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北方之境

文/安奇影
本章字数:7835 逐恶之痕txt下载

“妍娜阿芙拉我想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我最近并没有天天饮酒作乐,我也在时刻的思考,雇佣巴泽尔及其佣兵部队的价格是十分高昂的,同时星夜骑士军队的规模也不断的扩大,黑王子的财路不会只有这普普通通的地方税收和贸易收入。”看到伊奇渐渐醒酒,妍娜和阿芙拉相视一笑。

阿芙拉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挺身来到了伊奇面前“对了,伊奇,你不是说巴泽尔临死前,跟你说了一些话吗?”她的话一下子使伊奇陷入了之前的回忆之中,紧接着疑问与忧虑也随之而来。

“可恶,这个巴泽尔到底是谁?”伊奇低头捂着刚刚清醒的头脑左右摇晃,妍娜见状从桌上拿起一杯热水递了过来“我们之前的疑问太多了,伊奇,我们还是去一趟北方之境吧,巴泽尔没有必要死后继续害你”伊奇接过热水点了点头,他望着妍娜脸上许久不见的笑容再次沉默了起来,他感到自己已经亏欠了妍娜很多,是他将妍娜卷入一次次战争,碰到一次次险境。

次日天亮,普拉多城中人们还未从睡梦中醒来,伊奇便派士兵召集了城内所有军官,众人来到普拉多的议事厅里,纷纷就座。说是议事厅,不过就是餐厅改建成的,伊奇觉得这偌大的餐厅确实有些奢侈,不如用来干点别的。刚一坐下的塞德里克,便大大的打了声哈欠。

“这也太早了吧”看到塞德里克的样子,旁边的凯莉偷笑了一下“塞德里克,昨晚忙什么啦,还没睡够”塞德里克转头看了一眼凯莉,现在伊奇阵营中的凯莉并不像之前在战场那样的杀意浓浓,她脸上的微笑仿佛像一朵盛开的白兰花,芬芳之气索绕在身旁,塞德里克不禁叹了口气“我是想忙,但是没机会,不知道我们伊奇大人是昨晚忙完没睡还是怎么的,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塞德里克,你给我闭嘴”伊奇狠狠的瞪了塞德里克一眼,但塞德里克早就习惯了,他一摊身子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今天,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件事,如今万魂河以北已无战事,东至星辰海峡,西至玫瑰沼泽已全数划分为我军地界,但是只有北方之境尚未探索。所以我想部署一次北方之境的远征”。

伊奇话音未落,提亚拉突然站起身来“伊奇,你疯了,你之前的裁军已经让军队所剩无几,现在我们还有什么资本去远征”提亚拉说完,法恩斯也赞同的举起了手“我同意提亚拉的想法,如今北方之境大部分领地都被巨人们占有,那里的局势更加错综复杂,我军远征那里势必会发生一场恶战,以我军的实力”。

法恩斯话未说完,伊奇连忙摆手笑道“我清楚黎明十字军现在的实力,所以我并不打算组织一个庞大的军队来出征,这次出征的人员更像是一支冒险队,所以我想请各位就把它当成一次旅行或冒险来看就好”。

伊奇话一说完,众人面面相嘘纷纷不解其意,只有妍娜依然保持着那女神般纯洁的微笑,伊奇缓缓的继续道“这次去北方之境,提亚拉,法恩斯,塞德里克,凯莉及阿芙拉你们一同跟我去”这时提亚拉打断了伊奇的话急忙问道“我们都去,那谁来守卫这里,这次去的目的又是什么?”。

“女王大人将坐守普拉多,昨天我已经传信给了烈火,烈火大人相信不久也会到这里的”没等伊奇说完,妍娜站了起来用手搭在了伊奇的肩膀上“这次我跟你一起去”伊奇刚想阻拦却看到了妍娜坚定不移的目光,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好吧,我们都将一同随女王大人出征,这次远征目的只是侦察北方之境那里的形势,看看有没有可以让我军突破限制的机会,会议结束,请各位都回去各自整理一下,中午我们在城门处集合”议事厅内的众人一听到这话纷纷退了出去,最后走出的阿芙拉顺便把大门关上了,此时的屋内只留下伊奇妍娜二人。

“妍娜,你不该去的,我不想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的。”“我同样也不能失去你,我很想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那时你救我的时候,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看着你战斗”妍娜边说着边来背对着伊奇站在了一处窗台旁,手紧紧的握了起来,继续说道“我从未想过你有这么多的经历,你是那么的冷静沉着,坚韧的度过那一切的故事,可是当我坐上女王的位置还有听见你过往的一切时候,我发现自己离你越来越远了。”她的声音轻柔而又缓慢,声声的传入了伊奇的心里。

