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26-028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10797 师门有毒txt下载

叶柏涵木然地坐在原地,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发了红。

他当然是知道附灵不会百分百成功的,也已经做好了可能失败的心理准备。可即使如此,人的意志总是不可能百分百地顺从现实的——他在荒野中搜集到那么一只木灵,感受到它那淡淡的,连自己也不知所以然的悲伤,与它做下约定,会让它见识到更广阔的世界,更精彩的人生,以及更加丰富的情感。

他看着它努力地忍受着可能会消散的痛苦,努力挣扎想要得到新生。他感觉到它用小小的灵识触角抓住自己的神识,就像孩子依赖母亲。

不知不觉之中,他似乎已经寄托了感情。

叶柏涵的眼眶几乎没有自觉地就被浸湿了,变得模糊,犹如罩上了一层雾气。

然后他就听到啪嗒一声。

叶柏涵愣了一下。

又听到啪嗒一声。

那声音似乎是从面前的书案上传来。

叶柏涵惊愕地抬起了头。

然后他就看到傀儡轻轻晃动那纤细畸形如同骨架一样的胳膊,一下,两下,三下。

它慢吞吞地抽动着。

还没有被装上外壳的傀儡看上去有点丑,能够做的事情也非常有限。叶柏涵却觉得非常惊喜,他之前都以为自己已经失败了,却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小傀儡一下,一下,一下地抽动着自己的手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似乎还不怎么适应自己的新身体,动作笨拙而逗人,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叶柏涵伸手过去,轻轻地扶着它站了起来。小傀儡就很自觉地用未来将会作为指骨的小爪子抓住了叶柏涵的手指,站立了起来。

颤颤巍巍的,特别特别可爱。

其实这时的傀儡还只有一个比较粗陋的骨架,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可爱。但是或许因为它是叶柏涵亲手做的,叶柏涵怎么看都觉得它可爱极了。

接下来叶柏涵把事先准备好的外壳也给傀儡“穿”上了。

相比骨架,外壳用的都是好材料,穿上去之后,娃娃的外形明显变得讨人喜欢了起来,当然,沉重也是难免的。

笨重的体型在令动作笨拙的同时,也更好地为傀儡保持了平衡。

随后,为了教会它走路叶柏涵就花了不少时间。

灌灵点化而成的傀儡并不像机器人,不能事先给它输入许多知识,因为脆弱的灵体承受不起。它更像懵懂的婴孩,会一边成长一边学习知识。

不过相比机器人来说,她的未来可塑性更强。等时间过去,灵魂慢慢壮大之后,傀儡通过法阵吸收游离元气壮大自己,甚至可以反过来炼化傀儡的外壳,然后通过炼化新的材料,进一步升级……直到有一天成为真正的法术傀儡。

叶柏涵对此充满了期待。

傀儡娃娃身体的主要构造材料是胡柔果果肉炼制成的仿真皮肤,头发是紫蚕丝,柔软而细致,被叶柏涵变成了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他还在傀儡娃娃的头上另外制作了一顶很小的法器帽子,上面设置了一个原理简单的单向隔离阵法,主要用来防止灵力流逝外溢。

除此之外,叶柏涵还给傀儡娃娃缝了条裙子,

他自己穿起青寰飞仙裙来不甘不愿,别扭得不得了,给娃娃缝裙子却兴致勃勃。娃娃的裙子整体上是用黑蚕丝和普通蚕丝混合炼制而成,叶柏涵画了设计图,让整条裙子展现白底黑边的水墨风格,还在上面绣了墨竹作为装饰的花纹。

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可以说是相当漂亮,对于叶柏涵原本的时代是复古的风格,对于此时的服装风格来说却是新潮得不得了。此时的服装色彩搭配比较传统,染色时因为无法控制,出来的渐变色多数都算是败笔,只有很少一部分才会被认为佳作天成。叶柏涵炼制时,主要还是利用交错的黑色和白丝制作出渐变色的效果,很是失败了几次,才摸索到成功的边缘。

最后制作出来的娃娃的形象,可以说是萌到让人完全无法自制。

叶柏涵看它在那里慢吞吞地笨拙行走,脸上就开始忍不住露出笑容。

韩定霜看到娃娃的时候,看上去也有点懵逼。他表情变化向来不大,但是叶柏涵见他一本正经地在桌案前跪坐下来,把袖子摆放好之后开始把娃娃提来提去,在每次娃娃快摔倒的时候扶上一下,又在对方快要冲出桌案的时候帮忙把它转一个身,就知道他应该是很喜欢的了。

