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文/空空如气
本章字数:6307 时光不曾告诉你txt下载

从会所离开后, 许乔然难得安静起来。

“想什么, 想得那么出神?”叶程卓留意到许乔然神色怔仲,开车回去时问了一句。

“没想什么。”许乔然落落寡欢的应道,只不过脑海里还是想着叶程卓和孟向东两人颇为神秘的关系。

“你和孟向东以前就认识的啊?”一会过后,她又开口问道。

“恩, 我们是校友。”

“原来这样。”许乔然点点头,又沉默了回去。

不过在看到孟向东之前,她觉得叶程卓不管从正面看还是侧面看, 都是直男一个。可是一想起刚才自己回到包厢时看到的场景, 孟向东身子略弯,爪子似乎往叶程卓的大腿往上部位伸去,许乔然那会觉得眼睛都差点被辣到了……

“孟向东晚上看起来好像有心事?”许乔然低调的询问起来,顺便偷偷看了下叶程卓的反应。

“他也不是一两天有心事了——”叶程卓淡淡应道。

的确, 孟向东的好胜心也不比他少,偏偏以前在同系里奖学金什么的,他又往往能够轻松力压孟向东, 所以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孟向东心塞有心事的样子了。

“哦。”在于许乔然听来, 这句话却又有了不一样的含义, 眼下略为小惆怅的应了一声, 顺便祈祷着但愿是自己脑洞太大想多了……

叶程卓送许乔然回去后又去了趟公司。

和孟向东会面后并且得到他的明确表态后, 他已经稳操胜券了。

第二天中鼎就提前公布了上季度的财务报表, 先前唱空中鼎的一一被打脸,加上有新闻出来神秘巨资入场,原本费尽心思做空中鼎股票的王仕祥和杨俞丙的计划全都落空, 在这场资本博弈中溃不成军。

而且还有员工匿名举报王仕祥以及幕后的中鼎总经理的挪用公款的证据,一时间舆论哗然。

叶程卓这阵子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略为放松下来,他还在准备着最后的收官之战,毕竟在这场较量中栽跟头的大有人在,譬如老谋深算的杨俞丙之流目前为止还没什么明显动静,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到下午的时候,潘雯倒是主动找到公司来了。

“我这几天都联系不上老王,听说是你指使员工举报他的?就老王那点鼠胆能挪用什么公款?”一段时日不见,潘雯整个人都削瘦了不少,而且看着精神都颇为恍惚。

“抱歉,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叶程卓合上文件夹,无动于衷的应道。

“我不管!本来老王每个月会给我几万生活费的,结果都是因为你的缘故,老王现在直接人间蒸发了,我根本联系不上他!我现在亟需用钱,你要么给我几万,我立马就走——”因为沾染毒。瘾的缘故,潘雯没说一会就哈欠连天。

叶程卓也不说话,就这样安静的看了潘雯几秒,之后按了内线,言简意赅的说了几个字。

没一会,就有安保人员过来,不由分说的把潘雯往外面架走了。

许乔然今天周六休息,她知道叶程卓还在忙最后的收尾工作,想必都没怎么回家,估计叶唐宋一个人在家里也挺无聊的。

她想到这时,就去了叶程卓的住处。

果然,小家伙一看到她过来,就开心的打手势要去外面玩。

“去锦屏公园?现在大冷天的那里都没人的,没什么好玩的——”许乔然对唐宋的提议不是很感兴趣。

“那里人少,你可以陪我放风筝吗?”叶唐宋指了指他手上拿着的纸风筝。

“风筝都是春天放的,现在都快冬天了,等到春天再去放吧。”

“谁规定风筝一定要春天放的?”叶唐宋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要么我问下叶程卓吧——”许乔然本来就想打个电话给叶程卓的,又怕他会嫌自己腻歪,眼下正好有这么个小由头,她一边嘀咕着顺便光明正大的打电话给叶程卓了。

“你现在忙不忙?”

