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章

文/悄然花开
本章字数:9467 大宋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我叫原耀辉,小名儿光哥儿,今年十二岁。有一对儿特别恩爱的父母,嗯,恩爱到什么程度呢?有时候我觉得,我和弟弟们都是多余的。尤其是爹爹,最是见不得我们腻着娘亲,但凡发现,十有都会被扔出去。要不是长的像,我都觉得他像是后爹了。

我娘这样的美人,嫁给我爹这样的糙汉子,实在是可惜了。当然,我爹也不是优点的,虽说我不太喜欢我爹,但也不能闷着良心说话,只说他十年如一日的宠爱着我娘,其他的,就已经都不重要了。

我娘说过,男人,不管成就有多高,出息有多大,首先,得护得住妻儿才行。

我爹长的帅,我娘长的美。我爹高大英俊,我娘摇曳生姿。我爹顶天立地,我娘温柔贤惠,我爹书到用时方嫌少,对不住,实在是想不起别的词来了。

反正,我爹娘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爹娘。和堂兄堂弟他们比起来,我实在是太幸福了点儿,所以,多的也就不说了,免得他们嫉妒我。

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叫原耀明,一个叫原耀亮。三弟一向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觉得太难听了点儿,但我觉得还行,反正这名字不是我的。

二弟今年九岁,长的吧,圆滚滚的,也不知道是像谁了。爹娘都说,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像我这样聪明的人,四岁之后的事情,不都应该印象深刻的吗?既然我不记得了,那肯定就是爹娘说错了,我不可能长这么胖啊。

二弟以前呢,最喜欢的人除了爹娘就是我了。但是自从三弟出生,他最喜欢的人就变成了三弟。当然,我也喜欢三弟,但这个和二弟喜欢谁没关系。

算了,太复杂,我就是说了你们也不明白。我娘说,这叫吃醋,但我想了想,我娘说的不太对,吃醋这种事儿,难道不是夫妻之间的事儿吗?我和二弟是兄弟,我最多就是有些失落,毕竟,我原先可是二弟心里的大英雄呢,现在忽然就变成了不太重要的人,这个落差有点儿难以忍受。

我自己喜欢练武,二弟也喜欢。我们将来呢,也一定会和爹爹一样,成为这云城的大英雄。

三弟喜欢看书,我都不知道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有什么好看的,先生一让我背书我就头疼。若是三弟年纪再大一些就好了,这样先生布置了功课,我也能让三弟帮帮忙。

说起来,我好想还没介绍我三弟。我三弟今年七岁,长的呢,不是圆滚滚的,有点儿瘦,娘说,这是因为怀着三弟的时候没吃饱饭,所以三弟才没能胖起来。

我就有点儿想不明白了,怎么会吃不饱饭呢?家里又不是没银子,后来才知道,娘亲怀着三弟的时候,因为一开始不知道有了身子,和爹爹带着我们兄弟一起去了京城,赶路太累,身子有些亏损了,三弟生下来的时候才有些弱。

但我们家可是财大气粗,在云城说原家是第一,就没人敢出来争的,回来之后补呀补呀补的,三弟虽然看着是有些弱,但身子还是挺好的。尤其是他喜欢看书,那坏点子,一个接一个的,等我将来当将军了,一定要让三弟给我当军师才行。

现在我娘又怀孕了,也不知道是个弟弟还是个妹妹,不过我盼着是个妹妹,因为我已经有两个弟弟了,不需要再多了。我爹也是一直盼着要有个闺女的,从我娘一怀孕,他就开始准备了,女孩子穿的小裙子,女孩子带的小首饰,女孩子用的小玩意儿,堆满了一间屋子了。

若是这次还不是闺女,我看我爹得疯。

我叫原耀明,是原家的老二,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个弟弟。从前一直听人说,最被看重的是老大,最受宠爱的是老小,中间是没人管的,我曾一直觉得自己爹不疼娘不爱的,但后来,我发现,爹娘对我们都是一样的。

你说我是怎么发现的?这还不简单,看我们兄弟三个,吃饭的时候,那饭菜完全是一模一样啊,只除了份量不一样,那是因为年纪不一样肚子大小不一样。还有穿的衣服,也从来都是一样的,大哥要做新衣服,我们也跟着做。还有各种东西,大哥有的,我们也有,几乎全都是一模一样的。

