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噩梦森林

文/冬雪傲梅
龙大当婚 本章字数:2556 龙大当婚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萌萌山海经 剑动山河 诸天万界 空亡屋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至尊召唤师 天才霸主
杰西卡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她最怕男爵大人了:“男爵大人早上好!”

    “是小杰西卡啊,你倒是起的早!”伯德男爵揉了揉杰西卡的小脑袋,笑的……很威严。

    干笑了下,杰西卡飞快的缩到一边,假装自己不存在,她实在是怕怕啊!

    “安格宝贝,睡醒了么?”男爵大人也不在意,一个小女仆而已……甚是“和蔼可亲”的瞅向自家欲哭无泪的闺女。

    安格的小脸顿时一垮,抬头看向父亲时又不得不硬挤出笑脸来,那表情着实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为什么父亲就不能跟叫哥哥姐姐一样,直接喊她的名字就好?

    “早安,父亲。”安格弱弱的打了个招呼,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露出粉红色的睡裙。

    睡衣上面还特么绣着一只大大的熊脸!

    这都是伯德男爵的恶趣味,他说小女孩就应该穿的粉粉嫩嫩的,结果汉娜妈妈给她准备的衣物大都是粉色的,粉红、粉白、粉蓝、粉黄……全都粉粉嫩嫩的!

    而熊脸……安格忍住了抱怨的心思,都怨她一时不查,被伯德男爵听见她背地里说他长得像头大熊。

    从那之后,熊脸几乎就跟她形影不离了,用男爵大人的话说,“这代表父亲一直陪在你身边”。

    每次想起伯德男爵说这话时那深情款款,偏偏和身材脸型极不匹配的模样,安格就忍不住恶寒不已。

    好在汉娜夫人还算清醒,知道这大大的熊脸实在有点见不得人,也只是睡衣小衣之类的会恶搞一下。但就是这样,也够她受的了!

    汉娜妈妈绝对也是故意的!故意的!

    “早安,昨晚睡得好么?”伯德男爵笑眯眯的回应。

    “睡得很香。”这是实话,七年来,她真正睡觉的时候没有多少,多半都是以修炼代替睡觉。

    难得一觉睡到天亮,自然香甜无比。

    “那就好,”伯德男爵愉快的道:“快点出来吃早饭,今天天气不错,正好适合出去狩猎!”

    闻言安格眼前顿时一亮,顾不上哀怨自己搞笑到极点的睡衣造型,从床上猛地蹦了一下几乎是扑到了男爵怀中:“狩猎?去哪里?”

    伯德男爵很满意小女儿的举动,这样才可爱嘛!伸手揽住她,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大脸亲昵的顶着她的脑门,诱惑般道:“就到噩梦森林,怎么样?”

    噩梦森林!

    安格一下子热血沸腾,脸上荡漾出大大的笑容。

    那可是她七年来最想去溜一圈的地方了,听说森林里有很多叫做“魔兽”的魔物,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没有禁制的存在,人类和这些魔物还能和平共处!

    修仙之人么,大多有一句“除魔卫道”的口号,虽然这句话的象征意义明显大于实际意义。

    只不过,仙门所谓的除魔,多半是针对魔修一脉,残杀凡人和修士之人。如果是和平修仙的魔修,并不在此列。而剩下的,自然指的是妖魔。

    所谓的妖魔,是指妖兽族群中一些沾染魔气的妖兽。修士们猎杀寻常妖兽,要么是为了妖兽内丹,要么是为了皮骨血一系列炼丹炼器材料。如果没什么必要,正道修士也不会肆意捕杀妖兽,杀孽过多会引发孽障,造成心魔。化形期后的妖兽,和人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即便没有化形,也等同于修行同道。肆意捕杀妖兽,对修士来说,等于是滥杀无辜!

    但妖兽如果成为了妖魔,就跟魔道的魔头一样,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非但不影响修行,还能坚定道心。妖魔的内丹皮骨,作为材料,也要略胜于普通妖兽。所以,人类修士和妖魔之间,几乎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但在这个世界被称之为“魔兽”的这种生物,却仿佛能和人类和平共处,反倒有些像是她记忆中的妖兽。可但凡沾上一个魔字,必然是嗜血之物,这个世界的书籍上也确实记载了,魔兽之所以被称为魔兽,就是因为它们体内存在着一丝魔族本源之气。

    魔族,可是人族的生死大敌!

    从听说魔兽存在的那一天起,安格就非常想要见识一下这种奇特的生物了。

    “我要去我要去!父亲真是太好了!”安格开心之下,自然不吝啬笑容,甚至主动伸出小手捧了伯德男爵的大脸,在他那满是络腮胡的脸颊上烙下香喷喷的早安吻!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男人都不刮胡子!安格亲完,白嫩的小脸被扎的生疼,顿时无比惆怅的想。

    一旁的杰西卡同样激动异常,她也想去!

    第一次受到宝贝女儿如此亲切对待的伯德男爵大人顿时内心泪流满面,哄女儿开心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好好,那你快点换衣服出来吃早餐,我和你汉娜妈妈还等着呢!”男爵大人爽朗的大笑出声,震得整个屋子好似都在颤栗。杰西卡好险捂住了耳朵,这简直就是咆哮啊!

    安格点头如捣蒜,从男爵大人怀里挣脱出来跳回床上:“快出去,我要换衣服啦!”

    还没来得及惊异宝贝女儿干净利落的身手,伯德男爵就被这一句催促给打击了。换个衣服还要他这个当爹的回避么?垮下脸,哀怨的道:“小丫头也知道害羞……”

    安格无语,她两世的年纪加起来都足以做他几辈子的老祖宗了!可惜她前世一生都没能和别人结成道侣,连个子嗣都没能留下。

    无奈之下,只好目光如炬的瞪着他。

    “好吧好吧,我出去等你。”伯德男爵最终还是被安格执着的打败了,挠着一头坚硬地、根根倒竖的黑发,带着无比遗憾的眼神走了出去。

    这丫绝对是个萝莉控!安格撇了撇嘴,目光移向杰西卡。

    杰西卡一呆,指着自己的鼻尖:“我也要?”

    不然呢?安格犀利的点头,表示她不喜欢有人围观她换衣服!

    除了手脚太软不能动弹的婴幼儿时期,她可是从来不让人帮她换衣服的!

    杰西卡嘴角抽了抽,貌似她早上在家穿衣服的时候,妈妈和姐姐们都在房间里?貌似她七岁的时候,爸爸都会跑来围观?

    安格小姐您这是什么怪癖啊!

    明明还是个形态只有四岁的娃娃!

    在安格那无比坚持的目光中,杰西卡无比纠结的走出门,顺便牢牢的带上。看了杵在走廊中央堵住了过道的某熊一眼,立马转身靠墙面壁!

    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冷风,伯德男爵硕大的身躯微微一抖,他这是被嫌弃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