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埋没的记忆

文/安奇影
本章字数:6694 逐恶之痕txt下载

在妖娆的溃败之后,小心迅速的传开,在星夜骑士们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尼凡冬和烈火两路军队同时杀出了重围,并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之后听到平原决战胜利后,尼凡冬带着部队直接回到了银灵城休整,而烈火出于对星辰海峡的不放心,也径直撤向了那里。

伊奇押解着十几名巴泽尔的佣兵,也带着黎明十字军回到了普拉多,一回到普拉多众人早已在城堡大厅翘首相盼。伊奇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便吩咐众人散去。待众人散去之后,塞德里克押着凯莉走了进来,此时他的脸颊上已是漆黑的快要认不出来。

“老大,我也没白忙活,你说吧。”塞德里克说着推了一下身前被绳捆索绑的凯莉。此时和妍娜并肩坐在台阶上的伊奇双眼疲惫而又空洞望着凯莉“什么名字?”“凯莉。”“职务。”“荒野佣兵。”听到这里,伊奇笑了笑向塞德里克摆了摆手“交给你了。”他话音刚落,塞德里克心里顿时一喜,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他急急忙忙的推搡着凯莉走了出去。

此时的城堡大厅只剩下伊奇和妍娜两个人,看到伊奇有些不对劲的样子,妍娜轻轻拉了下他的手臂“怎么了?伊奇。”“我父亲是谁?”伊奇轻轻的说着,一双眼睛依然注视着门口。

这时妍娜疑惑的看向伊奇“你父亲?”“我都对我父亲没什么印象我从小在教团长大,只是听过奥尔加大师提起”妍娜轻轻的靠在了伊奇的肩膀上,微笑着“我想你父亲一定是个伟大的人”伊奇双眼空洞着,不由得陷入了奥尔加自述的回忆“伟大的”

伊奇的父亲卡夫特曾经是月光城内一名英勇无比的星夜骑士。白发西提斯在位,当时北方之境正处于内乱之际,各路佣兵组织,以北方之境为家园的巨人都聚集到了这里,加上当时秘法议会决定以传播秘法知识唯由在此处占领一部分地区兴建秘法学院,好在萨普洛让秘法师们有更大的发言权,决定权。

之后一大批秘法师开入北方之境,这使北方之境局势更加错综复杂。由于北方之境属于萨普洛边缘地带而且领地自由管理,所以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没有了更多的约束,这样使得各路佣兵组织长期混迹于这里,时常发生摩擦和争斗。一次两队佣兵发生争斗,秘法议会为取得在此地的好名声便出面调停,没想到还未等制止,北方的巨人们按耐不住别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肆意的践踏,所以他们团结各个部落,率先剿灭了正在激烈争斗的佣兵,而后围攻了秘法学院,宣布要将外族人彻底赶出北方之境。

一围数月,秘法师损失惨重。秘法议会不得不向月光城求援,月光城白发西提斯此时正为秘法师的野心所扰,收到秘法师们的求援信,如此一来正是巩固自己地位的好时候,同时又是控制住北方之境的好机会,白发西提斯不由得内心激动,亲率大部队几乎是全城的星夜骑士精英开赴北方之境。

卡夫特当时作为单纵队指挥官而上阵战场,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白发西提斯大军来到北方之境,一见北方巨人,两边二话不说直接迎上,混战在一起,虽然北方巨人身材高大,但战斗力却大大的不如星夜骑士,三五名星夜骑士便可以轻松打倒一名北方巨人。

卡夫特高高的站在山坡上看着眼前战场上厮杀的士兵,过了一会儿,他转身一挑门帘走近白发西提斯的大帐,只见大帐中白发西提斯正细细端详着地图“哦,卡夫特中尉”“国王大人,北方巨人抵挡不住我军冲击,正在撤退”。

听到卡夫特的汇报,白发西提斯拍了拍手“好,现在把所有军官召集过来,进行下一步。”片刻后,几十名军官聚集到了账内,白发西提斯整盔带甲的站在正中“现在北方巨人正在后撤,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这时所有人议论纷纷,突然一名年轻的军官走上前说道“国王大人,我认为下一步应该全力追击敌人,让我们的军队横扫北方之境”。

