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9007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快看,光哥儿会爬了!”老太太特别高兴,给宁念之招手:“咱们光哥儿就是聪明,这才八个月,就已经会爬了,你回头可得让厨房的人给光哥儿准备些好吃的,也好让身子长的更结实些。”

宁念之忍不住笑:“祖母,这个还用您说啊,现在这厨房,多数时候都是在给光哥儿准备吃的,什么鸡蛋羹,水果羹,肉羹,哪样都没少了他,祖母就不用担心他会饿肚子了。”

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我不过是白白嘱咐一句,现下光哥儿就会爬了,再过两个月就该学说话了,过的可真快”

话没说完,小丫鬟就急匆匆的过来了:“二老爷府上来人了,奴婢瞧着,好像是来”瞧了瞧老太太,才有些忐忑的说道:“来报丧的。”

老太太立马就愣住了:“你说什么?”

“二老爷府上来人了,穿的是孝服,后面跟着三少爷,也是一身麻布。”小丫鬟这次说的挺顺溜的,老太太也没空问详细情况了,赶紧让人去叫了原继祖进来。

原继祖一身麻布,脸上木呆呆的,一点儿神情也没有,眼神也很散,半天都没能看出来他那眼神是放在哪儿的。那前面领路的小厮一进门就噗通跪下来了:“老太太,我们夫人和大少夫人,去世了。”

宁念之是反映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大少夫人说的不是自己,而是二房的小苗氏。以前没分家的时候自然是要有个排行的,可分了家,那小苗氏就该成大的了,何氏也不是三少夫人了,而应当是二少夫人。

苗氏和小苗氏,死了?

老太太也很是吃惊,因为五天前,这婆媳俩还趾高气昂的来原家要人,要将何氏给带走。那会儿那一脸的倨傲,好像能在何氏的事情上沾光了,就是打败了老太太,将老太太给踩在了脚底下一样。

这才几天功夫,这两个人,就死了?

“怎么回事儿?”也幸好老太太一向不喜欢这婆媳俩,虽然很震惊,却是迅速就反应过来了,忙皱眉问道:“前些天不还好好的吗?若是重病,那你们府上之前怎么半点儿消息也没有?”

那小厮见原继祖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无奈的继续替他说话:“并非是急病,夫人和大少夫人听说城西最近来个神算子,算命特别准,就打算去看看,今儿一早就做了马车,却没想到,刚出了城,那拉车的马儿就疯了,城西那边多是山,马车撞在山壁上,将夫人和大少夫人也甩出来了,脑袋当时就撞在石头上了,当场就没了”

宁念之忍不住张大嘴,这是多背的运气啊,从马车上摔下来,居然能正好撞在石头上给撞死。难不成,真是老天爷看这婆媳俩太作恶多端,忍不下去了,才出手了?

“她们两个出门就没带着人吗?”老太太问道,那小厮点头:“自是带着的,只是夫人和大少夫人说要一起说说话,就两个人坐了一辆车子,丫鬟婆子们都在后面,那拉车的马儿,好端端的,并没出事儿。”

出去一群人,死的只有两个主子,换了谁都要在心里嘀咕嘀咕的,真不是坏事儿做多了遭报应了?

“你们老爷可曾通知了?现下府里是谁在主持大局?”老太太又问道,原继祖终于反应过来了,面上带着悲痛之色上前行礼:“祖母,我已经派人去给父亲送信了,想来父亲很快就能到家了,我这次来,还有件事儿想求祖母。”

老太太点点头,原继祖看了一眼宁念之说道:“祖母和大嫂也都知道,何氏那人,很是懦弱,一向是没什么主见的,这会儿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怕是也撑不起来,还请祖母做主,求大嫂帮忙,到我们府上帮忙主持一下局面。”

老太太有些犹豫,这些事儿她是不愿意宁念之去插手的,但何氏那人又却是站不住没等老太太想到什么拒绝的理由,就听宁念之说道:“三弟,若是能,我定然会帮你的,只是,二婶到底是长辈,这身后事,我也不敢太过于插手。再者,我这年纪,也不曾经过什么丧事,更不曾着手办过,若是办砸了倒是不美,不如这样,你去问问三婶或者四婶?她们到底是长辈,或曾见过,定能让二婶入土为安的。”

