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押注

文/同疯
本章字数:6934 黑暗守望txt下载

角斗场中呼声响亮,擂台上的两人战斗也异常激烈。

鬼刀的刀法很诡异,开场三分钟就把残豹给压入下风,场面看起来对残豹十分不利。残豹双爪挥舞配合,虽然将鬼刀的攻击尽数抵挡住了,可也被鬼刀逼得不停后退。

雪风三人看的十分入神,擂台上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里。

身边的三个人都静默起来,陈飞飞倒是不自在起来了,在座位上不停的扭动,像条虫子似的。

忍了很久,陈飞飞终于忍不住了,碰了碰旁边的雪风问道:“你觉得擂台上的两个人,谁获胜的几率大啊?”

雪风疑惑,问道:“你怎么也对这些事感兴趣了?”

“不是,我要押注!”

“哦?比赛都开始一会儿了,现在还能押注吗?”雪风问道。

“哎,谁胜谁负角斗场又意,反正无论是谁获胜他都能抽取赌金,押注的人多了他们的获利当然也就多了,他们自然不会限制押注的时间。只要不是比赛出现明显的差距,角斗场是不会限制押注的。”

“现在比赛开始的时间没多久,还能押注,你快说谁赢的几率大,一会儿胜负已分的话就不能押注了。”陈飞飞焦急的说道。

“这样啊!我感觉残豹的获胜的几率要大。”

“为什么啊?不是那个鬼刀占了上风吗?为什么你觉得是残豹胜。”陈飞飞问道。

雪风无奈的说道:“既然你觉得鬼刀获胜的几率大,直接压他赢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问我啊!”

陈飞飞尴尬,说道:“我不是对战斗不擅长嘛!上次看你们比赛的时候我也压了几场其他人的比赛,结果都输了。现在有你们这些专业人士在,当然要问一下你们这些专业人士了。快,说服我,再浪费时间就来不及了,别人都开始押注了。”

雪风扭头看向周围,发现不少观众的身边都站着几个收取金币的人员,估计这就是角斗场收取比赛赌金的人了。

看着陈飞飞焦急的模样,雪风也感到可笑,不过还是为陈飞飞解释了他认为残豹获胜的原因。

“此时残豹虽然被鬼刀压制,但是他并没有受什么伤,后退的时候也比较从容,说明他并不像表面那般被鬼刀逼得后退。我估计他是在寻找鬼刀的破绽,然后再一举击破。”

“我去,这么厉害啊!”陈飞飞惊讶道。

“还没有这么简单,之前我和残豹比赛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还有一个压箱底的招式,应该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超过平时的实力,效果和兴奋剂一样。只不过在我和他比赛的时候,他消耗过多,才没使出那招。”

“现在比赛开始并没有多长时间,他消耗的原力也不多,剩余的原力足够使出那招的,而且,最的是,这一场比赛跟之前他和我的比赛一样,都是五连胜之后的一场比赛,上次他输给我没能完成六连胜,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在我看来这场比赛残豹获胜的几率大一些。”

看着雪风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陈飞飞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擦,雪风,你真是逆天了,分析的这么透彻,这一次比赛残豹岂不是赢定了?看来我压残豹赢要多压一些金币才行。”

“别!”雪风劝阻道:“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对于那个鬼刀我也不熟悉,况且在擂台上可能出现各种情况,我也不敢肯定残豹一定会赢。”

陈飞飞满意,对雪风说道:“没事,反正按你说的就是残豹获胜的几率大,那我压残豹赢就就行了。”

“可是你也很可能输啊!”

陈飞飞微笑,意的说道:“世上哪有什么事是一定的啊!能占过半的几率就可以了。”

雪风愣住,陈飞飞很简单,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很简单。

嘴角扬起,雪风微微一笑,看来是他想的太多了。

很多时候并不是事情复杂,是自己想的太多才把事情变得复杂了,像陈飞飞这般处理事情确实会少很多麻烦。

陈飞飞高高举起一只手,直到一个角斗场的人员看到并向他示意,他才把手放下。

“行了,一会儿就能押注了。”陈飞飞满意的对雪风说道。

没过多久,那个人为那边的观众解决了问题,就向陈飞飞走来。

“请问是要押注吗?”这人礼貌的向陈飞飞问道。

“是,我压那个残豹赢,二十金币。”陈飞飞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二十个金币。

雪风无语,你说要多压一些金币,合着就压二十金币啊!

在陈飞飞押注的时候,雪风也趁机观察这个人。

这个人年纪不大,大概二十多岁,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和一支笔,在腰间悬挂着一个大的口袋,这个人走路的时候口袋就“哗啦哗啦”的响,估计里面装的是观众押注的金币。

果然,雪风猜的没错,接过陈飞飞赌注的金币之后他数了数就放进了那个口袋。

那个口袋鼓鼓的,装的金币不少,而这个人带着这么多金币随意走动,一点累的样子都没有,估计这人的实力也不弱。

拿笔在小本上写了一会儿后,那人撕下一张纸递给陈飞飞,说道:“比赛结束后,如果您押注的角斗士获胜,就可以拿着这张凭证到兑换处领取本金和奖金了。时间没有限制,不过必须在这家角斗场领取。”

这人说完就要转身离开,不过雪风出声阻止了他。

“等一下,我也要押注。”

“好的问是压谁获胜。”这人对雪风仍是很有礼貌。

“我压残豹获胜,三十金币。”

雪风从口袋里掏出三十个金币递给那人,他之前参加角斗场的比赛,一直获胜,赢的奖金也不少。

那人接过金币,仔细核对金币数目。

在那人数金币的时候,雪风出声问道:“押注是可以压任意金额吗?”

