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9 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9087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因着原东良去的及时,府里的下人也惊醒的比较早,受伤的有,但也没出什么人命。只是,一根横梁砸下来,二老爷成了痴呆,原祭祖成了残废。

对着结局,宁念之都有些无语,若是死了还能干干脆脆,可这半死不活的,就难说了。二老爷还好,一辈子荣华富贵也算是都享受过了,原继祖却是连个孩子都还没有呢。

不过,没死成,何氏也算是有一条活路了。宁念之一直觉得,何氏为了报复,赔上自己这种行为太傻了点儿,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二老爷他们没死,活着更受罪,何氏的罪责也能小一些,再加上之前被苗氏和小苗氏打骂的事儿,说不定真能走出另外一条生路来。

至于以后,宁念之不想问,原东良也就没说了。

没了二房在前面蹦跶,三房和四房也瞬间都消停下来了。但宁念之的日子也没多好过,因为二房过的太惨,死的死,伤的伤,现在阖府上下,也就一个原承宗还是个全乎人,哦,再加上原卫阳,他还太小,只能算半个。

老爷子不是冷血冷情的,要不然,当年为了家宅安宁,就不应该将原东良给找回去。宁家将原东良养得很好,他不用惦记着孙子吃不好穿不好受人欺负什么的。原家这边呢,继承人已经定下来了,若是贸然换了,必定会出霍乱。

为着家族着想,让原东良继续呆在宁家,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可他,为了差点儿哭瞎了眼睛的老太太了,为了自己过世的儿子儿媳,却是亲自上了宁家,好话说尽,做出各种让步,将原东良给带回来了。

二老爷一家子就算是分出去了,那也是亲儿子。当年原康明过世后,老爷子也是有意无意的说过,这原家,是要让二老爷继承的。现在闹成这样,老爷子自己也有些愧疚。

说好了要给,结果却又收回来,给了个毛头小子。换位想一下,若是自己这样被人戏耍,也定然是不会甘心的,怨愤难平。对着自家老太太,老头当然是说不出来什么的,毕竟,老太太对二房一向是厌恶。

可他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白天也少见笑颜,老太太又不是傻的,岂能看不出来?

让她将二房给重新接回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好不容易赶出去,只看对方可怜就又将人给弄回来,万一以后再出点儿什么事情,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找了宁念之商量了一番,当即就做了决定,晚上老爷子又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之后,老太太就发话了:“老二府上也没个能管事儿的女人,之前,老二过来,还说卫阳没人照看,我还说,找个姨娘送过去呢,现下这样,怕是也不会有合适的女孩子了,毕竟,老二都成了那样子了,进门能图个啥?所以呢,我左思右想,还是给承宗挑个媳妇儿吧,承宗自己是个重情义的,想要给小苗氏守着,可他到底是个大男人家,哪儿能将儿女私情看的最重要?”

“哪怕不是为了卫阳,就是为这那府上,他也得尽快娶个媳妇儿进门才是。”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道,老爷子眼睛立马就亮了:“你说这话,可是有了人选?”

“之前承宗说要等等看,一来是想给小苗氏守几年,二来也是怕委屈了卫阳。 头一个,我说过了,男子汉大丈夫,哪儿能这样婆婆妈妈。这第二个,咱们只要找个会对卫阳好的不就行了吗?小苗氏家里头,可有什么庶妹之类的?只要那庶女有姨娘兄弟,能拿捏得住,也算是好人选了。”

老爷子有些沉吟:“就怕那继室生了孩子”

哪怕之前是当真喜欢卫阳呢,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哪儿能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到生了孩子的时候,卫阳也就六七岁了,已经搬去外院了,只要承宗自己有本事,那女人能将手伸的那么长?”老太太挑眉,又说道:“卫阳可是嫡长子,你日后得空了,也时常让卫阳过来,你指点指点他功课什么的,再派个小厮跟着,总能照应周全的。”

老爷子正想点头,又顿住了:“这办法虽然好,但苗家的女人,我却是再不敢让进门了,还有别的更妥当的办法吗?”