想来三师姐是女孩子,应该会更喜欢才对。

叶柏涵想到这个,就有点期待三师姐收到娃娃时候会有的反应。

娃娃养了一段时间,叶柏涵总算教会了它“走路”,“跪坐”,“端茶”,“送毛巾”等动作。听说天舟山的傀儡是能使用法阵来发声的,但是叶柏涵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法阵,所以也没办法模仿。

他只能使用电子振动原理制作简单的拟人式耳喉器官,并使用神识引导傀儡学会使用这些器官,发出声音。

这对于傀儡或者叶柏涵来说都是件困难的事情。好几天时间,叶柏涵只教它学会了几个简单的词汇:“哥哥”,“姐姐”,“承蒙光临”,“慢走”,“欢迎回家”。

虽然只有几个词语,但是勉强也算够用了。

等到这些都差不多教好了,自然也到了把娃娃送出去的时候。叶柏涵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安慰了自己:“秦师姐肯定也会很喜欢娃娃的。”

三师姐秦思归真是门派里除了大师兄之外,给叶柏涵留下印象最好的人。他打从心里觉得娃娃在性格温柔好相处的三师姐那里也会过得很好。

不过在这之前,叶柏涵却还要把娃娃带去陈长老那里,让他看看具体的构造。这是叶柏涵之前就答应了陈叙的事情,自然不能失约。

叶柏涵抱着娃娃到了器阁,陈叙看到他抱着个可爱的娃娃过来,顿时愣了一愣,问道:“这是什么?”

叶柏涵就回答道:“是我用一些炼器材料做的傀儡娃娃。它虽然不是法术傀儡,但是也能做些杂务,用几个简单的法术。”

陈叙听了,顿时来了兴趣,说道:“给我看看?”

叶柏涵迟疑了一下,才把娃娃递到了陈叙的手上。

陈叙接过娃娃之后,细细将之打量了一番,就用神识探索了起来。结果这么一探索,他就发现了问题。

陈叙紧皱着眉头,突然掐住娃娃提了起来,说道:“法术傀儡!?你说这么个玩意儿是法术傀儡!?别开玩笑了。”

“真正的法术傀儡……”他还没来得及长篇大论,就见叶柏涵蹦了起来,伸手就想去抢陈叙手上的娃娃,一边叫道:“你干什么!把它还我!”

陈叙看他沉迷于这种华而不实的内容,实在是感到气不打一处来。他一心想要把叶柏涵培养成伽罗山第一位大器师,结果这孩子根本不干正事,花了这么时间竟然只是为了制造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娃娃。

这么一个娃娃……有什么用!?

然后叶柏涵就惊愕地看着陈叙动手,一把把娃娃捏成了两段。

娃娃掉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它那么脆弱,甚至连求救都还不知道怎么求救。叶柏涵捂住脸,猛然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惨叫的声音声如此尖锐而痛苦,甚至根本不像是从一个孩子口中发出来的。

他扑上去捡起了娃娃。

但是娃娃已经不会动弹了。叶柏涵小心翼翼地试图查看娃娃的神识,结果却发现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那么突然。

他的脸色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变得异常惨白,抬起头来,用一种十分狰狞的眼神望着陈叙。

陈叙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虽然有点后悔,却还想嘴硬一把,说道:“这种傀儡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却听叶柏涵咬牙切齿地说道:“但是你也造不出来!”

此话实在诛心。陈叙愣了一愣,才想反驳说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造不出来,就再次被叶柏涵打断。

男孩对陈叙怒吼道:“天舟山的法术傀儡好,那也是天舟山的技术!你做得出来吗!?你造不出来的东西,想破天能有什么用呢!?”

他说:“我做的东西再差劲,至少我尝试在做!是,我不懂天舟山的技术,我做得不好,但是就算是天舟山,它们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完美的技术的吧?”

陈叙没有想到叶柏涵会这么激动,甚至还一副要哭的模样。他被叶柏涵的叫喊惊了一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然后这个时候,韩定霜听到声音,突然就推了门进来。

他看见了叶柏涵手上那变成两半的人偶,男孩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望了他家大师兄一眼,正好让韩定霜他那盈满了泪水眼看就要掉下金珠子的眼睛。

韩定霜转头望向陈叙,问道:“你拆了他的傀儡!?”

