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文/空空如气
本章字数:3593 时光不曾告诉你txt下载

“叶先生,麻烦你了。”许乔然下车前礼节的和叶程卓告别。

“许老师——”从坐进车内到现在,叶程卓这才开口,语气肃然,似乎心情不佳。

“叶先生,还有什么事?”许乔然心头莫名听得怪兮兮的,不过想着好歹他开始说正事了,眼下便勉强说服自己按捺住焦灼的顾虑,依旧坐在车里颇为茫然的问道。

大概是许乔然一脸无辜的语气刺激到了叶程卓,下一秒,叶程卓突然侧身过来,意义不明的说道,“许老师,据我所知,往往一厢情愿能够成功的概率都是挺低的。”其实他说的不缓不急,像是漫不经心的随口提醒,然而语气偏又笃定的主观认定许乔然做了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许乔然一时不备倒是被噎的没缓过神来,随即又想明白过来叶程卓指的多半是自己单恋郑叙江的事情,她这会觉得又羞又恼,隔了好几秒后才掷地有声的问道,“叶先生,也许我的确是没有自知之明。不过即便如此,一厢情愿也是我的自由。”

她这人平时并不是易怒的性子,眼下也不知为何,被叶程卓这无端端的说了一句,气得连胸口都止不住的起伏的厉害起来。

“的确,你说得对,一厢情愿是你的自由,与他人无关。”未料到叶程卓一脸寡淡的附和了一句。

其实无需他再多做澄清,光从他那漠不关心的语气里就能听出一二。

许乔然这会本来有好多话要和他理论的,然而脑海里又挂念着宿舍大门的关门时间,眼下干脆就颇为不甘的下车,她自己顾着要狂奔冲到寝室大门那边,随手关门的力道无意识的加重很多,结果立马传来砰得一声巨响,倒像是她特意把气撒在车门上似的。

许乔然无语的回望了下主驾那侧叶程卓的反应,未来到随即耳边就传来了宿管阿姨关大门传来的清晰的插销声。

她立马一路狂奔过去,等她气喘吁吁的狂奔到大门那边时,透过上半截透明的玻璃窗,就已经看不到宿管阿姨的身影了,想必是已经去里面的小房间里睡觉去了。

其实就差几分钟,她一瞬间脑海里也涌过拼命去拍捶大门以及大喊的冲动,然后目光刚看到里面靠墙边的小黑板,她刚才的那点小冲动立马快速冷却下来了。

因为她们这幢的宿管阿姨有个怪癖,要是她们晚归让阿姨出来开门的话,第二天的小黑板妥妥的就会出现哪个寝室哪个学生晚了多久归来的光荣榜,而且一公布就是一个星期的漫长时间。

这对于那些平时在外面潇洒惯了的女生倒也没多大震慑力,不过对于许乔然这种从小到大骨子里还是略显腼腆的女生来说,觉得在公众场合的小黑板上被招摇点名的后果还是挺难以接受的。

怎么办?

要不然还是让周晨晨下来让宿管阿姨给自己开门?

许乔然蹲在关掉的大门前面开始纠结起来。

叶程卓等许乔然下车后就在原地调头,车子开出去的时候,反光镜里正好看到许乔然朝大门那边狂奔而去的身影。

宿舍大门已然关上了,金属材质传来的清晰的插销声,方才他也听到了的。

其实她顶多也就是叶唐宋的家教老师而已,即便是往最好的方面想了,也就是脾气好点耐心点,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然而开出去转弯的时候,他竟然没有缘由的出神起来,甚至于还差点没留意到人行道上突然蹿出来的骑电瓶车的车主,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避开了。

他倒是没想明白自己这无缘无故心不在焉的缘故。

多半是她和之前请的那几位老师相比,还是有点过人之处的。

比如必要时还会点手语和唐宋交流。

要是她出点闪失,他不可避免的要重新费心费力的去给叶唐宋张罗个新老师,而且还不知道以唐宋的性格,新老师会不会水土不服。

叶程卓想到这时,在下个路口就及时调头朝原路开了回去。

叶程卓还没开到宿舍大门的时候,远远的就见着大门前面蹲着一个小身板,无聊的蜷在那里,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许乔然还蹲在原地无聊的画圈圈,一边在天人交战着要不要打电话让周晨晨下来喊阿姨,顺便酝酿着待会应对宿管阿姨的满腹牢骚,直到察觉到前方有大灯照过来,她这才无精打采的朝前面望了一眼。