卡夫特急忙上前打断“不行,如果只追击残敌,秘法学院随时可能被攻破,那么我们这次出击的主要目的就失败了”白发西提斯点了点头,来回的踱步,其实秘法学院的存亡根本不在西提斯的考虑之内,他想更多的是怎么样统治住北方之境。

卡夫特见白发西提斯犹豫起来,立刻接着说“国王大人,现在秘法学院岌岌可危,我们需要及时的给予支援”“但是如果支援秘法学院势必耽误了战局的优势,巨人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进行再次备战,到时我军在北方之境的进攻就会受到更加艰难的阻碍”。

“可是国王大人”白发西提斯猛然摆手,示意卡夫特不要再说了,因为卡夫特为人实在,战斗骁勇,视士兵为手足在军中威望甚高,所以白发西提斯也不好直言反驳“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卡夫特,杰恩斯,再加上罗德骑士,你们率领部队继续歼敌,势必要将敌人封锁在凛冽峡谷,其他人由我率领,亲自支援秘法学院。”卡夫特见事已至此,只好应是,转身带着杰恩斯中尉和神圣骑士罗德走出营帐。

卡夫特的爱人,伊奇的母亲蒂斯塔娜是秘法议会里正规的高阶秘法师,这次秘法学院的队伍也包括蒂斯塔娜,而出发之前蒂斯塔娜已经身怀有孕,肚子也已微微翘起,秘法议会本来不想让蒂斯塔娜出发这次任务,没想到蒂斯塔娜性格刚烈,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耽误议会决定,不听劝阻执意要去,这才获得了秘法议会批准,因为此事出发之前,还和卡夫特大吵了一架,第二天没和卡夫特说话便独自加入秘法师去往北方之境的队伍。

正因为被围困在秘法学院里蒂斯塔娜,卡夫特才如此的焦虑不堪,但是没有办法,他只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白发西提斯身上,自己和杰恩斯,罗德率领两支纵队奋力厮杀到前线。

一进入到前线这股部队在卡夫特的指挥下如射出的箭矢一般,直插进北方巨人前线。没想到所向披靡的攻势进攻不长时间竟然令北方巨人全线撤退。此刻,卡夫特的部队正在清扫着战场上有用物资,士兵们三五一伙在战场逐一检查着尸体或背负伤员,只有卡夫特望着远处山脊,常年寒冷季节的北方之境令远处的山脊被冰雪覆盖成了一片,只见山脊上徐徐冒出黑色的烟雾,卡夫特不由得心头一震。

这时杰恩斯走了过来“卡夫特将军”“哦,你看那里”杰恩斯顺着卡夫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是秘法学院修建的位置,卡夫特将军请放心,我想此时国王已率军支援到了那里”“哦”就在两人谈话之时,罗德手握长戟走了过来“卡夫特中尉,军队是否可以继续前行”。

罗德头上高高扎起一束发辫,全身金色盔甲分外耀眼,手握长戟,犹如一名十分威严的武士。卡夫特转身看向罗德“好!现在全军前进,进攻凛冽峡谷”“报告大人!”卡夫特正在高喊军令,突然一名士兵跑了过来打断了卡夫特的喊声。

“报告大人,秘法学院已被攻破,国王大人命您快速突击,迂回包抄秘法学院撤退的北方巨人!”“什么!?”卡夫特双眼圆睁,一把抓住了士兵“大大人”“卡夫特!”罗德和杰恩斯立刻上前阻拦,卡夫特这才放下了士兵,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卡夫特将军,战争就是如此,请您现在应当以战事为重,现在所发生的事是我们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杰恩斯耐心安慰着卡夫特,卡夫特只是呆呆坐在地上,空洞着双眼沉默着,杰恩斯见状立刻起身,大手一挥“现在,全军集结,快速前进,夹击秘法学院方向的北方巨人!”杰恩斯说完一把抓起了卡夫特。

