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519 师门有毒txt下载

伽罗山日报:《到底是谁在欺骗纯真无邪的初级弟子?》

叶柏涵的筑基新闻传播的速度虽然不算太快,但是两三天时间也够传到真道宗所有目前不在闭关的弟子们耳中。

大家纷纷觉得被欺骗。于是一时之间,很多弟子都会装作完全不经意地路过,试图偷窥叶柏涵,看看这位小师叔到底长了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这种行为当然瞒不过韩定霜,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一段时间韩定霜后辈弟子们的早课变得尤为惨烈,简直是血光四射。韩定霜话不多,感情表现却直接,这段时间直接把众弟子给虐了个欲仙欲死。

这个时候韩定霜等掌门亲传弟子发出纸鹤传讯应真道人也有两天了,在等候回音的途中,韩定霜本来想要先教导叶柏涵一些基础的剑修知识,可惜叶柏涵那小胳膊小腿的,拿把木剑都像是在卖萌,韩定霜本人在教学方面也没什么天赋,教了半天发现自己有些强人所难,就蹲下来开始认真看叶柏涵卖萌。

叶柏涵一开始还在那里很认真地拿着小木剑挥来挥去,想要把动作做得准确一点。挥着挥着挥累了,一回头看见他家大师兄就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瞅着他默不作声地看,顿时有些犹疑。

他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大师兄?”

“嗯?”大师兄高冷地回答道。

叶柏涵问道:“我的动作做对了吗?”

好像对又好像不对……不过你的身高肯定很不对。韩定霜这样想着,觉得一般的入门剑法好像并不太适合还是只豆丁的小师弟。

打个比方说,有一招剑法正常是刺人家侧腰,而以叶柏涵的高度大概就只能刺中别人的小腿。而以叶柏涵的高度如果直接试图刺别人的侧腰,却必须要使用其他招数。

果然直接从招式开始练习不太合适吗?韩定霜想了想,试图回忆起当初他还是个豆丁的时候应真道人是怎么教导他的……却已然想不起来了。

不过印象中自己学剑似乎并没有叶柏涵这么笨拙,因为剑术于他就仿佛是一种本能一般。

叶柏涵见他发呆,忍不住再次叫了一声:“大师兄?你在听我说话不?”

大师兄这才回过神来,说道:“你太小只了。”

叶柏涵停顿了一下才听懂对方的意思,顿时僵了一下,心里吐槽“小只”是什么鬼形容?他又不是小兔小鸡什么的。

韩定霜说道:“你这么小只……不好学剑法。”

叶柏涵也不在乎他这么说,只是放下了举剑的手臂,拖着木剑蹦蹦跳跳地跑到韩定霜面前,问道:“那要等我长得大只一点再学剑法吗?”

韩定霜看他蹦蹦跳跳跑过来,又见他笑得毫无阴霾,不知为何心情也变得好一点了,于是说道:“那就等师父回来再说。”

他伸手一把抱起了叶柏涵,语气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叶柏涵跟他相处得熟了之后,却听出了他声音之中那几乎不曾表现出来的雀跃,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想去丹堂看看有什么药材可以用来烹制食物吗?今天应该是山下送药材上山的日子,我带你过去看看吧?”

作为一只两世技术宅,叶柏涵对练剑的兴趣有限,对于烹饪手工制造这类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的活动却十分兴致高昂,顿时十分坦率地抱住了韩定霜的脖子,说道:“好!”

韩定霜就抱着叶柏涵御剑飞到了丹堂。

丹堂这天果然多了很多不同品种的药草。不但有药草,还有各种可以用来炼丹的兽骨,矿石和其他细碎材料。叶柏涵上辈子是玩机械的,小时候虽然是乡野出生,却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见过原生态的动植物材料。

这辈子更不用说……想要什么都是一声吩咐的事情。

好在丹堂的长老对叶柏涵还是比较有耐性的,可能是看在真灵眼的份上。真道宗那是好多年才能出几个有天赋的炼器师或者炼丹师,而且人家冲着剑修来的还未必有耐心学药草矿石之类的知识。难得来一个有天赋又有兴趣的,费长老那是出乎寻常地有耐性。

他亲自教了叶柏涵识别大部分的材料,并且跟他讲述了这些药材的特性和作用,甚至包括了生长地,是否有毒性,如何培植,如何分辨和增进品质等级等等内容……费长老显然也是个不会教学生的,叶柏涵听他讲多了只觉得头疼。

叶柏涵前世也看过几部修仙小说,都说修仙之后好像瞬间就过目不忘。而如今就他亲身实证,这设定显然有点过于一厢情愿了。

记忆里有没有增进叶柏涵不清楚,但是遇到听着烦人的学习内容,如果不强迫自己去听,该过耳就忘的内容他依旧是过耳就忘。

想来真道宗那一大拨子只喜欢组团互相pk不愿意学习文化课的剑修就是这种情况吧?

