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截杀

文/空的点
满级大号在异界 本章字数:2707 满级大号在异界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天命神相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水斛坐在蚕丝编织成的华贵软垫上,闷声喝着用玉碗盛上的烧酒。

    和夜魔族零散的部落分部不同,图腾族人更喜群居。他们喜欢在阴暗不见天日的峡谷山沟里挖出地下世界,在石壁上刻满意味不明的图腾,然后在身上画出其中最传神的纹路。

    水斛所在的地下洞窟便是处于一座大峡谷的庇护下,和帝国大军所通过第一战线的那座峡谷不同,这里是处于更后方的阴湿地,算是图腾族的秘密行宫。一般每有大战争发生时,图腾族的精英贵族就会被撤离到此地,远程操控着战场走向直到战争结束。

    然而此时此刻,以水斛的身份也只能坐在侧位的软垫上,因为正中央的高大石座上,坐着山将那铁塔般粗狂的身影。

    平日里一直跟在阴将身边几乎不苟言笑的山将,这会儿却开始大展身手。图腾族收集到的前线情报,每一张每一条都由他亲自过目,批改后下发出去,分散到战场的各个角落。他就像个巨大机械堡垒的中枢承轴,有条不絮地让整个图腾族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行。

    接收命令的是几位少主派的图腾族长老,他们老朽的身体干涩地移动着,就像木偶一样机械地传达出山将的指令,没有一个人去质疑命令的正确性,也没有一人敢质疑王座上之人的身份。

    长老如此,底下的族人更是不敢多问。

    几天前,图腾族的第二位少主接受了重病在床的族长口令,带领一大股士兵和几名还未站边的族老想要掀起政变。很可惜,他的大军还没有冲到洞口,人已经被提前得到消息的山将当场格杀,现在这位少主的尸体还在众人身旁的墙壁顶上吊挂着……有了这么个前车之鉴,再也没人敢生起叛逆的心思。

    倒是这些天偷偷摸摸出逃的族人多了不少。

    水斛大口喝着闷酒,他时不时还偷瞄一眼坐在宝座上的山将,心中五味俱全翻腾不止。山将不可能一直霸占着图腾族的王位,相信城市里的人类也不会甘愿一直呆在山林里做个野人,所以这个位置迟早还是要由他继承,这是好事!然而面对人心已经涣散了的族群,他的前路又在何处?

    又喝了一碗酒,身子燥热的他正要起身,石座上的山将倒是先一步站了起来。铁塔铸成的巨人将手中的皮纸丢在一旁,仰头望天喃喃自语:“该干活了。”

    水斛随着对方的目光一同看向上方,就见怪石嶙峋的天顶裂口处透进来缕缕翠绿色的华光,这些光晕几乎要将整个阴暗的洞窟内部都染上清晰的墨绿色。配合着石缝组成的杂乱脉络,这景象比之墙壁上的图腾画像还要神秘玄奥得多。

    没等水斛发出长叹,山将那巨大的身躯就仿佛巨熊狂奔一般飞驰而出,顺带着将他如小鸡模样拎起,迎面扑来的骇人气压灌满了口鼻,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两人风驰电掣地出了石窟,没过几刻钟就出现在几里外的山涧里。

    大地被骤然降临的庞然大物踏出了深坑,泥土草屑飞溅,面前正在亡命狂飙的黛儿一行人当即勒马停止前行。不料因为对方出场的形式太过惊骇,身下那匹见惯了战场厮杀的烈马仍然受到了惊吓,畜牲嘶鸣一声抬起前蹄,几乎是本能地将背上的小人儿甩了下去。

    “冕下!”

    杜克急忙冲上前接住黛儿的身躯,帕特则抽出腰间的骑士剑谨慎地护在两人面前。

    “是你们……?”

    黛儿死死抿住嘴唇,她在之前的会议上见过山将和水斛的面容,自然知道这两人的来历,况且黑龙会的山将也算是名传四方的圣域强者,作为暗夜组的一员她也大概清楚对方的情报资料。

    “哟,这不是一直跟着考伯特的小女娃么,怎么身上这么多绿色的光点啊本座瞧瞧。”

    寻找到目标的山将憨憨直笑,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似乎他真是因为惊诧那绿色的光华才拦下的三人。水斛则在一旁暗地里冷笑,要是谁真信了这个大个子憨傻的表演,那才是真正的傻叉。

    就在憨笑的山将想要伸手拉住黛儿胸前飘荡的翠绿色锁链之时,帕特上前一剑砍在了山将的小臂上:“谁允许你用脏手触碰黛儿冕下,滚开!”

    山将并没有滚开,他如同大山般的身躯怡然不动,手臂上仅仅擦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伤口。

    “有意思,守护骑士是吧,你知道自己守护的是谁吗?”山将的笑容仍旧不变,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只手,掐住帕特修长的脖子,将对方轻松地拎到空中。

    以他的体型,拎谁都和拎鸡是一个模样。

    黛儿脸色惨白,她和杜克眼睁睁看着帕特被怪物一般的巨人拎到空中,没过十秒,这位忠心耿耿一切只为她着想的守护骑士就满脸血红,眼珠爆起,脸部像极了一只即将被碾死的蛤蟆。

    眼见手中将死之人欲言又止,山将终于流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看来你多少知道一点内幕,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像你这种废物也能当刺客之神容器的骑士,教廷那边已经没人可以拿出手了吗?”

    已经将死的帕特哪里能够还嘴?这会儿他连手中的短剑都拿不稳,唯有用剩余的力气转过头,示意黛儿和杜克两人先逃。

    然而杜克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连逃跑的念头都生不起来。他老早就知道黛儿是琼森家族的后裔,也知道她怀有神灵的血脉,可埃古道·琼森乃传说中的阵法之神,和刺客之神艾梵又有什么关系?他的后代怎么可能就这样成了另一个主神的容器?

    照理来说既然是主神的容器,教廷那边应该将黛儿拥为上宾,甚至加冕封神也不为过。可黛儿怎么就加入了暗夜组?琼森家族怎么就会一夜消失?更何况他之前听都没听说过类似的消息,估计教廷本身也对这件事也未有所闻才对。

    乱了……乱了……

    乱的不仅是杜克,还有黛儿,眼见最亲近的帕特叔叔即将命丧九泉,杜克在一旁也萎靡不振,她顿时陷入了最为绝望的处境里。新教和教廷的矛盾不可调和,一旦她这位神之化身被帝国和新教抓住,结局唯有无尽的折磨和恐惧。

    不如……就在此了断余生,也省得日后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闭起眼睛,心中一片苦涩,家族被灭,她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女只能常年在外奔走,一心想着如何复仇……现今看来,自己这短暂的一生过得多么不幸。

    神之化身……这种虚无缥缈的头衔到底有多大意义?

    她从小喜欢修炼暗杀术,但家族里只有阵法大师,直到琼森一族被灭,她也没有找到真正能教导自己刺客之道的名师。

    刺客之神?如果栖息在自己身体里的真是这样伟大的神灵,那她为何不能帮助自己真正走上刺客的道路?

    只在这一刻,她脑海中下意识印出那一席白衣的身姿。

    如果能成为他那样的刺客宗师,自己大概做梦也会被笑醒吧?(。)请使用,,网页版影响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