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笑面佛

文/北灵儿
本章字数:7085 纨绔女王宠夫记txt下载

一个个的被训斥的人莫不低着头,都是一脸的羞色,那头是越低越低,几乎都要低到裤裆里去,彻底掩藏自己。

她说的道理其实他们都懂,只是未上真正的生死战场总是会掉以轻心,还有就是会下意识的点到即止而不是真正的去下死手,为了赢得胜利而牺牲自己,他们做不到。

毓秀宫的人完全听令于她,自然不敢说出反对之词,可是吴越就不同了,他觉得自己男子汉的自尊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即使心中胆怯,却因着一腔愤懑,勇敢地抬起了头,反驳的话冲口而出:“我们刚才面对的是队友不”

他未说完的话在对上殷赤月冷寒如冰的目光后瞬间哽在了喉咙,整个人就跟大冬天的被从脑袋上淋了一大盆冷水似的,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心中只剩下了恐惧,下意识拳头攥紧。

“你们也都如此认为?”

殷赤月的目光缓缓从一张张抬起的面孔扫过去,那一个个被她扫到的人莫不心惊肉跳,都是立即地避开她的目光,紧张得不能自已。

一片死寂里,冬英上前一步,单膝跪在她身前,声音凝重:“主子,输就是输,是属下技不如人,愿自请处罚!”

“愿自请处罚!”

刚才与冬英并肩作战的队友闻声齐齐单膝跪下,呐喊声整齐划一,其声雄浑而洪亮,震得这一片树上的鸟雀纷纷离开枝头四下散开。

也在这时候,那些与吴越一干等人作战的毓秀宫的宫人也是齐齐跪了下来:“属下自愿接受处罚,请主子赐罪!”

站着的吴越等人便是成了异类。

吴越这时候脸一片烧红,心中还是不服气。

“还不服气,是吗?”

殷赤月何等眼力,只一眼便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她一步迈到他跟前,沉黑的眸子逼得他不得不与她对视:“憋着!”

她一转身,俏脸冰冷,喝道:“全体宫人听令!”

“是!”

“即刻原地休整,申时启程!”

“是!”

她大步离开,毓秀宫人立即起身,都是围着她去。

吴越和其一干部下尴尬地留在了原地,吴越是在那巨大的惊吓中还没回过神,其部下是因为没有主子的命令不敢走,只能傻站着。

一会子之后,终于有人怯怯开了口:“主主子?”

吴越这才如梦初醒,一松手,一双手都是冷汗涔涔,他掩人耳目地在裤管上擦了擦,清咳一声:“跟跟他们走。”

“可是您刚才不是得”那开口的人未说完的话在吴越陡然变得凌厉的目光下艰难地咽了下去,低着头一声不吭。

吴越冷哼一声:“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他还指望能跟着他们出去呢!

面子,面子有命值钱么?

还有其实其实她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不对!是他男子汉不跟小屁孩一般计较,看起来那么单薄的人肯定是少年,他可是老江湖,有他在她的计划才会顺利的进行,对就是这样,他可是有大用处的人。

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扬眉吐气,带着人往殷赤月等人方向去了。

“主子?”

冬英眼力极好,且她时刻关注着那边的情形,一看见有动静立即就询问殷赤月。

“嗯。”

殷赤月是回应冬英的话,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向了锦绣。

锦绣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也是听到了冬英的话,她对着殷赤月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殷赤月收回目光,对冬英道:“行动时他们分出去单独一队。”

冬英微怔,正欲发问,忽而想起主子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五步的性子,心里一下子就定了下来,她退到一边休整。

殷赤月半阖上眸子,金乌的光辉投在她半边如玉的面颊上,好似为她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柔和她冰冷的轮廓,平白多出几分让人呵护的孱弱。

已经在不远处的吴越正打算过来道歉,却在看到她模样时脚步一顿,竟然是不忍心扰了她此刻的安静。

“走。”

这边毓秀宫的人还在休整,无人打猎,还是他们去吧!

吴越招呼人走,转身的那一刻心跳如擂鼓,脸一片火辣辣的红。

他却是不知,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有一双黑眸骤然睁开,眸底乌光倾泻,道道光芒皆寒,直到看到他身影彻底消失,那一双眸子才重新阖上,光芒敛尽。

无声无息。

殷赤月睡下,她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亥时才醒。

一直关注她的冬英立即上前:“主子。”

“水。”

“是!”

殷赤月抿了一口水漱口后精神便是恢复,她看了看天色,眉心微蹙:“他呢?”