所以即使修仙了,学习方法和学习心态依旧很重要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叶柏涵决定寓教于乐,让自己有一个愉快的学习过程,拒绝一切填鸭式教育。

这天被费长老强迫着灌输了一大堆药材知识,叶柏涵抱着嗡嗡作响的脑袋,回到洗心崖就向韩定霜要了一堆的纸张。

真道宗的纸张和凡尘的也有点不一样,薄而韧,几近水火不侵。叶柏涵很好奇它的材质,询问了韩定霜。韩定霜稍微回忆了一下,就告诉他:“我们大部分纸张来自心符宗,心符宗属十三宗之一。这些纸张一般我们称为刀叶笺,另外还有符笺和道笺。这些书笺本身没什么特殊的,与凡纸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制作时经过了一定的凝练,有些还被暗嵌入了符咒,所以才能水火不侵。”

叶柏涵顿时升起了好奇之心,有点想知道这些符咒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可惜在这方面韩定霜作为一个偏科严重的典型真道宗剑修弟子,完全没有具体的概念。

面对叶柏涵的追问,他只回复了一串:“……”

叶柏涵从他那没有表情的表情里奇妙地感受了这位大师兄的无辜与茫然,就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说道:“如果以后有机会能够知道就好了。”

韩定霜:……

总觉得小师弟的这个愿望好难实现为什么我们真道宗就完全不擅长符咒呢韩定霜顿时有点阴郁起来。

叶柏涵拿到手的刀叶笺算是最普通的纸张,比起符笺和道笺各有其特殊用途,刀叶笺一般只用来作为最基础的存储信息之用。

但是对于叶柏涵来说,这基本也够了。

他开始裁剪起了纸张。

韩定霜看他在试着把刀叶笺裁成四四方方大小一致的形状,还觉得有些不解,开口询问道:“你要裁符纸?符纸通常不需要裁这样大,而且用符笺的效果会好很多……”

叶柏涵无奈道:“我不是在裁符纸啦……我又不会画符。”

他就想很随便地做个活页本子。

做活页本子最大的障碍大概就在于弹性金属,构造原理反正很简单,不管是活页圈还是活页夹子对于叶柏涵来说都完全没有难度。不过这世道人都能修仙了,他不信堂堂修仙门派的炼器师就提炼不出一些普通金属,练不出一点常见合金。

这天韩定霜依旧没有应真道人的回音,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很坦然地告诉叶柏涵:“灵鹤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有师父的速度,此去昆仑路途遥远,一般灵鹤估计要飞上十日以上。昆仑外有大结界,内有各种小结界,如果师父在小结界里面,灵鹤搜寻不到师父的气息,可能还要寻一处潜伏起来,节约灵力以等候师父离开结界。”

……听起来就好麻烦。

叶柏涵还以为灵鹤传信就跟游戏里给其他玩家发信件一样简单快捷,此时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不但不比游戏里飞鸽传书,就连一般的网络通讯手段都还不如。不过仔细一想叶柏涵也能理解,毕竟以往的游戏小说之中的手段都是出于想象。如果昆仑真的是大结界套小结界,大部分现代通讯手段应该也没什么用处。就好像在特殊的磁场或者干扰器范围内,很多通讯手段也是完全没用的。

不过结界这东西现在距离叶柏涵还非常遥远,所以暂时他只是专心地给自己装备点日常必用品……比如活页本。

御虚真人陈长老最近跟丹堂的费长老隐隐产生了竞争意识,因为叶柏涵明显对炼丹和炼器两项法门都表现出了明显的兴趣。虽说有掌门权威在,但是叶柏涵毕竟是真灵眼。

真灵眼在各种道法上的表现可比在剑道上明显多了。虽然也有一眼破万法的说法,但是目前有记录的真灵眼相关的修炼手段,都更适合以博览众法门的方式来进修。

换句话说,因为稀少,其实真道宗并没有什么给真灵眼修行的功法。反正只要知道叶柏涵这资质修炼起来肯定事半功倍就行了。

然后费长老和陈长老的意思就清楚了。

一个希望叶柏涵以丹道入法,一个希望他以炼器入法。

(快捷键 ←)上一章:第9章 009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11章 01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