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记忆

文/走火的气球
本章字数:3984 我真不是英雄txt下载

秦慕使劲摇了摇头,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仿佛被人敲了一闷棍,不过下一瞬间,他就意识清醒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周围这一切。

“这里是哪?”秦慕有些愣神的看着周围一切。

周围的坟场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处瀑布,湍急的水流如一条白色的匹练倾斜而下,溅起一大片水花。

瀑布下方,则是一个圆形的小湖泊,清澈无比,甚至还可以看到一条条游鱼在下方来回穿梭。

“嘻嘻,敏哥快来啊,这水可凉了……”一个清脆的笑声传来。

秦慕回首望去,就看见一个身材瘦弱、长相清纯可人的女孩就在坐在湖泊边嬉戏玩耍,白皙的脚丫不停的拍打着水面。

只是当秦慕看到这个女孩的样子时,他的心神剧烈震颤起来,这、这女孩不正是要和他结婚的新娘子?

怎么回事?!

秦慕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生疼无比,不是做梦?

他明明已经确定这个女孩子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敏哥,你怎么了,干嘛自己打自己?”女孩疑惑的问道。

“水凉着哩,快起来,别冻着……”秦慕突然说道。

这……这句话确实是秦慕说的,只是他是自然而然的说出,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女孩恋恋不舍的起身,只是突然脚一崴,就直接身子一倾,撞进了秦慕的怀中。

“小媛,当心点哩,都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做事还马马虎虎的。”秦慕再次开口,斥责声中却明显有着疼爱的味道。

叫小媛的姑娘羞红了脸,轻轻的嗯了一声,头却枕在秦慕的胸口没有离开。

秦慕的脑子也是一热,将小媛搂紧,开口道:“小媛,再过一年,等我赚了钱就回来娶你。”

“敏哥,我等你。”小媛轻声开口。

二人的感情逐渐的升温,一个月后,秦慕就离开了村子,在他二叔的推荐下,去了省城。

秦慕此时就好像一个提线木偶,除了平常可以自己自由活动外,每到关键剧情,他就不受控制的跟着剧情走了。

他此时也总算明白,这恐怕就是属于陈公儿子陈敏的记忆,自己此时已经彻底的成为他了。

秦慕来到了省城一家杂货间做起了学徒,由于他自小比较机灵,所以很快就受到了老板的赏识,交给他的任务也越来越多。

只不过其他的学徒见此就不乐意了,背地里给他使小绊子,秦慕想到家里还有等着他娶的姑娘,就都忍了下来。

只不过这些学徒非但没有就此停止,反而变本加厉,甚至有一次,还直接把秦慕约到城郊外,狠狠的打了一顿。

之后隔三岔五,秦慕就会被叫出去揍一顿,有时候甚至被打的躺在床上一天都动弹不了。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全身都罩着黑纱的人,给了他一本书和一枚戒指,正是秦慕在坟场挖出来的骨戒。

秦慕有些疑惑的翻看着书籍,这竟然是一本吸取别人精气并且可以操控死人的道书。

这个时候化作陈敏的秦慕为了报仇和自保,毫不犹豫的开始修行起书籍上的内容。

之后的夜晚,他都会去这些学徒的房间,吸取他们的精气强大自身,而他本身也越来越强大。

一个月后,杂货铺的一个学徒精气失去太多,暴毙而亡,这个时候的秦慕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直至所有的学徒相继诡异的死掉。

陈公这个时候听到消息才闻讯赶来,他一到杂货铺就发现了自己儿子的不对劲,二话不说就将他带回了村子里。

陈公早年也入过茅山修行过,还算是有点道行,知道这一切都和自己的儿子有关,在他的再三逼迫下,化身成陈敏的秦慕才说了实话。

陈公一时间捶胸顿足,大骂“糊涂”,只是事已至此,他是不会将自己儿子送去警局的,不过也不想让儿子在邪道中越走越远,于是将书籍烧了,骨戒则是埋在了村子北面的乱坟岗的小山丘上。

这里阴气最重,反倒是可以将骨戒本身附带的邪气镇压下去,使得自己的儿子摆脱其中的干扰。

秦慕则是回归了正常的生活,他在杂货铺挣了些钱,也学到了经验,于是在村中也干起了杂货生意,生意也还算红火。

他和小媛郎有情妾有意,一来二往之下,也早已经私定终身,就等着生意稳定后将小媛娶进门了。

只不过天不遂人愿,自从秦慕回来后,村里就隔三岔五的死人,一时间村里都恐慌了起来,看向秦慕的眼神也不对了。

不过碍于陈公的威严,大家对秦慕倒也还算是和颜悦色,这样的日子又持续过了大半年左右。

村子里每隔一个月还是会死人,并且,在这段时间内,陈公的身体也越来越差,眼看时间就不多了。

秦慕眼眶微红的看着自己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一时间无语凝噎,为了让父亲看到自己成家,秦慕私底下就和小媛商量了下早日完婚,小媛也很干脆的同意了。

小媛的父亲也很开明,知道二人从小青梅足马,感情很深,而且陈敏也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村子里关于死人的传闻他倒不是很在意。

只是,就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天,陈公就驾鹤仙去了,秦慕心中自然沉痛无比,他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本来婚礼也应该直接取消的,只是他的二叔却告诉他,最近陈敏沾染了邪气,运气不济,再加上父亲新亡,婚礼要如常进行,就权当是冲丧了,要不然以后的运气也会很差,还会连累新娘子。

秦慕心中昏昏沉沉,只想着自己的老父,没有思虑太多就同意了下来,自己父亲的灵堂就设在了北面的院子里,他们则是在西面的院子举办婚礼。

然而,事情在这里就发生了转折,就在秦慕结婚的当天,他被一群凶神恶煞的村民围了起来!

