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0 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8931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打听闵家小少爷这事儿,自然是交给了宁念之。桐城和云城相距不算太远,来回也就四五天的功夫。若是这亲事能成,原秀也不算是远嫁,将来有什么事儿,也能直接派人给自家送信了。

不到三天,她就叫了原秀和原敏一起去了老太太的院子:“我让人仔细打听了一下,这门亲事,也算的上是一门好亲,闵小少爷呢,是个性子温和的,又有才华,美中不足的就是闵家是商家,若是三妹进了闵家,怕是以后儿孙没办法入仕了。需得再等机缘才行,但闵家是真心求娶,那闵小少爷房里,至今连个房里人也还没有,十分干净,妹妹进门也不用担心内宅之事。”

原秀是小姑娘家家的,听见什么房里人,脸色通红,低着头就差将脑袋埋在地板里去了。

老太太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眼看要出门了,这些事情,总得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倒是觉得这闵家挺好的,虽说先皇时候,又说商人三代之内不许入仕的话,但说不准新皇登基,就会改了这律例呢?就是不改,回头换个户籍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买上千亩良田,再将家中生意过到一人身上,这闵小少爷不久能出头了吗?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不缺钱不缺权的情况下,自然是有门路的。

“这长相嘛,虽说不是顶顶好,但也是很好看的,对了,三婶可曾给你看过画像了?”宁念之笑着问道,原秀点点头,声音微微带着几分抖:“之前媒人上门的时候,是带着画像的。”

“可曾看中了?”宁念之忙问道,原秀脸色更好,拧着手里的帕子没回话,只这反应,宁念之就看出来了,必定是看中了,要不然,早就要反对了。

“既然你心里喜欢,那这事儿回头也就能操办起来了,只等这国孝过去。”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国孝一年,正好到时候原承宗和原继祖也要出孝,到时候接连三场婚事呢。

想着,又看原敏,明年原敏可就是十五岁了,还有一场及笄礼,只想着就觉得头疼,也幸好是已经分家了,到时候各家办各家的事情就行了,若是没分家老太太看一眼宁念之的肚子,反正是坚决不能让自己的孙媳累到了。

“敏妹妹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宁念之转头,笑着打趣四姑娘原敏,原敏虽然年纪小,性子却是比原秀爽朗些,歪着脑袋笑道:“我倒是喜欢大哥这样的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能孝敬长辈,又能照顾弱小,还能护得住自己的妻儿,若是能有大哥这样的,我立马就嫁。”

“好不害臊,你说嫁也得人家愿意娶啊。”宁念之笑着说道,原敏抬着下巴挺骄傲:“我这样的女孩子,长的好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有这样的家世,还有疼我的祖母和兄嫂,难道不应该是他们上赶着求我下嫁的吗?”

逗的老太太哈哈大笑,原秀也笑着打趣了她两句:“琴棋书画确实是样样精通了,也只是样样懂点儿皮毛。”

“三姐姐你就快别戳穿我的老底了,虽说只是样样懂点儿皮毛吧,但拿出去糊弄一下外人还是可以的。”原敏忙说道,又看宁念之:“祖母,大嫂,你们可都要帮我保密啊。”

“那是自然,你这画技是跟着我学的,我若是出去说你没学好,人家可是要说我不会教呢。这样吧,以后你出门,谁要是问起这画画的事儿来,你就只说是自己瞎捉摸的,没人教,好不好?”宁念之挑眉说道,原敏忙做出伤心的样子来:“我早就知道,大嫂定然是嫌弃有我这么一个蠢笨的妹妹当学生太丢脸了,所以不愿意当我的先生是不是?”

“你看出来了啊?”宁念之叹气:“哎,你若是早看出来多好,我还能顺势拒了这差事呢。”

有三姑娘和四姑娘在,陪着宁念之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宁念之还真是放松了几分心情。大约过了半个月,京城那边的消息就快马加鞭的送了过来。

皇位之事,已经尘埃落定。先皇临终之前纵着其他几位皇子,想让他们暴露更多的底牌,同时也做了应对之法。首先是保障太子的安全,然后是布置人手,准备来个一网打尽。

太子手上虽然没兵权,但领兵的人,那都是先皇特意挑选的,听了先皇的命令只忠于太子的。

大皇子是在灵堂上闹腾起来了,说没有圣旨,父皇临终之前定然是对太子不满意了,所以才一言半语没有留下,他是长子,理当继承皇位。

二皇子也不愿意了,细数先皇之前在朝堂上对大皇子的各种不满意,力求绊倒大皇子,那自己就是名义上的长子了。

三皇子是两边扇风,以求场面更混乱,自己好浑水摸鱼。在这三个人没注意的情况下,胆大包天的四皇子已经挟持了灵堂上的一众妃嫔,哦,不,现在已经是太后和太妃了,谁不听话就砍死谁亲娘。

