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洗去铅华(完)

文/冬雪傲梅
本章字数:9114 龙大当婚txt下载

怪不得管家进来回话的时候一脸古怪呢,实在是清戈的样子太糟糕了。

说起来也不过半日,但别忘了,半天前,他还只是个“炼气一层”的小修士,还在大太阳底下犁地来着,那造型能多好看?不说那半个多月的风吹日晒吧,风尘仆仆是起码的。

修士的基本造型是道髻、道袍、还有飞剑。飞剑不说了,自然是收起来了,道袍也没太大问题,就是尘土多了些,脚上也沾了不少灵田的泥土,踩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一脚一个泥印子,要不是一身道袍撑着,管家还指不定当他是哪里来的庄稼汉呢!

别说,龙族长的多半都结实,要不是清戈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还真有那么几分架势!

头上的道髻早就被风吹的歪歪扭扭的,可惜那木簪子是宝器来着,没那么容易掉,勉强还固定着,不然这会他应该已经披头散发了。

尤莉亚忍不住惊诧起来:“清戈你这是怎么了?被强盗给打劫了不成?”

这话自然是打趣来着,凭清戈的本事,谁能劫的了他?老太太这是揶揄女婿呢!别看她一向对清戈挺好,但关键时刻,她维护的还是自家宝贝女儿!

亲妈威武!

安格早就笑得抱着肚子没个正形了,一听老太太这话,再一瞧清戈,更是差点儿滚下椅子!

太可乐了有木有?

管家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姑爷跑的那叫一个快啊,脚底生风!他老胳膊老腿的哪里跟的上,往屋里那么一瞅,也没敢多说,贴着门站了很自觉的当门神,嘴角隐隐抽搐。

哪一回见着这两位不是高来高去的做派?还第一次见到两人这般模样。安格就不说了,中午回来的时候眼睛都红的跟兔子似的,好歹仪表没什么差池。可这位呢?人家是土老冒大翻身。他倒好,来了个绝地大反击,他差些就没认出人来!

不过他是不敢耻笑的,顶多也就是心里自个乐呵两声罢了。回头还得叮嘱家里的仆人别乱说,惹怒了主家,这么活计轻省的工作可就再难找到了。

清戈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也知道自己打扮得实在有**份。不过这会,他也不在意这些了,看到安格笑成一团,终于重重的透了口气:“妈妈。我没事儿,就是忘了换身衣服。”

他也不解释自己干嘛去了才弄成这样,这话到底不好说,难道要说女婿我离家出走当农夫来着?他自个都觉得没脸!当即冲老太太讨好的笑了笑:“安格回来也没跟我说一声,我这不着急么,就这么来了。”

安格闻言也不笑了,冲着他翻了个大白眼,哼了一声。

尤莉亚只当没听见。也不问清戈到底怎么回事,转头叮嘱管家:“去给姑爷准备点热水,让他好好洗漱一下。他的衣服还有收着吧?找一身出来让他换了!”

管家忙不迭的去了,不过半刻钟便回来说是准备好了。

清戈也没来的及说点什么,就被尤莉亚推了出去。 /> “不想说点什么?”尤莉亚转身看着安格,轻轻的叹气。她猜到应该是安格和清戈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本来不想管,但看见向来稳重的清戈变得这么慌张无措,还是开口了。

安格莞尔一笑。

收留他们住了一个月,尤莉亚终究还是不耐烦了,出声将两人赶走。

小两口是孝顺孩子,也不是缺钱的主。但问题是,明明她这里什么都不缺,有必要这样大肆采购吗?虽说金币多了花出去也不心疼,可真的犯不着。

最重要的是,每次跟女儿出去,有人问起“这是您孙女”的时候。她忍不住就有些胃疼。

“有空带着孩子们来看看我就行,整天在我眼前晃得我眼睛疼。”把那两只打包扔出去的时候,尤莉亚如是说道。

“好吧,那妈妈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捏碎玉符,我们就能知道了。”安格只好点头,她也知道自己在母亲身边其实呆不久,只能无奈的接受。

“知道了,走吧!”尤莉亚笑着推了她一把。

等送走了人,管家陪着尤莉亚,看着她面上怅然若失的神色,忍不住开口:“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大小姐能来陪您,就让她多住两天也没什么……”

“那孩子我自小就没怎么带过,长大了却还是同我很亲。”尤莉亚笑了笑,满脸怀念道:“她是个孝顺孩子,也从来没怨过我,不过孩子大了,有他们自己的事情,我这个做母亲的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不能老拖他们后腿。”

“这怎么能叫拖后腿呢……”管家摇头叹息,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啊就是他也是羡慕的,虽然不常来,但对夫人真的是不错。

不过想想也是的,要是自己的孩子,他也不会总把他留在身边。

长大的雄鹰就应该飞翔在更广阔的天空。

飞剑上,清戈很愧疚,搂了安格,轻声说:“要不我们把小双胞胎送来陪陪妈妈吧?”

