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8939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吃了年夜饭,宁念之就开始犯困,她这些天晚上都睡不好,白天也没什么精神,也幸好前段时间将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这府里的事情,就是没有宁念之,唐嬷嬷一个人也能忙的过来,也不会出什么差池。

老太太看她端着茶杯脑袋一点一点的,就忍不住乐:“东良你可看着点儿,别一会儿一不小心脑袋撞在桌子上,要不然,今天晚上就别守夜了?你我都这把年纪了,真守一整夜,可都受不住。”

老爷子撇撇嘴,深觉得老婆子现在是太偏心,去年怎么就没想着他们两个人年纪大了不能熬夜?但宁念之肚子里的也是他重孙子,嫡子一脉就剩下个原东良,这上战场的人,就讲究个多子多孙。所以,宁念之肚子里的孩子,他也是很看重的,当即就点头了:“那行,今天也就不守着了,神佛有灵,想来也不会多怪罪。东良,你带了你媳妇儿回去歇着吧,明儿早上也不用起太早,五更左右就可以了。”

原东良忙应了一声,行了礼,扶了宁念之出门。走到门口本来想让人抬了轿子过来,宁念之却是摆摆手:“就这么点儿距离,用不着轿子,咱们慢慢走过去就行了。今儿都大年初一了,这孩子还不出来,可真是个慢性子。”

四月诊出有孕,这都十二月底了,再过两个时辰就是新的一年了,宁念之心里念叨了几次,身上还和以前不太舒服,但肚子就是没什么动静。其实不光是宁念之着急,原东良也有些着急,但他面上却还得保持着平静来安慰宁念之:“着急什么,这孩子是有大将之风,稳得住,咱们两个的儿子,就应该是这样。大夫不也说了吗?早早晚晚的,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

顿了顿,又补充道:“说不定是孩子心疼你,知道过年这两年太过于忙乱,所以要等年后再出来呢?你也别着急,放宽了心思,大夫不是说了吗?你安安稳稳的等着就行了,着急上火对身子不好。”

宁念之笑了一声 ,摸摸肚子,这两天确实是有些忙乱。就是生了孩子,后面还有过年客人拜访呢,老太太年纪大了,不太管这些事儿,她要坐月子难免会招待不周。还不如等过了这几天,出了初五初六就好了。

只是走着走着,宁念之脸色就忍不住变了,原东良本是握着宁念之的右手的,这会儿也察觉出来,宁念之的手越来越用力,一侧头,就看见宁念之脸色发白,走动之间却是有些不太一样。

“念之?孩子又闹你了?是不是肚子疼?”原东良忙问道,这几天时常会这样,原东良忍不住皱眉:“这臭小子,太不听话了些,等以后长大了,看我不教训他!若不然,还是我背着你走吧?”

宁念之忍着疼摇头:“你若是背着,压的不还是我的肚子吗?嘶”一句话没说完,就痛的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也忍不住跟着变了变:“好像和以前的疼不太一样。”

原东良也有些慌:“是不是要生了?之前大夫说了,就是这几天了,要生了?要生了?天哪,我抱你回去吧?”一边说,一边急慌慌的转头:“快,去请老太太,还有稳婆,还有李大夫,快些,快些!”

唐嬷嬷有经验,原东良和宁念之已经慌张起来了,她却还是很安稳:“听雪,你回去带着人烧热水,前几天准备的剪刀布条也都准备好,再在热水里滚一遍儿,映雪,你去收拾产房。春花,你亲手去做鸡汤面,还有准备参片,秋月,你亲自去请稳婆,还有给稳婆准备的衣服,也都拿出来,进去必得换咱们准备的衣服明白吗?”

所有要注意的地方,唐嬷嬷全都给点出来了,进出门的人不能随意携带无关东西,身上用的手上拿的,全都是之前府里准备的。听雪和映雪对宁念之最是忠心,所以只要有一个守在厨房就行,另一个要守在产房。春花和秋月对宁念之的忠诚虽然比不上听雪和映雪,但她们两个对原府足够忠诚,所以也能用。

“少夫人,这会儿还能忍住?若是还能忍住,咱们就走着回去。”吩咐完了,唐嬷嬷才转头看宁念之,宁念之疼的都快说不出来话了,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白着一张脸冲唐嬷嬷点了点头,也不倚在原东良身上了,只伸手握住他的手掌,慢腾腾的朝前挪。

她重活这一辈子,有疼爱自己的爹娘,有或稳重或机灵的弟弟,有情同一人的姐妹,有将自己当眼珠子的相公,还有对自己万分迁就的太婆婆,比这世上千千万万的女人都要幸福。眼看着,即将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她是绝不会让自己出事儿的,现在疼点儿算什么,只要能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

再大的疼痛,还能比临死之前的绝望更难以忍受吗?

