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16.她和别人不一样

文/冬雪傲梅
龙大当婚 本章字数:3734 龙大当婚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一品江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异世小邪君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妖女修仙录
瞅着儿子那与黑塔神神似的脸色,安格简直欲哭无泪,她真是为了他好才会布下结界,谁知道会发生那一档子事儿呢?

    当然,也怪她,总有些丢三落四的,顾了这头就忘了那头。 />    “钟儿,娘不是故意忘了的……”安格平生头一回跟小媳妇似的,可怜巴巴的望着的还是自己的儿子,手里捧着散发着香气的千层酥——殷若雪说了,她家小儿子最喜欢吃这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爱缠着她做这个吃,吃完整个人就神清气爽了。

    笑话,宁无忧那个小家伙,成天没心没肺的也会心情不好?多半是那小子贪嘴找的借口罢了!

    平日里安格一定会对此嗤之以鼻,说不准还会叹息着说道两句,什么太宠孩子会把人宠坏的啊!什么修行之人不应该太重口腹之欲之类的……可是今儿,她可是巴巴的催着殷若雪,十分殷勤的跟在人家屁股后头,钻进许久不用的厨房里头,亲力亲为的做了这一道点心!

    要知道,内门的厨房就是个摆设啊!除了殷若雪没事儿会整治几道菜给偶尔嘴馋的宁临风爷俩,压根就没人会去那破地方!

    而她安格,更是头一回进厨房!

    就算是从前在亚特兰蒂斯的时候,她也就是站在厨房门口动动嘴皮子,指挥一下大厨罢了!

    瞧着一脸无辜地站在他面前的安格,或许是因为来的聪明,她原本整洁的道袍上还沾着些许并未清理干净的面粉,满头青丝上也隐隐飘白——风钟的脸越发的黑了。

    当他是三岁的小孩子不成,居然拿点心来糊弄他!

    对,就是糊弄他!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风钟的脸色虽然难看,但并不觉得有多么生气。这么些年下来。他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他的母亲是个认真的人,而常常也是个健忘的人。

    为了照顾父亲的身体而把他们兄妹忘在脑后,并不是多么不能原谅,毕竟那时的父亲也是生死关头。即便小时候觉得委屈,长大也就能理解了。就是这一次,魔族入侵也是大事,事关整个门派,他风钟不过是被困在阵法里出不去,但到底也正好利用了那半个月的时间巩固修为,说白了。即便他没有被困住,也是一样要闭关的,并没有什么差别!

    可还没等他向他们公布他成功筑基,修为稳固的好消息,自己的母亲就一脸怕他怪罪一般的,带着一盘子点心,一脸愧疚的请求他原谅。

    这是一个母亲该对自己孩子的态度么?而他,难道就是那么无理取闹小题大做的男人?

    风钟并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他当然知道,安格只是有口无心罢了。但就是这份有口无心,却最是伤人。每每她总是随意的应付自己,应付妹妹,让他们在期待过后每每失望。

    就像这次,明明她可以直接告诉他,让他谅解,可她偏偏要自以为是的用这种方式!

    风钟死死的瞪着那盘子千层酥,恨不得用眼神将它们融化!

    “……不用了。”好半晌,他才收回眼神,只是脸色依旧不好看。他扫了一眼眼带期盼的女子,看不出年纪的脸庞依旧年轻。眉目间透着小心翼翼的不解。

    她终究,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高兴吧!

    “哥,这是娘亲手做的,你尝尝吧!”风灵一见不好,连忙补救般说道。

    她是亲眼看着安格一点点跟着殷若雪学起来的,知道她是真的用了心的。而哥哥的心结……她也是明白的。看到母亲这么努力的想要讨好哥哥,她的心中不禁一软。

    “我回洞府去了。”风钟终究还是无视了妹妹祈求的神色,闷闷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钟儿……”安格失望的看着儿子拂袖而去的背影,张嘴叫了他的名字,却说不出阻拦的话来。她很明显的感到了风钟的失望,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娘,哥哥他只是不喜欢吃点心,你莫要怪他。”风灵见风钟气闷的走了,只能回过身安慰有些手足无措的安格……其实她并不是不关心他们,只是不明白他们要什么。

    “我知道,”安格对她笑了笑,看了手中的点心一眼,有些失落。“他是个好孩子,但我却不是个好母亲……是我亏欠了你们兄妹俩。”

    “娘,你别这么说,哥哥他会明白的。”风灵摇了摇头,说道。

    也许她并没有亲自照料他们,但师兄和师姐将他们照顾的很好,安格看人的眼光一向极好,将他们托付给了最合适的人去教养。风灵明白,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在这一点上,她的悟性要比风钟好的多。

    所以,她并不曾怪过安格什么。

    “既然你哥哥不爱吃,我们就端去和你师姐一道吃了吧!”安格摇了摇头,不欲多说,将面上的失意尽数敛去,又恢复她原本那从容不迫的模样,对着风灵笑道。

    风灵只能顺着她点了点头。

    另一边,被山上冷风吹的冷静不少的风钟,急匆匆的脚步便渐渐慢了下来。想起安格那讨好的模样,心中不禁莫名的烦躁起来……她一定很失望吧?