这时候就是展示皇后娘娘,不太后娘娘的本事的时候了。能稳居后位几十年,还能将太子教导的十分出色,太后娘娘也不是吃素的,先用言语扰乱了四皇子的注意力,然后一个嬷嬷英勇的扑过去撞倒了四皇子,侍卫们情急之下出手,四皇子就此一命呜呼了。

这事儿不光是将四皇子解决了,也震慑中其他吵吵嚷嚷的皇子,很明显,这皇宫里的宫女嬷嬷都是听从皇后的,这宫里的侍卫们又是听从太子的,他们想要挟持人质什么的,是十分不明智的。

其余几位皇子立马打了退堂鼓,想先回去,另想妥当办法。

可大好局面,太子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立马让宁震带人将皇宫给包围起来了,七天之内不许任何人进去,然后,等头七一过,立马就登基了。

也幸好这皇宫里的储备粮足够多,要不然,那么多的皇子皇孙,还有女眷,还有朝廷命官,还有诰命夫人,真有可能会饿死几个。

太子一登基,其他想要唧唧歪歪的人就没了借口了。可这事儿还不算完,那造反的想法还没打消呢,于是,新皇登基,又是一系列的手段,先是囚禁了大皇子,借着接了二皇子和三皇子的嫡子嫡女入宫,最后借口先皇的丧事办的不妥当,拉下来一批人换了自己的人手。

又是十来天,这事儿才算是尘埃落定。

宁念之看完宁家的来信,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转头对旁边的原东良说道:“只要宁家没事儿就行,说起来,宁家没事儿,太子继位,那宁王府,岂不是要遭殃了?”

原东良不在意的摆摆手:“遭什么殃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宁家的老太太在,势必要保住宁家的那条血脉的,宁霏倒是好运气,这次怕是要从那水月庵里面出来了。但愿她是真的醒悟了,要不然,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宁念之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又忍不住说道:“我原以为,三公主是支持太子的,却没想到,她竟是只吃三皇子的,这里面竟还有三驸马的事儿,好好的一个公主”

现在夺嫡失败,定是不如以前尊贵了。

还有四公主,亲生哥哥也落败,虽说还是皇家公主,但登基的是一向不怎么和睦,甚至可以说是敌人的兄长,那地位,定然也是不如以前了。

四公主那是没什么选择,谁让那是她亲哥哥呢?就算是她想投靠太子,太子这边的人也不会相信。唯独三公主这选择,宁念之是有点儿看不明白的,她母妃和皇后娘娘很亲近,按说,她什么都不用做,若是太子成功,她自然能跟着沾光,若是太子失败,反正那也不是亲哥哥,也不会吃太大的亏,怎么偏偏就掺和进了夺嫡的事情呢?

“贪心不足呗。”原东良忍不住捏了捏宁念之的胳膊:“若是太子成功,她顶多就是个长公主,若是她扶持的三皇子赢了,那她就是有了从龙之功,说不定能效仿馆陶一番?”

“陈阿娇可是被废黜,退守长门宫了,这有什么好效仿的?”宁念之不解,原东良笑道:“你现在是越来越懒得动脑子了,虽说陈阿娇是被废黜了,可前期,这陈家的风光,可是连皇上都要退避的。更何况,有陈阿娇这么个例子在,三公主大约是觉得自己不会像馆陶公主那样蠢笨,任由女儿恃宠而骄?”

“反正这都是别人家的事儿,不用追究太深。”原东良笑着说道,摸了摸宁念之的肚子:“现下觉得如何了?”

已经三个月了,宁念之低头看了看那只手,摇头:“并没有什么感觉,和以前一样,有时候不提防,都快忘记自己还怀着孩子呢。这个孩子,可比光哥儿那会儿省事多了。”

光哥儿正好进门,听见自家娘亲说到自己的名字,立马晃悠着小胖身子凑过来,扒着宁念之的大腿抬头看,小胖子的眉眼像极了宁念之,但别的地方,几乎就是原东良的翻版了,老太太喜欢的跟什么一样,恨不得一早醒来就要看见光哥儿。

这会儿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问宁念之:“娘叫我做什么?”