“往我身上靠靠?”原东良看的实在是不忍心,这个女人是他捧在手心里放在心窝上的,连她掉一滴眼泪都舍不得,更不要说让她吃苦受罪了,可偏偏生孩子这事儿,没办法替代,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半点儿忙都帮不上,一颗心简直就是放在油锅里煎着,又痛又难熬,真是恨不得立马将那臭小子从宁念之的肚子里拽出来,给他一顿胖揍!

宁念之摇头,继续扶着原东良的手往前走。因为太疼,她走的慢,这才走了一半儿,那边老太太就赶过来了,老爷子一个大男人家不好跟过来,就亲自去请大夫去了。

“怎么样?现下觉得如何?”老太太一过来就忙问道,宁念之一头冷汗,太疼,牙齿咬的太紧,脸颊都忍不住抖动了两下,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勉强往上勾了勾嘴角,但立马就又耷拉下来了,没办法,再不抿紧,她怕自己喊出声来。实在是太痛了,两辈子加起来,她也没有受过这样的疼痛。

“实在是忍不住,你就咬我两口。”原东良急得团团转,又不敢松开宁念之的手,跟着出了一脑门的汗,老太太也在一边安慰:“别着急,生孩子就是这样,过了这会儿就行了,别着急,一定不能着急”

唐嬷嬷瞧出宁念之的裙子有些不太对,当机立断:“大少爷,还请你快些将大少夫人送到产房。”

稳婆很快过来,宁念之被安置在床上,床头拴着长长的布条,她双手抓着,双脚蹬在木板上,听着稳婆的话往下使劲。屋子里的炭盆生的也旺,一会儿工夫宁念之就浑身是汗了。

原东良本来是呆在产房里的,后来被稳婆给推出去了,宁念之也不愿意让他见自己这狼狈的样子,非得撵他出去,没办法,只能在门口转圈,地板都要被他磨薄了。

老太太看的眼花缭乱:“你先坐坐,念之的身子一向好,定会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来的,你不用着急。实在不行,你若是闲不住,就去书房翻翻书,看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原东良皱着眉:“之前不是让祖父准备了几个男孩子的名字吗?若是女孩子,就叫原晓姝,小名就叫笑笑。我和念之只求她日后笑口常开,欢欢喜喜一辈子就行。”

老太太点头:“这名字好听”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竖着耳朵听产房里面的动静,说话也是心不在焉的,有时候一句话问出来,大半天都得不到一个回应,有时候又是回答的驴头不对马嘴的,却是谁也没在意。

到了半夜,该放鞭炮的下人也没忘记自己的差事,远处的天空又有烟花时不时的窜出来闪亮一下。但在这个院子里,好像就只能听见宁念之的痛呼声,原东良都恨不得扒在门框上往里面看,却被唐嬷嬷黑着脸拦在外面。

“这孩子好福气,特意挑了今天,一年里面的头一天呢,再没有比今儿更好的日子了。”老太太嘀嘀咕咕的说道,又看大夫:“都这会儿了,不要紧的吧?”

李大夫摸着胡子摇头:“没事儿,我听着大少夫人的声音,还有些力气,看样子是很顺利的,大约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能生出来来了。”

老太太又看旁边的沙漏,这生辰八字可是要记妥当的。

实际上,不到一个时辰,稳婆就在里面喊道:“恭喜大少爷,大少夫人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有七斤重呢。”原东良扒在门口:“念之,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吧?”

稳婆在里面喊道:“大少夫人有些累了,一切都好。”宁念之的声音虽然虚弱,也清晰的传出来了:“没事儿,不用担心,我太累,要睡会儿。”

就是宁念之自己说了没事儿,原东良还是不放心,特意请了李大夫进去把脉。生之前宁念之就没打算请奶娘,想要自己亲自喂养,所以李大夫也没敢开药,只说了几样适合这会儿的吃食,这才拿了红包走人。

宁念之一睡就是一整天,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再一看桌子边还坐着人,那背影,太熟悉了,宁念之身子疼的厉害,稍微一动就忍不住哼出了声儿,那人赶紧转头,起身走了过来:“念之,你醒了?觉得怎么样?疼不疼?饿不饿?渴不渴?”