就是晚饭之前,爹考校学问,那问题也是一样多的。

当然,对于这一点儿,我是觉得十分不公平的。因为大哥比我们大,念书时间比我们长,这考校学问,也应该是问的比我们多才是。

后来我想了想,若真是这样,那我被问的次数就要比三弟多了,有点儿不太划算,所以,我也就没有抗议了。不过,抗议了也没用,我爹除了听我娘的话,别人说的都是耳边风。

我若是去告状,离开我娘的视线,我爹就该给我爱的板子了。为了我的身心健康,我还是忍着吧。

对于我大哥,我想说的是,我很喜欢我大哥,因为从小只有他带着我玩儿。我从小就决定,以后要跟着我大哥的,所以将来,也肯定还是这样。

对于我弟弟,哎,小孩子年纪小嘛,自然是要多看看的。爹娘也说了,我们当哥哥的,得带着弟弟玩儿才行。当年大哥都能照看我,现在我为什么不能照看弟弟呢?

等过几年,弟弟长大了,也一定像是我喜欢大哥那样喜欢我了。

现在我娘又怀孕了,也不知道个弟弟还是妹妹,不过我盼着是个妹妹。因为我有哥哥也有弟弟了,就缺个姐姐妹妹了,姐姐是不用想了,没戏了,妹妹还是能期盼一下的。

佛祖保佑啊,这次一定要让我爹得偿心愿,要不然,他买的那些东西就白费了,再过几年就不流行了。

我叫原耀亮,是原家的老三,上面有两个哥哥。我原本是原家最小的一个,但过几天,说不定就不是了。先不说这个,先说说我的两个哥哥吧。

老大原耀辉,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是嫡长子,以后要继承原家的,耀辉耀辉,不光是要继承,还得发扬,大哥身上担子比较重,所以我以后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才能帮得上大哥的忙。

就是帮不上,学的多了也没什么坏处,技多不压身嘛。将来万一大哥娶个坏女人,大嫂要将我们赶出去,我学得好,也不至于会过的太落魄。

不过我觉得,有爹娘在,大哥应该没什么机会娶个坏女人回来。

至于二哥,练武不如大哥好,学文不如我,将来能做点儿什么呢?真是有些发愁,想来想去,也只能让他跟着大哥了,好在大哥重情重义,将来定能照看好他的。唔,若是大哥不愿意照看,那就只能我自己上了,哎,谁让他对我好呢,我将来也得对他好才。嗯,也得对大哥好,大哥也是个好大哥。

我现在就想快点儿长大,长大了就不用被爹爹考校学问了。每天都是问那么几个问题,翻来覆去的,他问上一个的时候,我已经能猜出来下一个是什么了。这样的考校,实在是太无聊了点儿,我宁愿省出来点儿时间多看书。

我有个小秘密,或者,也不能说是秘密,因为爹娘和大哥二哥都知道。那就是我最崇拜的人,其实是我大舅舅。我大舅舅可是状元郎呢,当年春闱,文惊天下。我若是能有大舅舅三分本事就行了,不说状元了,能中个探花也行啊。

我娘说,当探花得长的好看。所以,以后大哥二哥去习武的时候,我就不去了,要想长的俊,肯定得皮肤白啊,黑乎乎的谁能看出来你长的俊不俊啊?

我以后的目标呢,就是和大舅舅一样。娘说,达成这个目标得多看书,我回头得让爹爹多给我买些书才行。

现在我娘又怀孕了,也不知道是个弟弟还是妹妹,不过,我希望是个妹妹,男孩儿们她闹腾了,妹妹的话就会文静许多,这样我读书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硬是来拖着我去习武了。爹娘说过,当哥哥的要照顾下面的弟弟妹妹,我可不想照顾个皮猴一样的弟弟,实在是太雷。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爹盼闺女盼的眼睛都绿了,身为爹娘的孝顺儿子,当然是以爹娘的期盼为重的。

宁念之看着手里的三张纸,忍不住哈哈笑:“这是谁给出的主意?竟还是写了大白话,先生看见了难道不打手板的吗?”原东良探头看了一眼,伸手接过了那几张纸,也忍不住笑:“前些日子,你不是说,等以后出门了,要写个游记的吗?那几个小子大约是记在心里了。”

“这和游记有什么关系?”宁念之笑着问道,点了点那纸:“就是游记,也没有写成这样的啊,是不是你又说了什么了?”

“我前些日子嫌他们太闹腾,就给他们看了几本英雄传。”被戳穿,原东良老实认罪,讪笑着凑过来搂着宁念之亲了下:“老大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从不耐烦写什么之乎者也之类的文章,写成这样是肯定的。至于老二,从来都是跟着老大走,老大这样些了,他还能换个写法?”