陈叙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韩定霜唰地一声已经拔剑。

韩定霜一剑向他刺来,陈叙却连躲都没有躲,就那样闭眼迎上。剑尖在他的肩侧扎出一朵血花,陈叙却似乎没有察觉似的,说道:“我没想到会招那孩子这么伤心。”

韩定霜:“怎么不挡?”

陈叙说道:“这次是我不对。柏涵说得对,那傀儡虽然弱了点,但他确实已经尽了力,我不该因此贬低他。”

韩定霜皱了皱眉,然后收了剑,说道:“你什么也不知道。”

他对陈叙说道:“他把草木灵带回来,跟那灵约定了,说要给它一个新的人生。”

并不是被贬低的问题,是叶柏涵真的存着对那木灵负责的心情。他引导木灵行走,说话,傀儡虽然懵懂,对于男孩来说却是像是他的孩子一样的存在。

也许有人看了之后会觉得可笑,那样一个小孩子,对于另外一个连完整的灵智都没有的灵魂承诺说要给它生命和未来。

但是韩定霜其实也天真。山中修行,他的三百余年人生也只如一年,所以他丝毫也不对叶柏涵的想法感到奇怪,甚至是非常自然地认同了的。

他带叶柏涵,本来就像是大孩子带小孩子,所以小孩子如果再想带一个更小的孩子,也是毫不令人觉得奇怪的事情。

韩定霜说道:“你破坏了他很认真地对那孩子做出的约定。”

“那孩子?”陈叙愣了一下。

“就是那个草木灵。”

陈叙便说道:“草木灵的灵性那么弱,几乎等于没有。这种情况,怎么能说那孩子?”

韩定霜却说道:“小师弟看它有灵性,它就有。”

这样说着,他也懒于再跟陈叙纠缠,转身就出了器阁,想要去追跑出去的叶柏涵。

陈叙再想与他说些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

韩定霜追到叶柏涵的时候,发现他正坐在器阁通往洗心崖的半道上。韩定霜走近了,就看到叶柏涵抱着人偶,正在说什么,顿时竖起了耳朵。

却听叶柏涵对人偶说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韩定霜愣了一愣,才走上前去,叫道:“小师弟。”

叶柏涵便对他说道:“大师兄我们回去吧。”

韩定霜想了想说道:“陈长老……”

结果就听叶柏涵大声说道:“大师兄,我不想听他的事情。如果他让你传什么话,我也不要听。”

他气鼓鼓地说道:“我以后再也不去器阁了。”

韩定霜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

他决定叶柏涵不开心,就不跟他说自己刺了陈叙一剑,而陈叙已经后悔了的事情。他只是伸出手,把叶柏涵连着他怀里坏掉的傀儡一起抱了起来,然后一起带回了洗心崖。

但是叶柏涵接下来的情绪一直比较低落,他似乎试图转移注意力,从回到洗心崖开始就像只勤劳的蜜蜂一样飞来飞去,一会儿要弹琴一会儿要画画一会儿要背书一会儿又要去看看李婶的饭做得怎么样了……总之没有一刻闲下来的。

他没有去修理或者重制人偶。

韩定霜心里明白叶柏涵难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他,他站在那里发了好一会呆,就出门给秦思归发了封传书,然后没一会儿秦思归就到了。

叶柏涵把人偶放在一旁,又开始练起字来。他心里空落落的,其实做什么都有点不得劲儿。但是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做,却又会显得时间特别空,反而难过。

身边走过来一个人,叶柏涵以为是韩定霜,并没有在意。却不料有双手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他桌案上的人偶,叶柏涵才发现那双手跟韩定霜的不一样。

那是双纤长漂亮的年轻女子的手。

叶柏涵一抬头,就看到了三师姐秦思归。

秦思归拿着那坏掉的人偶,用手指轻轻划过人偶的头发,脸庞还有衣服,有些可惜地感叹道:“她可真漂亮。”

叶柏涵说道:“小竹不但漂亮,人也很乖……”

秦思归听了,问道:“它叫小竹?”

叶柏涵说道:“因为是草木灵,所以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青竹。”

秦思归顿时就明白了,韩定霜说叶柏涵对娃娃非常用心是什么意思。她看着那漂亮非常的人偶娃娃,几乎可以想到叶柏涵是多么用心地把它一点一点炼制而成,而娃娃“活着”的时候,又是那么笨拙可爱,乖巧懵懂,惹人疼爱了。

糟了……她怎么也有点想要去刺陈长老一剑了?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秦思归拉回了飘飞的思路,对叶柏涵问道:“已经不能修复了吗?”

