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文/空空如气
本章字数:4451 时光不曾告诉你txt下载

许乔然以前都没接触过孤僻的接近自闭的小孩,她本来以为叶唐宋是因为聋哑的缘故才会如此孤僻,眼下和叶程卓才交谈了几句而已,她心头就明白了大半。

不知为何,她忽然对那个又聋且哑的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唐宋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感,眼下一冲动就质问了起来,“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当然,冲动归冲动,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上,后半句的“光生不养是几个意思”还是被她咽了回去。

叶程卓这会刚迈出大门,闻言笔挺的背影明显一僵,之后缓缓转身,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许乔然,本就深邃的目光愈发漆黑如墨。

看得许乔然的心头莫名发寒。

显然,此人城府深不可测。

“孩子妈呢?”许乔然已经笃定面前的叶程卓不单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还有重度渣男的潜质,眼下干脆退而求其次的问起了唐宋的生母。

“走了。”叶程卓言简意赅的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来的没头没脑或者是有些匪夷所思,许乔然见着他的唇角边微微上扬,却是另一种痞然的意味了。

若不是她定力够好,估计也会被面前之人的好皮相给迷得神魂颠倒。

许乔然这么一想,愈发确信了此人年少得子的不争事实,她回神过来,继续说了一句,“走了也可以把她找回来的。”

“不想找。”也不知道是不是触到叶程卓的禁忌了,他说这时方才嘴角边的那点笑意早已消退全无,冷冰冰的甩下一句后终于迈开长腿大步往院子那边走去,留下身后的许乔然若有所思的杵在原地。

光从此人无动于衷的反应上,她就下意识的脑补了个此人和前女友恩怨情仇的撕逼狗血大剧。

不过都已经有孩子了,大人之间有再多的情感纠纷也好歹以孩子为大,更何况,叶唐宋都已经是这么特殊的孩子了,叶程卓居然还会如此漠然无感。

真是白搭了这样的好皮相。

在叶程卓的住处呆了一天,唐宋显然对许乔然的出现颇为抗拒。

亏得许乔然把这么多年的十八般武艺全都秀了一遍,还没博得唐宋的一丝笑意。

晚上回学校后,许乔然觉得自己都快累趴下了。

还剩七天。

幸好,明天去医院实习可以看到郑叙江了,还可以安慰下她这颗意外遭受摧残的小心脏。

入睡前,许乔然自我安慰起来。

果然,第二天许乔然她们就被安排到a市的第一医院那边实习了。

作为学长郑叙江的铁杆粉丝的许乔然比任何一个人都激动。

其实她们第一天就是跟在带教老师的屁股后面瞎转悠,好不容易等到傍晚歇一口气了,大家伙都累得迫不及待的回去休息了。

许乔然知道郑叙江在急诊科那边坐班,她还想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下班后无意间就晃荡到急诊科那边去了。

大概是她去的时间段运气好,平时络绎不绝的急诊科里居然难得只有几个患者在,而郑绪江正低头去查看年轻患者手上的擦伤,似乎还在交谈询问着什么。

许乔然其实看得并不仔细,刚往里面带了一眼就做贼心虚的退了出来。

她只有花痴的心却没有主动勾搭的胆,跑了一天,她这会反正也累得够呛,干脆在急诊科外面的凳子上坐下来,打算休息一会再回学校。

许乔然屁股还没坐热,未料到边上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医生朝急诊室里喊了一声。

许乔然心头一惊,刚要准备起来溜走,未料到郑叙江已经走到急诊室门口和那个女医生聊了起来。

许乔然还在天人交战着是立马溜走还是装作没看到继续如如不动的坐在那里,下一秒耳边就传来郑叙江颇为愕然的招呼声,“乔然,你们过来实习了?”

“郑学长,恩……我等晨晨她们,她还有事没好……”骤然被点名的许乔然浑身一僵,随后胡乱应了一句。

“你反正在干等着,正好我现在不是很忙,你可以在旁边看一会。”郑叙江这会已经和那个女医生聊完了,说时示意许乔然过去,许乔然便晕乎乎的跟在郑叙江身后走到急诊室里。

急诊室里有两个值班医生在,地方也不算特别宽敞,许乔然怕自己会占用到患者的空间,特意站到郑叙江的后面去。

“你看这个患者膝盖上有明显外伤,他是打球摔倒才撞到膝盖的,现在我先让他去拍片,看下有没有伤到筋骨。”郑叙江简要的讲解了下,之后在电脑上飞快的打字开单子。

“恩。”许乔然没想到郑叙江会讲解的这么细心,她自己一边点头脸上却是不受控制的脸红了起来。

虽然她对郑叙江的确想入非非了那么多年,不过这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她一时间的确是紧张的挺不自在的。