部队一路急行军前往秘法学院,以极快的速度立刻封锁了从秘法学院撤退的北方巨人,双方一触即战,战斗异常激烈。而就在这时,凛冽峡谷的北方巨人们全线出击,包围了卡夫特的部队,瞬间战局发生了逆转。卡夫特苦苦迎战着,身边的士兵在北方巨人的猛攻下一一倒地战死,鲜血顿时染红了这片洁白的冰雪之地。

卡夫特手握长刀,奋力砍杀着两名北方巨人,一番搏杀之后,卡夫特气喘吁吁的斩杀了两名北方巨人,这时猛然回头看见了杰恩斯“小心!”卡夫特大喊,但为时已晚,一名北方巨人的大斧已深深砍进了杰恩斯的脖颈,顿时鲜血如泉涌一样喷了出来,之后北方巨人重重的踩在杰恩斯的尸体上用力抽出大斧,继续杀入人群。卡夫特对天怒吼一声,挥起长刀指向山坡之上的秘法学院废墟。

山坡之上,已经被攻打的体无完肤的秘法学院前,白发西提斯的军队集结了起来,这里的位置刚好可以远远俯视着卡夫特那边的战场“国王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进攻了”“急什么?我们可以用卡夫特的部队消耗掉敌人气势,最后出击聚歼他们”。

“国王大人,可毕竟那也是一千多的精锐啊”白发西提斯回头瞪了一眼身旁的军官,那名军官便不再继续说话,就这样白发西提斯看着卡夫特的军队一点点的消耗殆尽。过了一阵,白发西提斯下令全线出击,顿时山坡上等候多时的军队如洪水般的涌向战场。顷刻间北方巨人成群的倒下

卡夫特手握长刀一步步向山坡上走去,任由面前士兵从身旁冲锋而过。待卡夫特来到山坡之上,这里早已空无一人,卡夫特慢慢的走进秘法学院的废墟,拖着疲惫的身躯四处寻找着蒂斯塔娜的踪迹。四处搜寻了一阵,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卡夫特急忙搬开挡在门口的碎石,冲了进去,只见城墙上砸下的巨石穿过屋顶压在了蒂斯塔娜的腿上,而蒂斯塔娜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婴儿。

“蒂斯塔娜!”卡夫特急忙跑了上前,跪倒在地轻轻的扶起了蒂斯塔娜“蒂斯塔娜”这时一息尚存的蒂斯塔娜睁开了眼睛,虚弱的她微微笑了笑“卡夫特,你终于来了璞”刚刚说了一句,她的嘴角便流出了鲜血“蒂斯塔娜,我来接你回家”说着卡夫特站起来用力推着巨石,但城墙上的巨石上千公斤重,修建时都是数十人推数十人拉才能搬运,卡夫特推了半天,巨石也丝毫未动。

“卡夫特你来”听见蒂斯塔娜的轻声呼唤,卡夫特走了回来跪在蒂斯塔娜面前,蒂斯塔娜用尽全身一丝力气将手中婴儿推向了卡夫特怀里“这是我们的孩子是你一直想要的男孩一定要照顾好他”蒂斯塔娜此时再也含不住口中的鲜血,通红的鲜血顺着嘴角快速的留了出来,蒂斯塔娜向卡夫特的笑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卡夫特一手抱住婴儿,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蒂斯塔娜的手,此时这名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将军再也压制不住任何的情绪,他咬紧嘴唇,任由眼泪一滴滴的留下

所有的怒火已经冲破了卡夫特心里上的最后防线,卡夫特用棉布包裹着婴儿拴在了身上,手中紧紧握着沾满鲜血的长刀,一步步来到白发西提斯营帐,两侧的士兵纷纷见状纷纷不由自主的让开一条道路,一挑门帘正见西提斯端坐在正中和面前的几名军官谈话,一见到卡夫特,所有人都愣住了。