伊奇来到妍娜背后刚要说话,妍娜急忙转身捂住了伊奇的嘴,慢慢的抚摸着那一道刀疤“我从来没想到事情会将这一切变的复杂,都因为我才让萨普洛发生了这场战争,也因为我,白灵大师离开了人世。”说着妍娜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眼泪也从湿润的眼角上一滴滴留下,伊奇见状慢慢的抱住了妍娜。

“妍娜,我不会离开你的,所有的事都不会因为你就发生了改变,这是事情自然的走向,只要我们战胜了黑王子,我就会和你一起寻找我们的幸福”“可是我不想要再战胜什么,我只想要你,我不想再离开你身边!”妍娜在伊奇怀里激动的哭喊了起来,伊奇轻轻的抚摸着她那乌黑的秀发,他那双细如柳叶的双眼渐渐泛起了柔和的目光“可是人们需要我们”

正午时分,所有人都收拾妥当来到城门处等待着伊奇和妍娜。只见凯莉换了一身荒野佣兵的装扮,身上的那套皮质轻甲也换成了黑色的盔甲,黑鳞甲片扎成的裙摆下,那双高挑细长的秀腿依然穿着黑色的长靴,除了额前那一抹别致的挡眼留海外其余的头发也都高高的盘了起来。

“呦,凯莉,怎么这身打扮啊,这是谁的盔甲啊。”凯莉看着塞德里克色眯眯的走了过来不由得笑了起来,因为塞德里克的样子实在搞笑。“塞德里克,这不就是为了配合你嘛,不过,这盔甲可是我自己的,好久没穿,怎么感觉现在有点紧了。”凯莉边说着还边拽了拽肩膀下的两侧,这时塞德里克抢话道“因为你遇到了我嘛,这身材也至少要为了我成长一点啊。”“你!”过了一阵儿,伊奇和妍娜向人群走了过来,伊奇环视一眼四周向众人点了点头,把手一挥“出发!”。

“尼凡冬大人,您听说了么?伊奇要远征北方之境”卡珊拉德带着消息急匆匆走进银灵城里已经修建了一半的天灵厅,那里尼凡冬正在亲自指挥着工人们工作“恩,知道了”卡珊拉德刚要继续说话,就被尼凡冬一个手势给打断了。

“卡珊拉德,去把那箱食物和水给他们拿来”“谢谢大人谢谢大人”“行了,都休息一会吧”卡珊拉德一手抓起满箱的食物走了过来,工人们都围了上来,虽然平时工人们工作完了也会自己吃点东西休息,但是尼凡冬也是个大人物,他这么说,所有人都觉的应该感谢他。

“卡珊拉德,跟我走走”“恩”尼凡冬背着手向前走着,卡珊拉德在身后紧紧跟随。“喂,你看见了么,那女的就是神圣骑士。”“是啊,居然那么漂亮。”“可别小看她,她可厉害了,据说都活了几百岁了。”卡珊拉德听见后面的工人们在嚼舌闲聊她,但是她丝毫不理睬只是嘴角一撇跟在尼凡冬身旁,她平时也不愿意来到平民中间,因为自己神圣骑士的身份走到哪都是个焦点。

“尼凡冬大人,我想伊奇已经出发了,我们该怎么办?”“伊奇出发,部队都没有带,军队依然在普拉多听从烈火的安排,我们只有几百个寒光卫士,能怎么办?算了,伊奇不会简简单单的走,一定会防范着我,让他们自己玩去吧”“是,大人”。

走了一段路后,尼凡冬突然停住了脚步“卡珊拉德,问你一件事”“什么事,大人”“天启者联盟,你还有印象么?”“那是什么?”卡珊拉德一脸疑惑的看向尼凡冬。

“天启者联盟是萨普洛大陆经济的命脉,我很久之前也跟他们打过交道,在我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守财奴,利用金钱威胁着每个人。不过内战爆发后他们就消失了,怎么才能联系到他们。”

卡珊拉德沉默的摇了摇头,虽然自己以前可能和他们有所联系,但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天启者联盟?”“恩,他们的成立是在黑灵战争以前,因为雷克斯害怕自己的后代或以后的国王不顾人民的死活才创立的,各个商队商会,还有各种贸易都要向他们上交一定的金钱,这样只要有天灾**天启者就出面给予重要的支援”。