“一般,怎么了?”叶程卓关切的问道。

“唐宋说要去锦屏公园放风筝,这大冷天的——”许乔然一听到叶程卓的声音,心头就没有缘由的甜腻起来,虽是嗔怪的语气,实则在偷偷的开心着。

“没事,出去散散步也挺好的。今天是唐宋生日,他喜欢在生日的时候去那边放风筝。我大概两个小时后就忙完了,到时候直接开去公园那边找你们。”叶程卓也好几天没有约许乔然出去了,她这么提议了下,他立马就同意了。

“那——好吧——”许乔然点点头才挂了电话,眉梢间却是不由自主的浮起了点笑意。

因为叶程卓公司的司机没有过来,许乔然就直接打车去了锦屏公园。她和叶唐宋从住处前面走了点路出来,站在马路边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出租车。

许乔然顾着去看手机上关于中鼎集团的近期报道,倒是没怎么留意到角落处的人影。

等到她和叶唐宋到锦屏公园后,叶唐宋显然以前也来过这边放风筝,熟门熟路的带许乔然往前面走去,没多久就走到大草坪那边,已是冬季,草坪上枯黄一片,看着颇为萧瑟,不过放风筝倒是挺适合的,风大容易飞得起来。

小家伙把风筝线放了很多出来,眼见得越放越高,他自己追着风筝跑,没一会就跑出去了好远一截路。

许乔然体力没叶唐宋那么充沛,跟着叶唐宋跑了一小会后就觉得颇为疲累,干脆在原地坐了几分钟,抬头时留意到叶唐宋似乎跑的有点远了,而且不远处好像还有个人影朝叶唐宋走过去。

她看得不太清楚,便起来往叶唐宋那边的位置走去。

结果,许乔然走了几分钟后,就听到潘雯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要不是你天生听力障碍,老东西也不会把公司股份的第一继承人全部写成叶程卓,你不知道妈心里有多憋屈——”潘雯说时突然用力把叶唐宋抱在怀里,也顾不得叶唐宋是不是在拼命挣扎。

许乔然立马跑了过去,正好就看到叶唐宋无比用力的要挣脱潘雯的拉扯,而潘雯一身酒气,披头散发着,无比粗暴的用力摇晃着叶唐宋。

叶唐宋虽然已经拼命反抗着,不过毕竟大人和小孩的力气相差在那里,并没有轻易的从潘雯的桎梏中挣扎出来。

“你干什么?”许乔然见着潘雯拽着叶唐宋歇斯底里摇晃的模样,心头也是吓了一跳,她喊了一声早已疾步跑过去要从潘雯手上把叶唐宋拉回来。

“都是你挑拨离间!害得唐宋连亲妈都不认了!”潘雯一看到许乔然,情绪愈发激动起来,只不过一直粗鲁拽着唐宋胳膊的手倒是放开了一些。

许乔然见着潘雯的手松了点,立马眼疾手快的把唐宋拉回来,小家伙自己身手也利索着,刚从潘雯手里挣脱出来就惊惶的躲到许乔然的身后去了,乌亮的大眼睛惶惶不安的看着潘雯。

“连老娘都不认了是吗?早知道就不该把你生下来,一点好都没捞着!白白陪老东西耗了几年时间!”潘雯见着唐宋惊恐的模样愈发来气,说时开始要重新从许乔然身侧把唐宋拽回去。

“你不是他的监护人了,没资格带他走!”许乔然说时挡在潘雯前面。

“你算老几!老娘当年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让开!”潘雯说时突然就往许乔然身上疯狂的乱抓起来。

许乔然生怕潘雯的长指甲会误伤到身侧的唐宋,立马伸手去挡,不过她这样防卫为主的,明显处于下风,“唐宋,你先回去好不好?”她自顾不暇,这会体力已经有点虚脱,气喘吁吁的劝起唐宋。

许乔然话音刚落,前方忽然响起了有规律的鼓掌声。

潘雯闻声往身后转去,这倒是暂时停住了先前的泼妇骂街。

“啧啧,没想到晚来一会,就错过好多精彩的场面了——”杨敏里面穿了件低胸的珠片群,银色的珠光反射回来一闪一闪的,外面则是松垮垮的披着件黑色西装。

许乔然看到杨敏的时候心头也沉了下去,随即下意识的把原本在她自己身侧的叶唐宋紧紧的护在身边。

因为,和杨敏一起过来的还有七八个身材健硕的陌生男,一律带着墨镜,也看不见真容,不过看他们健硕的体格,显然是专业的散打人士。

“这就是你的宝贝儿子啊,胆子小的跟什么似的——不过每年生日跑出来放风筝的优良习惯倒是一直没改——”杨敏说时旁若无人的走到许乔然前面,突然堆起亲热的笑意,弯身下去作势要摸唐宋的脸颊。

