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19.绝不

文/冬雪傲梅
龙大当婚 本章字数:3624 龙大当婚txt下载
推荐阅读: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魔动九天 剑动山河 萌萌山海经 空亡屋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诸天万界 天才霸主 气冲星空
她这人,无论是风清雅的时候也好,安格的时候也好,都是极其内敛的。

    她待人,从不会用说的,该如何是如何。初初见过只觉得她态度冷淡,而认识她的人会说她简单,做什么是什么,从行为上就能看出她的意思来。而他知道,她这个人,无论做什么,其实都是本能,根本没有什么深意。

    人性之中趋利逐害的本能,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她靠在他怀中,把玩着手指,一边撅着小嘴絮絮叨叨,清戈心想,有时候她真像个孩子。

    ……也仅仅是像而已。

    “今天风钟那混小子说我做的东西没若雪做的好吃,”安格在心里批判儿子的时候就会喊他风钟,她高兴或是想要讨好儿子的时候就会称他“钟儿”,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不满其实已经都泄漏了出来:“你倒是说说,配方是我给的,我做的味道自然是最正经的,凭什么还要被那臭小子嫌弃?”

    清戈一笑。

    最近安格常常会做些前世山上的点心去给风钟尝尝,大约她觉得这种方式有利于促进母子感情?反倒是风钟有些不厌其烦,偏偏还要回回勉为其难——大约人性就是这样,她不做的时候他觉得她不像个母亲,她做了,却偏又各种别扭不习惯。

    风钟既然能给出评价了,想来母子关系已经有所缓和,偏偏这女人却不知足,难道非要让风钟感激涕零的说太好吃了?自家的儿子自家知道,哪怕真的满意,他大抵也是不会让安格遂了心愿的——风钟闷骚的性格实在像极了清戈。

    “……或许是他的口味不一样吧?”清戈当然不会去跟妻子解释这些,而偏偏转了个弯。让她往更远的方向去钻研。其实他挺喜欢这样的,听妻子抱怨儿子,他就觉得很开心。

    大抵平凡人的幸福就是如此。

    “才不是呢!我看他明明吃的挺高兴的!”安格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忿忿的告状:“他一点儿都不乖!毓儿秀儿比他乖巧听话多了!”

    清戈像哄孩子一样摸摸她的脑袋,见她有些抗拒的偏过头。的脸:“毓儿秀儿是很乖……那灵儿呢?”

    安格一愣。

    她好像很少会提起灵儿。

    风灵很懂事。她不会像风钟那样疏远自己,也不会像风毓风秀一样粘着她。她的性格里有些温吞,总是带着不紧不慢的笑容,偏偏又是个精灵剔透的。

    她不吵闹。自然不用安格费心去哄着。见到的时候关切的问上两句,见不到的时候很少想起。

    可是哪个母亲会忘了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肉?

    起初的时候,安格还是会不停的提起风灵的。那丫头多乖巧听话又贴心啊,真真是个贴心小棉袄,心里也是充满了愧疚。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渐渐的习惯了忽视她?

    或许是每一次,她做了点心让风灵尝味道,她总是会笑着说好吃。或许是每一次,她关心风灵的修行,那丫头总是点着头说一切都好。

    又客气又不会过分疏远。

    可这哪里是女儿和母亲该有的态度?

    偏偏,她却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就该是这样的。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呢?

    安格皱起了眉头。她的眼睛一向是整张小脸上最出彩的地方,大大的圆圆的。带着些晶亮。可是她眯起眼睛的时候,就会变成和清戈一模一样的狭长凤眼,看起来很危险。

    清戈一定知道吧?

    “我是不是太忽视她了?”安格咬着指甲,她不觉得风灵有什么问题,她很好,真的很好。52网]那么……问题就应该出在自己身上?

    清戈笑的淡然,他刮了刮她的鼻尖,她就是个笨蛋啊有木有?“别人都说灵儿的性子像殷若雪,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可是我倒觉得,灵儿很像你。”

    像她吗?不应该的,灵儿从小是跟在殷若雪身旁长大,可以说,是殷若雪一手照看大的,又怎么会像她呢?清戈一定是在安慰她。

    张了张嘴,就想反驳。

    一根细长的手指压在她的唇上,止住了她脱口欲出的话语。他将她的头扣在他的胸前,这么近的距离,便能听见胸前心脏安稳跳动声音,以及那从胸腔传来的共鸣声:“怎么不像?她和风清雅,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那孩子比你聪明,更懂的掩饰。”

    一直以来,风灵确实也掩饰的极好。

    一丝淡淡的心疼从清戈的眸中滑过,那毕竟是他的女儿啊!

