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3400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这是怎么弄的?天哪,这可真是……”大夫人急的眼眶都红了,旁边焦继勋喊着让人请大夫,老夫人也是叫丫鬟:“快准备了热水,先要清洗一下,可别落了灰尘,怕是以后会留疤。”

整个园子里的人都忙的团团转,焦伯延额头也微微有薄汗:“大姐,我背了你回去?疼不疼?”

自然是疼的,但在性命跟前,这疼也必须得受,只瞧着一家子人为这一道伤转,心里难免愧疚,也不敢露出特别疼的样子来,生怕这家人忧心难过,强忍着疼笑道:“我是伤了胳膊,又不是伤了腿,还能走呢。”

大夫人转头斥道:“你们两个都在,竟还让婉娘受了伤!怎么就没保护好婉娘?”

焦婉婉忙拉了一下大夫人的衣袖:“娘,不怪大哥和二哥,是我自己不小心,又是我要闹着玩儿这个的,娘可别怪大哥二哥,要不然,以后他们怕是都不敢陪我玩儿了。”

大夫人一瞪眼:“他们敢!”

“不敢不敢,我们肯定不敢的,娘,现下最重要的是让大夫给大姐看看,万一……”焦仲展说道,没等他说完,焦伯延就咳嗽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扶了老夫人转身说道:“咱们先去厅堂等着,就是要包扎,也不能站在这儿。另外,娘还得费心,大姐这胳膊伤到了,怕是这嫁衣什么的,就得另外买了。”

大夫人才想起来这回事儿,一拍额头:“哎呀,这可真是……”

老夫人摆手:“算了算了,都这会儿了还惦记那嫁衣呢,回头让秀娘们动手做,又不是说非得自己做的,那大公主前些年出嫁,嫁衣不就是宫人们做的吗?咱们家婉娘,从小可也是娇生惯养的,让她一天到晚的做那个,怕是坐不住,又带累眼睛,受那罪做什么?府里的绣娘不行,就请几个好的,不要怕花钱,一辈子就做这么一回,要做好的!”

大夫人忙应下,拉了焦婉婉回厅堂,等着大夫过来。焦婉婉虽说是狠下心来了,但又不是真心找死,那鞭子到了手臂上,下意识的就减了三分力气,所以,那伤口也只是看着吓人。

大夫给开了一些药膏,又仔细交代了一番,不许碰水,不许吃颜色重的食物,这才拿了诊金离开。

“也不知道这段日子,婉娘是不是沾染了什么霉气,竟是出事儿了。”老夫人皱着眉,心疼的摸了摸焦婉婉的胳膊,抬头看焦继勋:“之前不说了去抱朴道院烧香的吗?回头你安排一下,我和你媳妇儿一早就去,求了第一道圣水回来,给婉娘洗洗霉运。”

焦继勋忙应了下来,亲自去抱朴道院安排。

本来老夫人是不打算带焦婉婉去的,毕竟她胳膊受伤,到外面转一圈,万一磕着碰着了,心疼的慌,但架不住焦婉婉闹腾。她穿越这么久,也就看了一次湖面!范围也只是五米之内,稍微远一点儿都不敢看。

成亲之后,赵德芳不要就藩吗?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回来的机会,就这么离开,实在是太可惜了些。虽说抱朴道院也不能代表东京,但好歹也算是出门转过了。

焦伯延和焦仲展大约是对焦婉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伤这事儿有些内疚,看焦婉婉一看,立场就坚定不起来了,有些犹豫的看老夫人和大夫人:“爹亲自去安排的,到时候道院也不一定会有别人,就是有,大姐身边还有丫鬟婆子呢,怎么会让人冲撞了呢?要不然,要他们何用?”

“祖母,娘,我发誓,我这次一定会照顾好大姐的,就让大姐去吧。”焦仲展撒娇,他是幼子,又一向嘴甜,老夫人和大夫人都是十分宠爱他,被他拽着胳膊晃两下,就有些受不住了:“好好好,答应了答应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若是到时候你没有照顾好你大姐,直到你大姐嫁人,你可不许再出门了,做得到吗?”

焦仲展犹豫了一下,很是讲义气的点头:“做得到!”

焦婉婉也高兴,使劲一拍焦仲展肩膀:“回头找个砚台送给你当谢礼。”又看焦伯延:“大哥,我那副围棋送给你了。”

反正她自己也不会用,放着倒是平白让人怀疑,不如借着这由头送出去。但话音落,焦伯延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那还是你去年生辰,我送你的礼物,你这谢礼,是不是太不上心了些?”