小家伙明显厌恶的一避,她的手心就落空了。

她这才缓缓站直回去,之后像是避脏似的又拍了拍掌心,尔后一脸嫌弃的朝潘雯说道,“不就是一个又聋又哑的残疾,要不是为了叶程卓,你还真以为我愿意讨好你?前两年还傻不拉几的陪你跑来这里吹冷风放风筝!”

“残疾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潘雯这倒是对杨敏的口无遮拦颇为不满。

“是吗?如果我说给你张现金支票,条件是让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不知道潘女士对这笔交易感不感兴趣?”杨敏说时又踱步走到潘雯面前,笑意盈盈的问道。

“多少金额——你可别拿点零花钱就想打发我?”潘雯说这时,语气倒是明显比刚才缓和了不少。

“放心,够你花一阵子的了。”杨敏说时忽然抬起右手,旁边的那个墨镜男就把手提包给她递过来了,杨敏这才从包里拿出张单据,居高临下的递给潘雯。

潘雯立马迫不及待的去接,结果杨敏手一抖,那张小小的单据就飘落在地了。潘雯也不计较,立马弯身下去捡起来,确定上面的数字还算满意后,她显然懒得去顾叶唐宋的安危了,临走前轻飘飘的嘀咕了一句,“你要怎么玩我管不着,别触到法。律就成——”

“哟,潘小姐原来也有法律观念呀,你自己有那点瘾在就别管我了,有空还是想想怎么把你自己的毒。瘾戒掉吧,要不然下次我可没那么好心给你零花钱了。”杨敏阴阳怪气的说道,潘雯倒是不再理会她,之后就疾步离开了,甚至没有多望一眼身后的叶唐宋。

等到潘雯一走,那一排壮汉就朝许乔然团团围去。

许乔然并没有和杨敏有过亲密接触,对她的最差印象也就仅限于几天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只不过眼下见着那一排显然听她命令的壮汉围过来,许乔然下意识的护着叶唐宋往后退去,直到退无可退,她这才停了下来。

“这里没有叶程卓,就别装了,讨好这么个小残疾,给谁看呢——”杨敏慢悠悠的走到许乔然前面,不无讥讽的问道。

“你和我的事情我们自己做个了断吧。”许乔然明白杨敏多半是在叶程卓那里受挫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叶唐宋先前被情绪癫狂的潘雯就已经弄得惶惶不安了,她怕叶唐宋再受什么刺激的话,估计以后要流利开口与人交流更是难上加难了,眼下小心翼翼的去查探杨敏的打算。

“了断?那你觉得要怎么了断?你没来之前,我委曲求全的忍受这个小残疾,差点就当上这个小残疾的家庭老师了的,我本来想着放长线钓大鱼,缺席几个月好让叶程卓意识到我的重要性,结果,你倒好,捷足先登,完全打乱我的计划了——”杨敏说时还意义不明的冷笑起来,只不过这会在许乔然看来,却是只有诡异而已。

“小聋子,你说我们要怎么了断才好?”杨敏忽然又颇有雅兴的半蹲下来,娇滴滴的对着叶唐宋问道。

“哦,对了,差点忘记你是听不到的,又不能开口说话,小聋子加小哑巴,还有一个当婊。子的妈,啧啧,你也真是够可怜的——”杨敏忽然又一脸惋惜的样子,她话音未落,原本被许乔然护在前面的叶唐宋突然抬腿用力朝杨敏身上踢了一脚。

杨敏毫无预防,被叶唐宋那一脚实实在在的踢到,立马哎呦吃痛了一声,“婊。子生的小残疾,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她弯身去掸了下裸。露的小腿上被叶唐宋的鞋底剐上去的泥巴,之后就气急败坏的转身要往叶唐宋脸上扇去,只不过她这一巴掌没扇到叶唐宋脸上就被许乔然伸手挡住了,“哟,这是要护着他啊?”

