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章 017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671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史上第一祖师爷 麻衣相士 魔狱 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国色天香黑岩 气冲星空 宋时行
韩定霜就那样抱着叶柏涵转身离开,色希音看到他的动作,一时之间脸色很是不好看。然后他就看到叶柏涵趴在韩定霜的肩头,故意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瞪着他。

    色希音愣了一下,却反而对着叶柏涵笑了起来。

    叶柏涵没有被恐吓到,虽然他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颤,但这绝对只是因为对于蛇精病的难以理解,而不是恐惧。

    接下来的日子里,叶柏涵一直跟韩定霜形影不离,大师兄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他对待色希音完全是对待革命敌人的态度,就是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他现在还是只没有自保能力的正太,虽然据说已经筑基了——因为本人没有任何真实感,暂时只能据说——可是在色希音面前却还是全无还手之力。感受到差距之后,叶柏涵也多少开始有了些许压力。

    他原本对于练剑并不热衷,可是此时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每天跟着韩定霜准时起床练剑,只为了早日有自保之力。

    但是效果实在不明显。

    叶柏涵觉得自己都快被练成串烧正太了,可是那把剑也没有变得更听话一点。韩定霜不会教是一个问题,而他自己没什么战斗的天赋则是另一个问题。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韩定霜也发现了自己这位小师弟在练剑和打斗上实在是没有天赋。

    他缺乏一种战意。

    剑乃百兵之首,用剑者,必然要追求的是伫立于众生之上的那点战意。持剑的时候,可以没有杀气,却不能没有战心。

    没有战心,这把剑就仅仅只是一把利器,而非兵刃。

    韩定霜想,可能是这孩子岁数还太小了。

    但是这样试图说服自己一段时间之后,韩定霜终于没法自欺欺人——叶柏涵确实不适合习剑。

    这孩子明明出身皇家,天赋卓然,但是性格却柔软温顺到不可思议。韩定霜与他相处这段时间,叶柏涵从来没有闹过脾气也没有发过火,就算是生气的时候,往往也就是一个人憋着,憋一会儿就很自然地好了。

    这对于修道是很棒的,因为能静下来,说明男孩心不燥。心不燥则不容易误入歪门邪道,就跟自带了清心静气丸的效果似的,特别占优势。而善于调节自身的情绪则说明这孩子心胸宽广,头脑清明,这真是再适合修道不过的性情。

    然而适合修道,却不适合修剑道。

    大道千万,任何性情的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道。比如韩定霜,他就好像是为了剑道而生。那是他立身的根本,心事的出路,肉身的灵化。

    仿佛他就是剑,剑就是他。

    立身天地间,韩定霜漫长的生命之中,真正值得记忆和回味的经历却乏善可陈。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他觉得他活在这世上,有他,有怀里一柄剑,就已然足够了。

    其它什么的,有固然好,失去了也不值得在意。

    只有这一把剑,他是决然不能失去的。

    而就是这一丝对于剑的执念,是韩定霜真正的剑道所在。

    应真道人的四个弟子之中,韩定霜修剑道,色希音修无情道,秦思归修善道,无恨修心道。但是不管修的是什么,他们心中都有执念,依托的都是一把剑。

    只有凭借这把剑,众人才能实践自己心中的道。

    叶柏涵明显缺乏这个“执念”,所以他挥剑的时候就没有力量。这个力量不是指手腕的力量,而是指心灵的力量。

    韩定霜也能催眠自己说那是因为小师弟年龄太小,但叶柏涵其实表现得一点也不稚气,而且性格已经初露端倪。

    沉静,大气,通透,随遇而安……韩定霜一脸呆木:怎么看这孩子也不像是会有什么执念的样子——被从镜都绑架了,突然离开了父母和熟悉的环境,开始过起了连吃的东西都要自己琢磨着动手的地步;被应真道人强制性地穿上了青寰飞仙裙,除了刚开始有点不情愿,但是也很快就放开了,已经可以很自然地每天换裙子穿了,虽然颜色都还有点素,款式也略显奇怪;然后之前明显被色希音欺负了,之后却也没有告状或者闹别扭,只是变得对二师弟警惕许多……

    韩定霜还在思考之中,就听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说道:“你别练剑了。练什么剑啊?没用的,你不适合这个。”

    叶柏涵立刻一转身跑到了韩定霜的身后,然后躲了起来。

    有些人就是经不起念叨。

    韩定霜看到色希音,语气冷冷说道:“你别欺负他。”

    色希音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说道:“欺负……大师兄,就算是你,用这个词我也是会生气的。我怎么会欺负小师弟呢?”

