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23.神来之笔(下)

文/冬雪傲梅
龙大当婚 本章字数:3701 龙大当婚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荒古卷轴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清戈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外门弟子们说着话,隔得比较远的几块灵田中的弟子都聚拢了过来。皮亚家那小子的三灵根在他们中间已经是不错的了,一边羡慕又一边憧憬着自己日后也能有这样有出息的子孙,所以他们都爱过来听那么一耳朵。

    清戈也听的十分高兴,他也有儿女,还那么出色,自然会常常被他们提起。听别人说起自己的孩子如何优秀厉害,他纵然不表露出来,心底也是舒服的。

    这比直接吹捧自己来的更爽。

    那天安格的话一直在他脑中盘旋,嗡嗡乱作一团。到底是两世为人,一直都是这般的性子,他又怎么可能立时便能想明白?可他心里放不下安格,在洞府里呆了几日,终究还是坐不住,还是出来了。

    明明想去见她的,结果鬼使神差的退缩了,脑袋放空在思过崖站了三天,忽然神来一笔,封了修为出了内山,让外门管事弟子给安排了一块灵田。

    那管事弟子是三十多年前第一批跟着进山的仆役之一,原来的管事年纪大跟着儿子享清福去了,就一直由他接受,做这管事十多年了,一直勤勤恳恳,也就没人想着换一个有灵根的管事。毕竟这凌虚派门规极重,师兄弟间互亲互爱,谁也不会看不起谁。

    偶有攀比,但也不如前世的门中弟子那般互相争斗比较。

    修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终究还是个新鲜玩意儿。

    他是认得清戈的,他来时不过壮年,如今已经老朽,但清戈确实纹丝不变。

    清戈也没有打算瞒住所有人,只是叮嘱他不许告诉任何人。

    师祖亲自放话,他哪里敢不遵从,自是一口应下了,竟连掌门都没告诉。

    真是个实心眼的。

    清戈暗自叹息。倒也不纠结,换上外门弟子的道袍领了各种农具便搬进了一间闲置的木屋,屋里家具一应俱全,他也分到了一块灵田。52网]周围奇异的没有一个熟悉他的人。

    想来,那人真是安排的面面俱到了,知道他不想叫人知道,便将他安置到了一个没人认识的角落,之后也不来看他——说他实心眼,他就真是实心眼,偏还是个聪明的实心眼。

    这一呆就是大半个月了。他跟周围的“邻居们”也渐渐熟悉起来。

    清戈原本话并不多,也就是跟安格在一起的时候好一些。为了适应当下的环境,倒是破例多话了些——但即便如此,在旁人看来,他依旧是个沉默寡言的。不过他们也不以为意,只当他是从内山刷下来的,心里不舒坦罢了。见他人很好相处,渐渐也就亲近了几分。

    “我儿子上次下来外山。给我表演了一招火墙,好家伙,险些没把我家的木屋烧掉……”皮亚呵呵笑着。见听众多,不由便说起了令他骄傲至极的儿子。

    清戈暗笑,这些木屋竹楼可都是上了符篆的,水泼不进火烧不坏。

    其实大伙心里都明白,只是不会戳破罢了,让他吹嘘一下也没什么。说不定自家日后也是要出来吹嘘一番的,还得众人捧场才行。

    安格在暗处隐身看着,手指死死的蜷缩在一起,心中泛起一丝凉意。

    他是真的想过凡人的生活,竟是一点儿神识都没有放出来。他和外门弟子的谈笑她都听在耳中。他的眸子里分明有浅淡的笑意和浓浓的向往……

    他是那么认真的在羡慕一个可能永远无法筑基的外门弟子。

    头一回,安格觉得,自己也许真的不是那么了解这个男人。

    她对他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是来自前世,可她心里也知道,那是不全面的。她从前不敢接受他,于是躲得狼狈。而她所见到的,几乎都是这个男人最好的一面。

    她曾以为那是最真实的一面,但如今想来,一个真实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有一面呢?

    他从无暴躁,会愤怒,但那怒气也总是来得快去的快,从不事后报复,除了对师父,任何人都无法再他心中留下痕迹。为自己可以,也许她错了。

    安格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内山,去了思过崖。

    她要找个地方好好想想,难道仅仅是因为无法进阶就可以让一个心怀大志的修士堕落成这样,又或者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亦或者,问题其实是出在自己身上?