唐宋这一脚踢的够重,杨敏的小腿上甚至被他的鞋底有点擦破皮了,她这样大力扇去,原本虚晃晃披着的西装也跟着滑落在地,倒是显得有点狼狈。她这才干脆后退了几步,之后示意边上离她最近的两个壮汉往前面走去。

唐宋毕竟还是小孩子,刚才冲动的用力踢了杨敏一脚,看着两个壮汉步步逼近,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下意识的往许乔然怀里靠去。

“没事的,叶程卓很快就会来找我们的——”许乔然也已经惊吓的身心都紧绷着,这会为了安慰叶唐宋,面上只得勉力镇静着,低声安慰起来。

“我和她八字不合,你们利落点帮我解决下,省的老娘自己动手,速战速决!”相比刚过来时的气定神闲,杨敏这会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语气不善的催促起来。

许乔然见着面前走过来的两个壮汉在活络着双手,甚至还有点肌肉拉筋的声响发出,她不由自主的愈发沁出了手汗。

下一秒眼见得视线里有拳头挥了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捂住了叶唐宋的眼睛,那拳头落在身上的绵实声响过后,许乔然立马察觉到身上传来了猛烈的痛觉。

也许是胳膊、也许是肩呷处,她一时间居然想不起来刚才被拳头落过的地方。

幸好,那两个壮汉只是挥拳几下就打住了,一脸无趣的站在那里,大概是觉着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许乔然毫无挑战性可言。

“谁让你们停下来的?”杨敏见着许乔然除了刚才脚步踉跄一点,还是镇若自定的站在那里,她想象中的求饶乃至受惊的落魄场面全无半分,她不知为何就觉得已经冥冥中早已定输赢了。

可是她还是不甘!

杨敏想到这时,突然又疾步走回到许乔然前面,伸手就朝许乔然脸上甩了好几个大耳光,那清脆的声响落在她自己的耳朵里,这才让她觉着一点报复的快感,以及,还有她自己掌心的那点痛觉跟着而来。

许乔然也不说话,只是无比安静的看着杨敏。

被她那样沉着无感的视线冷冷带过,杨敏突然间就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落,甚至,还有一点点莫名而来的不安。

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何曾会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给震慑到!

“看什么!”杨敏不知道要怎么派遣掉心里那隐约生起的不安感,说时突然从手包里拿了把小刀出来,刀锋银光闪闪,显然锋利无比。

杨敏也不知道她自己该去嫉恨谁,只不过叶程卓在意想守护的东西,此刻她只想悉数都毁掉。

因为,就在下午,杨俞丙亲口告诉她,他自己做空中鼎的计划全部泡汤外加大宗的期货投资失利,也就是意味着杨家即将一落千丈。

她连最后一点要挟叶程卓的倚仗都没有了。

杨敏把小刀刚亮出来,随即就往许乔然脸上划过来,许乔然侧脸一避,她失手过后干脆直接往唐宋脸上划去,许乔然右手嗖的一下扣过来,那刀锋极其锋利,才稍一带过她的指间就有血水流出来而她全然不顾,杨敏显然没料到许乔然孤勇如此似乎全然不顾锋利的刀尖,握小刀的右手无意识的晃荡了下,许乔然趁着她这松动的瞬间直接反手扣住杨敏拿小刀的腕间,以不可思议的手势就把那柄小刀夺到她自己的手上了,下一秒已然把小刀顶在了杨敏的脖颈下方。

刚才这险象环生的一招,倒是得益于她自己平时课后精心勤练拿刀的苦功,相比杨敏这样缩手缩脚的门外汉,还算娴熟的直接夺刀过来反抵在了杨敏的脖颈下方。

一招就逆转了局势。

作者有话要说:  深夜自我检讨下,最近更新时间真的好任性啊(⊙﹏⊙)b快完结了,亲们再忍受空空几天吧,下篇空空肯定会洗心革面好好更新的233333

(快捷键 ←)上一章:第57章 返回《时光不曾告诉你》目录 下一章:第59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