叶柏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就算能修复,修好的娃娃也不会是青竹了。”

听他这样说,秦思归沉默了半晌,开口对叶柏涵说道:“小师弟,你知道世间的灵是怎么转换的吗?”

叶柏涵愣了一下。

秦思归语气温柔而缓慢地说道:“世间万物都有灵,其实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都有诸多灵子漂浮徘徊,这些灵子被有形之物吸附,聚集其上,慢慢就变成了灵。”

“灵子许多时候,最容易被有灵的存在吸引,其次就是有生命的东西。灵子依附在灵上,就会成为灵的一部分,这也是世间所有修行者或者妖灵壮大自己魂魄的方式。当然有时候这些灵子也会依附在宝玉,灵器之类没有生命的物品之上,这种时候,这些物品就会诞灵……不过这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我想说的是,世间万物生生不息,生灵也是如此。人的灵魂并不会真的死去,如果消散了,也是变成灵子,许久之后化作另外一种生命的形态。比如此时,青竹虽然消散,但它说不定正依附在你身上,并没有离开,反而等候着变成你灵魂的一部分,从此永远在一起呢。”

叶柏涵听到秦思归的这种说法,顿时愣住。

他想了想,想象着有那么一只小小的草木灵,正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就像当初伸出骨架一样的小小爪子,紧紧抓住叶柏涵的手指一样……心情却真的好了许多。

虽然他知道所谓灵子的依附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但是人总是需要一点慰藉和幻想的。

秦思归见他表情缓和之后,便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这个娃娃真是好可爱。请师弟修好它,然后给另外一个草木灵一段新的生命吧。”

叶柏涵听了,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开始认真地修复起了傀儡。断裂的地方要补上材料重新炼制,彻底报废的零件则要炼制新的替换上去。

傀儡的小裙子并没有坏掉,那是叶柏涵精心设计出来的款式,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却把那小裙子收了起来,然后重新给娃娃炼制了一件。

这次炼制的是一条粉色的小襦裙,看上去依旧很漂亮,也有小姑娘的活泼感觉。

但是在秦思归看来,其实并不如原来的那一件。

她却什么也没说,只称赞叶柏涵做得漂亮。

秦思归的称赞确实鼓励了叶柏涵。他多少有了一些干劲,开始加快了修复人偶的速度。第二次灌灵其实比第一次要顺畅了许多,有真灵眼这个外挂,叶柏涵炼器时一旦找到诀窍,熟练度就开始突飞猛进。

只是此时的他心境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中途陈叙来了一次,不但给叶柏涵送了一堆炼器材料,还给叶柏涵送了个看上去挺可爱的法器玉笛……叶柏涵没理他。

之后傀儡终于制作完成,看上去非常可爱。秦思归亲眼看过了傀儡人偶的制作过程,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那人偶做得太过精密了,许多步骤秦思归甚至看不懂作用,但是人偶最后却是站了起来,能走动能说话,还会傻傻地卖萌。

秦思归喜欢得不得了。

她说道:“我只听说天舟山的法术傀儡可以通过大量的复合法阵像人一样活动和说话,但是小师弟你的傀儡分明没有刻上很多复杂的法阵,怎么就能让它说话呢?”

叶柏涵便回答道:“只是仿制人真实的咽喉与耳内结构而已。其实我也有看到天舟山法术傀儡相关的典籍,我觉得法阵确实要好用许多,用起来也简洁……但是那毕竟是天舟山秘传,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学。”

他这样说的时候,语气里带了几分遗憾。

秦思归听出来了,立刻说道:“小师弟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然后她顿了一下,又开口问道:“这个娃娃要叫什么名字呢?也叫青竹吗?”

叶柏涵就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不……还是不叫青竹了。虽然是用的原来的身躯,但是毕竟不是一个魂魄了。起什么名字的话……还是师姐你来起吧。毕竟是要送给你的娃娃呢。”

秦思归听他这么说,心有所动,却开口问道:“这样的话,就叫小叶子怎么样?它是草木灵,又是小师弟你亲手做的,叫小叶子感觉也很可爱。”

听到秦思归给傀儡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叶柏涵顿时愣了一愣。

叶柏涵姓叶,这句小叶子感觉就像是叫他一样。他倒是能理解秦思归把傀儡起这个名字的理由,但是却多少还是有点不适应。

“那就叫……小叶子好了。”

傀儡能够站稳之后,也跟当初的小竹一样在地上走来走去,结果走到一半,突然开始左转转右转转,然后转了个向,摇摇晃晃地冲着叶柏涵走去。

它走到叶柏涵面前,叶柏涵愣了一愣,问道:“怎么了?”

