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孤独之旅

文/安奇影
本章字数:7699 逐恶之痕txt下载

“好一个黎明十字军,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何能耐,居然在这里放肆!”

瑞尔嘴角冷笑着,来到寒冰牢笼前,蔑视着伊奇等人。塞德里克快步走向瑞尔,鞠躬行礼连连陪笑“对不起,美女,之前多有冒犯”

“哼,之前还总夸我是美女呢”

塞德里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头看见凯莉正满不在乎的鄙视着自己,塞德里克瞪了凯莉一眼,那神情顿时把凯莉逗笑了“凯莉,你和这位都是美女,只不过级别不一样,你在人类里算美女,她在其他种类里也算美女啊,你想想”

塞德里克话还未说完,瑞尔顿时勃然大怒“死到临头,还敢玩笑!”瑞尔说完,一记魔法风刃脱手而出直奔塞德里克,塞德里克慌忙躲开,他身后的凯莉也急忙闪到一旁,风刃险些刺中凯莉“塞德里克,你!”“不好意思啊,凯莉”这时空气再次发生摩擦刺耳的声音,又一记风刃袭来,这时已经握剑在手的塞德里克迅速挡开风刃。

“够了!”

伊奇大喊一声,周围顿时一片安静,瑞尔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又来到伊奇面前,嘴角微微翘起“黎明十字军头目,是吧。”伊奇横眉冷目的看着瑞尔,一股肃杀之气从眼神中释放而出“放我们走,否则我们一旦突破这牢笼,势必将你们斩尽杀绝”

“”瑞尔被这种声音着实吓了一跳,但她马上回过神来,冷笑起来“哼,你们就等着大师对你们的审判吧”她边说边转身而走,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几步,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之中“啊?这是什么魔法?”塞德里克瞪大了眼睛,几乎要掉了出来。这时旁边的法恩斯平静的说“隐身术,难道你不知道么?”

“听说过,从来没见过而已”“看来这废墟里面全是强大之人”法恩斯边说边叹着气。

“伊奇!”

大厅的侧门突然打开,爱笛跑了进来“伊奇”爱笛来到寒冰牢笼面前停住了脚步,她看了看伊奇,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的妍娜“爱笛女士,你可算来了”这时一旁的塞德里克抢先站在爱笛面前“爱笛,你知道我们为了见你冒了多大的风险么”“见我?”伊奇有些不好意思“塞德里克!胡说什么”塞德里克并没让伊奇继续说下去,打断伊奇的话继续道“爱笛,自从你离开后,我们就很不放心,所以我们就独自来这里找你”爱笛看着塞德里克说的就像真事似的,不禁一笑“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塞德里克忙回头看向伊奇,话都到这份上,伊奇也不好说什么,他尴尬的轻轻推开塞德里克,来到爱笛面前“爱笛,之前对不起不过你怎么来到这里了?”“这”

爱笛自从平原决战前离开后,心中一直是颠荡起伏,种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虽然自己非常喜欢伊奇,但伊奇心中无时无刻牵挂着妍娜,甚至因为妍娜的事情,伊奇对她更是大打出手。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看来自己已经无法存在于伊奇的身边。她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同时脑中也在深深思索。太阳逐渐落下,它在黄昏临别时的那道光芒变的更加耀眼,阳光透过远处的山脊洒落到了爱笛那光泽如玉的脸庞上。如今萨普罗黑王子与伊奇的战争一触即发,各地局势也十分混乱,乌甘卡大师临终前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让黑王子死,但是要想解除那血红符文剑上的诅咒,只能借助外界力量来击败黑王子,这样才有机会,如今借助伊奇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其他势力又不成气候,看来自己还是先找个地方安稳下来,看看形势再说吧。爱笛心里边想着这些问题,脚步边向着曾经在北方之境的秘法学院迈去。

这一路上,伊奇平原决战完胜,击退黑王子三路大军,聚歼荒野佣兵等消息连连传来,在爱笛看来这跟自己预想的似乎不差,如果说伊奇战败于黑王子那爱笛就会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万分愧疚。但是她转念一想似乎伊奇的胜利与否已然和自己没有关系了。虽然爱笛是个聪慧过人的秘法师,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心中的情感总有些无法释怀。爱笛只身来到北方之境,这里现在是漫天风雪,她远远望去前方有一座村庄,看来正好可以在这里先落脚,可她快到村庄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嘈杂声。当她来到村庄时,只见两个身上穿满盔甲和皮质大衣的士兵正在抢夺村民手中的财物。一个老人跪倒在士兵脚下,颤抖的双手死死抓住士兵的腿,身边还有个小女孩在不停的哭泣。

“求求你们,把钱还给我,我只剩下这点家当了”面对老人的苦苦哀求,那名士兵并不领情,一脚将老人蹬倒在地“我就纳闷了,你们要钱干嘛”老人缓慢的起身双手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显然是被刚才士兵打的疼痛难当,但是他依然不放弃,爬到士兵面前“孩子我求求你,我需要这钱养活我的小孙女,你看她还那么小”“去去去我还需要这钱养活我自己呢,哎?你还不放手,是不是找死”这时另一名士兵走上前插话道“什么时候成养活你的了,这钱得是咱俩的”。

“你给我滚,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放屁,我是不是以前没收拾服你”

“我说兄弟,就这点钱,咱俩喝一顿都费劲,怎么分,可恶这老头就这点钱”那名士兵说完便恶狠狠的踢了老人两脚。

“够了!给我住手!”