“看来这种组织建立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听到卡珊拉德的话,尼凡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是后来,世界在变,人也在变,天启者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地位以及利益暗中和各个领主甚至国王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尼凡冬话音刚落,卡珊拉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大人,您说以前和他们打过交道”“是啊,不提了,反正你记住,他们都不是一群好东西。”尼凡冬说到这眼角凶光一闪,卡珊拉德见状也未在多问。

几天短短的过去了,伊奇等人一路向北,也将要到达北方之境,由于塞德里克和凯莉的乐观天性,使这趟远征增添了无数的乐趣,正如伊奇所说这更像是一场旅行。

“塞德里克,跟我们讲讲平原决战的时候,怎么过的独木桥。”“是啊,塞德里克”听到众人的哄闹,塞德里克挠了挠蓬乱的头发,扬起了自己的笑脸。

“呵呵,那天可要多亏凯莉,我带部队一路前行,突然遇到她的埋伏,你们都不会想到那是什么样的绝境,前面的路是一个大坑,里面全是木桩,四面大火,哪也走不出去,还好我聪明,我不慌不忙的命令士兵们把没有燃烧的树木砍下做成桥,这才躲了过去”塞德里克边说还边夸张的比划着,凯莉一听,顿时气的重重哼了一声。

“少自作聪明了,塞德里克,那是我特意给你留的机会,要不那天都烧死你们。”塞德里克并没有理她,继续得意的说道“我带着部队冲出火线,我一猜这女士走不多远,所以我二话不说带着部队就追了上去,你们猜怎么样?这傻丫头正领着十几个佣兵休息呢,被我从后面抄上,一把抓住了她。”塞德里克话一说完,周围人顿时哄笑起来,只有凯莉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你去死吧,那天就应该先干掉你”。

“你们看前面有一个村庄”这时阿芙拉岔开话题指向前方,众人向阿芙拉所指方向望去,只见远处有一座小小的村落,貌似是刚刚建设不久,远远望去那里的人们还在不停砌筑房屋。

他们刚一来到村庄,正在干活的几个村民立即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你们是?”妍娜刚要回答,伊奇上前伸手拦过了她“哦,我们是旅行者,我们打算去往北方之境,现在天已经快黑了,路过这里不知道有没有住处?”质问他们的村民详细的将伊奇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一笑“呵呵,前面第三栋房子就是酒馆,只是现在北方之境不好去啊”。

“怎么了”妍娜急忙上前问道,村民叹了口气,将手中铁锹扔在地上“本来我们生活在北方之境的纳兰村,纳兰村位于北方之境的入口处,那里远离巨人的同时也能靠开采冰山中的积雪石,一直以来倒也无事。可是几个月前,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位漂亮女士,她自称占星者宣布要解放北方之境。她一进入北方之境,那里立刻就发生了战争,慢慢的战争波及到了我们那里,现在我们那里已经变成了废墟,我们只好逃出来重建家园,我劝你们也别去了,那里的巨人,佣兵可都不是好惹的”。

伊奇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了两个银币扔给了村民“谢谢。”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跟着他向村庄里走去。

伊奇等人一进入到酒馆,原本热闹的酒馆突然安静了下来,村民们见伊奇一行人身穿盔甲且佩戴着武器,纷纷结账往外走。众人随便找来几个座位陆续坐下,这时老板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几位需要点什么?”。

伊奇向老板笑了笑“不用麻烦,随便拿点食物和酒水”“好”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躬着身子回到吧台里拿出了些许食物,又叫帮手给伊奇送去了几桶麦芽酒。老板小心翼翼的把食物放在众人面前,一脸慈祥的向众人微笑“年轻人,你们这是要上哪里去啊?”。

话音刚落,一旁的塞德里克站了起来扶住老板“老板,您就不要管我们了,我们走时候把钱一起给你。”“哦,呵呵,好好好,用什么喊我就行了。”老板尴尬的笑了笑回到吧台里。待老板离开后,妍娜轻轻的拍了拍伊奇“伊奇,你知道占星者是谁么?”“不知道”这时坐在对面的提亚拉说“只有以前的秘法学院有占星者职位,他们一般都是比较高阶的秘术师”。

“看来北方之境的局势真的很复杂”伊奇若有所思的沉下了头。塞德里克起身把酒桶搬到桌子上,拿着众人的杯子一一倒满“这秘法学院早就被攻破了,她用这头衔也就是骗人用的。”听到塞德里克的话,阿芙拉忙问道“那目的何在?”“我看可能这人想借秘法学院之名,在这里独立。”一路上未怎么发言的法恩斯,这时接过塞德里克递来的酒杯,深深的饮了一口。

