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3342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大娘子,老夫人叫您呢。”小丫鬟拎着葱绿色的裙子顺着廊檐飞奔过来,跑的太狠,脸颊微微红,眼睛亮闪闪的:“您身子大好了,老夫人说,要全家都去抱朴道院上香呢,多谢三清保佑大娘子。”

焦婉婉眼睛瞬间就亮了,自打穿越之后,她就一直想出门走走。大宋朝啊,仁宗,八贤王,包青天,御猫,五鼠,这开封,哦,不对,现在叫做东京,就是在现代,也是有名的旅游景点,也不知道和现代有哪儿不一样。

只是,因着没继承原主的记忆,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哪怕唐宋是历史上对女子最宽容的朝代,也绝不可能有谁容的下一个占了自家亲人身子的孤魂野鬼的。所以,养病这段时间,她可是半点儿没闲着。

装精力不济,装眼神不好,装心情欠佳,引着身边的丫鬟们多说话。也多亏原主是个备受宠爱的嫡出娘子,若不然,她这种见了长辈不行礼,反而低着头不言不语的作态,可就太不像回事儿了。

虽说现在得到的消息还不算太多,但总算是将家里每个人的身份都摸清楚了。只要不回忆过往,她就不会露馅儿。

“真的?”焦婉婉忙起身:“这会儿就要去吗?”

“这会儿去还能赶上用素斋呢,抱朴道观的素斋,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小丫鬟笑嘻嘻的说道,伸手让焦婉婉扶着她胳膊:“大娘子,咱们快些过去吧,别让老夫人等着急了。”

焦婉婉也不敢耽误,忙带着小丫鬟一起去前面。老夫人正侧头和身边的妇人说话,左侧第一个,身穿秋香色衣服的是原主的娘亲,焦家的大夫人。将近四十的人了,又常年管家理事,自有一股气势。

左侧第二个,身穿大红色衣服的是焦家的二夫人,二十多岁,颜色正好,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看着就讨人喜欢。

焦婉婉忙上前行礼,仗着家人喜欢,只是胡乱的搭了搭手,这还是学的家里堂妹的,万不敢仔仔细细的在众人面前用的,正要说话,却又听外面有人说话:“老夫人这会儿可在?”

“大郎回来了?”老夫人忙问道,门帘掀开,一个中年男人进门,正要开口,见焦婉婉也在,就笑着问道:“婉娘这两日身子可是好了?我瞧着脸色挺不错的,若是身子自在了,就多出来走走,你这病啊,我瞧着都是懒出来的,大夫都说你身子无事了,你却偏偏起不来身,连话都懒得说了,这人都是如此,越是歇着越是乏力。”

老夫人摆摆手:“你快别说她了,她这性子还不是你惯出来的?你怎的这会儿回来了?不是说官家要议事吗?”

“老夫人,大喜事儿啊。”焦大郎焦继勋忙说道,又看了看焦婉婉,赞道:“咱们家婉娘,长的就是好看,又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官家今儿叫我进宫可是大大的赞了婉娘一番呢。”

话刚说完,大夫人就着急了:“官家为何要赞婉娘?难不成官家是要封妃?那可不行,咱们家婉娘才十几岁……”那官家都几十岁了!和自家老爷一样,都能当婉娘的爹了。

“想哪儿去了,官家是为四皇子德芳提亲,四皇子现十七岁,和咱们家婉娘可正相配。”焦继勋乐呵呵的摸着胡子说道,屋子里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些喜色,唯独焦婉婉,还在琢磨这四皇子,德芳?赵德芳?

瞬间,脑袋里浮现的是道明叔的帅脸,那种大叔独有的成熟稳重,清微淡远,被他那眼神看一会儿,就整个人都宁静平和了,那种和平自然,那种淡泊安定,无论何时都能安抚人心。

好像有点儿不太对,电视里的那个叫八贤王,这八,应该是排行八?那四皇子的四,除了是排行也没别的选吧?有点儿乱,她之前只知道自己穿的是大宋朝,因着身边的小丫鬟也不会讨论什么国家大事儿,却是不知道自己穿的到底是哪个时期。

若这赵德芳是八贤王,那就有可能是影视剧。可偏偏,是四皇子,所以,这是历史?

可不管是影视剧还是历史,那赵德芳对自己来说可都是陌生人,穿越过来就要嫁给陌生人啊?连面都没见一次的,太随便了点儿吧?