小傀儡却慢吞吞地移一步,再移一步,直到走到离叶柏涵很近的地方,然后突然往他跪坐时弯曲的膝盖上一靠,就不动了。

叶柏涵愣了一下,却猛然站了起来。

小傀儡顿时仆地。

叶柏涵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他伸出手,把小傀儡扶了起来,托在了手里。小傀儡看上去似乎有点委屈,发出含义莫名的嘤嘤声。叶柏涵却像是抱着烫手的山芋似的,连多抱一会儿都觉得难以忍受,匆匆忙忙把它推给了秦思归,说道:“应该可以了,师姐你带回去吧。用来启动法阵的地方要时常更换兽骨或者蕴养过的玉石,灵力越强的越好。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就带回来让我看看。”

秦思归看叶柏涵的样子,知道他心里还是难过,便默默地把小傀儡接了过去,说道:“那我把她带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不会的,到时候再来问你。”

叶柏涵便点了点头,说道:“好。”

秦思归便跟韩定霜告辞,带着小傀儡回去了自己的问水阁。回去的路上,小傀儡一直时不时发出嘤嘤嘤的声音,秦思归细细看了一下小叶子的模样,不由叹了一口气。

因为使用的是同一副身躯,小叶子和青竹其实没有区别。

柔软的黑色丝缎一样的长发,宝石一般逼真的大眼睛,以及柔软的娃娃一样的肌肤。可爱的胖胖的长裙虽然换了一套,但嫩粉的颜色同样可爱,让人想起春天的桃花。

可爱得让人心头一软。

虽然没有生动的表情,但是发出的含糊不明的嘤嘤声同样惹人怜爱。

只是对叶柏涵来说,终究还是有了区别。

秦思归把娃娃抱回问水阁之后,就把它放在了一个桌案上。结果没一会儿就见娃娃开始转身,一回转向东一会儿转向西的,似乎在寻找什么,一直走来走去,还差点摔下桌案。

秦思归赶紧把她捞了回来。

但是娃娃却似乎还一直试图还在寻找什么。秦思归看了半晌,突然猜想,她是不是在寻找叶柏涵的气息?

之后时光如梭,很快就六年过去了。应真道人一直没有回来,但是真道宗上上下下好像也没把这件事当一回事,日子过得很是平和。

叶柏涵似乎也习惯了真道宗那常年热血过头的氛围,随着身体的慢慢长大,渐渐也开始练起剑来。当然,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把时间花在各种杂学上,学习炼药,炼器或者其它。

大约是傀儡事件一年之后,陈叙想方设法,出山去了一趟几个相熟的门派,坑蒙拐骗地硬生生从几个知交那里弄到了一堆关于法阵,符术,丹器的相关典籍,然后带了回来哄叶柏涵,总算把他哄高兴了。

虽然这些典籍都只是一些比较基础的入门典籍,却还是令叶柏涵茅塞顿开,想通了许多原本不理解的关键问题。

而就像丹器两阁长老预料的一样,叶柏涵在这些奇术上的天赋非常之高,总是能够举一反三地发散出许多极为精妙的想法。

但是真道宗关于这些方面的典籍和道法都太少,多少限制了叶柏涵的发展,让他止步不前,不得不花更多时间,自己去研究和学习。

丹器两阁的长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有机会出门,就会想方设法给叶柏涵弄些乱七八糟的古方或者笔记,带回来一股脑地塞给叶柏涵让他自己研究。

成果还是有一些的。

中途有弟子从外面游历回来,说是在西蓬莱遇到了应真道人。

韩定霜有点莫名,问道:“怎么就去西蓬莱了?”

叶柏涵也听说过西蓬莱的事情。传说中的西蓬莱并不是一般人们所说的十大洞天之一的蓬莱,而是前蓬莱之主自我放逐银冰海时候居住的小蓬莱。

秦思归想了想,说道:“莫非是去找小归珠了?”