“北方之境可以说是萨普洛最混乱不堪的地方,尤其是在巨人们不受管辖之后更是如此,这个女人可能策划着什么阴谋,说不定是黑王子的计划,你怎么看,伊奇”“恩,静静的看,这个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必须先处理掉”伊奇说着话,双眼逐渐黯淡起来,他已经想到了这个漂亮的女人会是谁。

这时塞德里克递给凯莉的酒杯不小心掉了下来,杯中的麦芽酒顷刻间撒在了她叠起的秀腿之上。塞德里克一边忙说对不起,一边用手擦着洒在她腿上的酒。他自己也忍不住坏笑一声,这一声顿时引起凯莉的警觉,凯莉挥手就给了他一个重重的嘴巴,众人顿时间哄笑一堂。

夜晚,伊奇等人酒足饭饱后,在老板的引领下来到楼上,男人和女人分别在两个房间休息,由于这一道的长途跋涉众人也难免有些疲倦,在洗漱完后便早早的休息了。老板轻轻关上门走下楼来,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一把抓住老板的胳膊,带着老板来到大厅,只见四五个村民着装的人聚集在这里。

“老头子,安排完了么?”老板喘着粗气回答“恩,恩”“我看这伙人不是佣兵就是强盗,之前在纳兰村就是让这帮佣兵欺负的,不如我们就趁今晚杀了他们,把钱分掉”“恩,恩”一番话说完,众人立即点头同意,这时老板连忙摆了摆手“不能乱杀人,你们吓唬吓唬他们就完了,再说也没弄清楚是什么人啊?”老板颤颤巍巍的拦着众人,这时一个人站起来,一把推倒了老板。

“告诉你老人家,别拦着我们,你看他们的盔甲和武器不是佣兵是什么,以前就是他们总欺负我们,今天一个别让他们跑了。”说完几个人抽出了藏在身上的刀,蹑手蹑脚的走上楼梯。

“喂,怎么动手?”“先干掉男的这屋”“恩”几个人来到门前,晃了晃手中砍刀准备冲杀进去。这几个村民虽然早有准备,但面对伊奇等人依然冷汗直流,这时站在门口的大高个向身后的人用力点了下头,回身开门冲进屋去,只见伊奇等人依然在睡觉,鼾声大作。

一个人慢慢走向正在熟睡的伊奇,刚刚举起那把破烂不堪的砍刀,突然,伊奇双眼圆睁,飞快的从身旁抽出了长刀,闪电一般的出刀,一扫而过。

伊奇出门在外从来是武器寸步不离的。顿时间,鲜血顺着喉咙涌出,那个人想要说话但怎么也发出不了声音,双眼惊恐的注视着伊奇,渐渐的跪倒在地,身后刚进来的几个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向倒下的那人招手道“怎么啦?说话”。

这时伊奇突然间从床上下来,一脚蹬开身前的那人,手握长刀,双眼血红。几个人顿时愣住了,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屋中只听见尸体的喉咙喷出鲜血的声音“跟他拼了!”为首的那个人举起砍刀,嚎叫着冲向伊奇,伊奇不慌不忙一记顺劈将砍刀劈飞。砍刀不偏不倚的飞到了塞德里克的床上,深深的砍进床头里,被惊醒的塞德里克急忙起身,翻身抽出双刀跑了过来。

后面两人见状,发疯一般向伊奇砍去,只见一旁早已醒来的法恩斯,抬腿一脚将两人一齐踢倒,这时伊奇面前刚刚被击飞武器的那个人才缓过神来,急忙跪倒在地“大人饶命,饶命啊”。

那人几乎是带着哭腔,这时旁边的法恩斯手握长剑重重的哼了一声,挥起长剑将求饶的人砍倒在地。“法恩斯,不用了”“伊奇,这些人可能是黑王子的密探,不能放他们回去”话音未落,法恩斯再次连劈两剑,砍杀了刚刚被自己踢倒的两个人。

然后法恩斯单手握剑快步走出屋外,身后飘荡着一只空荡荡的袖子。塞德里克用脚踢了踢伊奇身边的尸体“估计他们是惦记我们的财物,法恩斯也太冲动了,也不问问怎么回事?”塞德里克刚说完,伊奇突然紧张起来,口中念了一句“不好,快拦住法恩斯!”。(。)

(快捷键 ←)上一章:【第38章】天启者 返回《逐恶之痕》目录 下一章:【第40章】危险的旅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