“不用了,其实母亲过的挺好的,管家大人对她不错。”安格偷笑,她是支持母亲第二春的,不过尤莉亚还惦记着她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察觉不到对方的心意。

她也没劝过,其实就这样相伴在身边也挺好,毕竟管家和母亲的身份还是差了点儿。就算她不在乎,尤莉亚却是会在乎的。

“也是,那我们什么时候再生个孩子玩?”

“生那么多干嘛?钟儿灵儿是都大了,毓儿秀儿可还小呢!你有空不如多陪陪他们,生什么孩子!”安格白了他一眼,生孩子是来玩的?

说起来,他们就是一对儿不负责任的父母!

“你生,我来带,反正我时间多……”

“你再说!再说你给我下去!自己没飞剑啊蹭我的?贴这么近干嘛?少吃我豆腐!上回离家出走的事儿还没跟你算账呢!”

“别啊!我这不都想清楚了吗?再说也不是离家出走……就是在外门住了几天……”

“你还有理了是吧?现在马上就给我下去!”

“啊!谋杀亲夫啦!”

“闭嘴!在鬼叫一年你都别来见我!”

“那娘子……咱们什么时候再……好吧我不说还不行吗?这是去哪儿,不是回山上?”

“去给你的笨儿子找媳妇去!”

……所以说,儿女什么的,都是爹娘的债啊!

有人说时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筛子,筛着筛着。青春年华没有了,糟粕也跟着没有了。虽然人老了,失去了很多东西,剩下的却都是精华。

修真无岁月。洗去铅华,却只剩下了寂寞。

三百年后。

一晃数百年过去,当初的凌虚派在外界或许还有那么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如今却也成了传说。所谓的传说,便是在人们想象当中的东西。除了亲身经历的人,并不会有人真的相信。

对于安格来说,岁月带走的是她本就为数不多的感情。伯德舅舅汉娜夫人。还有她的母亲,早在百多年前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上。本以为不靠近便不会伤痛,可真到了那一会,一次次的难受却让她明白,心是不会因为痛得次数太多而麻木的,只不过是在旧的伤口上再添一道新的伤口罢了。

不过他们都是寿终正寝,除了汉娜夫人,各个都是一百五十多岁的高寿。走时安详,面容平和,这也是安格唯一能聊以慰藉的。

就连杰明特贤者也熬不过岁月。看着奥德利尔帝国在自家子孙的带领下越来越强盛,最终含笑去了。

人生,是无数失去和收获的齐鸣的交响曲。

金龙一族在暮色丛林安了家,高贵的龙族和人族居然相处和谐,还有少数几个转成妖修的。不过大部分龙族大约还是放不下身段,仍旧固守龙族的骄傲。

清戈也不逼迫,他已经完成了父亲最后的期盼,他只要保证金龙一族血脉能够延续下去,之后,就与他无关了。

帕格武神是安格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老熟人了。这位一心钻入武道的老者,用他无可匹敌的勇气和努力终于闯过了金丹期,在人生的最后关头,突破元婴,增长了五百年的寿元。

“以前我以为我是照拂小辈,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你们才是我的福星。”帕格武神从不以前辈自居,在修士众多的凌虚大殿上,如是感慨。

是了,如果没有安格和清戈的存在,他早就真元爆体而亡,哪还能站在这里一同追寻天道?

“那是前辈您自己努力的结果。”一众修士对这位长者十分尊敬,武修不是那么好当的,何况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武修。安格从没有给过他任何功法,只是教他如何将灵气转化为真元,如何利用真元结婴罢了。

他们的尊敬也是来自于实力,帕格武神虽然是年纪最大的元婴修士,而且还只是个初期,但事实上,他本身的实力强大,就算殷若雪和宁临风两个元婴后期联手,都拿他没办法。

宁临风笑道:“前辈有没有想过收弟子?”

帕格武神怔了怔。

不是他不想,而是道修这条路,比武修好走多了,谁会愿意转投武修呢?

他苦笑:“老夫也想收几个弟子继承衣钵,只是这武修,终究不是一条坦途……”

“前辈着相了,师傅说,武修的灵根只是辅助,并无必要……”殷若雪上前扶了老人一把,突破元婴这位费了老大力气了,如今身子还没好利索。

但就是这样,他老人家的拳头也是杠杠的。

“你的意思是……没有灵根的也可以?”这未尝不是一条路子,老人眼前亮了起来。

只是没多久又黯淡了下来,武修这条路太难走了!