韩定霜愣了一下,才说道:“也……说不定。”

小归珠是蓬莱的法宝,据说能保住宿主死时神识不灭,一路破除结界回归灵烛所在。用在叶柏涵身上却是极合适的。

叶柏涵却不了解师兄师姐说话时口中传递的含义,一脸莫名地问道:“怎么?”

秦思归便对他说道:“师父担心小师弟的安全,去给小师弟找法宝了。”

是这样吗……叶柏涵对此深表怀疑。

不过相比应真道人这个相处了几日就消失数年不见踪影的师父,叶柏涵反而是跟山上的师兄师姐,师叔师侄混得熟了许多。

这六年过去,以往年轻弟子们都要避着走的洗心崖,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大家最喜欢造访的地方,天天都有师侄们来找叶柏涵,聊天求药,献宝看热闹,干什么的都有。

韩定霜特别不适应这种氛围,每次都避到屋外去,晚辈弟子们也不去招惹他,很乖觉地只找叶柏涵玩耍。

“小师叔我下山做任务找到一颗梦仙珠,你看你用得着不?”

“小师叔我的引路石又坏掉了,救命啊!”

“小师叔我的手断了,求颗疗伤丹!”

叶柏涵如今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面对断手断脚前胸通后背的师侄们了,只是会板起一张漂亮的小脸教训道:“不是说过了吗,不要等到丹药用完了再来拿!这种东西就应该平日身边常准备着吧?一直等到用完了再来拿,万一来不及怎么办?”

年纪比他大上不知道的师侄们被他教训得不敢反驳,半晌才小声说道:“没用完……就是留在住所没带出来……”

叶柏涵顿时无语,说道:“疗伤药都不随身带,你这也太心大了吧!?”

结果还是给了药。

屋子正热闹着,却不料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弟子突然不说话了,推推旁边的人,旁边的同门顿时也不说话了。

寂静跟蔓延开来似的,一下子就笼罩了整间屋子。

叶柏涵抬头一看,果然就看到了色希音。

众弟子作鸟兽散。

叶柏涵嘲讽道:“二师兄今天真闲。”

色希音笑答道:“怎么也不可能比小师弟你还忙碌啊。”

叶柏涵说道:“知道我忙,二师兄你能不能让一让?你看你把师侄们都吓走了。这人见人厌的,你也不觉得惭愧?”

色希音却不在意他的嘲讽,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小师弟没跑,想来是不讨厌我的?”

叶柏涵说道:“你来我的地盘,我为何要跑?就算讨厌你,也应该是把你赶走才对!?”

色希音笑:“你上次的药粉倒是有点意思,可惜了……要拿来对付我好像还是差了点火候。”

叶柏涵说道:“今天我不用药。”

“那要用什么?”

叶柏涵猛然大叫道:“大师兄——”

韩定霜便啪地一声推门走了出来,惹得色希音哑口无言,然后才说道:“这太不合规矩了吧!叶柏涵这可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叶柏涵呸了一声,说道:“大人欺负小孩算是哪门子的规矩?要一对一公平比试?行啊,你先把自己的腿砍下来一截再说!”

但是色希音已经没有功夫回答叶柏涵了。韩定霜一言不发,步步紧逼,色希音必须尽全力应付师兄,也没工夫再调戏师弟。

叶柏涵把自己的书案往角落拖了拖,开始继续工作。

而在问道峰的另一边,秦思归这天给小叶子检查过了身体,说道:“外壳的机关和阵法都有些磨损,核心的木珠也需要养护。差不多又到了该去给你做检查的时候了。”

小叶子安静了一下,问道:“……是去那个人那里做检查吗?”

“嗯。”

小叶子便说道:“我不想去!小叶子不想去!”

秦思归愣了愣。

小叶子说道:“小叶子讨厌那个人,我不要做检查了,姐姐不要送小叶子去那个人哪里好吗?小叶子讨厌他。”

秦思归反应过来,开口问道:“为什么?小叶子为什么讨厌小师弟?”

“就是……讨厌。”小叶子停顿了一下,说道。

秦思归听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小叶子,小师弟是把你做出来的人。你不应该讨厌他的……如果没有他,你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讨厌。”小叶子沉默了半晌,再次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思归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劝解,却听到了钟声。

那钟声清越悠长,听上去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事实上也确实是从很

作者有话要说:  (晋jin·江jiang·原创网独家发表)远的地方传来。

听那钟声的频率,秦思归略一分辨,就知道了。

——这是应真道人回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5章 025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27章 029(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