“以后实习上有不清楚的,你可以随时来问我。”把面前那个疑似骨折的患者安排去拍片了,郑叙江又插了一句。

“恩,谢谢郑学长。”许乔然心里越是默念着要自然点,她的表现就越不自然,以至于她说这么几个简单的词语,居然也说的磕磕绊绊的。

“这样按压下去疼吗?”郑叙江对面的中年医生也在如常接诊。

“有玻璃碎渣抵在里面,不疼才不符合常理。”对面那边响起突兀的声音,许乔然和郑叙江本来还套着近乎,这会都不由自主的朝声源望了过去。

许乔然本来还热腾腾的快要蒸熟的脸蛋看到对面就诊的叶程卓后就飞快的冷却回去了。

“你们认识?”郑叙江留意到许乔然的神色有异,随口问了一句。

“不认识。”许乔然对叶程卓还停留在他昨天离去时冷傲的无动于衷的印象上,凭心而论,她对叶程卓的印象并不好,眼下也不想和他搭话,尤其是在郑叙江面前。

许乔然低声应了一句后下意识的往郑叙江座椅的里侧挪了一点,毕竟又隔着台式电脑和打印机,刚过来坐在椅子上的叶程卓未必会留言到她的存在。

“叶小姐,我昨晚回去问宋宋,他表示对你挺有好感的。”许乔然话音刚落,对面看诊的那侧忽然传来叶程卓慢条斯理的搭讪声。

“宋宋是谁?”郑叙江不解的问了一句。

“额——”许乔然压根没料到叶程卓居然会主动插话进来,尤其对面那人还是她现在名义上的债权人,她压根都不想和叶程卓搭话,更遑论告诉郑叙江这来龙去脉了。

“宋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是第一次对陌生人表示好感。”叶程卓轻飘飘的接道,他这样言辞闪烁的倒像是和许乔然交情匪浅似的。

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叶程卓左手上一直在滴血,他刚说完后对面的男医生就示意他到里面的小房间包扎去了。

“他请的家庭教师休长假去了,我昨天刚给他孩子上课,大概要上8节课。我也和他刚认识不久,刚才乍一看就没认出他来。”许乔然颇为窘迫的应道。

“他看着还挺年轻的,孩子都上学了?”郑叙江果然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恩。不过他不太喜欢别人知道他这个情况,你就装作不知道吧。”许乔然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毕竟这是叶程卓的私人信息,她并不应该给他宣传出去的,眼下又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的。”郑叙江谅解的点点头。

有这么个小插曲,许乔然总觉得尴尬的可以,再聊几句后就和郑叙江告别了。

出来的时候,没想到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许乔然今天没带伞,反正雨也不是很大,她一个人无精打采的沿着人行道往前面走去,心里却是懊悔自己刚才的笨言笨语,尤其是叶程卓那几句似是而非的搭话,也不知道郑叙江会怎么看自己。

从医院大门出来拐弯往右走,是片僻静的绿化带。

许乔然若有所思的想着,走到人行道尽头的时候都没留意到拐弯走过来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家,其实两人倒是没有实打实的肢体接触撞上,不过老人家自己明显惊慌了一下,脚上一滑就跌了一跤,手上撑的那把伞也扔的老远。

许乔然被吓了一大跳,立马蹲下去要把老人家扶起来。

未料到老人家随即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声。

“奶奶,你没事吧?医院就在前面很近的,我扶你去医院看下。”许乔然心头蓦地一沉,她觉得自己最近倒霉的可以,说时打算把老人家搀起来。

没想到就这短暂的分秒之间,老人家呼吸越发急促起来,而且四肢抽搐,整个人显然痛苦的快要休克过去了,许乔然吓得心头大乱,趁着老人意识模糊前无比焦灼的追问起来,“奶奶,你之前有什么心脏病史吗?”

“怎么了?”前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许乔然一抬头就看到叶程卓疾步跑了过来,这会她早已把之前的那点不快抛到脑后去了,只觉得多个人手在,心头就安定了不少,“叶先生,老人家刚刚摔了一跤,看样子是旧疾复发——”她清楚的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发抖的不像话,一边说着一边去查探老人家的脉搏,已然心跳骤停。

“立刻做心肺复苏。”叶程卓话音刚落就已经手脚麻利的脱下他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许乔然不明所以的跟着一愣。

随即见他快速把外套铺到有点坑洼的地面上,再把老人家放平仰卧到西装外套上。

多半是怕咯着老人家。

许乔然一念至此,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叶程卓。

她应了一声,立马在边上配合叶程卓把老人家的脑袋往后仰以便气道开放。

叶程卓随即握起拳头到老人家胸部的上方位置用力叩击下去,尔后进行心脏按压。

没几下,许乔然就留意到他刚包扎好的手背上就有血迹渗了出来。

“叶先生,我正好是学医的,以前课上学过心肺复苏,要不让我来吧?”除却刚才突遭意外时的恐慌,许乔然这会已经镇定回来了,她说时蹲到叶程卓的旁边,如果他一停手,她就可以立马接手上去。

“不用了,你翻下她的口袋看下有没有带药,有心肌梗塞的出门可能会带药在身——”

“恩。”许乔然点点头,立马去翻老人家的外套口袋,果然没多久就掏出了一瓶药。

“幸好带了阿司匹林在身上。”许乔然无比庆幸的说道,她说时已经拧了药瓶出来,倒了3片出来在手上。

“去我车上拿瓶矿泉水过来,车钥匙在我右边裤袋里,车子是停在拐弯后的马路对面的第一辆。”叶程卓手上接连用力按压,这会还得分心出来说话,呼吸已经有点喘了起来。

“恩。”许乔然点点头,说时伸手往他的右侧裤袋掏去。他这样跪着,合身挺括的西装裤也被勒的有点紧绷起来,他倒是预先察觉到这个状况,继续按压的时候微调了下姿势,许乔然从他的裤兜里拿了车钥匙后,立马狂奔到他的车子那边,打开车门从里面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又一阵风似的赶了回来。

“叶先生,我给她做下人工呼吸吧?”许乔然估摸着叶程卓都已经按压了几十下,她刚跑回来就气喘吁吁的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  赌根小黄瓜,不近女色的叶先森会不会同意→_→

(快捷键 ←)上一章:第2章 返回《时光不曾告诉你》目录 下一章:第4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