“是啊,你大嫂到底年轻,让她管管家还行,这丧事,太大了些,就怕她办砸了。”老太太忙说道,原继祖也是真心孝顺自家娘亲,也知道娘亲一向是不喜欢这大嫂的。刚才只是觉得这位大嫂管家的本事挺好的,这才求上门,但宁念之的推辞理由也挺有道理的,原继祖想了一会儿,就点头了:“祖母和大嫂说的有道理,那我回头就去找三婶问问,明儿开始办丧事,还请”话没说完,眼泪就哗啦啦的开始流了。

老太太忙说道:“你放心,明儿我一准带着你大哥大嫂过去给你娘上柱香,人死为大,哎,这好端端的,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出了这事儿呢?这可真是我老婆子都还活着呢,她们两个就”

很是唏嘘了一番,等送走了原继祖,又对宁念之说道:“可真是世事无常,前几天她们两个还得意洋洋的过来,今儿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太突然了些。不过,说句难听的,她们两个这一走,何氏倒是轻松了不少。”

顿了顿,又叹气:“这两个撒手走了,倒是轻松了,老二那性子,都是当祖父的人了,应当是不会续弦了,看承宗还年轻,必定得续弦,这卫阳,日后可就不好过了。”

落到后娘手里,能有什么好日子?

“好端端的,却忽然惊了马,也该是她们的命数了。”老太太感叹了几句,叮嘱宁念之:“回头你出门,可一定要让人多多检查了马车,万不能疏忽了,多想想孩子,就是为了孩子,也得长长久久的活着才是。”

老太太是长辈,这种丧事自然是不用去参加的。宁念之却是晚辈,第二天一早,换了素净的衣服,就带着光哥儿一起去了二老爷上府上。门外已经挂上了白灯笼,白对联也贴上了。大门敞开,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跪在门口,有人进来,就行了礼,带着人往灵堂去。

大堂里放着两口棺材,原本,按照规矩,这长辈应该是先办丧事,然后再办晚辈的,但这两个都算是横死,必得尽早入土才不会化作厉鬼,所以索性就一起办了。

只是棺材的拜访一前一后的,原承宗和原继祖,以及何氏,都是跪在左边的,原卫阳则是跪在右边那个棺材旁边,原婷婷也回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号,那肚子看的人心惊胆战,她身后的嬷嬷眼神时刻都不离她的肚子,生怕那肚子里的小主子出了什么意外。

见宁念之进来,何氏磕了个头,就起身去拿了一把香,点燃后递给宁念之。宁念之上前拜了拜,她身后唐嬷嬷也抱着光哥儿做了个揖,也算是见礼了。

“但愿二婶早登极乐,无病无痛,下辈子尽享荣华富贵。”宁念之嘀咕了两句,转身对二老爷行了个跪礼:“二叔还请保重身子,二婶想来定不愿因着自己的缘故,就让二叔伤心难过的。”

二老爷沉默了一下,点头:“侄媳妇儿有心了。”

接着是给小苗氏上香,原卫阳也才五岁多,正是懵懂的时候,就是娘亲过世了,他也是一知半解的。再者从小是奶娘带大的,小苗氏有时候一天也不会见他一次,所以小孩儿脸上倒是没多少难过。

可灵堂的气氛不是很好,小孩儿的脸上就是惶恐。见宁念之过来,还缩了缩身子,被身后的奶娘推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要做的事儿,赶紧摇摇摆摆的起身,递了香火给宁念之。

“以后要好好念书知道吗?”宁念之拜完了小苗氏,摸着原卫阳的脑袋,沉默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了,人家有亲爹在,就算是自己看着他可怜,也轮不到自己说什么。

出了灵堂就看见了三夫人和四夫人,也不知道原继祖是什么打算,这两个竟都是管事儿的,不过一个是只管吩咐,一个是只管账本。见宁念之出来,三夫人忙说道:“吃了午饭再走,正好帮我们提点提点,看我们有哪儿做的不对。”

四夫人也和往日里在府里的时候不太一样了,整个人脸色都好了不少呢,精神气儿更是不一样。那性子,更是比以往开朗了不少,到底是以前就是这性子呢,还是分家之后上面没一层婆婆压着了舒畅了,宁念之也不太想追究,反正也已经分家了,好了就多亲近亲近,不好了就躲着点儿,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几天不见,光哥儿倒是越发的和东良长的像了。”四夫人笑眯眯的说道,就算是分家了,他们也是一个月上门请安一次的,四夫人伸手点了点光哥儿的脸颊,笑眯眯的问道:“光哥儿记不记得四祖母?”