村民们都认为秦慕被妖邪附身,要抓起来烧死,村子才能摆脱死人的诅咒,只不过之前碍于陈公的威严一直没有动手,现在陈公死了,正好父子俩一起上路。

“敏子,不要怪大家心狠,为了村子的未来,你就去陪你老父亲吧。”

“哼,一开始我就看他不对劲,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阴气,指不定村里人全是被他害死的。”

“抓起来,烧死他,烧死这个害人的东西!”

小媛此时掀起盖头,拦在秦慕的身前,眼睛红彤彤,带着哭腔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敏哥他、他绝不会害村里人的。”

“小媛,你让开,你被这个孽障的妖术迷了眼。”此时一个年纪大的村民开口。

村民们也懒得废话了,蜂拥而上,围堵了上来,秦慕整个人如遭电击,他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平日里友善可亲的村民们,此时为什么会如此凶神恶煞,歇斯底里……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直接将小媛推倒在地上,秦慕看到,顿时急了,直接就一脚踹了过去,场面一时间混乱无比。

桌子被打翻,秦慕纵然修炼了一段时间,只不过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围攻在了中间。

小媛这时也起身拉扯村民,不让秦慕被带走,难免殃及池鱼,被这群愤怒的村民误伤。

秦慕愤怒了,直接运转起在书上学的一些茅山道术,一手顶在村民的头上,吸收了他一部分精气,这个村民这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了。

“瞧,就是他,这个杀千刀的,他现形了,杀了他!”也不知道谁怒吼了一句,周围的村民都蜂拥而上了。

“嗤!”

利刃入腹的声音,一滴滴鲜血顺着胸膛流了下来,将地面染的通红!

“杀人了!”

刺耳的声音响起,村民一下子惊作鸟兽散,浑然没有了之前要将秦慕抓起来烧死的高昂气势。

秦慕眼神呆滞的看着怀中的小媛,她面色苍白的躺在自己的怀中,胸口处的鲜血汩汩的流出,将他的新娘袍染的更加的通红。

“敏、敏哥,我不后悔,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敏哥,抱紧我,我好冷……”小媛声音虚弱的开口。

她的手竭力的抬起,想要抚摸秦慕的脸颊,只是她的手臂在半空中却突然戛然而止,无力的垂了下去。

秦慕握着小媛虚弱的手臂,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落,他将小媛的手臂死死的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感受着手臂的余温,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小媛,我也好喜欢你,小媛,你听的到吗?”秦慕喃喃道,两行清泪化作了两行血泪。

“啊!”半晌后,一声如野兽般的咆哮响彻在村子内,“你们不是说我是妖邪吗,我用我的灵魂起誓,必定将你们所有人千刀万剐,全部杀光!”

他的话语刚落,在村北的小山丘上,埋藏在这里的骨戒顿时发出一阵刺目的白光,瞬间飞向了秦慕所在的院子。

秦慕接过飞来的骨戒,感受着骨戒的力量,一瞬间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是骨戒一直在吸收村里人的精气,才让村子动不动就死人。

只是他现在已经浑然不在乎了,他只想报仇,而骨戒,可是让他变得更加强大,是他报仇的资本,这就足够了。

秦慕抱着小媛的尸体坐了一夜,第二天,他放下小媛的尸体,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变得阴冷了下来,木然的走出了院子。

他来到了一户人家前,迈步走了进去,他不管这是谁家,现在的他,只想杀人,杀人,杀光所有的人!

“滚出我家,快滚!”一个大汉手中拿着一把柴刀,恶狠狠开口。

“呵、呵呵。”秦慕的嘴中发出一连串阴沉的笑意,令人发寒。

大汉再也忍受不了,举着柴刀就劈了过来,只是柴刀在半空中就诡异的静止不动了!

秦慕的眼中冒着红光,一只手扼住了大汉的喉咙,将他整个提了起来,杀戮的情绪急剧的在他心中蔓延。

大汉的双腿不停的在空中挣扎,然而就在他快要断气的时候,秦慕的手却一松,眼神却猛然间恢复了清明。

“好了,该醒了,要是我杀了他恐怕就会永远沉沦在这幻境之中吧。”秦慕的嘴角勾出一丝微笑。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忽然就缓缓出现在了秦慕的正对面,周围的一切瞬间变成了黑白。

这个身影看着秦慕,带着几分疑惑开口道:“你竟然挣脱了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6章 骨戒 返回《我真不是英雄》目录 下一章:第8章 回归(求收藏推荐打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