轮到老三就不用说了,前面两个已经奠定了基础了。再加上老三心思细腻,从不在两个哥哥跟前卖弄学识,跟着写成这样也不是想不到的。

“倒是挺有意思的。”宁念之想了想,笑着说道:“等以后他们长大了,再回头看这些东西,露出来的表情定然会很有趣,咱们给保存下来,日后给他们自己看,也给他们的儿孙看。”

原东良撇撇嘴:“十一二了,还算是没长大啊,现在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再过两三年该说亲了。再过两三年,就又该抱孩子了,到时候,你我就是当祖父祖母的人了。”

宁念之愣了一下,随即眼圈就红了:“也是,再过两三年,耀辉也该娶媳妇儿了,以前我觉得那些当婆婆的都是恶人,现在自己要当婆婆了,忽然就理解了她们看儿媳不顺眼的心情了。”

原东良立马就慌了,绕着宁念之转圈:“你别伤心啊,咱们儿子那德行你还不知道吗?别说十四五了,就是十七八,都不一定成亲呢,你若是舍不得,那就等他二十五六了再给他娶媳妇儿。”

宁念之又生气:“什么二十五六,我儿子又不是有毛病,非得拖到那时候!拖到那么大,好闺女就都没了!到时候谁给你生孙子去!”

原东良都快摸不着头脑了,早了不高兴,晚了也不高兴啊?但这段时间宁念之脾气本来就变的快,他也算是有了经验,赶紧哄到:“你说了算,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就什么时候办,全听你的。”

宁念之瞪他:“全都我去办,那要你这个爹还有什么用?你就是个吃白饭的!”

“你只管说,然后我去办啊,你坐在屋里一边说一边喝茶,好好歇着,跑腿什么的,全都交给我。”原东良笑着说道,宁念之有不满:“你是将我当猪养吗?”

“自然不是,我家娘子天下第一美,谁都比不上!”原东良笑着说道,慢慢的引着宁念之岔开话题:“天气暖和了,咱们什么时候到外面去转转?四月的茶花节也要到了,有好看的,咱们多买两盆?”

宁念之有些心动,但又有些犯懒,想了一会儿,叹气:“这眼看就快生了,自然不能这时候出门,到生了孩子还得坐月子,一个月过去,茶花节早就过了。“

原东良一拍脑袋:“我竟是没想到这个问题,那回头我找知府商量商量,将这茶花节推后一个月,等你出了月子再说?”

宁念之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当自己是咳,这事儿传出去,你以后可就别见人了,等着被老百姓们骂吧。”

“不就是被骂两句吗?只要你开心,打一顿都行。”原东良厚着脸皮说道,看宁念之笑的开心,也忍不住跟着笑。外面唐嬷嬷忍不住搓了搓胳膊,这都十几年了,这夫妻俩还是这样黏黏糊糊的,也算是少见了。

再抬手揉揉自己的脸,皱纹也多了,现在也是将近五十的人了。

“回头我给你买两只画眉鸟,挂在堂前,你得空了就出来看看。”原东良又换了话头,宁念之摇摇头:“画眉鸟也就长的好看了些,叫声好听了些,我宁愿要两只鹦鹉,得空了还能教它说说话,打发下时间。”

“行,给你买鹦鹉,最漂亮的鹦鹉。”原东良笑着说道,说着说着,就听不见回话了,低头一看,宁念之闭着眼睛睡的正香甜。脸颊红润润的,像是个大苹果,原东良没忍住,咬了一口。见宁念之皱眉,赶紧的坐好,却发现人没醒,又松了一口气。

别人都是越活越老的,念之咳,也是上了年纪,但越发的好看了,那脸颊,白玉一样,细细看还有荧光。医书上都说了,日子过的越是顺心,这人就越是不容易老,自己以后可得让念之顺心如意才是。

搂着宁念之在软榻上坐了一会儿,胳膊有些累。毕竟,宁念之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又不能死箍着肚子,这动作就有些艰难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人给放在床上。

拉了被子盖好,正打算自己也上去小睡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还有压低了的说话声:“你确定是爹爹拿走了?”

“确定,咱们得赶紧拿回来才行,要不然,让爹娘看了,还不得笑话死咱们?”这是老三的声音,明哥儿有些犹豫:“那万一找不到,爹可不会轻易绕过咱们的。”

“不就是挨打吗?赶紧的喊娘不就行了吗?”光哥儿毫不在意,拍胸脯保证:“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们拿,我是大哥,得照看你们,都得听我的才行,等着我明白吗?”