没几秒,叶程卓的车子就在寝室的前面停了下来,随即他就利索下车,直往她的面前走过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之前的那点闷气还没消下去,许乔然比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叶程卓撞见自己被关在外面的窘相,这会刚见了就硬邦邦的问道。

“唐宋今天身体不适回家住了,之前提过要你给他辅导落下的功课。霞姨说他在家里等你等了一个晚上都还不肯睡。”

“这样。”许乔然倒是没想到唐宋对自己的依赖性会这么大,而且这么一听还颇有点上进的意味,自己还算是兢兢业业的教他,看来倒是没白费功夫。

“我不想让他失望,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到我那边留宿一晚,顺便可以教他落下的功课。”抛开先前在车里的那句意义不明的评价后,叶程卓这会的邀约倒是显得挺诚心诚意的。

许乔然本来就在为宿管阿姨的严令而苦恼,这会突然冒出叶唐宋的补习需要,无疑是给了她一个最好的台阶。

“那——也行吧。”许乔然低声应道。

等叶程卓重新开回到家里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许乔然刚到叶程卓的住处就很自然的往叶唐宋的书房走去,结果没看到他的身影她又出来了,随口问站在客厅那边问叶程卓,“唐宋呢?”

“霞姨说他刚睡下,大概是等你等的太困的缘故。”叶程卓一本正经的应道。

许乔然:……

“浴室在那边,换洗的睡衣待会霞姨会拿给你的。房间你就睡唐宋隔壁的卧室好了。”叶程卓交代完才往楼梯那边走去。

果然没一会,霞姨就拿着干净换洗的衣物过来了。

许乔然其实在郑叙江的楼下那边衣物就淋湿了,后来坐的副驾位置被西装上的雨水滴到也是湿哒哒的,加上车窗关着,她先前就觉得闷的颇为难受,这会说了谢谢后立马去浴室里冲澡去了。

从浴室里出来后才分别发了短信给周晨晨和郑叙江。

这一晚上过得颇为起伏,许乔然困极,洗澡后潦草吹了下湿发,头发还没完全吹干就躺床上去了,脑袋刚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大概是她对叶程卓的那句看似无意的提醒上心了。

这一觉许乔然睡得并不安稳,而且断断续续的做了好几个梦。一开始还能看到郑叙江带着口罩的面容,没多久那张面容就渐渐模糊,继而离她远去。

许乔然在梦中跑的大汗淋漓,可惜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个隐隐绰绰的面容就离她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一件模糊影像的白大褂,或者是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影。

而她只能远远的望着那个背影,什么都做不了,直到背影远去的完全消失。

许乔然醒来的时候出了一身的冷汗,而且梦境里的场景都还清晰的历历在目,她心想估计昨晚噩梦连连压根都没有进入深度睡眠,所以刚醒来就觉得头昏脑涨的可以。

许乔然躺在被窝里闭目养神了一会,也没觉得舒服点,突然间又想到今天还要去医院,这个念头一冒出,许乔然立马抓过手机看了一眼,下一秒许乔然就掀开被窝去拿自己的衣物了。

她自己昨晚洗澡后把淋湿的衣服晾在房间里,这会还是潮湿的。

黏湿的衣物刚穿上去,许乔然就打了个喷嚏。这么一开头,许乔然接下来就无比夸张的狂咳起来,偶尔咳的厉害了连泪花都带出来。

许乔然没想到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体质居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她穿好衣物快速洗漱了下就往外面赶去,刚到客厅里就看到叶程卓坐在客厅那边翻阅着早报。

“叶先生早——”她敷衍的打了声招呼就往外面疾步奔去,结果这么一开口,喉咙处麻痒的又狂咳起来。

“看来,你挺赶时间的。”叶程卓说时视线却还是落在早报上面。

“恩,今天有场手术要观摩,我已经迟到了。”许乔然不想被叶程卓看出自己咳的厉害,说完右手就下意识的捂在了嘴巴上,结果就传来一点闷咳的声响。

“既然都已经迟到了,我想还是不用去赶那场手术了。”

“我们的带教老师是个老学究,最不喜欢学生迟到了。叶先生,真不好意思,唐宋的课程我要不等下班了再过来补上。”许乔然停在门口处颇为焦灼的解释起来。

“这样。”叶程卓不缓不急的放下报纸,像是听懂并且谅解许乔然的难处,施施然的接道,“有重感冒的征兆还要去围观手术,看来,你们老师在无菌观念这方面普及的不算太好。”

作者有话要说:  好艰难,到公司才更新(⊙﹏⊙)b,旁边同事凑过来打声招呼都觉得心跳一百八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章 返回《时光不曾告诉你》目录 下一章:第14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