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6花魁,美女崔莺莺

文/慕十洲
本章字数:3538 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txt下载

就在屏风移开的那一瞬间,双方都愣住了。

五皇子手中捏着酒杯,脸上挂着的笑意,在转身看见门外之人的时候,彻底僵在了脸上。

然而细看晏知书的脸色,怕是比五皇子好不了多少。

钟离子瑛!果然是他,晏知书咬着牙忍了忍,将自己隐在了太子身后,始终没说话偿。

这时打包厢里头出来一个年岁约莫二十一二的女子,一身妇人装扮,然而头发却梳着云英未嫁的姑娘发髻。

晏知书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人眼熟的紧。

那女子也是个有七窍玲珑心思的,看众人都这般呆愣着,晓得情况怕是不大妙,袅袅娜娜的扭着腰肢走上前来,弱柳扶风的模样,看的晏知书都恨不得上前去扶她一把。

女子也是个有分寸的,倒是未敢到众人跟前,而是离着约莫一尺远的时候,聘婷的行了一个礼,道了句:“奴当是谁呢,原来是季公子啊,快快里面请。”

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朝太子殿下福了福身子,道了声恕罪:“奴不知诸位大驾光临,失了礼数,怠慢了贵客,还望诸位贵人恕罪。”

当真是个惯会逢场作戏的角儿,这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模样,倒是让晏知书也恨不得给她道声好。

然而在看见这女子正脸的那一刻,晏知书心中已然冷冷的笑出声来。

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未曾想和前世的仇人见面,竟是在这么个地方。

晏知书当先一脚从太子殿下身后出来,在这女子看似不经意的打量目光中,冷冷的道了声:“不必了,我们身份鄙薄,怕是污了崔姑娘你这圣洁的地方。”晏知书冷笑着靠近的:“崔莺莺姑娘倒是说上一说,我说的可还算对?”

“你!”那女子听完,脸色瞬时就有些发白,被晏知书逼着倒退了一步。

不过也只是顷刻间,就稳住了心神,脸上有挂起了客套的笑容,朝着晏知书亲昵的施了礼,看似亲热的就要挽过她的袖子:“不知这位妹妹是哪儿来的,竟是把姐姐的出身猜了个正着,如此我便也不满着妹妹了,像妹妹这般儿天仙似的人物,来历定是不小,却也不许,瞒着姐姐。”

崔莺莺娇笑着就要挽过有知书的胳膊,显得热切亲笼至极。

然而还不待晏知书躲开,就已然被一只伸过来的手,拦住了崔莺莺前进的步伐,崔莺莺有些尴尬的抬头,却见一方极为冷淡的眸子注视着她,这人生的极为淡漠,有种飘出尘世之外的感觉,即便是阅人万千的崔莺莺一时也不禁被勾住了心魂。

却也不见太子手如何动作,这崔莺莺就被逼着退后了一步,如同被弹开来一般。这时才如梦初醒的崔莺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认真仔细的打量了面前这群人一眼,福了福身子行了礼,却是不敢多言了。

若是说晏知书没开口前,众人还对着女子的身份多有疑虑,毕竟是从五皇子跟前过来的女子,身份什么倒还多让人心生疑窦。

然而晏知书一句崔莺莺姑娘,还让人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崔莺莺……呵呵,这京都内外的贵族子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江淮河畔最为出名的歌舞姬,在秦楼楚馆挂着牌子,却从不接客,号称淸倌儿的花魁,愿意为她一掷千金搏她一笑的浪荡公子不知几何。

可谓是今年欢笑复明年,一曲红绡不知数。

崔莺莺的鼎鼎大名,即便是连一贯不关注这些事情的太子殿下,也略有耳闻,故而在她伸过手想要挽晏知书的时候,给拦了一道。

听她这口气,莫过于将晏知书当做了同道中人了,然而再富盛名,窑姐儿终究是窑姐儿,淸倌儿又如何,在哪个地方混的又能干净到哪里去?不过是自吹自擂,给自己哄抬身价的把戏罢了。若是当真信了她的清白,岂不被当做冤大头耍着玩儿。

一个身份低贱的妓奴,竟敢与当朝太子妃称姐妹,还妄图并肩携手,当真是笑话,此事传扬出去,岂非是对晏知书莫大的侮辱。

太子殿下这一挡,让崔莺莺心里有些泛酸。然而长年累月的混迹在风月场所之中,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远的不说,且说那里头坐着的那位爷,可是当今圣上膝下的堂堂皇子,手段也是个高明的,崔莺莺能在他哪里呆下去,必然也不是个简单的。