焦婉婉一心急,张嘴就要拒绝,却听焦继勋笑道:“我就知道是门好亲事,所以当即就应下来了,娘快些准备准备,一会儿黄门中官就要来宣旨了。”

话音一落,老夫人就忙起身:“那可要快些了,你们两个也快些去换了衣服,这可是大事儿,万万不能怠慢了。”

焦婉婉忙哎了一声,却是无人理会。等老夫人这边换了衣服,那边圣旨也跟着过来了,焦婉婉被大夫人拽着,昏头昏脑的听完了整个圣旨,从头到尾,就听见焦家婉娘和赵德芳几个字。

然后,就见老夫人起身,笑眯眯的接了圣旨,又打赏了那来传旨的黄门。

再次进屋,一会儿是老夫人拽着她手笑道:“我们婉娘,打小就是个有福气的,你们还记得在老家那会儿,那个云游的道士是怎么说的吗?”

大夫人很捧场,忙说道:“儿媳还恍惚记得一点儿,说咱们婉娘额头长的好,耳垂又厚大,将来必定是享福的?”

“对对对,就是这句。”老夫人连连点头,焦婉婉嘴角抽了抽,这会儿说不嫁人,算不算是抗旨?在这宋朝抗旨了,不会连带的全家抄斩吧?

再者,她也有些犹豫。现在倒是能借着装病,将规矩礼仪什么的,懒懒散散的做个四不像的样子,可这也不是办法,总不能装病四五年,大夫也不是白拿银子不干事儿的,早晚要被戳穿。

若是嫁了人,两个都是陌生人,不熟悉彼此,定然是瞧不出来的吧?

可女孩子,对婚姻都是有向往的,谁不盼着能嫁个真心人?现下这样鲁莽的应下了婚事,万一,将来再遇见喜欢的人呢?难得穿的是大宋朝,而不是大清朝,妇人再嫁都是义举的对女人十分宽容的年代,自己不说赶紧的去找个人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却要立马嫁个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什么脾性的人,是不是太可惜了点儿,太草率了点儿?

但是又想到圣旨,焦婉婉刚才涌起的雄心壮志就又塌下去了,不管对女人对宽容的年代,有一件儿,都是古代,都是皇权至上的,圣旨都下来了,自己总不能为着一己私利就逃婚,连带的焦家全玩儿完吧?

就算这焦继勋夫妻并非是她这灵魂的的生父母,却也是这身体的生父母,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不说帮衬家族了,至少别连累这家族啊。

“另外还有一件儿好事。”焦继勋笑着说道,老太太身子微微前倾:“是什么好事儿?”

“官家厚爱,命我为西京留守,待婉娘出嫁,咱们就要启程了。”焦继勋摸着胡子硕大,神色有些飞扬:“只是这事儿尚未有圣旨,只是官家今儿略透漏了些意思,所以咱们可不能张扬。”

焦婉婉对宋朝的历史知道的不是很多,除了历史上最有名的几件事儿,剩下就都是从电视上看来的。官位更是一知半解,留守,和太守有什么区别?西京留守,西京又是哪个地方?洛阳还是许昌?

老夫人眉开眼笑,连连点头:“不消你说,官家没有准话之前,我是定不会让咱们家里传出来只言片语的。只是,要待婉娘出嫁,又这会儿说了升官的事儿,那这婚事,是不是就有些太急了?”

皇上既然已经露出这意思了,那前往西京必得是在三个月之内。寻常人家成亲,从纳吉开始,少说也得一年半载的。

焦继勋点点头:“皇上赐婚,自是已经合过八字了,只待宫里送了聘礼,婉娘径自嫁过去就行了,婉娘的嫁妆,咱们不是一直备着的吗?现下只收拾起来就行,这些,就有劳娘和夫人了。”

大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女儿能当王妃,也是件儿体面事儿,一边笑着应了焦继勋的话,一边暗地里盘算,这嫁妆,是不是得多加几成,又转头问道:“婉娘一向喜欢这颜色亮丽的,我那里有两株珊瑚树,半人高,虽说大小不怎么稀奇,但胜在两株珊瑚树相守相望,摆在一起能讨个吉利,回头就给你放嫁妆里。”

焦婉婉有些心惊,不太敢接大夫人的话。老夫人又说道:“婉娘这些天瞧着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样了,性子安静了许多,说话也有些古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病还未好,要不然,咱们去抱朴道院上柱香,求了三清保佑,也求咱们婉娘过门后就能生个大胖小子。对了,还有个事儿!”

老太太一拍手,忽然说道:“婉娘和四皇子,是不是尚未见过?这相看的事情……官家那边是个什么意思?”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2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