    休息够了,皮亚等人便开始继续劳作。外门弟子有许多的休息时间,因此他们在下地劳作的时候都十分勤奋——那意味着可以节省出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灵田土质肥沃,就是耕犁的时候稍微艰难些,所以耕犁灵田的活计都是那些有灵根的弟子在做,而没有灵根的凡人弟子则只需要负责耕种。有灵根的弟子也并不抱怨活计比别人多,毕竟他们的收获也更大——收获上来的灵谷灵药,交给门中七成,他们得两层,余下的普通弟子得一次,即便不能修炼,多吃灵米对身体也有好处,灵药也可以换成他们能用的丹药或是低阶灵石。——何况犁地需要运转灵气,也是一种变相的修炼。

    清戈其实不需要休息,他只是喜欢这种偶尔停下来大家一起畅谈的感觉,听着他们吹嘘自己的孩子,炫耀收成,莫名觉得十分的愉快。这种日子很平静,平静的让他几乎忘了自己来到外门的初衷——他原只是想找个和俗世很像的地方,抛却高高在上的修士身份,好好的想想。

    不过他好像选错了地方,这些人终究是仙门弟子,哪怕不能修炼,对修仙也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憧憬,时不时就会谈及这方面的话题。这些有灵根的外门弟子,别看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修行的希望,但哪一个回家不是刻苦修行,哪怕只是延长一些寿命也是好的——这种美好的生活,谁不想多活两年?哪怕是没有灵根的,也特别愿意听人吹嘘,偶尔见他们用一用各种低阶法术,都兴奋不已。眸子里尽是羡煞。

    说什么甘于平凡,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谁都不会轻易放弃的,哪怕希望渺茫。

    渺茫的希望也是希望啊!

    卑微如蝼蚁。也有登上山颠的野望。

    当然,或许人有些说的也是真心话。

    比如皮亚,自从他儿子进了内门,他虽然依然会勤奋修行基础功法,但灵米和药材却轻易不会拿出来用了。除了供自家人开销的那些,剩下的都会攒起来,兑换成灵石。留给儿子——有了更光明的希望,自家那一点点小小的可能,自然就被他摒弃了。

    血脉是生命的一种延续,也是梦想的另类寄托。

    但是他却不同,他从来都知道,孩子不能代替自己,他想要的东西,就该自己去争取。

    可如果自己再也看不到前进的道路。又该怎么办呢?

    像皮亚一样寄希望于孩子?清戈摇头,他是绝对办不到的。

    孩子们是孩子们,他是他。

    他不会阿q的用这样的自我安慰来满足自己。毕竟他和他们的起点不同。

    他们以前只是普通人,对修仙一无所知,后来接触了,知晓了一二,兴许会生出一些期盼来,却渐渐被那艰难的修行之路给消磨的一干二净。

    但他,是天生的修士啊!

    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该走怎样的路,如今这条路忽然没了,衍生出无数旁支小径来,他怎么能不迷茫呢?

    “师弟。快些犁地吧,不然今天种子撒不完,可是要扣收成的。”皮亚偶然一抬头,就看见清戈又怔怔的发起了呆,不禁摇了摇头。清戈这样的,他也见过不少了。以前有,现在有,以后也不会少。估计还是惦记着修行的吧?也是呢,进过内山再出来,心态就不一样了,就是他,不也调整了好些年吗?

    他看了一眼清戈的那块灵田,不禁惊奇的“咦”了一声:“师弟,想不到你修为没我高,这犁地的本事却比我好不少呢!”

    清戈回了神,听见他的疑惑,方才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灵田,居然有些心虚。

    他将修为压制在炼气一层,而皮亚则是炼气二层的修士,可自己的进度可比对方快了不少!

    这可说不过去。

    灵机一动,他便掏出一块灵石来,道:“师兄,我怕落后你们太多,所以用了灵石补充灵气。”

    皮亚见他竟是拿出了灵石,不禁摇头反驳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也太奢侈了。若是耗空了灵气,打坐回复也就是了,用灵石来犁地,那是暴殄天物——你也不怕天打雷劈吖!”

    灵石在低阶修士眼中,可是好东西。

    清戈有些发窘,他也是无奈。自己的灵气是绝对用不完的,不说是用了灵石,他们肯定会起疑,他也是无奈之举。

    皮亚认真道:“可不敢这么奢侈了,你还是把灵石收起来吧!”说罢,又低头犁起地来。

    心里却有些羡慕,用灵石犁地,也就是刚从内门下来的才能这么奢侈了吧?

    清戈却低头扫了一眼储物戒指,看见小山一样的灵石堆,他忽地心头一跳。

    他和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即便伪装的没什么差别,本质上,依旧不一样。

    既然不一样,他在这里追寻的东西,于他,又能有什么用呢?

    好好的路不走,他又何苦去追寻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纵然前面是迷雾重重,但他怎么就肯定自己已经到了悬崖绝路?

    安格说的没错,他真是这天底下最傻最二缺的修士了!

    不过是瞬间,他心头的那一朵阴云,忽然就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