“不选苗家的,选了别家的也行。”老太太想了想说道:“只是得多打听打听,承宗还有母孝在身呢。”

老爷子有些欲言又止的,老太太一眼就瞧出来他那意思,有些不太情愿:“怕是承宗心里也对我有些误会呢,我挑中的人选,就怕他自己看不中,不若这样,回头我将这合适的女孩子都装订成册,毕竟还有继祖呢,继祖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呢,品性好的,我都给你列出来,家世相貌什么的,你自己和承宗说?”

老爷子有些无奈,却也知道老太太说的是实情,想了一下就点头了:“那成,回头我问问承宗,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这次可不能再纵着他了,小苗氏那样的,咱们家可要不起。”

放下了一桩心事,老两口就慢慢睡着了。

装订册子这种事情,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找个官媒吩咐一声,不超过三天,他们就能将整个云城合适的女孩子的情况都给说出来,若是有需要,甚至连画像都能准备好。

老太太的命令却是包括云城附近城镇的女孩子,还要越多越好。

媒人这边送来资料,一转头,老太太就全塞给了老爷子。先前老爷子还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当媒婆的经验啊,但去找原承宗说了一两次,这脸皮就变厚了,索性将军营里的事情全推给了原东良,他每天就只抱着册子去找原承宗或者原继祖。

倒是让原东良捡了个大便宜,彻底的坐稳了原家继承人的位置。不对,应该说,原东良是彻底的当稳了原家的领头人。老爷子威信还在,但原东良在军营中,也有了说一不二的资格。

又是一年春天,在光哥儿两岁半的时候,宁念之再次怀孕了。

老太太乐的合不拢嘴,一边搂着光哥儿,一边指挥身边的人:“快快快,给你们少夫人换了茶水,以后可不能喝这个,还有吃的穿的,也都得准备起来”

宁念之是哭笑不得:“吃的也就算了,这穿的要准备什么?前些年的衣服还在呢,只怀着光哥儿的时候穿过几次,还是新的呢,不用再另外准备了。”

老太太摇头:“哪儿能不准备啊,那衣服都放了两年了,就是没有变的皱巴巴,那花色和那样式也都不流行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没钱,能做新的,何必穿那旧的?回头等孩子生出来,可要责怪你了,我哥哥那会儿都能穿新衣服,为什么我这儿就不行了?可不能厚此薄彼。”

这都能扯到偏心眼上,宁念之也是无奈了,不过想想,做几身衣服也不费什么,十个月,一个月四身吧,也不过是十匹料子的事儿,真不值什么。也就不推辞了,大大方方的叫了绣娘过来量身子。

吃了午饭,老太太又和宁念之商量事情:“趁着你月份还浅,咱们去上柱香,求佛祖保佑,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只求身子健健康康在”

话没说话,就见老爷子领着原东良回来了。老太太很是惊讶:“这才什么时候,你们怎么就回来了?”

“皇上驾崩了。”老爷子坐下来,叹口气,老太太和宁念之都惊呆了:“驾崩了?不是好端端的吗?”

老爷子摆摆手:“上个月,宁家来信,就说皇上身子咳,就是现在有些麻烦,皇上去的突然,这继位的圣旨尚未写下,京城里,怕是要乱了。”

宁念之脸色瞬间就白了,老太太使劲咳嗽了一声,瞪老爷子。老爷子还有些茫然,原东良则是赶紧上前去安抚宁念之:“不要担心,爹手里有人,不管是谁,都要先拉拢爹爹才是”

老太太打断他的话:“你媳妇儿有了身子,不能受惊吓!”

原东良这才反应过来,想伸手按按宁念之的肚子吧,当着长辈的面儿,也不好做这样亲密的动作。又见宁念之脸色有些不好,就更加卖力的安慰道:“爹上次写信来的时候,已经预料到这些情况了,必定会有对策的,真的不用担心。”

有时候宁震会写信告诉原东良一些朝堂上的事情,大约是男人们对着媳妇儿以外的人都不会说什么软乎话,那信就写的有些太枯燥了些,宁念之一向不怎么喜欢看,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信里的内容了。

“爹真的早有预料?”听原东良这样说,宁念之忙仰头看他,原东良使劲点头:“那是自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若是不相信,我这就去将爹的书信拿过来你看?”