旁边的爱笛已经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听到声音几名士兵纷纷回过头来,那名士兵一见爱笛面貌美艳绝伦,坏笑一声,回身用力一脚踢开老人,走向爱笛“抱歉,女士,我们是这里的无敌佣兵队”“什么?”爱笛冷眼怒视士兵,这时士兵走到爱笛面前不由得大惊失色,爱笛也认出了这两名士兵。

士兵认出爱笛,怪叫一声,转身就要跑。爱笛单手举起,用力一抓,顿时一股魔法之力隔数米外硬生生的抓住了士兵,这时另一名士兵见状,立刻跪倒在地“大**师饶命”。

爱笛将手用力向身后一甩,被抓住的那名士兵顿时摔倒在地“去!把钱还给他们”

“是是”那名士兵连滚带爬跑向老人,急忙将手上刚刚掠夺的钱财交还了回去,交还之后,那名士兵傻傻的看向爱笛,如同一个卑微的仆人在等待着主人的命令“还不够,都还回去”“没没有真的,我刚才就拿这么多”

“我说不够!”爱笛冷哼一声,士兵顿时打了个哆嗦,两人掏遍自己身上的口袋,凑了一把钱交到了老人的手里。爱笛来到那个哭泣的小女孩面前,摸着她的头,温和的笑了笑,这时老人将钱财收好后连忙来到爱笛面前“大人,万分感谢”。

老人感激涕零,几乎说不出话来“快拿钱给她买点好吃的,回去好好过日子吧”“敢问大人叫什么名字?”爱笛还未说话,这时候旁边那名士兵连连陪笑道“这是**师爱笛”。

士兵还未说完看见了爱笛脸上的表情,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老人是千恩万谢这才离去,爱笛转过头来横眉立目的盯着这两兄弟,士兵一见爱笛严肃的表情不由得浑身打颤“大人”。

“秘法学院遗址在哪里?”

“额离开村转再往北走一段路就到了。”“你俩带我去。”

“这不能去啊”

“有什么不能去的?”

“那里原先没有人,可是几个月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伙人住进那里了,他们各个拥有法术,而且都凶神恶煞的,我估计这是一群逃亡的秘法师,额并不是指大人”“他们在那里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当时我们在那里搜寻遗物,他们就闯了进来,硬是威胁我们离开,要不是他拦我,我就跟他们拼了”士兵话音刚落,另一名士兵立刻鄙视了他一眼“就你还拼,拉倒吧,你当时吓的都快站不起来了,要不是我拽着你”

“你”爱笛摇头叹了口气“你俩带我去那里,我要看看是什么秘法师”

“可是”

“可是什么,你们怕他们,难道就不怕我了么?”说着,爱笛左手升起一团火焰,顿时两人吓的是魂飞魄散“好好好,我带你去”。当士兵答应后,爱笛这才一甩手散去魔法,三人一并去往秘法学院遗址。

“大人,我们到了”

“这就是秘法学院?想不到这里如此荒凉”

三人走进城门,爱笛环视四周,荒废数十年的秘法学院分部早已是废墟一片,常年的大雪似乎将要冰封这座堡垒。正当爱笛要往学院深处走时,突然眼前景象扭曲,空气静止,瑞尔突然现身,还未等瑞尔说话,惊吓的两个士兵连滚带爬往逃跑,只扔下爱笛站在那里。

“什么人,胆敢闯入此地”爱笛凝神观瞧,见瑞尔虽然长的矮小,金麦色的皮肤一副小女孩的模样,但是却杀气十足,而且会隐身术,可见是一个强大的秘法师,想到这里爱笛把左手自然的背到身后,缓缓蓄积寒光“我是爱笛,你是谁,在这秘法学院干什么”

“不关你的事,快点离开,否则”瑞尔话未说完,爱笛怒喝一声,快速将左手甩出,一道寒冰如闪电般脱手而出直奔瑞尔,瑞尔见状慌忙飞身,瞬移闪开,没想到那道寒冰竟追踪而来,她急忙双手舞动,两记风刃射向寒冰,砰的一声寒冰瞬间炸开,一轮寒光之气迅速炸开扩散而来,瑞尔来不及躲闪,气浪顿时将瑞尔冰冻住。爱笛得意的冷笑起来“呵呵,小丫头,以后口气不要那么凶”瑞尔全身冰冻无法移动,只能双眼恶狠狠的看着爱笛。

突然,一道金色光芒直射而来,爱笛听见声音,快速转身开启屏障,金光一下在屏障上炸开,将爱笛击退数步才停下,爱笛抬头一看,只见一老者,手中拄着精致华丽的法杖,身后站了数十名黑衣人。

“爱笛,到这里什么事?”爱笛一愣,心想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前辈,你是?”