“光哥儿刚才去做什么了?”原东良在宁念之身后出生,光哥儿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放在宁念之膝盖上的小胖手,做出严肃的样子来:“没做什么,就去看看花开了没,开花了就送给娘亲。”

长辈疼爱孩子,自然是舍不得管教,宁念之虽然能狠心,但架不住被老太太哀怨的看,于是这管教孩子的事情,就落到了原东良身上,原东良是很能下得去手的。

年前,因着光哥儿吃饭的时候不认真,原东良将人给狠狠揍了一顿。小胖子从此之后就很怕原东良,一瞧见原东良绷着脸,就赶紧规规矩矩的站好。

这会儿,就自以为偷偷摸摸的看原东良,见他脸上带着笑,就松了一口气,挪挪挪的挪到原东良跟前,伸手要抱抱:“爹,骑大马?”

原东良抬手将小胖子抱起来,放在自己脖子上,就在屋子里转圈,宁念之忍不住笑道:“你往日里还说我和祖母对光哥儿太宠溺了,你自己也是好不到哪儿去了,你去外面问问,看谁家当爹的,能将孩子这样放在脖子上转悠?”

原东良撇撇嘴:“也就是那么些高门大户瞎讲究,你自己不是经常上街吗?没瞧见那普通人家,都是当爹的,将孩子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吗?父子天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不能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得遮遮掩掩的,有意思吗?”

光哥儿听不懂,抱着原东良的脑袋哈哈的笑,还伸出小胖手点点点:“爹爹,那儿那儿。”

走到博古架前,伸手能碰到自己往日里碰不到的东西,又是一阵笑,。宁念之虽说也不太明白这种高兴是打哪儿来的,但看见他笑,脸上也就忍不住跟着露出笑容来。

原东良又说道:“希望这次是个小女孩儿,能长的像是你一样漂亮,到时候别说是坐在肩膀上了,到时候让我托着她在地上爬都行。”

宁念之白他一眼:“胡说什么呢,有你这样宠孩子的吗?”

“怎么没有啊,咱们自家怎么过的开心怎么过,可别去看别人家是个什么规矩,这些个规矩礼仪什么的啊,也就是给外人看的”话没说完,就听见门口有人咳嗽,一转头就见唐嬷嬷绷着脸站在那儿:“大少爷,少夫人有了身子了,您看,您什么时候搬出书房?”

原东良尴尬的赔笑:“那什么,我可不是在说嬷嬷,嬷嬷和那些人不一样,嬷嬷是有真本事的,又不是那种死板固执的,规矩这种东西,咱们在外人跟前展示就行了,在自家人面前,就不用太在意了,嬷嬷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唐嬷嬷眼里闪过笑意,见好就收,虽说自家姑娘是将自己当长辈看的,但自己毕竟是个外人,也不好落了大少爷的面子。对宁念之行了礼,笑着说道:“三夫人派了嬷嬷过来,说是听闻大少夫人有喜,送些补身子的东西,去过了老太太那边,正在往这边来。”

宁念之忙让人请进来,来的是三夫人身边得用的嬷嬷,一张圆脸笑眯眯的,一进门就道贺,又说道:“瞧着夫人这脸色,这走路的姿势,这次必定还是个小少爷。”

原东良的脸一下子就臭了,那嬷嬷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宁念之忍笑问道:“怎么从走路的姿势看出来?”

“怀的若是女孩子,走路的时候会摆胳膊,若是男孩子,肚子会往下坠,走路的时候会喜欢托着肚子。”那嬷嬷忙说道,宁念之对这些话是有些不太相信的,还有说若是女孩子孕妇会更漂亮呢,她当初好吧,怀着光哥儿的时候,后来浮肿,也确实是不好看。

“借你吉言了。”宁念之笑着说道,嬷嬷忙摆手:“这些都是老话儿,和奴婢可没多大关系,就是奴婢今儿不说,明儿也总有人说的,奴婢不过是讨个嘴巧。我们夫人得知大少夫人有了身子,本想亲自来看看的,只是不凑巧,大少爷前两天出门不小心摔了一跤,我们夫人担忧上火,脸上长了个疙瘩,不好出门,所以还请大少夫人见谅。”

“我一个晚辈,哪儿能劳动三婶亲自上门?堂弟那摔的,严重吗?还有三婶,那脸上可曾看了大夫?我这几天也没出过门,竟是不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哎,我应该亲自去看看的额。”