    她其实知道他会生气,所以才会巴巴的做了点心来哄他,是希望取得他的原谅的吧?

    她其实把他当成了孩子。

    可,既然他们还小的时候,就将他们当成过了大人,如今又何必如此?

    风钟模模糊糊的想起小时候,父亲和母亲偶尔也会出现。父亲不是个多话的人,但还会关心的问问他们是不是过的好,母亲却不一样,她总是用一种让他看不懂的目光望着他们兄妹。

    那目光幽深幽深,似乎很遥远,仿佛透过他看向了未知的远方,总也触不到实体。

    “钟儿长大了,要好好照顾妹妹。”那时他才六岁吧,第一次知道自己多了个妹妹,看着那软趴趴的小女孩被领导自己面前。看着那个女子将妹妹的手塞进自己的手中,愧疚的说着:“爹和娘有很多事情要做,妹妹就托付给你了。”

    握住妹妹小手,对上母亲目光的那一刻。风钟忽然明白,原来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都说,让男人成长的唯有责任,而那时,幼小的他心中忽然沉甸甸的。

    这些年来,既然一直都是如此,又忽然为什么要改变呢?

    他不习惯。甚至觉得难以接受。

    他习惯性的又来到了思过崖上,站在悬崖边上,他忽然想起了那一日,母亲站在他的身侧,指点他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那时候的他们是平等的,不是母子,不是大人和孩子,而都只是修士。她以过来人的方式告诉他要找到自己的方向。

    在外边的世界。他看到了平凡人的亲情,他有些羡慕,却也感觉到了。那未尝不是一种牵绊。他也见识到了外边的世界,远不如他曾经想象的那样简单。

    外边的世界,有好人有坏人,有美好的一面也有丑恶的一面。他们的快乐幸福永远那么简单,他们的悲伤不幸也让他难以理解。有些人辛辛苦苦一生也过不上富足的生活,但他们只要有收获就会很满足;而有些人不用动手就能丰衣足食一辈子都过着奢华的日子,但他们却并不满足,心里满是贪婪。

    他问过舅爷,为什么明知道资质有限还要这么努力修炼,去追寻那一条怎么也看不见的道路。而他那已经贵为帝国公爵的舅爷笑呵呵的告诉他。人的一生,没有追求,就活不下去。

    他一开始并不明白,而后见过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便明白了。

    穷人的追求是吃饱穿暖,富人的追求是健康长寿。贵族的追求是拥有更多的领地更多的财富更多的权利……追求和**相似,是永远无法填满的。

    他的追求是什么?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他心里,却是想做一个凡人。

    一个普普通通,有慈爱的父亲,温柔的母亲的凡人。

    但……他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那半个月,他过的很快乐很充实,自出生以来所有的空虚仿佛都被填满了。在外边的世界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就算是知道的,也并没有用别样的态度对他。

    他生活的就像一个凡人一样。

    但……也仅仅是像而已。

    他也曾想过,也许他要的就是那样的日子,为了生活忙碌和奔波,有自己的梦想,并且为之努力,为之付出。

    但是最终,他还是回来了。

    没有任何不甘愿的回来了。

    就像是一位王子,他已经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或许偶尔冒充一下乞丐会让他觉得很新鲜,但假的就是假的,等回过神来,他依然还是王子。

    修士的高傲已经深埋在了他的骨子里,他永远无法体会为何要为一日三餐而辛苦的奔波,永远无法理解为何要为了那些虚无的钱财权势而勾心斗角。

    结果一回来,听了简单的三言两语,他就顿悟了。

    他是天生的修士,他要追寻的是那条长生答道。

    他与父母不同,与妹妹不同,与师兄师姐也不同。

    “在想什么?”熟悉的男中音响起,风钟蓦然回神,一转脸就看见了他的父亲。

    “……想母亲。”他对父亲不似母亲那般抗拒,因为他的父亲和大多数的父亲都一样。“为什么母亲她总是出人意料,总是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风钟忽然一怔,自己便皱起了眉头。

    他对安格不满,是因为……她和大多数的母亲都不一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