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0算计,父女间的祸事

文/慕十洲
本章字数:3567 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txt下载

如何?

晏丞相又哪里敢说不好呢,连忙道:“娘娘念着她,是她的福气,快让谭氏陪娘娘您转转。”

晏知书笑语嫣然的点了点头,身后跟着丫头,从大路离开了,一路尽拣些偏僻的小径走偿。

谭姨娘也不是个蠢的,晓得这三小姐怕是有话和她说。走了一会儿,挑了个僻静的地界,连忙道:“娘娘不用在往前走了,再过去就是那些下人住的屋子了,这里就挺好的,娘娘有话不妨直说。撄”

晏知书笑了笑,这位谭姨娘还是耿直的厉害,一点儿弯弯绕绕也没有。

便也笑着挥手屏退了身后的侍女:“你们先下去吧,本宫想和姨娘单独聊聊。”

“是!”丫头们听命的回礼退了下去。

晏知书这才松开了谭姨娘的手,只一双眼睛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花纹,看似不经意的问道:“父亲说嫡母病了,我原本只当做是个借口,听姨娘的意思似乎并非如此,不知姨娘可否详细说说?”

“这……”谭姨娘有些难言的凝了凝脸。

晏知书闻言,脸色也板了起来,只是音色深沉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姨娘也不必介怀,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有第三个知道。”

谭姨娘闻言,得了保证,这才松了口气。

朝着晏知书行了个礼,只道是:“妾身也不过偶尔听说,晓得的也不是很全。”

“无妨,你且那么一说,我也且这么一听就好了,真真假假,何必去追溯呢。”晏知书倒是看得开,随便点拨了她两句。

“嗯……”谭姨娘这才细细回忆开来:“自从娘娘出嫁的第二日,夫人那里就好似闻了消息,意志便一直有些消沉,身子也时好时坏的,有时就召我们这些妾室去立规矩侍疾,一去就是一整天……”

谭姨娘的眸子陷入了回忆的色彩里,晏知书点了点头,却也不好打扰。

她晓得,自从出嫁的当日晚上皇上就得到了事实真相,后来也安抚了晏家,那么刘氏耳闻此事自然不在话下。

谭姨娘顿了顿又道:“后来好不容易等到了第三日回门的日子,夫人原本就心疼二小姐,想着见了二小姐一定要问问过得如何了。谁知等到了下午也不见二小姐回门,这才特地派了奴才去五皇子府催了催……谁知……五皇子府的奴才竟然将人赶了出来,还带回来了五皇子的话,说是嫁去了他府上的人,过的如何也该他说了算,外人不必掺和也不用知道。”

晏知书听到这里“噗嗤…”一笑,谭姨娘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晏知书连忙摆了摆手,道了声:“无碍。你且继续吧!”

她就知道,这绝对会是五皇子能说的话。钟离子瑛那个人啊,自己霸道又不喜欢管束,谁越是想要上赶子却请他,他越是能给人跺了脸子。此事自己将他给得罪了个底,连带着晏府也不受他待见,就刘氏那边儿派出去的人,五皇子还能给什么好脸色?

哈哈哈!晏知书还是想笑,突然觉得五皇子和刘氏能闹开,也不失为一件喜事。

“紧接着,夫人就彻底病了,多半是被五皇子那里给气的,后来又得到了太子要陪着娘娘您回门的消息,便也彻底躺在了榻上,起不了床了。”谭姨娘加紧机会,将这件事情彻底的给解释完。

“嗯。”晏知书点了点头,眸子里带着分笑意,面上却勉强压了下来,一派的平静。

这倒让谭姨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她方才分明从三小姐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笑意。难道都是她的错觉?

辞别了谭姨娘,晏知书带着丫头们赶到了大厅之中。

此时太子殿下正和晏丞相坐着品茗,见她回来了,朝她使了个眼色,看似是责罚,实则是宠溺居多。

晏知书背着晏丞相,有些不大规矩的朝他做了个鬼脸。

太子殿下见了,倒是给笑出了声。

晏丞相一脸大喜,还以为自己的提议收到了太子殿下的支持,连忙问道:“太子殿下也觉得这个意见好?”