不等宁念之点头,就转身要出门,他那书房,是从不许丫鬟小厮们进的,就是打扫整理,也必得是有主子在场才行,找信件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原东良亲自去。

没等他出门,宁念之就忙说道:“不用去了,我信你还不行吗?之前皇上也未曾对太子表示过有什么不满,既然皇上驾崩,那必定是太子继位,京城会乱起来,难不成,是有皇子造反了?”

“太子虽然名正言顺,但毕竟还不是皇上。”老爷子摸着胡子说道:“之前斗的有些厉害,皇上大约是想纵着他们,让他们露出马蹄来,也能为太子理清前路,却没想到,皇上去的突然”

那些人被养大了胃口,自然是不甘心等太子上位自己去当个闲散王爷的,若是趁着太子还没登记,来个先下手为强。若是太子死了,或者残废了,那自然也就没了继承皇位的资格了。

能当天下之主,这诱惑大的能让人弑父,更不要说残害兄弟了。就是寻常百姓家,也有那为了家产谋害兄弟的,皇家争的可不是几两银子,而是整个天下。

那种坐在龙椅上,全天下的人都得来拜,全天下的人都恭谨听话,全天下我说了算的滋味,谁心里会没这个渴望?

再说,皇上可没留下遗旨什么的,这皇位是谁的还说不准呢。

太子这边虽然有清流以及正统的支持,可其他皇子也不是没外家的,谁手里不多多少少有个能用的人?就是破船还有三两钉呢,盯着从龙之功的人家可不少,爬不上太子这艘船,上了别人的船得了从龙之功那才更有成就呢。

“爹爹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再者,皇上心里属意太子,也必定会留有暗手,又有皇后在,这事儿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你实在是不用担心。”原东良笑着说道,捏了捏宁念之的掌心:“你吃好喝好的养好了身子,爹娘也才能更放心你。等再过几个月,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到时候爹娘得空了,说不定能来看咱们呢。”

宁念之虽然还是不放心,但也知道自家爹爹的本事,勉强按下了焦急,每日里逼着自己睡觉,逼着自己吃饭。但一闲下来脑子里就会忍不住想东想西的。毕竟,谋反这事儿,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这最后的结局。哪怕是到了太子登基的时候,也说不定会有变故呢。

宁家和太子是一条绳上的,太子若是出事儿,宁家也没了前路了。

为了让自己别胡思乱想,宁念之索性开始给自己找事儿做了。当前这心情,只好是找些喜庆的事儿,也能让自己开心一些。先是问了听雪和映雪,映雪刚出了月子,比成亲之前圆润了些,但也更好看了。

进府来,那脸色看着就好的很,宁念之也不用问刘铁柱对她好不好了。

听雪也大着肚子,再有半个月就要临盆了,宁念之叫了她一次,就再不敢叫人过来了,万一半路生了呢?

老太太见她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虽说是找事儿做,却也没做成什么事情,就将人叫过去了:“承宗和继祖的继室人选呢,老爷子也有了考虑了,只等出了母孝就成亲的,他们是小叔子,你不好多插手。但三姑娘和四姑娘的亲事,你还是能过问几句的,不如让人去请了三姑娘和四姑娘过来住几天,你也好问问她们,也能帮着掌掌眼不是吗?”

宁念之一拍脑袋,忽然反应过来了:“我说呢,总觉得忘记什么了一样,原来是三妹和四妹,她们两个竟是有两个月没上门了,我算算啊,三妹也有十六了,四妹也有十四了,也确实是到了说亲的时候了。”

两个都是庶女,但老三原秀上面还有个嫡姐,三夫人自是不会将一个庶女当宝贝儿的,这婚事,也说不准给定下来了没。老四原敏同样是庶女,但因着四房没有嫡女,只她一个女孩子,就是四夫人自己不过问,也还有四老爷在呢。

再者,原敏也才十四,还没办及笄礼,也就不太着急了。

当即,宁念之就派人去接了原秀和原敏过来。原秀现下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以前那胆怯的连句话都不敢多说的小丫头,自打原静静出嫁,也慢慢变的胆子大了些,进了门,腼腆的笑着行了礼,就凑到老太太身边说道:“我平日里在家没事儿,就喜欢做些针线,这是给祖母做的抹额,祖母看喜不喜欢。还有鞋子,特意找了祖母的旧鞋子,比划着做的,祖母也试试,若是不合适,我回头再改改。”

说着又看宁念之:“还有大嫂的,只做了一件儿外衫,大嫂可别嫌弃我做的少,还有光哥儿的虎头鞋,这眼看要端午了,正好辟邪呢。”

原敏笑着说道:“三姐这样勤快,倒是衬托的我十分惫懒了,也幸好我平日里惦记祖母和大嫂,也做了些东西,要不然,今儿岂不是要被三姐比下去了?”

