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奢求,重回五年前

文/慕十洲
本章字数:1508 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txt下载

他以强势的姿态走进了她的生命中,成为了她人生中唯一的风景,她立志以后将为他而活,利用她的聪明才智帮他谋算江山。

他曾牵着她的手,深情谴惓的许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誓言。

到了如今才知,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骗局,一场阴谋,她在这场风月谋算中输的一败涂地。

他凉薄至厮……五年的感情,同床共枕,耳畔厮磨,她倾尽全力替他铺平如画帝王业,康庄锦绣道……却连换他再来见她最后一面也不愿。

他薄唇轻启,不复往日温存的冰冷声色,吐露出一句足以令她绝望到无以复加的话语:“庶出之女,何敢奢求母仪天下的尊崇?”

失去了心,失去了身,失去了生命以及为之奋斗下去的希望。

晏知书一把火点燃了凤仪宫,她在火中看着曾经属于她的宫殿,如今与她一起灰飞烟灭,看着一切的罪恶与丑陋都化为灰烬……

她不恨五皇子,恨只恨自己识人不清,错将一腔痴恋尽数托付,怎料所遇并非良人?

心比天高,可惜命比纸薄,原来一切不过是自己痴心妄想所造就的,自以为逃离了既定的轨道,承想等来的却是命运的再度抛弃与惩戒。晏知书到了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才幡然醒悟。

疼……好疼,全身上下蔓延的疼痛感几乎要将她撕裂。

“啊!”晏知书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用手遮挡了眼前的火光,直到意识慢慢恍惚,好似灵魂漂浮出了身体。

这时,耳畔传过来一个空灵剔透如同漂浮在三界之外的声音:“痴儿,一切都是命,你为何还是堪不破?既如此,那便再去十丈红尘中走上一遭吧。荣华富贵,不过过眼云烟;身既死,障业已散;身外之物无非一阵清风便可吹散。爱也罢,恨也罢,切记不可贪权恋位!你且去吧……”

晏知书一愣,随即感觉到了身子被一阵清凉的泉水拂过,干燥的火蛇慢慢褪却,她的意识开始逐渐聚拢。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

有人在摇晃她?是谁?她不是死了吗?

“小姐,快醒醒啊,夫人唤您去请安呢。”

是采颦的声音……晏知书心念一动,连忙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让她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里。

熟悉的地方,造型简单的屋房,屋子里除了桌椅床榻就只有一扇屏风,以及两只造型简单的古董花瓶,里面插着一枝简单应时的小花。

这是……她昔日未曾出阁的闺房。

晏知书呆坐在铜镜前,通过镜面折射出来的容貌娇嫩明艳。

一身豆绿流苏裙,衬长花百缎流光腰條,外罩鹅黄杏色青纱巾,一双水眸盈盈,两弯远山含黛眉,不似时下女子弱柳扶风的纤弱身影,她身姿柔软不失韧性,眸色动人却似含着万水千山般明媚艳丽,张扬而内敛,大气而不露分寸,面若桃李艳三分,身似芙蓉娇两成。

一举一动,虽是倾国倾城,论容貌不失北魏第一,论气质难掩万丈光芒,然眉目间的稚嫩依稀可辩。

晏知书笑,镜中人也跟着笑,晏知书皱着眉头,镜中人也跟着皱眉头。

晏知书伸出手去戳那少女脸颊,镜中人竟也跟着伸出手,当然,她触到的只是冰冷的镜子。

直到这时,晏知书才算接受了自己重生了的事实,她回到了乾清三十七年,彼时乾清帝身体尚好,政治清明,朝堂太平,没有以后的波澜诡密,派系斗争。

一切阴谋尚未展开,一切算计尚未出现。

她刚刚及笄,年岁不过十五,尚是京城内外有名的才女,家中姊妹弟兄不待见,伶仃一人,孤苦无依,亲母早逝,唯丫鬟采颦与奶娘李嬷嬷互相扶持,相依为命。

(快捷键 ←)上一章:3.3庶出,拼命夺圣旨 返回《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目录 下一章:5.5刘氏,内宅的规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