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章 004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494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动山河 空亡屋 少年至尊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天才霸主 混沌武神 气冲星空 魔动九天 江山权色 萌萌山海经
可惜他还没跑出几步,逃亡就已经宣告失败。

    应真道人甚至不曾追上来抓他,只是托着裙装的手腕轻轻一抬,那薄黄的裙子就无风飞起,如同一只有生命的鹰鹫,凌空就对着叶柏涵扑了下来。

    那裙子像是有生命似的,罩住他就开始乱动。明明只是件衣服而已,力气却大到不可思议,叶柏涵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稍微撑开一点它马上又会自己黏上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随着他挣扎得厉害,他隐隐感觉到这件衣服不知道怎么好像在开始吃他原本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觉,他的手臂已经有好几处可以感受到衣服内层柔软的质感——这件衣服肯定不是用任何凡世的材料作成,那质感柔软又结实到不可思议,叶柏涵用尽全身力气去挣扎,也不能破坏它分毫。

    他忍不住大叫道:“放开我!”

    应真道人却站在旁边,也不动手,只是看似亲切地安慰道:“不要动,这青寰飞仙裙是上等的法器,平日要是遇到危险可以护你周全。”

    然而叶柏涵只觉得会动的裙子好可怕,也完全无法理解作为一个男孩他为什么非要穿上一条“飞仙裙”?

    他挣扎得更厉害了。

    可惜即使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他最后还是灰头土脸地被强制穿上了裙子,然后这条裙子还不肯善罢甘休,也不知道是自带了配件还是怎么,叶柏涵跌跌撞撞没有站稳,刚一头扎进了应真道人的怀里,就发现头上一松,发带已经散了,三下两下被扎成了小女孩的发髻。

    “……”

    他炸毛了。

    应真道人却开心了,说道:“这法器你现今还不能控制,但是我已经用你的气息简单炼制过了,等你以后修炼有成,就可以自由控制它进行变化。现今虽然不能自由控制,但是一般的防护,清洁,形态变化的能力,还是可以发挥的。”

    叶柏涵却完全不回答他,撇着嘴懊恼地瞪着应真道人。

    应真道人摸了摸他的头,笑容温柔。见他不高兴,手指轻轻在他身前虚点了一下,叶柏涵就觉得身上一凉——他低头去看,就见身上穿着已经是一件微蓝的轻纱襦裙。

    虽然还是女装,但是这变化实在是令人好奇,叶柏涵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走了注意力。

    他心里想着:“再变。”

    就见裙子真的再次变了样式和颜色。

    他心里想着变回男孩子的装扮……裙子纹风不动,完全不理他。

    他想了想,又想让裙子变成一件黑色的风衣式裙装,类似于欧洲风格的那种教会式袍服,男女都能穿的那种,裙子延迟了好一会儿,还是给他变了出来,只是多了几处蝴蝶结。

    叶柏涵低下头看了看胳膊和腿,勉强算是接受了这种造型。应真道人看着样式觉得稀奇,但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带着他开始参观屋子,给他介绍接下来的居所。

    应真道人目前居住的地方叫做碧砚崖,坐落在问道峰主峰,是掌门一脉才能居住的地方。碧砚崖顾名思义,就是一处形态如天然石砚的山崖。

    天地鬼斧神工,这说法实在不算夸张。叶柏涵每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都忍不住想要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应真道人的小楼,就坐落在这么一座碧色的山崖上。小楼翠色环绕,山崖中央有一处不大不小的空地,上面有棋盘状沟壑,却又并不似真的棋盘,呈现一种阶梯状的菱形,上面标注九宫八卦。

    而靠近山崖的一侧,则有一块圆形的平台,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用。

    应真道人让叶柏涵居住之处,却是阁楼的东厢。碧砚崖的阁楼不大,似乎只是应真道人与几位僮仆在居住,但却五脏俱全。应真道人带着叶柏涵一一看过,还给他看了些许只有仙家才会用到的繁复道具,比如丹炉。

    应真道人对叶柏涵说道:“我真道宗以武道见长,凡是修炼的‘炼物’一道都偏于薄弱。炼器,炼符,炼丹……都不是十分擅长。不过其中也有例外的分支,比如说,炼器一门之中,像是以攻击见长的刀剑类法宝我们比较精通,防护类就稍逊一筹。丹道之中,增进修为的丹方虽然也有,但丹堂鲜少炼制。反而是疗伤类的丹药,我宗年年都有改进,每个弟子每月都有大量配额,药园也以种植这类丹药所需的药材为主。疗伤丹我派若称第二,恐怕天下无人敢称第一。”

    真是好生霸气的宣言。叶柏涵想:这高水准,是不是就是踏在弟子们断了的胳膊腿儿上练出来的?

