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章 011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527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一品江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异世小邪君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妖女修仙录
丹阁和器阁之间本身就有点竞争意识。洗尘峰每次由弟子带回来的珍稀物材,有些是炼丹用,有些是炼器用,但更多是既可以用来炼丹,也可以用来炼器。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双方各凭本事把东西抢到手了。

    作为性情粗暴直接的剑修第一宗,真道宗在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上手法可以说是相当不和谐,具体的分配方式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字:“打!”

    三不五时那么掐上一架,有没有打出感情来不好说,反正火气肯定积累了不少。所以丹阁和器阁两处的大长老之间关系也相当差劲,每次见面都是用鼻子对话的——“哼!”“哈!”

    叶柏涵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哼哈二将的……但是每次见到还是忍不住有所联想。

    不过虽然两位长老的脾气都不怎么样,但是对于叶柏涵的态度却都十分温柔。

    叶柏涵的真灵眼算是一种天生道体,但是天生道体和天生道体之间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区别的。天级的单一纯灵根或者五行平衡的根骨都可以被称为天生道体,但是彼此之间也有着很大的区别。

    真灵眼长在体悟。

    真灵眼拥有者本身的修行速度并不会很快——叶柏涵能够一日筑基,本身是因为他真灵眼觉醒,常年自主吸纳灵气,所有经脉都早已被打通。但是他灵脉之中灵气混杂,梳理和转化就是大问题。单灵根和多灵根的体质说不上哪个更好,主要还是看灵气的转化和是否能够平衡运转。

    叶柏涵的体质显然并不是五行平衡……他的身体那叫做有什么吃什么,不管来什么都不嫌弃。不过吃下去的多,要学会转化利用却并不容易。

    至少叶柏涵就算已经筑基,要做到也完全不容易。

    叶柏涵如今已经知道为什么真灵眼是“眼”了。真灵眼处于上丹田泥丸宫,如果有人能看到,就会发现这团丹气所在,犹如第三只眼。

    但是除了叶柏涵自己,真道宗之中的几位长老都看不到他的上丹田所在,自然也无法窥见内中细节。

    泥丸宫中此时五色流转,犹如彩虹,让叶柏涵不由自主地想起照骨镜里面看到的那只七彩骷髅。他现在已经知道那面镜子照出来的是自己的骨头,颇有些自恋地觉得自己的骨头……还蛮可爱的。

    但是他并不能轻易地利用泥丸宫之中的灵眼。多年运转,这一只犹如眼睛一般的灵气团已经变成了一颗犹如小太阳一样耀眼和稠密的灵气团。因为是叶柏涵自身的一部分,它并不会伤害叶柏涵,甚至有时候还会根据叶柏涵的情绪和意志产生些微的变化,帮助他看清万物万事的本质。

    但是这种变化真的非常微小,学会内视之后,就叶柏涵自身观察后发现,他也就能牵动灵气团最外层那一点点的气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至于如何掌控真灵眼本身……叶柏涵目前完全没有头绪,韩定霜好像也没有什么可靠的方法可以教导他。

    两人暂且只能等候应真道人回来。

    叶柏涵不是没有尝试过自己运用神识进行探索。只是他方才开始修炼,神识十分微弱,偶尔陷入灵气循环之中,就好像卷入了龙卷风的无辜小羔羊一般,只能跟着灵气团绕圈,而且很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脱离。明明只是脑内活动,但是脱离之后叶柏涵却像是经历了五千米长跑一样,浑身都疲惫得要死。

    韩定霜发现之后,就对他说道:“你的神识太过弱小,筑基依靠的完全是肉身本能,并不代表你已经修炼有成,暂时还是不要试图去掌控真灵眼为好。”

    叶柏涵受了教训,唯有暂时听话。随后他每日就没有过多修炼,暂时也没有开始习剑,每日除了锻炼神识和进行基本的身体锻炼之外,就是去丹器两堂围观炼丹炼器了。

    叶柏涵拜托陈长老制作的活页夹和活页圈也都已经到手,是装在两个古朴精美的木头盒子里送过来的。

    叶柏涵原本也就是希望陈叙能为他制作出其中任何一种活页道具,但是最后送来的却是满满两盒子的道具。两个盒子分别都有a4纸大小,每个盒子又分成了四格,放了四种型号的夹子和金属圈。

    活页夹和活页圈子在原理上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对古人来说最大的问题也许就是工艺了。不过器堂的长老们都是修仙者,想来工艺水准应该是比凡人超出了那么几个层次的,甚至于有可能比许多现代工艺还要更为精湛也说不定。