宁念之忍不住扯着嘴角笑了笑:“疼,饿,渴。”

原东良愁眉苦脸的:“我倒是想替你疼来着,昨儿求了半天神佛,想将你身上的疼痛转移到我身上来,神佛却是不管这些事儿,所以,你只能先忍忍,回头等你好了,不管是打我还是骂我,你只管出气,我全受着好不好?”

一边说,一边叫了外面候着的唐嬷嬷,不多会儿,就有人端来了小米粥,里面卧着六个鸡蛋,看的宁念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原东良忙说道:“大夫说,这几天不能吃有油盐的东西,鸡汤什么的若是不放盐,不太好吃,所以,先吃点儿米粥垫垫肚子,又能养胃,又能养气,等过两天,再换了别的来吃好不好?”

宁念之也不是那矫情的人,既然大夫说不能吃,那就先不吃了,嫌原东良喂的慢,她是真的太饿了,年三十吃了团圆饭,中间因着生孩子,厨房端上来的汤她也没空喝,从生了孩子到现在,滴水未沾,粒米未进,这会儿都恨不能直接将原东良手里的碗给啃了。可身子稍微往上挪挪就疼的要命,她也没办法抢了原东良手里的碗自己来,只能忍受着原东良慢悠悠的动作。

“孩子呢?”喝完了一碗粥,宁念之才问道,原东良笑道:“你不用担心,稳婆都说,你养的好,这小子生下来就比一般的孩子白胖,哭声震天呢,连祖父都惊讶,说是没见过哭声这么有力气的,将来长大了,必定是个当大将军大元帅的料。”

正说着话,就见唐嬷嬷进来,手里抱着个小襁褓,里面那孩子,长的真不算好看,红通通的,之前听老太太说,新生的孩子都是皱巴巴的,他家这个倒好,除了红就没别的了。

“小少爷拉了一次了,大夫说,能吃奶了。”唐嬷嬷笑眯眯的说道,宁念之听着那称呼就忍不住笑:“现在东良还是大少爷呢,他倒是混上了个小少爷的称呼。”

原东良也忍不住笑,这也算是四世同堂了。

“先喊着,等祖父给取了名字再换了别的称呼。”原东良一脸慈爱的伸手抱了那小襁褓,动作虽说有些僵硬,但大致上是没什么差错的,一看就知道今儿是练习过了。

小孩儿正肚子饿,被换了个人抱着还没能吃上饭,立马就不愿意了,扯着嗓子开始嚎。刚出生的小孩儿说是力气足,那哭声在宁念之看来也不过是跟猫叫一样,赶紧心疼的招手:“给我。”

原东良却没直接给她,而是将小襁褓放到了一边,伸手将宁念之半抱起来,唐嬷嬷眼明手快,立马往宁念之身后塞了个大软枕,让她能舒舒服服的靠着,然后才抱了孩子放她臂弯里。

孩子大约是饿狠了,那一口吸的,宁念之胸口一疼,一颗心都快被吸出来了,脸色瞬间就白了。原东良急的伸手就要抢孩子:“哎呀,喂奶这么疼,那你还是别亲自喂了,咱们找奶娘好不好?”

“大少爷别着急,就这么一次,下次就不疼了。”唐嬷嬷忙说道,宁念之也点头:“这会儿不怎么疼了,你别担心,就那么一会儿,这孩子,力气可真大,这点儿可是像了你,当年你不过四五岁,那力气就大的,一下子就能拎起我爹的枪了,差点儿没吓我爹一跳。”

原东良挑眉:“那会儿的事情你还记着?我五岁,你才几岁?一岁吧?”

宁念之愣了一下,尴尬的笑,别人看来,一岁的小孩儿当然是不记事了,但她可不是真正的一岁小孩儿啊,她甚至连自己出生那天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这话却不能和原东良说,只好找理由:“我这不是听咱们娘亲说的吗?她可喜欢唠叨你小时候的事情了,上次写信还说来着,你自己不也看了吗?”