一边说,一边拿了丫鬟手里抱着的盒子:“给祖母的,是我亲手抄写的佛经,保佑祖母长命百岁,平平安啊。”双手合十说了一句,又给宁念之一个画轴:“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画的呢,现在府里的景致,大嫂觉得如何?”

宁念之看了一眼,连连点头:“确实好看,难为你了,竟是自己记在脑子里,还能画的如此逼真,这一手作画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

“那是自然,得多谢大嫂的指点呢。”原敏笑嘻嘻的说道,又拿出来个东西:“这是给光哥儿的,里面是我自己调弄的一些香料,能避蚊虫,对了,光哥儿呢?”

说到这小子,宁念之就有些无奈:“玩儿去了,一刻都闲不住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像了谁了”

话没说完,老太太就接过去了:“自然是像了东良了,我可是问过你娘的,东良小时候,那性子才叫一个皮呢,你娘说让你们两个在院子里描红,一个不错眼,他就领着你出门去找人打架去了。”

原秀和原敏没听过原东良小时候的事儿,这会儿都是瞪大了眼睛,宁念之有些不好意思。那会儿可都是她撺掇的,不过回家怕爹娘打,那黑锅就全推到原东良身上去了。

也是原东良从小就对自己好,要不然,自己就是女孩子,怕是也少不了一顿家法。这么说起来,光哥儿这性子,难不成是随了自己了?

宁念之干笑了两声,赶紧将话题给岔过去了:“两位妹妹倒是有心了,这礼啊,送的我心里特别喜欢,祖母,您喜不喜欢?”

老太太拿着抹额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好看不?”

宁念之忙点头:“那自然是好看的。”

“既然好看,我能不满意吗?”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又拍了拍那佛经:“还有这几本,也正是送到我心坎里了,我正打算这几天拜拜佛 ,好保佑我们光哥儿平平安啊,保佑我们”看了一眼宁念之的肚子,想着三个月不能说出来,就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又说道:“保佑我们秀姐儿和敏姐儿能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嫁个好相公,荣华富贵一辈子。”

“祖母!”小姑娘害羞,脸红红的躲在宁念之身后,逗的老太太忍不住笑:“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女孩子嫁人可是投第二次胎呢,可重要了,你们也都得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才行。”

说的小姑娘们更害羞了,老太太拉了原秀出来:“在祖母跟前还用害羞吗?来,先和祖母说说,你那婚事,你娘那儿是什么章程?回头祖母派人帮你问问,若是合适,祖母还得给你准备添妆呢,若是不合适,咱们原家的闺女可不用担心嫁不出去,回头咱们再找更好的。”

原秀心里动了动,虽然脸红红,却没再躲了,声音却还是小小的,生怕被人听见了一样:“我娘说,闵家的小少爷是个良配。”

虽说议亲的时候不会对小姑娘提,但说定了,要准备嫁妆了,这嫁的是哪家的什么人,就得透漏出来了。有那心疼孩子的,还要想办法让两个孩子见见面。原秀是个庶女,三夫人定不会为她想的如此周到了,所以,原秀也是不知道那闵家的小少爷是个什么样子的。

“闵家?可是桐城的闵家?”老太太想了一会儿才问道,原秀含羞带怯的点头,老太太摇头:“离的有些远,我也是不太清楚这闵家的小少爷是个什么性子,不过你不用担心,且安心在这儿住着,回头让你大嫂帮你打听打听,保准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你嫁人的。”

“祖母疼我,多谢祖母。”原秀忙说道,又给宁念之行礼:“多谢大嫂了,还要,还要”

宁念之笑眯眯的替她补上去:“还要麻烦我了是不是?不麻烦不麻烦,谁让你们是妹妹呢?敏姐儿也不用着急,等你及笄了,你这婚事,大嫂也定然会帮你打探清楚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48 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 150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