这一个他,除了姑苏凉不作二人想。

冬英回道:“姑苏楼主至今未归,也未有消息传来。”

殷赤月捧着碗的手一紧,旋即垂下眸子,长而浓密如同那两把小扇子的睫毛垂下来遮住眼底所有情绪。

冬英不敢多话。

半晌,殷赤月浅吐出一口气,站起身。

冬英也是起身来。

“集合所有人到这里。”

“是!”

不多时,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这里。

殷赤月站在正央,先点出三人作队长,而后沉声将命令发布出去:“兵分三路,每一队的队长带领队员执行任务,成功后于明日午时在此地会合。”

“是!”

三名队长异口同声应道。

“启程!”

阴暗的丛林,被棉布包裹的鞋履踏在地面悄无声息。

殷赤月混在人群正中央,每逢岔路便会指导宫人行路,锦绣在她身侧听着她有条不紊发号施令,只觉得自家偶像又比以前更帅了好几倍。

“停!”

路过一处山谷时,殷赤月喊停了队伍。

锦绣立即从迷妹的状态清醒,她抬手,轻轻晃了晃手镯——手镯是蛇咬尾的形态,通体呈银色看起来最是寻常不过,内里却是暗置了机关,是她特殊的能联系到姑苏凉的方式。

‘叮铃铃’

三声响。

响三声。

彼时正玩猫捉老鼠收拾合欢谷的女弟子的姑苏凉长眉一挑,唇角扬起笑弧来,那样明艳的笑容将这一片粉红香都照亮,那一个个艳美的女子在这般的勾魂摄魄下竟然都失了颜色,看起来是那般的寡淡,让人已经不想哪怕再看上那么一眼。

“杀!”

有人,一声高呼。

旋即,呐喊声震天。

风影楼的杀手再不留情,猛虎扑羊一般扑上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如同冷酷的死神将一条条性命收割。

姑苏凉早已飞上树梢,他看着脚下鲜血飞溅的画面,绝色容颜上那笑容更是无比绚烂,明眸波光流转,盈盈如同秋水。

他掩唇轻笑,轻轻扶了扶鬓角,于袖中取出小镜子和夜明珠仔细端详自己,眉眼唇鼻发,仔细看过一遍确定没有不妥之方飞身而下。

底下的战斗已经结束,一地的尸体。

美人香,绮罗帐,这本是她们杀人的杀招,如今却成了她们在这世间最后的裹尸布。

姑苏凉媚眼斜斜瞥一眼她们,而后轻飘飘的道:“清理干净了。”

有些痕迹,不该留便不要留。

“是!”

这规矩,风影楼的人懂。

姑苏凉收起小镜子于袖中,以明珠光芒照路,穿花踏草而行,只余淡淡风声。

而另外一边,殷赤月一行人却是遇到了麻烦。

是容爻。

他领着人接长老路过此地,正好碰上了他们。

两方人马对峙,旗鼓相当,互相僵持,谁都没有动。

容爻心有怀疑,目光总忍不住跑殷赤月手上去。

长老却是个心细如发的,他虽然不认识殷赤月,但是注意到了容爻的异样,便是皱了眉头,声音微冷:“认识?”

容爻一愣,待反应过来他听懂问题后,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不自然:“交过一次手。”

他说得模棱两可,可那话语里的虚却是将真相给出卖。

长老心下一凛,四下一看注意到自己的人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被打散到队伍里,若他有事这些人第一时间指望不上时,心中立即就有了计较。

他脸上复杂的表情一收,露出几分笑容来,对殷赤月道:“小兄弟,相逢即是有缘,不妨交个朋友?”

他身材矮胖,脸庞圆圆,天生慈眉善目的模样,又刻意放温和了语气,真真就像是那慈眉善目、最寻常不过的老人家。

只是寻常的老人家会和锦鸾殿搅合在一起,还心机这般重吗?

以为她看不出他现在处境,想骗她?

呵,她看起来傻?

殷赤月嗤笑一声:“我拒绝!”

冷冷三个字一出,长老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他到底是脸皮厚,心黑,下一刻便是笑道:“小兄弟,那你看这样,你们先让个路,我们日后有缘再见老夫请你一杯如何?”

“请我?”

殷赤月凉凉瞥他一眼。

长老被她眼底毫不掩饰的轻蔑气得差点跳起来,但是终归还是忍住了:“是啊!老夫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很合老夫的眼缘,特别的合。”

说到这,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显得真切自然了:“不知老夫可有这福气与小友交个朋友?”

(快捷键 ←)上一章:047:愚不可及 返回《纨绔女王宠夫记》目录 下一章:049:动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