原东良点头:“嗯,娘亲一向是很疼爱孩子的,对了,你生了孩子这事儿,我回头可得给爹娘写信好好说说,爹上次还问来着,若不是正好遇上弟弟的亲事,娘亲就能亲自来照顾你了。”

宁念之摆手:“没这必要,我又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还有祖母呢。”老人家上了年纪,就喜欢找点儿事情做,宁念之时不时的去找老太太说说话,一方面是因为这府里没别人了,再来也是让老太太有个排遣的地方。若是马欣荣过来了,老太太没事儿做,说不定就该想东想西了。

再者,又有唐嬷嬷在,云城也不是没有大夫,从京城来一趟不容易,宁念之也不希望马欣荣跑这一趟,又累又没必要。

“还是唐嬷嬷说的,怕你心里不自在。”怀孕的人心里最是柔软,稍微有点儿不对劲就能想多了,之前原东良一句话说不对,宁念之就能哭半天。没个亲近的人在身边时时刻刻安慰着,还真不一定能行。

“不还有你在吗?”宁念之笑着说道,现在生了孩子了,浑身轻松,倒是想起来之前怀孕时候自己办的那些事儿了,大半夜将人赶出来还算是轻的,睡一半觉得不舒服了,又抓又咬的打人,她自己也不是那种柔弱之人,就算是怀孕之后再没练过,那力气那身手,也是比一般女人强太多了,白天一看,原东良身上的青紫痕迹可不少。

想着,宁念之就有些羞愧:“也是辛苦你了,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受着,只冲着这份儿容忍,这辈子只要你不负我,我就绝不会负你。”

“那是自然,我是定然不会辜负你的。”原东良忙说道,低头看那臭小子,吃饱了,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小嘴儿张着,刚才还叼在嘴里的宁念之顺着那眼神一看,立马红了脸,很是不自在,原东良忙替她抱开了孩子:“又不是没看过,你身上哪儿我没见过?好好好,我不说了,要不要再喝一碗粥?”

宁念之想了想,点头,还真是有些饿。

喝了两碗粥,吃了八个鸡蛋,又是睡了一整天,这会儿就来了精神,嘀嘀咕咕的和原东良说话:“你看这额头,将来必定是天庭饱满,是个有福气的。”

“那是,能投胎成咱们的儿子,可不就是个有福气的?”

“祖母今儿说这嘴巴和你的简直一模一样,我瞧着也是有几分相似的,将来必定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真的一样?我咱们看不出来?”

“我又不会拿这个骗你,大约是你自己平时没怎么注意吧,还有这鼻子,祖母说是和我的一样,你看一样吗?”

这夫妻俩头一次当爹娘,那真是跟全天下的傻爹傻娘一个样儿,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家孩子好,这儿长的俊,那儿长的和自己一样,只他们两个还比较谦虚,只挑着夸赞对方的话来说。

“祖父不是说要给取名字吗?可有名字了?”五官夸过了,甚至连将来的身材都夸奖过了,宁念之才换了正题,原东良点点头:“大名叫原耀辉,小名儿叫光儿,你觉得如何?”

“耀辉?”宁念之嘴里念叨了两遍儿:“光辉荣耀?”

原东良点头:“我们家的小太阳,走到哪儿,光明就到哪儿,去哪里,哪里就有荣耀,原家的骄傲,继承发扬光大原家,照耀恩惠传承原家,光宗耀祖。”

宁念之噗嗤一声笑出来:“还有这么多说道?是不是太直白了些?”

“祖父说了,返璞归真。”原东良嘴角抽了抽,无奈的解释,他也喜欢含蓄点儿的名字,可祖父非得觉得这个更好,他拗不过祖父,反正也就一个名字而已,将来若是孩子不喜欢那就找他曾祖父去闹吧。

“别说,念多了还挺顺耳的。”宁念之在嘴里念叨了几遍,笑着说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名字直白点儿也好,免得太小家子气了,不管学文还是学武,这名字都挺合适。”

见宁念之没意见,原东良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既然你也喜欢,等光儿三岁了,我和祖父就开祠堂,将耀辉的名字给记上去了。”

原家的规矩还和宁家的不一样,宁家的一生出来,看身子好,就会写到族谱上去了。原家确实要等三岁,京城甚至还有些人家要等孩子六岁,彻底站住了才会往族谱上写。

宁念之也不是太在意这些,反正她只要将孩子养的好好的,白白胖胖的,平平安安的就行,不管是一岁还是三岁还是五六岁,难不成不写到族谱上,原家还不打算认这个孩子了不成?

“时候不早了,大少爷,您该回去了。”夫妻俩还打算说些贴心话,唐嬷嬷却探头过来提醒:“大少夫人虽说身子没什么事情,但毕竟损耗大,还是要早些休息才是。”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40 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 142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