光哥儿不怕生,但今儿气氛不太一样,他小孩儿家家虽然不会说话,但最是敏感,正趴在杨嬷嬷怀里有些没精神呢,见四夫人伸手过来,直接一转头,毫不客气。

四夫人愣了一下,忍不住笑道:“大约是有段时间没见了,这孩子不认识我了,光哥儿长的可真是可爱,要是我能有这么个大胖孙子,就是做梦都能笑醒了。”

宁念之无心久留,来之前老太太就交代了要早早回去,毕竟光哥儿还不满一岁,参加丧事容易受惊,若非二夫人是长辈,老太太就直接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了。

眼下祭拜过了,宁念之就笑道:“三婶四婶贤惠能干,二叔这府里能得了您二位照应,定是万事无忧的。只是这丧事毕竟耗费心思,两位婶娘辛苦了。”

三夫人和四夫人忙摇头:“不辛苦不辛苦,我们也不求能得什么贤名,到底是妯娌一场,二嫂出了这事儿,我们也只是想尽些绵薄之力,毕竟是一家子,打断骨头连着筋,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

“两位婶婶果然是心善,既然两位婶婶还有事儿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回去了,二叔那边,还劳请两位婶婶说一声。”宁念之笑着说道,和三夫人她们道了别,就带着孩子出门了。

丧事一共是拜了五天,下葬那天还要吃白饭,这次宁念之就没有带着孩子了,只自己过去的。

这边才回来,那边二老爷就上门了,还带着原卫阳。因着老爷子也在,老太太不好直接说不见,只能让将人给请进来了,二老爷一进门就行了大礼:“不孝子给爹娘请安,不孝子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让爹娘跟着操心,实在是没脸见人,还请爹娘原谅不孝子这一回。”

到底是亲儿子,老爷子之前狠心分了家,心里本就存了几分疼爱,此刻见儿子胡子拉碴人也瘦了一圈的样子,忍不住叹气:“是你媳妇儿没福气,好不容易到了享儿孙福的时候却”

二老爷眼眶通红,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向老太太,使劲磕了几个头:“老太太,儿子这次过来,是有事儿相求的。”

老太太看老爷子,老爷子脸上也有些困惑,二老爷继续说道:“苗氏有千般不好万般不好,但总归是为儿子养育了子女,儿子也到了这把年纪了,就想着,日后不再续弦了,承宗也大了,那府里早晚是要让承宗当家作主的,所以,只等日后再给承宗聘一个名门淑女就好。”

“只是,府里现下没人照看,何氏那性子又是那样,我们三个大男人也是早出晚归的,就没人照看卫阳这孩子了,毕竟是我们府里的嫡长孙,万一被奴才给教坏了,我也是对不住苗氏,所以我就想着,暂且将卫阳放到老太太身边,也不求老太太照顾,只要能吃饱穿暖就行了。”

老太太眉头立马就皱起来了,二老爷又忙说道:“我也知道,老太太上了年纪,怕是没什么精力照顾孩子,若是侄媳妇儿有空”

老太太脸颊抽动了两下,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将孩子塞到自家来?可他图什么啊,以后这孙子和他自己离心了,那岂不是白白送了一个孩子给自家吗?

再者,原家都分家了,这原家也早就落到东良手里一大半了,等这孩子长大至少得十来年吧?若是这孩子有个万一难道,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

“按说,你们府上没了主子,这事儿我应当是帮一把的,可就像是你说的,我上了年纪,有些精力不济,念之那孩子虽然年轻,却有个光哥儿要照看,光哥儿从小就是跟着念之的,连唐嬷嬷都只是偶尔照看,是万不能离开念之身边的。”这最后几句,是对老爷子解释的。

老爷子摸着胡子点头,这事儿倒是真的,老的老,忙的忙,怕是真抽不出空来,可老二那府里,也确实是没人照看。

“老二愿意为苗氏守着,那是苗氏的福气,可大老爷儿们,身边哪儿能没个伺候的人?不如这样,我挑个贤惠的,灌了药给老二送过去,一来能伺候老二,二来也能照看孩子,老爷子你说怎么样?”

