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93诞辰,太子弱冠龄

文/慕十洲
本章字数:3666 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txt下载

“太子殿下……”

打从门口跑进来一个冒冒失失的丫头,见到太子妃亲昵依偎在太子怀中,当即就知道自己犯了错。

连忙一股脑的跪在了地上,也不敢喊饶命,等待着主子们发落偿。

晏知书飞快的擦了擦眼泪,连忙从太子怀中离开,看似把持着太子妃应有的贵气,迈着步子四平八稳的走到了一旁的榻椅上,坐了下来撄。

太子脸上溢起了一阵苦笑,看了眼自己放空的怀抱。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那个跪在地上的丫头:“发生什么事情,你竟这般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奴婢……奴婢……”这丫头支支吾吾的,说了好几句也说不清楚个事情。

钟离子清莞尔一笑,只道是:“莫妨事,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言不讳就好,孤不会开罪于你。”

他晓得,这丫头怕是撞见了自己与知书亲昵,害怕打扰了自己,生怕受到责罚。

太子殿下这句话算是给那丫头吃了一颗定心丸,且殿下一贯宽厚温和,待下人也亲切和蔼,这丫头勉强才打起了精神,支吾道:“回禀殿下,宫里头来了人,让殿下您收拾一下尽快进宫一趟。”

“奥?”钟离子清有些好奇,按理说他昨夜刚从宫里出来,也不见发生了什么要事,遂问道:“宫里头可又说,是哪人唤我前去?”

他问的直接,丫头连忙叩首道:“回殿下的话,是御书房的公公,来人是陛下身边的,只说了皇上有要事与殿下相商。”

太子殿下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丫头下去。

这才慢慢的踱步到晏知书面前,将她圈入了怀中,亲昵的蹭了蹭她的额头,温和且富有深意的笑着:“那我先入宫了,晚上回来再陪你。”

晏知书也说不出是羞的还是臊的,当即红着张脸,慢吞吞的点了点头。

钟离子清也不待她言语,在她额间落下一吻,转身离去。

晏知书在屋子里坐了许久,直到晌午的清风拂过窗纱,给屋子里头送来一丝凉爽之意。丫头们进来询问是否需要传膳,晏知书这才晓得已经过了这么些时辰了。

点了点头,晏知书命人传了膳进来,又吩咐采颦过来替自己梳洗上妆。

经过方才那一阵释放的哭泣,脸上的妆花的如同一只小猫,晏知书不禁暗自好笑,真不知道面对着自己这样一张容颜,太子殿下是如何吻的下去的。好在晏知书一贯只是淡妆素抹,虽然花了妆,倒也不见多么厉害,勉强可以入目。

宫里头来的人正是子苏公公手下的小徒弟,太子殿下因着常去御书房,便也见过几次。

那奴才给太子请完了安,便在前头替太子殿下引路,身后跟着葛青,一路上规规矩矩的走着。

片刻之后,太子殿下望了一眼葛青,步子却没有半分的迟缓,只低声道:“既然受伤了,便在屋子里躺着吧,我只是进趟宫,你没有必要跟着受罪。”

他的声音平静带着丝温和,却着实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葛青闻言,只是抱拳回了句:“多谢殿下体恤,这么一点儿小伤不碍事的,且……殿下下手有分寸,属下都知道。”

钟离子清闻言,也没有多说话。他却是该知道,自己不过是给他一些教训,不是以为仗着为自己好的名义,就可以擅自决定一些事情。他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属下,而不是殷殷关切自己的老妈子。

他那一剑放在了肋下三分,俗称是放空剑,懂行的人都晓得,这样的剑伤看着要命,实际上不过是皮肉伤罢了。即便是一剑贯穿了,也只需将养个把月就能好起来。

一路上众人再无话,待到了御书房内。

太子殿下褪下了身上的披风,被葛青伸手接过,然后步入了内殿,留下葛青在外头等候,自己去见景德帝。

景德帝彼时正在看着奏折,御笔朱批,时而凝神静思。

钟离子清见到了这番模样,也没有出言打扰,索性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自己坐了下来。

等到景德帝忙完了,这一抬头,才发现太子已经过来了。遂朗声笑道:“你便是何时来的,怎么也不出言提醒朕一声,还让你坐了那么久。”

钟离子清起身,行了一常礼,笑着回道:“父皇忙着的是国家大事,儿臣岂敢出言叨扰,便是等上一会儿又何妨。”

父子俩气氛融洽,便也招了人上前来,撤下了批好的奏章,上了茶果点心。过了晌儿,景德帝又叫人搬进来一副棋盘,与太子对坐着下起棋来。

依旧是钟离子清执黑子,皇上执白子,过了不到片刻,棋盘上已然尽数是黑子,白子被围攻于一处,没了生还之机。

皇上哈哈大笑:“几日不曾与子清对弈,子清的棋艺又好了不少。”

