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8归宁,晏贵妃敲打

文/慕十洲
本章字数:3525 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txt下载

翌日一早,宫里头传了圣旨,让晏知书入宫陪伴。

晏知书却着实惊讶了一番,按理来说,谢贵妃被禁足,华妃已经没心情来找自己的麻烦。这宸妃若是无事,也很少传唤自己,毕竟太子并非她的亲子,需要避嫌的时候还是很多的。

那宫里头又是谁巴巴的求了圣旨,让自己入宫呢撄。

晏知书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却也面上和善的揣着笑意,对着来传旨的公公,好笑道:“不知是宫里头哪位主子这般上心,还能惦记着本宫呢?偿”

晏知书说完,假意的喝了盏茶,眼神儿却朝着那位公公瞄了瞄。

来传旨的人也是御书房里头混了个脸熟的,晓得太子妃不能得罪,更何况此次也并非什么坏事儿,他也乐意卖晏知书一个好,便挤眉弄眼的嬉笑道:“除了翡翠宫的贵妃主子,还有谁会待娘娘您这般好呢。”

“晏知琴?”晏知书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看着传旨的小太监不解的眼神儿,连忙补救道:“长姊惦记着本宫,本宫自然是极为开心的。采颦,赏!”

“奴才谢过太子妃娘娘。”那人拿了赏赐,便也离开了。

晏知书由着玲珑几个丫头,伺候着梳洗打扮,摆弄发髻,更换衣裳,心里头却很是没谱。

她和这位嫡姐并算不得亲密,不说亲密,且几次相见都不是什么美好回忆,听闻她这嫡姐如今在宫里头那可是蒸蒸日上,成日里多的是人上赶着讨好,这个时候却偏偏想起了自己,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儿呢?

晏知书终究是不得其所,索性被采颦扶着,坐上了步撵,一路上摇摇晃晃着朝着翡翠宫走去。

两岸的黄鹂鸣着翠柳,翡翠宫自从住了位贵妃娘娘后,那格调可谓是蒸蒸日上,连带着屋中的摆设也金碧辉煌了起来,全然没有晏知书出此入内时的寒酸凄凉了。

“臣妾晏知书,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如意金安。”晏知书打从翡翠宫就下了撵轿,一路被丫头们领了进去,入了寝宫便行了礼请了安。

晏贵妃本来还在那儿闲闲的吃着汤,见晏知书来了,便挥手免了她的礼。

手里拿着调羹,有些晕厥厥道:“知书你来了,不用多礼了,随便坐吧。”

晏知书还在心里揣摩着,这晏贵妃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呢。就被她闲闲的一招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道:“太子妃也不用跟本宫多礼了,你我都是晏家的女儿,既然入了宫,就合该互相扶持,为晏家争光纳彩,往日的事情本宫也不便追究,希望你也不要介怀,来,坐吧。”

晏贵妃说完,又对身边的丫头道了句:“本宫尝着这御膳房送来的酸梅汤味道倒极为不错,给太子妃也盛上一碗吧。”

丫头听了,忙动作开来,见着模样似是晏知书身边知心知底的人。晏知书之前来的时候,倒是未曾见过她,怕是被晏贵妃派出去做事情了吧。

今个儿仔细一瞧,这才想起来,这丫头是当初伺候着晏贵妃长大的,晏贵妃入宫时,便也一同从府里带进宫了。若没有记错的话,年岁应该有二十二了,比自己大了不少,往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大致里只记得是个叫婵娟的。

晏知书这般想着,那婢女已经将酸梅汤给盛了上来,端到了晏知书面前,行礼道:“太子妃娘娘且尝尝这味道如何。”

晏知书笑着点了点头,看向自己家嫡姐,问了句:“这便是婵娟吧?我记得姐姐昔日出阁时便带着她了,想是有许多年不见了,我这心里倒还惦记的很呢。”

晏贵妃也晓得她不过是客套,自己当初出阁的时候,晏知书不过也是个才总角的丫头,能记得什么啊。

却也敷衍的应了一声:“嗯,没错,妹妹倒是个记性好的,这便是婵娟了。”

婵娟笑着行礼,给晏知书递了块儿帕子:“太子妃娘娘记性真好,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了,还能记得奴婢,也真是奴婢三生有幸了。来,娘娘仔细着些,这冰镇的酸梅汤才从小厨房端过来,娘娘别着凉了,用这帕子垫垫抵一下寒气。”

晏知书笑着夸她蕙质兰心冰雪聪明,一时间,几人倒也聊得算是热拢。

说着,说着,晏贵妃的话题就有些转了:“前段日子,本宫听父亲那里说,妹妹自打出嫁至今还未曾回门呢?不知是何缘故啊?”