原东良起身,弯腰重新穿鞋子。外面还在说话,小三儿挺谨慎:“这会儿娘已经睡着了,爹要么是去了书房,要么陪着娘亲在睡觉,你只要轻手轻脚的进去,将那几张纸给拿出来就行了。我知道娘亲一向喜欢将重要的信件啊,还有画册之类的东西藏在哪儿,就是床头的那个箱子,大哥你也知道的啊?”

原耀辉也压低了声音说话:“知道是知道,那万一锁上了呢?”

“没事儿,你先去看看,要是锁上了,那钥匙多是在梳妆盒里,找出来就行了,关键是不能让爹娘抓住你。”原耀亮说道,那东西写的太丢人了点儿,自己怎么就跟着两个哥哥犯傻了呢?

“抓住了呢?”有人问道,原耀亮下意识的就说到:“要是抓住了,就说你想找个簪子看看,回头想给妹妹先准备起来。”

说完才发现刚才的问话不是大哥也不是二哥,好像是头顶上传来的,一仰头,就看见自家亲爹正站在窗口居高临下的看他们,那嘴角的笑容,实在是太熟悉了,但凡爹爹揍人之前,都是这笑容。

三个小子都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跑,老大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一手拽一个,老二跑的也快,但偏偏老三不爱习武,就是个小累赘,没跑到院子门口,老二和老三就被拎着衣服拽住了:“跑什么跑!”

老大讲义气,忙停下来:“爹,是我出的主意,你要打就打我吧,快放下弟弟。”

“你出的主意?”原东良挑眉,老三抢先说道:“是我,大哥才想不起来这样的办法呢,爹你快放我下来,要不然我喊娘了啊,惊醒了娘亲,到时候可是你自己心疼。”

原东良哭笑不得,小小年纪就这么滑头,将来长大了还了得?

老二也不甘示弱,兄弟三个叽叽喳喳的争着抢着的认罪,原东良捏了捏小儿子的脸颊:“爹也没说你们做错了啊,这样吧,正好,爹这两天闲着,就出个考题考考你们?”

三个人对自己考校功课这事儿都有些小怨言,那不如换个方式试试。

“我呢,将你们三个写的那东西放在书房,然后派兵守着书房,你们自己想办法进去,不管是强攻还是智取,只要拿到了东西就算是你们赢,若是没拿到,那就算是我赢。你们觉得如何?”

原东良笑着问道,原耀辉是最喜欢这一类事情了,立马笑起来:“这还不简单?那我们赢了,可有什么好处?若是输了,爹会不会惩罚我们?”

“既然要赌输赢,肯定得有赏有罚。若是你们赢了,可对爹爹提一个要求,当然,得是爹爹力所能及范围内的事情。若是你们输了,也得答应爹爹一个条件才是。”

原东良刚说完,就见大儿子转头问道:“你们两个觉得如何?”

初生牛犊不怕虎,三个小孩儿立马点头应了,又和原东良击掌做了约定。正打算商量什么时候开始,原东良却忽然动了动耳朵,转头,听了一下,转身就往内室走,一边走一边喊道:“快去请了唐嬷嬷过来。”

室内,宁念之抱着肚子喊疼:“稳婆请了吗?我怕是要生了,快,扶我去产房。”

原东良大踏步进来,一边扶了宁念之出来,一边冲跟在身后的大儿子吩咐道:“快领了你弟弟们去前面书房,等你娘生了再回来。”

原耀辉想在产房那边守着,却最终没能如愿,被老爷子派人给抓走了。三兄弟坐在书房抓耳挠腮,时不时的就要往门口看看。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也不知道生了没,娘身子一向好,这次也定然能平平安安的生下小妹妹的。”

“说不定是个小弟弟。”

“你别乌鸦嘴,要让爹爹知道,还得揍你,肯定是妹妹。”

“哎,都快一个时辰了,要不然,咱们溜过去看看?”

那两个一愣,随即点头,反正老爷子也没盯着他们看,溜出去挺简单的。于是,趁着老爷子去净房,哥三个就溜出去了,生怕被人逮回去,还得避着丫鬟婆子们走。

刚摸到产房所在的院子,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稳婆喊道:“恭喜少爷,母子安康!少夫人生了大胖小子!”

兄弟三个站在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会儿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呢?爹会不会已经气疯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51 章 返回《大宋王妃不好当》目录 下一章:130.番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