“卡夫特将军”“西提斯,你故意延误战机,好让秘法学院被攻破,如今上千条生命被你践踏,你将如何解释这一切”这时旁边几名军官见事不好,立刻上前阻拦“卡夫特将军,不可对国王无理”“滚开!”卡夫特大喊一声几名军官顿时退到了一旁,这时白发西提斯站了起来“卡夫特,战争就是战争,我不可能因为你就改变作战方针”。

卡夫特见白发西提斯还要狡辩,气急败坏,拿起手中长刀,砍向西提斯。所有军官均不敢上前阻拦,长刀刚要落在白发西提斯的头上之时,只听咣当一声,武器发出的碰撞声响彻了整个帐篷,罗德手握长戟横在了白发西提斯面前,挡住了攻击。“罗德,你”罗德并不出声,这时只听见怀里的婴儿嘤嘤哭泣的声音,卡夫特见状收回了长刀一脚踢翻身旁的桌椅,走出帐篷。

帐外所有的士兵并没上前攻击,只是警惕的拿着手中的武器对准卡夫特。一路未受阻拦的卡夫特轻松的走出了营地,这时一名头戴兜帽,身穿盔甲风衣的人跑了过来,拉住了卡夫特,卡夫特疑惑的看向来人,来人把兜帽摘下先开了口“卡夫特将军,我是教团佣兵团长奥尔加,请跟我来”卡夫特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走出北方之境来到了提尔镇,奥尔加热情的款待了卡夫特,并给予了他一处住处。一来到提尔镇,奥尔加待卡夫特休息过后,精神缓过来许多,便叫人看哄婴儿,自己拉着卡夫特来到自己的房间。

“卡夫特将军,希望我这偏僻的地方能让您住的比月光城要舒服。”卡夫特见奥尔加如此热情,笑了起来“阁下,莫非有事用的着我”“卡夫特将军,以前我便深闻你的大名,我非常愿意结交您这样的朋友,也更加希望您能成为我的战友,我们一起共成大事。”“多谢阁下如此赏识,可是我不想再卷入任何战争了”。

见卡夫特委婉拒绝,奥尔加急忙站了起来“将军,月光城你是回不去的,当时您能从军营轻松脱身全靠您在军队中的声望,如今西提斯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一有机会,他必置你于死地。我教团佣兵虽然有上级主教,但是我们依然可以自由发展,不受西提斯管辖,如果将军厌倦战争,我不会强迫将军,只希望将军您能够在这里安享一阵”“可是”“目前您处境危险,只能在我这里。”“好吧”卡夫特见奥尔加如此诚恳只好答应。

在这数月里,奥尔加一直跟卡夫特亲密无间,奥尔加跟卡夫特的探讨聊天中,也学会很多带兵之道,就这样奥尔加的教团佣兵一点点发展壮大。突然有一天晚上,卡夫特来到奥尔加的房中,只见奥尔加正坐在座椅上认真翻阅书籍,奥尔加见卡夫特进来立刻将书本放下。

“将军,您来了,请坐”“恩”卡夫特微笑着,来到奥尔加身边坐下“团长”“呵呵,我都说好几次了,别叫我团长,将军您直接点我名就可以”“好,奥尔加”“是,将军!”奥尔加起身向卡夫特敬了个礼,瞬间把卡夫特逗笑了“奥尔加,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

未等卡夫特说完,奥尔加急忙打断“怎么了?难道我这里有什么地方让将军不舒服了?”“不是,我只是想离开这里,去那个应该归属我的地方。我只是有一件事希望奥尔加您能答应我”“将军,请说”“我希望我能将小伊奇留在您身边,我想他跟着你,将来必有一番作为的,总比跟着我这个厌倦世界的人要强”。

奥尔加犹豫了一阵,他转身看着卡夫特坚定的目光顿时点了点头“将军,您放心吧”卡夫特这颗心终于放下了。第二天黎明卡夫特便独自离开了,就这样伊奇留在了奥尔加身边,卡夫特从此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这些故事也只是伊奇小时候奥尔加对他提起过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36章】平原决战 返回《逐恶之痕》目录 下一章:【第38章】天启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