老太太也又说道,老爷子眼睛一亮,立马点头:“这主意确实是不错,那回头你可得好好挑个,别选那内里藏奸的才是,卫阳年纪还小,万万不能让人引带上了歪路。”

老太太心里不屑,面上还是带着和善:“灌了药,没了私心,自然也就会一心一意的照顾卫阳了。”

二老爷张嘴想说什么,老太太忙又说道:“你对苗氏一番心意,可她现在毕竟是过世了,你就是替她守着,她地底下也是不知道的,还不如你得空了多多照拂她娘家人呢,再有,就是照看好了你们的儿女们,这样她泉下有知,也才更感激你。”

老爷子就是知道老太太不愿意照看原卫阳,也觉得她说的这番话有道理,当即就点头应了。二老爷没办法,只好带了孩子回去,也顺便推辞了老太太帮他找人的事儿,老太太给找的,能照看孩子是一定的,但说不定就要多做点儿什么了,他可不太放心。

等老爷子走了,老太太忙打着去看重孙子的名头,去找了宁念之说说话:“他当我傻呢,无缘无故的就将孩子送过来,我若是不要吧,看着那孩子可怜巴巴的,回头就该往外说我冷心冷血了,可我若是答应了,我才不相信那府里连个照看孩子的人都没有呢,小苗氏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但她身边也定然有那么一两个忠心的,原卫阳虚岁都六岁了,也该挪到前院去念书了,后宅女人的手伸的再长,那前院还不是爷儿们的地盘吗?”

宁念之忙点头,不是她们将人想太坏,而是人真的有那么坏,苗氏和小苗氏的所作所为,二老爷难道就真的半点儿都察觉不到吗?还有何氏被打的事情,二老爷当真是不知道自家媳妇儿是什么脾性吗?

若说苗氏是坏人,那二老爷就是比苗氏要坏十倍的坏人了。

二老爷的话,最好是一句都不要相信的。

又过了几天,何氏也上门拜访了。宁念之进了大堂的门,就忍不住挑了挑眉,果然祖母当初是说对了,没了苗氏和小苗氏,何氏反而能过的更好了,只是几天地儿,身子就圆润了些,脸上也有了点儿血色,整个人眼睛也灵活了些。

见了宁念之,何氏忙起身:“大嫂,我没打扰到你吧?”

“没,你能来我求之不得呢。”宁念之笑着说道,亲自将茶杯推到何氏面前:“瞧着你脸色好了不少,可是请大夫把过脉了?最近还行吧?”

“多谢大嫂关心,大夫给看过了,只要平心静气的养几年,我这身子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对了,我今儿来,是有事儿呢。”何氏笑着说道,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个信封,塞给宁念之:“当初大嫂的一番恩情,我总算是能还上了,还要多谢大嫂当初的救命之恩。”

那厚度,还有那大小,再加上何氏的话,宁念之瞬间就想到了那十万两银子,忍不住惊了一下:“你娘家兄弟,已经赚到了银子了?”

这才两年吧,十万两就赚够了?到底什么生意这么赚钱?太快了点儿吧?就是她这个原家的当家主母,两年从公中攒下来的银子,也不到十万两的啊。

越想越觉得疑惑,就见何氏笑了笑:“大嫂,这钱可不是我那娘家兄弟送来的,而是我自己找出来的。”

“找出来的?”宁念之有些不解,何氏脸上闪过阴狠:“是啊,大嫂以前说我太过于绵软,我总不当回事儿。后来才知道大嫂说的是金科玉言。我既是已经醒悟过来了,自然不会任由那两个贱人欺辱,这些年,她们欠我的,我总该还上了。”

那语气太过于阴森,表情太过于诡异,宁念之忽然就觉得身上一凉,忍不住有些怀疑了,这银子,难不成是从苗氏和小苗氏那儿找来的?可二老爷和原承宗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吧?

难道那两个,会舍得将自己嘴里的肉吐出来给不相干的人?

大约是宁念之脸上的疑惑太过于明显了,何氏急促的笑了笑:“大嫂是干净人,我也就不说那些肮脏事儿了,免得污了大嫂的耳朵。大嫂只要知道,这银子是我的就行,是她们欠我的,现在不过是还上了而已。好了,我也不耽误大嫂的事儿了,我这就告辞,大嫂,回头得空了,我请你去我们府上做客。”

说着起身,不等宁念之送,就转身走人了。

宁念之捏着那信封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了,清点一遍,却发现是多了两万两银子。若按照民间寻常放贷的利钱算,这个数目,倒是没错的。

但宁念之总觉得,刚才何氏说的那几句话,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到底是哪儿不对呢?她又是怎么避过二老爷和原承宗,将这些银子拿到手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46 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 148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