殷若雪抿唇一笑,指着大殿外一个虎头虎脑,正在对着木桩练习劈桩的小男娃道:“你看他怎么样?”

老人便看了过去,顿时眸光莹亮。

根骨奇佳,且天生通了任督二脉——别怀疑,武修也是好学的,这些年帕格武神在暮色丛林也学了不少。面前这孩子,确实是武者的上佳材料,放在俗世。日后定是个极有成就的大武士!只是在这修士云集凌虚派中,便显得太过特别了。

“他不是……”

“上回魔族历练,这孩子跟着去了,说什么都要学武。”殷若雪柔柔的笑:“他是师父幼子。去到俗世也不合适,师父一直很担心,能继承您老人家的武修一脉,自是最好不过了。”

格兰芬多一脉的家主是有德者居之,伯德公爵的子孙并无特殊照顾。倒是有几个后人进了凌虚派,但进来之后,也就没了去俗世争那名利的心思。

他真要出去了。就成了人家的老祖宗一辈的,叫那些族长要怎么看顾?

安格生他的时候没有偏心,一样按照五行灵根先天道体孕养腹中胚胎,然而偏偏生出来的小儿子全无灵根,叫她心疼不已。

哪里舍得将他扔出去吃苦?

她算是想明白了,俗世感情也是历练的一种,真的放弃了,她也就不是人了。

这孩子也怪。并不羡慕兄姐,反而喜爱拳脚,小小年纪。却十分有恒心。

也不枉安格为他取名为“毅”。

帕格武神本着不想耽误年轻人的思想,有几个想转投武修的弟子都被他给拒绝了,安格想了又想,不如就送上自己的宝贝小儿子。

继承武修一脉是一个原因,让儿子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有个更好的出路,是另一个原因。

总好过将他圈在暮色丛林,看他生老病死。

帕格武神点了点头,不为别的,哪怕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他都会尽力教导这孩子的。

他知晓自己的状况,前半辈子拖延的太久,又留下了暗伤。如今虽然好了,但日后能不能突破大乘期,让自己的武道更上一层楼还是个疑问。

是时候收个弟子继承衣钵了。

三天后,凌虚大殿上。为帕格武神和风毅举行了隆重的拜师礼。

清戈和安格夫妇两个长年看不到人影的总算出现了一把,叫没见过他们的低阶弟子激动不已。如今这山头上元婴期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儿,拥有如此充沛的灵脉和完善的炼丹体系,再不出几个妖孽就不要想什么流芳百世了。

两人的面容都成熟了许多,看着是三十到五十的年纪,大气沉稳。

安格早就恢复到了前世的大乘期的修为,清戈元婴大圆满,两人站在一起便是神仙眷侣。

风毅不过是个孩子,见到父母免不了要撒撒娇,倒是显得孩子气,不过到了拜师的时候,那表现却让人惊艳了一把。

小小的孩童端着茶水,稳稳的跪倒在帕格武神跟前,一脸认真:“弟子请师父用弟子茶。”

帕格武神一个激动,茶水差点洒了大半,好在都不是凡人,一滴也没真的洒出去,拿茶水当酒喝,一头饮尽。乐呵呵的拍着大腿,就差没仰天长啸了:“好!好!好!”

礼成,人散。

安格琢磨着,小儿子送出去了,她是不是再生个女儿玩?

这丫生孩子上瘾了。

再生,宁临风又该找他抗议了!他娘子不是专职保姆好不好!

清戈偷偷的凑近安格耳边,愁眉苦脸:“娘子,为夫最近要闭关。”

“又闭关?”安格皱了皱眉头:“旧伤复发了?”

“咳咳,哪能啊!早就好了……我这是要突破了……”一句话没说完,清戈便远远的飘了出去。

安格一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行湿漉漉的水泽沿着脸庞慢慢爬下,从温热变得冰冷。

她用力的拿袖子抹了抹脸,大吼道:“清戈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回来……”

是哪个说他这辈子突破不了元婴期的?

魂淡啊有木有!

(完)

大结局了有木有。。说两句废话,不占订阅字数的。

感谢一直支持冬雪的亲们!

感谢一直督促冬雪的编辑!

感谢一直奋斗在码字这条线上的战友们!

谢谢乃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终于大结局了……

终于是还是写完了!

为什么感觉有那么点心酸呢?

咳咳。

虽然写的不好,虽然虎头蛇尾了,但我还是很骄傲!

因为我努力了……

因为下一次会更好!

另:新文已经在筹备了,到时候会通知大家!不会让大家等太久!

下台一鞠躬!

(快捷键 ←)上一章:4262.回娘家了 返回《龙大当婚》目录 下一章:番外南 南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