“额……”钟离子清有些茫然,却也不过转瞬,就换上了认真的颜色,温和的笑道:“自然,孤也觉得甚为不错。”

错过了晏丞相眼中炽热的光芒,晏知书有些许好笑的望着太子殿下,难得逮到他有一次走神的机会。

太子殿下注意到她的视线,却并不当回事儿,只是微微笑了笑,就把晏知书给晾到一边儿去了。

晏知书倒也不是不识规矩的人,从丫鬟手中接过了茶具,自己走上前去,摆放整齐之后,开始给晏丞相和太子殿下沏茶。

中间环节一套不落,晏知书礼数周全的即便是晏丞相,也恨不得点句赞。

这样的晏知书,就不得不让晏丞相回忆起来,那个出身江湖的女子。明明是最为低贱的出身,却偏生的有着如雪如花一般的貌美,那身冰肌玉骨更是浑然天成。

他也曾宠幸过那个女子一段时间,可惜终究只能算得上是个外室,喜欢一段时间也就腻了。

因着出身不好,他连将她接入府中的想法都没有。

直到十年前,她带着一个小女孩儿来到晏府门口,将晏知书亲手交给了自己之后,转身走的毫不犹豫。

他也想张嘴唤唤她,却终是未曾开口。

晃眼六年时间过去了,晏知书有九分继承了她娘亲的美貌,却终究还是勾起了晏丞相的回忆。

当初那个女子也是这般的温柔娴静,他多年来,一直听从刘氏的话,觉得庶出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更何况三姐儿的母亲又是那么个出身,他能将三姐儿留在府内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关乎于三姐儿的成长,他也未曾管束过,如今看来……娴冰将女儿教育的很好。

晏知书看着晏丞相有些发呆一般浑浊的双眼,皱了皱眉头之后,却还是按捺住心中的不喜,唤了句:“爹爹请喝茶。”

晏知书双手捧茶,奉于晏丞相面前。

毕竟现在面前这个女儿已然是当朝太子妃,晏丞相又如何当得起她如此大礼,连忙接过谄媚道:“老臣多谢太子妃娘娘赐茶。”

晏知书撇撇嘴,不以为然。

却碍于家教礼仪,面上仍是微微笑着:“父亲您客气了。”

晏丞相的姿态映入了晏知书眼帘,眸中掠过一抹光亮,晏知书猛然记起来自己这回回来的目地……

“父亲!”晏知书唤了他一句:“爹爹还是叫女儿闺名吧,这些劳什子礼仪,太过生疏了,女儿怎么说也是晏家的女儿。”

这番话说的晏知书都有些恶寒了,然而忍了忍,还是说了出来……一个没有母族支持的太子妃,在宫中是不会有任何地位的。

晏丞相闻言,显得极为欢喜,却仍是装模作样的推拒道:“娘娘慎言,礼不可废……”

在晏家生活了六个年头的晏知书,还能不知道晏丞相的意思,却盈盈笑着,附和道:“父亲说的对,礼虽然不可废,然而女儿孝敬爹爹是应有的孝道,不冲突的……”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晏丞相显然乐开了花。

这次招这个女儿回来。一是想借机攀一下东宫的交情,二则……就是看看这个女儿如今的心向着哪里?

如此他便放心了,看来三姐儿还是知事的,身为晏家的女儿,就该为晏家出力。

呵呵呵!

晏知书体贴的给太子殿下加着茶水,未曾去关注他的神情。

太子殿下听着这对父母的对话,白如美玉的手,轻抚着杯沿,眸子之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倒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父女,说来论算计……哪里又比得上宫中呢?他自出声便在宫里头生活,见惯了夫妻、子女之间的算计,纵然父皇对自己尚算得上不错,但不代表他对所有子女都慈和。

他还记得小时候扶摇有一次打算了他桌上的砚台,小小的一个六岁姑娘,被罚着跪了三天的祠堂,期间滴水未进。

后来扶摇被放出来的时候,险些活不成了。

当时谢贵妃哭的惊天抢地,这些事情他都是历历在目的……只是不想,他的小娘子也过的如此艰辛。

纵然晓得晏知书在晏家的情况一贯不怎么好,嫡出的总是见不得庶出的,却未曾想过连自己的父亲都有算计将就。

晏知书……他轻声叹了口气,她究竟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自己呢?

这边儿气氛极为诡异,然而晏丞相好似感受不到的似得,虽然是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却仍是不知收敛:“娘娘能这么想就对,娘娘毕竟是晏家出去的,理应事事将晏家放在第一位……”

晏丞相说完,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心虚之下,抽空瞟了一眼太子殿下。

见太子殿下老神在在的捧着茶杯,思绪不知道已然飘到了哪里。这才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面,仍是小心翼翼的补充了一句:“当然,皇家的事情得排在第一位才是。”

(快捷键 ←)上一章:99.99头疼,刘氏的病根 返回《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目录 下一章:101.101枣儿,娉婷园漏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