焦婉婉颇有些尴尬,幸好有些急智,忙说道:“大哥送我的礼物,定然是十分珍贵的,我想着,我那里除了珠宝首饰,也就这个最珍贵了,送个大哥最合适,既然大哥觉得不好,那大哥说,你想要什么?”

“谁说你那里没好东西了,怕是舍不得,所以才故意不说的吧?”焦伯延笑道,伸手点了点焦婉婉的额头:“去年你生辰,爹送你的礼物,难道不够珍贵吗?”

焦婉婉嘴里发苦,真是分分钟被拆穿的节奏,再次庆幸皇上赐婚,自己当时没脑袋发晕直接跳起来反对。佛祖保佑,三请保佑,只要平安熬过这几个月,回头天天给你们烧香!

“大哥既然知道我舍不得,何必说出来嘛。”焦婉婉撒娇一样躲到老太太身后去,冲焦伯延做了个鬼脸,焦伯延笑着摇头:“算了,那我就不强求了,若是诚心想谢谢我,不如回头给我做荷包?”

焦婉婉眼珠子转了转,不敢应承下来,想了半天,才说道:“荷包太普通了些,我有另外的礼物送给大哥,不过,先保密,大哥可不许催我。”

顿了顿,又说道:“祖母也有,爹娘也有,都有。”

老夫人和大夫人颇有些惊喜,忙点头:“好,那我们可就等着了,只是你不许着急,慢慢来,万不能太累了知道吗?”

焦婉婉眼底有些湿意,忙眨眨眼,笑着拎了裙子往门口跑:“那我先回去准备了,晚膳就不过来吃了,祖母和娘可不要太想我了,明儿再见。”

冲到门口,又佯装刚想起来的样子,匆匆忙忙的回头,胡乱的行了个礼。

老夫人摇头:“咱们家婉娘那规矩,原本是好的,可这性子,实在是太活泼了些,若是让官家来看,这规矩还是不行的,请教养姑姑的事儿,可得赶紧了。”

焦婉婉放缓了脚步,慢悠悠的往回走。从外面请的教养姑姑,应当不会问她过往的事情。这穿越可真是愁人,头发都快被愁掉了,也幸好,这身体的本能还在,说话的时候自发自动的转换,要不然,估计她刚穿越就该被处置了。

“金梅,准备一下明儿的衣服,去抱朴道院。”进了门,焦婉婉招招手,叫来了金梅吩咐道:“上次我出门是带着谁去的?”

“上次是奴婢和黄梅。”金梅笑着说道,她是四个大丫鬟之首,为人很是稳重,不等焦婉婉继续往下说,就自己点点头:“婢子明白的,这次,就该带着香梅和腊梅了,大娘子就放心吧,婢子们定会安安生生的守在屋子里的。”

又说道:“既是去道馆,就不好穿的太艳丽了,不如穿那身水蓝色的衣服?初春刚做的,还没上过身呢,陪着老夫人给的那套点翠首饰,看着又清淡又好看。大娘子觉得如何?”

焦婉婉哪儿知道什么水蓝色的衣服和点翠的首饰啊,还得做出思考的样子来,良久,点头应道:“那行,金梅的眼光一向是挺好的,那就这一身吧,准备妥当了,明儿早些叫我起床,对了,晚饭你让人去厨房拿回来,我自己在屋子里吃。还有,若是明儿你无事,就让人准备些东西。”

承诺给众人的礼物,既不能太普通,又不能太出格,走了这一路,也只想起来一种——编织。既能表现出来她学过女红,又不会太复杂。最重要的是,当年她为了赚点儿零花钱,曾下功夫学过,大到本命年红腰带,小到手腕上的链子,不说信手就来吧,七八种编法总是会的。

“粗粗的线,这么粗,明白吗?”焦婉婉伸手比划道:“要黑色的,白色的,还要珠子,我回头画个图给你……”消声,用毛笔画图,可真不会,差点儿揽个要命的差事:“算了,我胳膊疼,我说,你画,行吗?”

“大娘子放心,这针线上的活儿,您一说,婢子就明白了,再说,一次不行咱们就画两次嘛,婢子肯定能给您画出来的。”金梅忙笑着说道,去拿了纸笔,得了焦婉婉的令,搬了绣墩坐在一边开始画。

“小珠子,瓷的不行,容易碎,金的?可行,就跟我这个簪子上的流苏一样的,暂且要一百个吧,指甲盖一样的,也要一百个……”

“嗯,回头我先试试,只是心里有这么个盘算,能不能编成还两说呢,你们可都得保密,若是说出去了,到时候我弄不成,可就要丢脸了。”焦婉婉很严肃的声明,点了点屋子里的丫鬟们,又转头琢磨自己的事儿去了,要不然,省事儿点,连焦继勋的也一起做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3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5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