐在床边,拉了殷赤月的一只手出来。

锦绣昨儿就从药奴那里得知了殷赤月最近的真实情形,心中已然是有数,却也去把了脉,也实在把不出什么脉来,便是道:“楼主,须得等人醒来才能知晓具体情形。”

“就没有别的办法?”姑苏凉眉头深锁,看到这样的她,他心头总有阴云挥散不去。

锦绣低下头:“没有。”

“就在这候着,等她醒来再问。”姑苏凉起了身,路过冬英身边时脚步一顿:“保护好她。”

冬英‘嗯’一声,不用他说,她也会这么做的。

姑苏凉一点头,快步行了出去。

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查不出的消息。锦鸾殿人才济济,线人耳目众多,他们昨晚的踪迹只要仔细查还是能查出来的,与其等着人寻上门,倒不如自己掌握主动,来个主动出击!

容爻,还有那个殿主还有他们身后的那许多人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他,也不想放过他们!

有些恩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题外话------

中秋佳节,万事如意,于是明天早上我会早起写更新,忙碌已过,我争取日更。

(快捷键 ←)上一章:045:你,很好! 返回《纨绔女王宠夫记》目录 下一章:047:愚不可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