都说善弈者善谋,任是谁在皇上面前下棋,不都有留着两方分寸,要么装作一路输到底,要么战战兢兢地赢一次输三次,把尺度拿捏的极是规整。

皇上一向最厌烦这些自以为是的聪明臣子,无论是那些个大臣还是老五老四都有这毛病。唯独这个太子呀,和他下棋总是不给他留颜面,也不藏着掖着,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来。

因此,皇上便也乐的与太子下棋,但凡钟离子清入宫,总要缠着他心痒痒的摆两局过过瘾。

总结一句,皇上这就是传说中的欠虐体质。

倒是说说啊,这隔着别人敢在您面前露出一手好的棋艺吗,以您那疑神疑鬼的心思,不早晚给收拾了。五皇子就更是躺枪了,他又不是太子,有您宠着疼着还敢为所欲为了。他要是和太子一样,把您在棋局上杀个片甲不留,赶明儿您就怀疑他心机深沉,为人不正,寻个由头给灭了。

由此可见,皇上这心理啊,着实是对人不对事,双向规则什么的,简直太稀松平常了。

二人喝过盏茶,皇上一边儿手中拿着棋子细细思索反击之路,一边儿状似无意的开口道:“下个月初六就是你的生辰了,你打算怎么过?”

太子殿下刚刚压了口茶水,口中还含着清茶,闻言一顿,竟是有些错愕。后知后觉的将茶水咽了下去,眉目间有些倦怠道:“日子过得真快,竟然这么快就到了我生辰了。”

说完他将手中的棋子随意落在棋盘上,这一下子便让皇上找到了绝地反击的机会,三下两除二的将棋盘上的黑子杀了个片甲不留,只望着一直愣神发呆的太子殿下,皱起了眉头。

“子清!”皇上叹了口气:“不过是一个生辰罢了,你又在想着些什么呢?”

“奥!”太子殿下后知后觉的捏起棋子,一看棋盘上的战局,凄楚一笑,将捻在指尖的棋子又放了下来,轻声道:“这一句儿臣输了,儿臣甘拜下风。”

“少拍马屁了。”皇上看似吹胡子瞪眼的怒了一下,指责道:“朕往常听这些华而不实的话太多了,从你口中,朕只想听到真话,你方才是怎么了?这般不在状态的?”

“没什么。”太子殿下行了个礼,轻飘飘的回了句:“儿臣约莫是有些困了,若是父皇无事,可否容儿臣先回东宫。”

“你这是再朝我请示,还是在命令我?”皇上咄咄逼人。

钟离子清见了,微微一笑,拾起棋盘上的棋子就往回收,边回道:“父皇可真是会开玩笑,儿臣自然是在请示您啊!儿臣哪里来的胆子,命令您呢。”

“哼!我倒看你胆子大得很呢,一次次的忤逆朕的意思,朕都没跟你计较。”皇上抬头看了他一眼,眸子里泄露出少许的真情:“不过这一次,你必须得听朕的,今年的寿辰,我们得大肆操办。”

“父皇!”钟离子清按住了他的手,起身两手笼入袖中,行礼道:“父皇不必如此操劳了,左右不过一个寿辰,没必要铺张浪费,且儿子这把身子骨……谁知道能撑到那一日呢……”

他这话说的有些轻飘,倒不见得有多少在意,仿似真是的是随口一句罢了。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皇上最见不得听他这般说话,对于这个儿子,他心里是有愧的,当年没有护住他们母子,这是他心底里一生的伤痛。

就连时间也无法磨灭的痛苦。

皇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先坐下,而后苦笑道:“父皇年纪大了,倒也不是倚老卖老,就是对你们这些小辈们的关心有增无减,你也应该晓得,父皇最放不下的就属你了。难道连父皇这件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嗯?”

景德帝这话说的着实有些放低姿态了,平常这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对谁说话不是金口玉言,一个不合心意便暴怒不已,何时见过他对谁如此低声下气的恳求过。

钟离子清心中掠过了一丝不忍,他晓得父皇如此执意的坚持了为了什么。

今年他已经十九了,下个月的诞辰,恰巧就是昔日太医断言的弱冠之龄。当初他身子骨弱,自生来就有些喘不过气,硬是太医院一群人拼着治不好就要被父皇砍头的罪名,硬是将他保了下来。

自幼在药罐子里泡着长大,他的身子还是一贯的羸弱单薄,眼看着离弱冠越来越近,说不担心是假的……

---题外话---你们打我吧,嘤嘤嘤,让大家失望了,那个啥,这章还是没攻略最后一步。不急,不急,以后能吃肉的日子很多哈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92.92夫妻,苦涩的甜腻 返回《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目录 下一章:94.94出游,携手微服私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