晏知书眼观鼻,鼻观心,听她这么一说,才晓得真正的意图怕是来了。

忙笑着搭腔道:“臣妾自入了宫,事态便不断过,这些姐姐也是晓得的……”

晏知书说到这里,便不再言语下去,却是话中意有所指。

晏贵妃听了,也点点头,算是信了她这个说法:“父亲问本宫的时候,本宫也是这么回父亲的,不过你毕竟是晏家出来的,回门之礼可不能落了晏家的面子去。”

晏知书点了点头,道了声:“是,妹妹晓得了!”

她心里摸索了一番,这才算是领略出来,晏贵妃今日费这些周折招自己入宫,怕是就为了这桩事情。

说起来,也是她的不是!按理来说新妇出嫁三日定要回门,然而她刚出嫁的那几日,忙于应付后宫那群妃子,又哪里来的什么时间呢?

也就最近这几日才闲了下来,听晏贵妃这般说,想来怕是晏丞相按耐不住了,还以为自己记挂着往日的怨愤,不愿意归家。

这倒是新鲜了,她晏知书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还是清楚的。虽然出嫁的时候,的确是年少气盛,说过什么日后再也不回晏家的话,然而终归结底,女子没了娘家的扶持还是不行。何况她嫁的还是皇家的?

娘家的庇佑有时候还是必须得有的,她也不能直接把晏家给得罪死了,便借着这个机会,给晏贵妃吃了颗定心丸,也借着晏贵妃的口,希望传给晏丞相。

“姐姐教训的也是,妹妹的确有些忘了规矩,这样吧,三日回门的时间妹妹已然是错过了,自古的规矩,归宁日子也就是三日、七日、以及月半……妹妹就挑月半归家吧。”晏知书福了福身子,行了一个稳妥的礼节说着。

晏贵妃听了,便也点了点头。

原本她对这桩事情没这般上心的,她晏知书回不回去跟自己有个什么关系似的,偏生的父亲在自己面前明里暗里的暗示了许多次,又说拉拢了晏知书,多少于自己也是个助力。

晏贵妃一来二去的便也上来心,转而将晏知书招进宫来,打算敲打彻谈一番。

日头走过了几个山头,转眼间已尽黄昏。

殿外匆匆走进来了个小侍监,给晏贵妃跪下磕了个头后,道:“皇上现在正在御书房批奏折,说是忙完了就过来陪贵妃娘娘用晚膳,还望娘娘准备一二,预备着接驾。”

晏贵妃听了自然大喜,连忙又是给那侍监打赏,又是吩咐人去御书房多报几个菜名儿,自己也拾掇着准备换身衣裳首饰。

晏知书见了,便笑了行了礼道:“姐姐这里好生的忙碌,怕是妹妹在这儿多有不便,扰了姐姐和皇上的趣儿,妹妹便先行告退了。”

晏贵妃此时也着实没心情招呼她,便挥了挥手,由她自己去了。

晏知书出了翡翠宫,却没有立即回东宫里头去,而是朝着菡萏宫的方向走了过去。

自己若是没入宫倒还好说,这入了宫,又见了晏贵妃,岂能厚此薄彼,不给宸妃娘娘请了安在离开呢?

这般想着,晏知书由着采颦同着诸位丫头搀扶着,一路踏入了菡萏宫。

彼时宸妃正在榻前绣着花样儿,见晏知书来了,忙扶了她起来,免了她的礼,笑盈盈的问道:“太子妃今个儿怎么会想着来看看我这老婆子呢?”

晏知书也陪着笑,由她带着坐上来榻,打趣道:“娘娘可真会开玩笑,就娘娘这身水灵的皮肤,出去怕是说与知书姊妹相称都使得,做什么说自己老呢?”

“不年轻了,不年轻了呦。”宸妃将绣样儿往旁边挪了挪道:“这太子眼看着都娶媳妇了,扶桑也长大了,我岂不就是老了?”

晏知书抿着唇发笑:“您这不叫老,叫阅历多了。”

说着晏知书又拿过了宸妃手中的绣样儿,有些不解道:“娘娘您如今贵为四妃之列,又何须自己动手绣花样儿呢,莫不是宫里头有谁克扣您了?”

晏知书说着就气鼓鼓的,大有替宸妃出气的模样。

宸妃看着倒是欢喜,拍了拍晏知书的手,好笑道:“你这丫头,我不过是想自己动手,做一份心意出来,也值得你这般大动肝火,呵呵……不过看你这样为着宸母妃,母妃高兴的紧啊。”

晏知书敏锐的抓住了她话语中的重点,不解道:“心意?莫不是宫里添了什么喜事了?”

“莫非你不知道?”宸妃诧异了看了她一眼,见晏知书懵懂的摇了摇头,这才皱着眉头叹气道:“太子二十岁的生辰就要到了,皇上已经下旨宫内大肆操办了。你这丫头,怎么就没上点儿心呢?”

(快捷键 ←)上一章:97.97反常,二月的蚊子 返回《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目录 下一章:99.99头疼,刘氏的病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