老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身向一名黑衣人点了下头,那名黑衣人走下台阶,双手快速蓄力,接着一拍瑞尔,瑞尔身上的寒冰瞬间化开,瑞尔抖了抖身上寒冰碎块“乌甘卡曾经跟我提起过你,跟我来”

爱笛将信将疑的跟着老者走进秘法学院大厅,心里是装了一万个小心。

“爱笛,曾经我也是秘法学院的人,我就是斯托纳德”爱笛一听到这,不由得震惊了一下,马上跪倒在地。

“原来前辈就是秘法王斯托纳德大师,学生爱笛多有冒犯”斯托纳德缓缓扶起了爱笛“大师,您怎么还会在这里。”

“呵呵”

当年的秘法王斯托纳德人过中年,被封为秘法学院导师,和乌甘卡共同领导秘法学院,当时正是他建议乌甘卡出兵北方之境,也是他带领着秘法队伍修建了这座秘法学院分部。可是没想到,北方之境战争爆发后,白发西提斯带领军队见死不救。斯托纳德的秘法师们已经与巨人战斗的筋疲力尽,法力全无。

斯托纳德只好做了一个残酷的决定,他将秘法师队伍一分为二,决定自己死守好掩护一部分秘法师突围,但是遭到其余秘法师劝阻,只好由他率领部队突围,秘法师经此一战,几乎全部身亡,斯托纳德也人间蒸发的消失了。

“爱笛,自从我做了那个错误的决定后,我很后悔,所以我一直在这北方之境隐居起来,不问世事,知道有一天这些被黑王子追杀的流浪秘法师找到我。”

“大师,那个错误不在你,都是西提斯对我们秘法学院的记恨。”

斯托纳德长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唉算了,你既然也来到这里,就留在这里吧”爱笛点头表示同意。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爱笛就在这里安顿下来。

爱笛将经过如实的告诉给了伊奇,同时也让自己想起了曾经许多的记忆。

“那天启者是”

“天启者并不是指我们,天启者很久之前就是一个秘密组织,早先叫天启者财团,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斯托纳德一直在为天启者做事,我们在外的时候也要隐蔽身份,自称自己是天启者”

“哦。”伊奇来回踱步,过了片刻,突然站住脚步看向爱笛“爱笛,先放了我们”

“不”

爱笛刚要拒绝却不小心直视到了伊奇的双眼,那清楚的面庞和眼睛,顿时深深照应在爱笛的内心,看来自己只会因为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好吧,伊奇,从这里走出去就不要再回来,这里比我们所有人的想象都要复杂”

爱笛说完退后几步,摆开架势准备施法,不久,爱笛的手中已经蓄积了很强大的魔法力量,这时她迅速将魔法打向这巨大的寒冰牢笼,寒冰牢笼一触即破。

“多谢了,爱笛,跟我们走吧”寒冰牢笼一被解除,伊奇就急忙跑到爱笛面前,抓住了爱笛的手,这顿时让爱笛犹豫不决,她一抬头看到了伊奇身后的众人,尤其是看到了妍娜,妍娜也注意到了爱笛正在看向自己,妍娜明白爱笛加入自己的阵营当然还是好的,她尴尬的低下了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不,你们走吧。这里有我的使命”爱笛严肃的拒绝了伊奇,并用力甩开伊奇的手,回头走向门口。

待爱笛离开后,只剩下伊奇傻傻的站在那里,塞德里克跑了过来“老大,我们快走不吧”伊奇并未回答,只是低头沉思,这时提亚拉冷哼一声,也不管妍娜在不在场开口便说“怎么,舍不得美人?”

一听这话,妍娜有些呆不住了,真想转身一走了之,这时阿芙拉靠近妍娜小声的安慰妍娜“别理他们,没一个正经的”这可使塞德里克有些着急了“怎么了,老大,你快说句话啊,要不一会儿我们又被困住了怎么办?”伊奇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嘴角微微翘起“今天,我们就不走了”。

爱笛离开大厅后,直接去往斯通纳德的住处,一路上秀眉紧锁沉思着,心情忐忑的进到了斯通纳德的房间。一进到屋中,爱笛便跪倒在斯通纳德的面前,斯通纳德正在翻阅着书籍,他头也不抬的说“快起来”。

“大师,我对不起你”

“没事,你放走他们正好给我清清场地”爱笛一惊,缓缓站了起来“大师,你都知道啦”

“嗯”

斯通纳德依然快速的翻阅着书籍,时不时的凝神细看,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关系,眼睛有些不好了。

“大师,您怎么知道我会偷偷放走他们”斯通纳德合上了厚重的书籍,笑了起来“傻丫头,难道我还不够了解你么”

爱笛心中暗喜,脸上却变得十分严肃,双手一抱“那么请大师惩罚我”斯通纳德站了起来,拍了拍爱笛的肩膀“算了吧,你要不放他们走,我也会赶走他们的,何不让你给他们个人情,前些天有信件说今天财团将派人来这里。”

“大师,我们为何要听财团指挥”。

“呵呵,我们未来的路将需要天启者财团”(。)

(快捷键 ←)上一章:【第40章】危险的旅程 返回《逐恶之痕》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