    事实证明了叶柏涵的猜想。

    陈叙长老送到叶柏涵手上的活页夹子和活页圈,材质坚硬而轻盈,散发着一种清浅美丽的银蓝色光芒,看上去不像叶柏涵以往所知的任何一种合金制成。

    就算不是什么特别珍稀的材料,恐怕至少也是仙家的物材——叶柏涵微妙地感到了奢侈。他其实不过就是想做个活页本而已啊。

    不过不管如何,陈叙送来的这两盒子活页配件,每个型号少说也有几百个,估计足够叶柏涵用很久了。

    他拿出了一个活页夹子,然后用它夹住了之前裁出来的那些刀叶笺。

    这些被裁制好的书笺上此时已经被涂写过了。韩定霜扫过几眼,发现叶柏涵在上面写了文章还配了图。

    仔细一看,都是这几天费长老教他的东西,其中包括药材,矿石和一些动物的介绍和图绘。叶柏涵的文章明显显出几分直白稚嫩,并不像道阁的大部分文章,生涩拗口,令人读得艰难。

    这也不令韩定霜觉得奇怪——毕竟还是肉团子一样的孩童。

    倒是叶柏涵的书画水准让人惊异。字也就罢了,虽然端正娟秀,毕竟还带了一些属于孩子的稚嫩。但那一手工笔,精致细腻,栩栩如生,实在令人惊愕。

    韩定霜问道:“你几岁开始学的书画?”

    叶柏涵停顿了一下。

    他学素描是上辈子的事情,主要原因应该是兴趣加上专业需要。因为兴趣浓厚加上颇有天赋,叶柏涵的素描和图纸效果图都画得比大部分小伙伴来得好。用教授的话所,看叶柏涵的作业基本上是一种享受。

    这辈子叶柏涵虽然还只是稚嫩的孩童,但是在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时代,总要找点生活乐趣。所以他很小就开始自娱自乐地写个故事画个画,甚至还开启新技能学了古琴……虽然只练会了两三首曲子,但好歹学会了如何识别古谱。

    叶柏涵回答道:“三岁?四岁?”

    反正从能握笔开始就靠着这种事消遣度日了。除此之外,他的生活乐趣大概就只剩下琢磨一下吃食,玩具,棋牌……他甚至还琢磨出了一套桌面棋牌,走的龙与地下城的规则,但是所有设定都被仙侠化了。

    那套木头刻制的牌组估计还在他镜都东宫的柜子里……叶柏涵这样想着,情绪难免有点低落。他老想家了。

    不管是原来世界的那个家,还是镜都的那个皇宫,他都想念得有点肝疼。

    韩定霜有一点心情复杂。

    真道宗的弟子都没什么艺术天赋,韩定霜自然也不例外。他别说书画了,就是平日里给自己幻化一件外袍,那造型也往往不知道该说是朴素还是三俗过头……这样的韩定霜,看着叶柏涵那肉嘟嘟的手握着笔,一点一点绘画出生动的图画和书写出简洁却流畅的文字,那打击是巨大的。

    他别过头,说道:“你画得真好。”

    明明是在夸奖,却要特意把视线移开。叶柏涵看着韩定霜把视线转向一侧,神态上就有些不明所以:“……谢谢?”

    韩定霜听了,沉默半晌,才把脑袋转回了过来。

    叶柏涵已经重新低头开始继续绘画。

    他这时候绘制的是一只桃狐。

    道阁有关于桃狐的图绘,但是相当抽象简陋。费知命教导叶柏涵的时候,取过桃狐骨和桃狐皮给叶柏涵看过,让他大致了解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

    除此之外,叶柏涵身前的《万兽录》之中,也有关于这种动物的细致描写,虽然比较艰涩难懂,但是描述得也算相当细致,只是需要多花一些时间解读。

    叶柏涵便试图通过这些资料,详细地绘制出一只桃狐,并且在旁边作一个细致的百科性质的描述。

    桃狐,形若狐,猫爪,大耳,声若少女低吟……

    因为不曾见过活着的桃狐,又只有狐皮的记忆,所以叶柏涵画得其实极为艰难,修修改改了好几次。笔尖的墨渍无法修改,画坏了的图绘就只能丢弃。

    韩定霜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身从屋里走开了,留下叶柏涵一人在房内。叶柏涵有些莫名,但是却也已经习惯这位大师兄出入随心所欲,没有多想。

    随后最多也不过一炷香时间,叶柏涵突然听到一声低鸣,叫道:“嘤——”

    他抬起头,就看到韩定霜手中抓着一只上身白下身桃红,两色之间分布着细细密密的桃粉色细碎花纹的毛球走了进来。

    叶柏涵瞬间就认出来了——活的桃狐!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就是正常日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