    闲话不提,应真道人介绍完了未来的居所,也不管叶柏涵听懂多少,就抱着他去了丹堂。丹堂的人看到应真道人抱着孩子到来,似乎立刻明了,说道:“这位……就是‘他’吧?”

    应真道人说道:“就是他了。如今姓叶,名柏涵,尘世身份是明皇的小皇子。你去取了照骨镜和望气镜来,帮我给他测测根骨。”

    那道人点了点,就去取了一黑一银两面镜子。应真道人把叶柏涵放了下来,接过了镜子,然后先取过那黑色木质外框的,拉过叶柏涵给他开照。

    叶柏涵好奇地探过头往镜子里面望了望,结果就见到镜子里一个偌大的骷髅头,正好奇地对着他回望。

    ……擦!

    还是个七彩骷髅头。

    叶柏涵对着镜子缩了缩头,小骷髅也缩了缩头。他第一眼有点惊悚,随后就感觉到了有趣,开始对着镜子摇头晃脑。

    镜子里的小骷髅也开始摇头晃脑。

    应真道人的神态却是越来越凝重。

    丹堂之中的几位道长也聚集了过来,看了几眼之后,有个小道士没眼色,叫了出来:“怎么是这么劣的杂灵根!?”

    然后马上就被他师父给一脚踹了出去。

    ……真的是一脚踹了出去。只见那道长眉头一挑轻巧地一抬脚,那小道士就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丹堂的墙壁上发出了好大一声仆街声。

    但是这少年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打击,立刻就坚强地爬了起来,小跑了回来,怒道:“师父你干嘛踹我!?”

    叶柏涵顿时对于这门派里面弟子们的小强程度有了深刻的了解。

    那小道士的师父面目扭曲,对着自家徒弟说道:“掌门面前,你要是学不会怎么说话,就给我闭嘴!”

    小道士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到底说错了什么,但还是不甘不愿却听话地闭上了嘴。

    叶柏涵顿时意识到,自己的灵根大概确实很差。

    老实说灵根差对于叶柏涵其实没有什么影响,反正本来他也没有想要修仙。长生不老固然有诱惑力,但是十丈软红却也不见得就输到哪里去。叶柏涵连凡尘都还没有活出味道,对于修道成仙实在是没有太大**。

    但是谁也不会高兴听说自己在什么事情上特别没天赋,叶柏涵也不例外。他听到小道士这样说,顿时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丧气。

    既然他没有修仙的天赋,或许应真道人就会送他回宫了吧?叶柏涵乐观地这样想道。

    却听应真道人冷着脸,对着另一位道人说道:“望气镜!”

    道人便取了银色支架的镜子,拿来照向了叶柏涵。却见那镜子找到叶柏涵的一瞬间,微微闪了一下白光,然后马上就黯淡了下去,不再有任何反应。

    应真道人神色严肃,不信邪地伸手拿过镜子,对着叶柏涵再次一照。这次的光芒稍微亮上少许,但仍旧还是一闪而没。

    叶柏涵自己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周围的众人却多已经有了判断。叶柏涵的灵根不但繁杂,还非常之弱。如果是普通的凡人,那根本不用考虑修仙的事情,老老实实活到归天,然后重新投胎一次还更有机会。

    应真道人拿着望气镜,一脸惊愕,说道:“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情况!若是自然转生,他修道有成,身上又带着大功德,灵根只有胜于从前,没有弱于从前的。”

    叶柏涵不知道应真道人口中的“她”是什么人,只能猜测大约是应真道人从前的子女。他想了想,虽然觉得实话说出来可能点炸对方,但还是忍不住举手弱弱地问道:“我之前就想说了,仙长你是不是弄错人了?要不您先把我送回宫里,然后重新找一找您女儿?”

    他停顿了一下,尽量给了应真道人一个比较乐观的设想:“说不定就找到个灵根出众的呢?”

    结果没想到眼前的一群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半晌之后,应真道人转过头,像是没听到叶柏涵方才说了什么一样地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也只有利用外物替他重塑灵根了。如果要重塑灵根,费长老,你觉得用什么灵草丹药最好?”

    费长老说道:“比起灵草,重塑灵根的话,昆仑山的‘月露灵髓’更好,但是也不知道有没有保存的。如果没有,丹谷的九破还灵丹也用得,逆转灵根的效果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