那嬷嬷忙摆手:“不严重不严重,大少夫人现在身子重,可千万别出门,要不然啊,我们夫人更是着急担心呢。我们家少爷不过是崴了脚,大夫说,养一个月就能好了。夫人那脸上的胳膊,也是要半个月,到时候我们夫人就能出门了,必会亲自来看大少夫人的。”

“回头你可得和三婶说说,我心里也惦记着她呢,放宽了心好好养着才是。”宁念之忙说道,嬷嬷送上了自己带来的礼物,有适合孕妇用的养胎的药,有点心,还有一些胭脂水粉:“这是我们夫人特意买的适合孕妇用的,大少夫人若是出门什么的,就能用一点儿。”

宁念之谢了三夫人的好意,又让听雪去厨房端了些徐娘子拿手的汤水,虽说回礼有些随意了,但正是这随意,才能让三夫人更开心,越是随意,越是说明将她当自己人看了。若是回个同等价值的礼物,那她可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第二天,四夫人就跟着送来了庆贺的礼物,和三夫人的不一样,四夫人准备的是自己亲手做的百子帐,那孩子绣的是栩栩如生,坐卧嬉闹,让人看了就恨不得立马换上,睡觉前看看,睡醒后看看,说不定就能生个和帐子上一样的小孩儿了。

老太太生怕累着了宁念之,除了亲近的人家,剩下的不管是谁来,都只让唐嬷嬷给拦下了。

上次宁念之怀光哥儿的时候还没这么大的阵仗,这次忽然多了很多人探望,宁念之一开始还有些疑惑,后来来了圣旨,才算是明白了——新皇登基,哪怕云城离的远,也是有些受影响的。宁家立了大功,原东良又是宁家的女婿,这些人要么是想打探打探消息,要么是想讨好讨好宁念之。

这圣旨,就是提拔原东良的。从正三品,提到了正二品。原先原老爷子将军中的事情交给宁念之,那是原家家主的传递。现在,是朝廷这方面的认可。

哪怕是老爷子这会儿想改口,也已经没用了,朝廷亲封的二品将军,镇西将军,这地位,日后就是谁也动摇不了的了。

一转眼就是大半年,十年怀胎,八月十五晚上刚吃了月饼,宁念之就开始发动了。原东良照样是紧张的不行,听着里面宁念之压抑的喊痛声,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自己冲进去了。

但老太太和唐嬷嬷守着,到底是没让他得逞。

大约是因为这是第二胎,不到一个时辰,孩子就生下来了。随着孩子的哭声,稳婆在里面喜气洋洋的喊道:“恭喜老太太,恭喜大少爷,大少夫人又生了个少爷!”

原东良有些郁闷,但想想,儿子也好,儿子多了将来能更好的保护妹妹嘛。于是伸着脖子往里面看:“我媳妇儿呢?念之怎么样了?怎么没听见她的声音?“

稳婆忙说道:“大少夫人有些累了,正在休息。“

又说道:“小少爷好福气,十五还没过完呢,赶着八月十五生的,以后定是不愁吃穿,是个享福的命。”

老太太喜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说赏,给稳婆和大夫包的红包都是一百两的,可将这两个人给高兴透了,贺喜的话更是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倒。

原东良不耐烦听这些,就趁着唐嬷嬷不注意,偷偷的溜进了产房。先看床上的宁念之,稳婆已经收拾过了,但还是略有些狼狈,脸色也有些发白,眼睛紧紧闭着,看着很是虚弱,原东良捏着她头发拉了拉:“生孩子这样痛苦,不如以后不生了?哎,可我们还没女儿呢,那就再生一个?可万一还不是闺女呢?”

宁念之听不见,他自己嘀咕了半天才转头看旁边放着的襁褓,啧啧了两声,比光哥儿当年还丑在,也不知道长大了会像谁。想伸手摸摸,又怕惊着了孩子,万一哭起来,不还要惊醒念之吗?所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伸出手来。

“但愿以后长的能英俊一些,这样将来也好娶媳妇儿,太丑了怕是会说不上媳妇儿呢。”原东良嘀咕道,唐嬷嬷端着水盆进来,见他跪坐在床边,张张嘴,但又闭上了,算了,反正生光哥儿那会儿,这人也没什么避讳,现在再说让出去什么的,怕是他还要找机会进来,还是让他在一边呆着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49 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第 151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