    对前世的大师兄清歌来说,小师妹风清雅就是个缺爱的孩子。或许俗世的人情冷淡让她过早的认清了自身的处境,以致于对所有人都充满了防备。而这种防备,恰恰又是渴望拥有疼爱的表现。小师妹一直纠结于心放不下的心结,不是因为那人的无情,而是因为她依旧抱着希望,想从那个无情的男人身上获得珍贵的亲情。

    结果从始至终都只是失望而已。

    所以风清雅是抗拒的,师父的关爱,师兄的疼爱,她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他们,冷漠而恐慌。她想要接受却害怕只是昙花一现,害怕会重蹈覆辙,她输不起。

    直到他们双双殒落,直到他们真正离开她的生命,她才幡然醒悟,却终究输给了自己。

    而在这个世界,也许一开始的时候,安格是习惯了,所以从来没有渴望从任何一个人身上获得什么。但周围的人却慢慢的用最朴实的情感温暖了她曾经千疮百孔的心,让她慢慢意识到,原来她并不是总是一个人的。

    有些伤口或许还在,但总是会慢慢愈合的。

    怕疼的孩子会不自觉的绕开那些伤害,但不受伤,又怎么知道,愈合过后的自己才会更强?

    风灵的确很像安格。

    她敏感的察觉到了安格与清戈与这个世界的人之间,那些细微的差别和肉眼看不见的格格不入。她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本能让她不愿意去深究。错过了一开始亲子的时期,风灵便开始小心翼翼的与父母保持着一个恰当的距离,既不会让他们发现她的疏远,又不至于令自己受到伤害。

    她太聪明,聪明的简直有些逆天了。

    可终究,聪明反被聪明误。

    谁家父母会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呢?安格只是没有意识到,她早已下意识的将自己前世的错误封闭在了内心深处,不愿意想起。所以见到这样熟悉的风灵,仿佛是另一个自己,这让她感到恐惧,却并不清楚恐惧的由来。

    母女天性,安格性格里的那一点点懦弱,竟是丝毫不差的遗传给了风灵。

    安格一直没有意识到,她逃避的态度其实感染了她的子女,两个小的且不说,年纪毕竟不大,体会不深,但两个大的却早就察觉到了。

    而风灵和风钟对待她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风钟是冷漠以对,就像有些顽劣的孩子会用闯祸来引起父母的注意力,他则选择了将不满摆在脸上。这让安格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她似乎又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所以才会尽力弥补。

    但她并没有从中想起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往相反的方向去努力。

    风灵却不同,她不闪不避,只是站在那里,看似不在意,其实是一种自我暗示。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也不强求,她可以不在乎的。

    却不知道,安格也是一样的,她同样可以不在乎。

    这种可以,不是必然,而是一种逃避的心态,风灵和安格,都是一样的。

    清戈就像一个旁观者,哪怕他身在局中,也依然看的清清楚楚。

    谁叫他自己也是一样呢?

    不过……他在突破元婴期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在这个世上,他嘴想抓住的,只是怀里的这个女子而已。

    儿女其他,都不过是旁物……听起来有些薄凉,但这就是他已经选择的道路。

    如今,他也要为安格开辟一条通天大道。

    心口有些疼,有些不舍,却不得不如此。

    他这一生,已经足够了,不能陪她一起问鼎仙路的巅峰,他是遗憾,却并不后悔。

    千年也好,万年也好,她放心依偎在自己身侧的那一刻,便已经是永恒。

    安格忽然紧紧抓住了清戈的衣袖,她闭上了眼睛,紧紧的蹙起了眉头,脸色苍白。

    好似十分痛苦。

    清戈只是紧紧的揽着她不放手,却并没有出声。

    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好像有极为恐怖的东西出现在她眼前一般。

    明明她闭着双眼,眼前什么都没有,可是看起来,却是怕极了。

    渐渐的,她的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清戈伸手替她拂去,却是一片冰凉。她的身子逐渐蜷缩成一团,就那么卧在他的身上,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不!”一声怒喝突然从她口中爆发出来,她还没有睁开眼睛,面上的恐惧却退了个一干二净:“绝不!”

    清戈浑身一震,眸色复杂,他一低头,对上一双倔强而清亮的眼眸。

    “大师兄?”

    “嗯?”

    “大师兄……”她唇边绽开一个美丽的笑容,妖艳而诡异:“你是要害我入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