    韩定霜:“……”

    他转头对叶柏涵说道:“如果他有欺负你,你要跟我说。”

    叶柏涵立刻趁势告状道:“他上次把我扔山里,害我一直被冥蝶和妖蛇围攻!”

    韩定霜:“……”

    色希音:“……”

    韩定霜一转头,等着色希音,眼神异常可怕,怒道:“色、希、音!”

    色希音上次把叶柏涵丢蛇鼠堆里,还故意设计妖兽攻击叶柏涵逼他杀生这件事,他以为叶柏涵已经告过状了,还奇怪韩定霜怎么没有给他脸色看,结果没想到叶柏涵竟然没说,反而趁着师兄弟三人面对面的时候爆发出来。

    ……好有心机的小鬼!

    韩定霜本来见叶柏涵什么也没说,还以为他不愿意说或者其实没什么大事,却没想到会听到这种内容,素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一时变得更加可怕。

    或者说,因为愤怒都快满溢出来了,脸上却仍旧没牵动几块肌肉,才会显得越发可怕。

    色希音说道:“我才没有让妖兽打你,我明明是为了带你打妖兽。”这样说着,他歪过身子探头看向躲在韩定霜身后的叶柏涵,开口说道,“不要生气了,这个给你。”

    然后扔过来一个小小的白色物体。

    他扔的很准,而且准确地越过了韩定霜扔到了叶柏涵的怀里,明明那个角度和位置是很难自然地做到这一点的,也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巧劲还是法术。

    叶柏涵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接住了东西。

    结果是叶柏涵在打蛇那一天用的玉骨箜篌。

    这架白玉色箜篌非常漂亮,而且威力巨大,形态可大可小。叶柏涵不用多想,就知道这玩意儿绝对很贵重很珍惜,至少是灵器级别的法宝。

    他虽然讨厌色希音那天的做法,但是却并没有迁怒于这件法宝……事实上,他是相当喜欢的。

    玉质冰凉润泽,威力巨大且音色优美,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然而却是色希音的东西。

    叶柏涵捧着箜篌看了一会儿,只用一只手拿着箜篌探到了韩定霜的腰前,闷闷地说道:“我不要。”

    示意韩定霜接过去,然后还给色希音。

    结果却听色希音开口说道:“不要就扔了吧。”

    叶柏涵愣了一下,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色希音便继续说道:“本来就是给小师弟你准备的礼物,如果你不要的话,它回到我手上的那一刻我就会直接毁掉。”

    叶柏涵:“……”

    他伸手,说道:“还你!”

    最讨厌被威胁,他才不相信色希音真的会把好好一样高级灵器给毁掉。

    色希音冷冷地瞪着叶柏涵。

    韩定霜说道:“如果你喜欢就收下来。这家伙有点疯,他平时的承诺不一定做算,但是威胁的话是一定会做到的。这把灵器箜篌虽然品级不算特别高,但是种类非常稀罕……毁了恐怕就很难找到了另一把了。”

    叶柏涵听了,愣了一下,然后才轻轻问道:“……这可是灵器!我不相信他真的会毁掉!而且灵器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毁掉的吧?”

    韩定霜说道:“色希音有这个能力,一把灵器对我们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把箜篌应该确实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箜篌是极西穿过来的乐器,制造它的玉骨也十分珍稀,很罕见。”

    他想了想,说道:“……就当你二师兄是来为之前的事赔罪吧。”

    叶柏涵撇了撇嘴,轻声说道:“可我不想收他的东西。”

    他说得极为小声,但事实上却并没有保密的作用。色希音的修为比他简直不要深厚太多,叶柏涵这种刻意的隐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韩定霜想了想,就对色希音说道:“二师弟把这箜篌送我如何?”

    色希音听他这样说,便知道了韩定霜的意思,说道:“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然后他走近了一些,凑近叶柏涵说道:“小样儿,还挺有志气啊?小孩子太倔了可不讨人喜欢。这次就先饶你这一趟,我下次再来找你。”

    叶柏涵很想说你不要来找我了,可惜他知道自己就算说了色希音也不会听的。心里说着“你快走吧你快走吧!”,只抱着韩定霜的腿不说话。

    色希音看他死活不肯跟自己讲话,顿时也觉得有几分无聊,心想:“我们来日方长。”

    却是硬生生地揪了一把叶柏涵的脸,才不甘心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仔细看了下,cp这东西不是都在简介里写得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