故而也就那么片刻的失神,反应过来后,连忙装模作样的掴了自己一掌,腻着笑道:“瞧我这张破嘴,真是不识规矩,什么话都往出说,若是得罪了几位贵人,贵人们切莫放在心上,免得与奴一般计较。”

她这三言两语,轻易的就把这场矛盾化解开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可谓是炉火纯青。

晏知书却并不领情,冷笑着说道:“我虽说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却万万与崔姑娘你当不得姐妹。”

晏知书说完,闲闲的拨了拨头上缀着的流苏坠子。

她这般的轻贱对方,若是一般人,早早就按耐不住。然而崔莺莺是谁,那玲珑剔透的心思又有几个能比得上的,却是将晏知书这席话,左耳朵听右耳朵给放了过去。

在她们这一行混的,时常能见到对方家里头的泼妇悍媳前来滋事儿,那能骂十条街的粗俗脏话,崔莺莺早已听得不耐烦了。故而练出来好一副没皮没脸的本事儿,莫说晏知书这不咸不淡的几句讥讽呢。

既然入了这一行,就得识清自己的身份,本就不是什么清白之人,对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反正她是破罐子破摔了。

晏知书这几句讽刺,她倒还真没听进耳朵里头去。

等晏知书说完了,崔莺莺的眼珠子滴溜一转,抬起头来笑盈盈的问道:“这位姑娘既然能将奴的来历说的这般清楚,想来必然也不是一般人吧,不如说来让奴见识一下,偿还奴一个心愿如何?”

崔莺莺这番话说的自降身份,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晏知书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重点是她对崔莺莺如何能如此了解,先不提及这些,单说她一个闺阁中的妇人,按理来说对于崔莺莺这种欢唱卖笑的女子,应该是连面也不曾见过才对。为何随着太子殿下出现在这里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却先点名了这崔莺莺的身份。

崔莺莺笑着望着晏知书,她倒是等着看这姑娘如何解释?

对付这种高门女子,她们这种人有的是手段让她们羞臊着离去。这就好比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像晏知书这等高门女子,最怕的就是和崔莺莺这种不要脸的欢场女子打交道,因为不论输赢,终究是作践了自己的身份。

可见有的时候太要脸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就像崔莺莺,不有恃无恐吗?

崔莺莺这席话一出,不止是她一个人,连带着太子殿下和葛青都有意无意的瞟了晏知书一眼。老实说,这些人都好奇的紧,晏知书这么一个闺阁女子,如何识得崔莺莺?

就连太子殿下不也只是听过她的名号罢了,这真人儿,却是头一次见到,之前连打个面的招呼也没有。

众人的疑虑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只见五皇子手中捏着酒杯,方才龟裂的脸上有露出了几分似笑非笑的调侃之意。

晏知书一时有些下不了台了,她晓得,今日这事情自己不想办法圆过去,迟早都得是一个祸害。

想到这里,晏知书又狠狠的瞪了五皇子一眼。倒是将五皇子弄了个一头雾水,眯了眯眼角打量了晏知书一眼,心里默默的盘算开这事儿和自己有关系吗?

然而任他想破了脑袋,也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将崔莺莺和晏知书扯在一起,虽然二人自己都有过接触,但是这两个人的身份,可谓是一个天上的一个地下的。

北魏百年世族晏家的贵女和江淮河畔秦楼楚馆的俏花魁……五皇子转动着手中的杯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眯着眼睛哂笑,有意思!有意思!真真是有意思啊!

见着众人都在等自己解释,晏知书差点儿咬碎了一口银牙。

怪只怪自己一见到崔莺莺,理智什么的全部给抛到一边儿了。她就晓得遇见五皇子就没什么好事儿,果不其然,她每次遇见钟离子瑛,也不晓得那智商和冷静,丢去了何方?

晏知书狠狠一跺脚,朝着五皇子撇了一眼,极为委屈的朝着太子殿下福身行了一礼,软糯道:“前些日子听闻府中的丫头们,提及五皇子……还……还说到了崔姑娘与五皇子私交甚好,妾身便耳闻了几句,今日见到崔姑娘猜测着约莫就是她,还真是让妾身给猜对了。”

晏知书这话解释的看似毫无破绽,然而五皇子手中的杯子却转了转给放下了,拿起身边的描金扇子随意点了点桌面,他倒是不晓得,自己刚刚才同这崔莺莺认识,晏知书又是何时听别人说的呢?

---题外话---这个……应该算补偿章节吧,毕竟阿十这几天一直没在状态,也没好好更。后面还有一章,连着两章就当是补偿给亲们了。今天的白天额外再码!

(快捷键 ←)上一章:95.95明月楼,遇五皇子 返回《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目录 下一章:97.97反常,二月的蚊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