那人没有停止数金币,对雪风的问题也没有忽略,他回答道:“不是的,角斗场的赌注方便计算都是采用注的,一注是十个金币。赌注的话最少是一注,上不封顶。”

“能告诉我压残豹获胜和压鬼刀获胜的金币分别是多少吗?”雪风问道。

那人数完金币,放进腰间的口袋里,对雪风说道:“对不起,在比赛结束之前我不能告诉您参加押注的金额。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当观众押注之后,你会返还一张纸,难道不怕别人仿造吗?”

那人撕下一张纸,递给雪风,说道:“这个您不用担心,角斗场凭证的纸张都是以特殊工艺制造的,就算放上一百年也不会损坏。至于仿造,更是不可能,至少从角斗场开办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类事情。”

“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去给其他观众开凭据去了。”

雪风接过凭据,说道:“没有问题了。”

雪风看着手中的凭据,上面书写的字很简单,就是比赛时间场次,压的获胜方,赌注金额,最后还有一个里斯城角斗场的印章。

用手指轻轻揉捻纸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要比普通的纸稍硬一些罢了。不过刚才那人既然说,角斗场自开办以来就没出现过仿造的事,那这张纸自然会有它的特别之处。

将凭证收好,雪风再次将视线放到擂台上,此时的战斗正是激烈。

和刚才一样,仍是鬼刀占据上风,残豹在鬼刀的攻击下不断后退。只不过与比赛刚开始的时候相比,战斗的节奏快了许多。

鬼刀的刀法变得更加诡异,挥刀的速度也快了一筹,估计他也想快点结束比赛。

尽管残豹在鬼刀的攻击下处于下风,但是他依旧不慌不忙,轻松写意的闪避抵挡着鬼刀的攻击。

估摸着战斗开始的时间,雪风扭头对陈飞飞说道:“仔细看着,快到决胜负的时候了。”

“哦?你怎么知道?”

“按比赛开始的时间来看,他们俩的原力消耗的都差不多的了。”

果然,在雪风提醒陈飞飞之后不到一分钟,决定胜负的一战开始了。

残豹一声怒吼,浑身的气势顿时猛增,原力流动的速度也瞬间增强好几倍。

原本一直压着残豹打的鬼刀见势不妙,急忙后退。

可残豹根本不给他后退的机会,双爪极速挥去,爪套上面的刀刃寒光闪闪,尽显它的危险与锋利。

鬼刀依靠他诡异奇特的刀法将残豹的攻击挡下,同时不断的后退,企图脱离残豹的纠缠。

看到擂台上的形式急转,观众席上残豹的粉丝顿时激动的狂呼起来。

“残豹,加油!杀了他!”

“我可是买了你五十金币赢啊!残豹,一定要赢啊!”

看到擂台上的形式被雪风说中,陈飞飞也兴奋异常,猥琐的声音穿过雪风的耳边:“哇哦!残豹,加油!干掉鬼刀。”

有人欢喜有人忧,原本那些看好鬼刀的观众都是愁眉苦脸的,手中拿着压鬼刀获胜的凭据,期望着鬼刀能扭转擂台上的形式。

世上的事哪能全都如意呢,尽管那些看好鬼刀的人十分渴望鬼刀获胜,但是还是事与愿违。

残豹好像是使用了能在一段时间内爆发原力的秘技,实力大增。

尽管鬼刀极速后退,可还是没能甩掉残豹。

残豹的力量在使用秘技之后变大了许多,鬼刀的刀法对他的影响也小了许多。

在残豹的攻击下,鬼刀不得不全力去抵挡,根本没机会反击。

在强力抵挡了一会儿残豹的攻击之后,鬼刀还是被残豹逼到了擂台的角落。

现在鬼刀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停下后退的脚步,抵挡残豹的攻击,要么跳下擂台,输了这场比赛。

犹豫了许久,感受着残豹越来越猛烈的攻击,鬼刀无奈,用力向后一跃,跳下了擂台。

不用说也知道,这场比赛是残豹获胜了。

观众席上站起来许多观众,他们奋力呐喊,有的人还摇晃着手中的票据,他们都是残豹的粉丝。

在观众的呼声中,裁判走上擂台,高声宣布:“此次角斗,残豹获胜!”

观众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声,陈飞飞也忍不住嘶吼:“啊啊啊!赢了!哈哈哈!”

待到嘶吼过后,陈飞飞才拍拍雪风的肩膀,说道:“哈哈,雪风你还真是厉害,还真是残豹赢了。”

雪风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也要去比赛了。”

雪风说着就起身,对古恩白阳说道:“我们也去比赛吧!”

两人点头,雪风三人向角斗场办理处走去,他们在比赛之前需要向角斗场报道一下,这样角斗场才能为他们安排比赛。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我们的世界你不懂 返回《黑暗守望》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难缠的对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