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5.54.01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942 师门有毒txt下载

楚含江……这个名字,金日当然不会忘记。

金日当年历劫时遭到暗算,逃出老家徘徊不敢回,结果在途径伽罗山的时候法力用尽,现出原形。那绝对是他修道有成之后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听见人修落地的声音时,他几乎是绝望的。

那时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伽罗山上。

如果是他巅峰之时,遇到任何人修也敢于一拼。但是那时候他就连维持人形也难,才知道什么是弱者的恐惧。

那种感觉金日再也不想经历一次。如果没有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也许那瞬间的感情就会成为他后来的心魔。

但是事实却是,那人修看了看他的模样之后,就把他带到了山中,还给他治了伤。

楚含江是个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人。他做事果断利落,偏偏又大气。伽罗山的弟子都很喜欢他。金日一开始对他是充满了警惕的,后来也慢慢卸下了心防。

楚含江教了金日很多东西,很多都是他数千年修行都不曾学到过的东西。不过其中最最重要的,也许是他教会了金日什么叫人心。

人心的道。

既不是妖的放肆任意,也不是天地的无情无觉。在楚含江看来,人心之道正是自有情与无情之间取得的那个平衡。

他告诉了金日,人与妖的区别,不在于种族或者性情,而在于他们看到的世界的不同,人的世界更复杂,却也更丰富与广阔。它的形态变化万千,每一种风景都是金日趴在山野之中几千年都没有见过的。

金日觉得难以理解,却也觉得有趣。

楚含江教了金日许多人间的事,那时候他对于人类的世界第一次充满了憧憬和向往。以金日直来直往的思维,他其实很难理解很多事情,但是他却愿意蹲在旁边,安静地听楚含江说。

等伤养好了之后,楚含江问金日有没有要回去的地方,金日那时修为还没有恢复,又有点顾忌老巢附近的敌人,便留了下来。

他那时候甚至觉得,就算一直留在伽罗山也没关系,又或者在无间海里占一个地盘,就跟楚含江山上山下地住着其实也挺好。

这样他就能知道很多人间的事,听楚含江讲许多有趣的事情。

在遇见楚含江之前,在金日的脑子固然有仇恨的意识,却没有恩情的概念。但是被楚含江救了之后,他隐隐约约明白了,楚含江对他是有恩情的。

后来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他就开口问楚含江:“你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楚含江愣了愣,然后想了很久,才对金日说道:“嗯……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金日望着他。

“在没有受到威胁或者伤害的时候,不要主动去杀戮那些无辜的人或者妖。”

“为什么?”金日不理解这个要求对楚含江有什么好处。

“因为……”楚含江停顿了很长的时间,似乎想着要如何用容易理解的说法告诉这个有些单纯的妖修为什么。最后他说道,“因为也许你以后会跟他们变成朋友呢。”

金日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他不理解楚含江的意思。

楚含江只好说道:“就像我们一样。如果有一天在某个地方我被某一只大妖杀死了,我就永远不可能遇见你,我们也不会成为朋友了。所以,不要随便杀戮,因为也许以后你们会变成朋友。”

金日便问楚含江:“所以,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

妖族没有五伦,如果说首领,父母,兄弟姐妹和夫妻的关系是天地自然赋予,朋友的概念却是他们所并不了解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金日感到欢欣。

他们是朋友。

于是楚含江不让金日吃活人和活的妖兽,他就不吃。虽然吃有道行的活物更有利于他恢复道行,但是对于金日来说,这种行为很明显是令他唯一的人类修士的朋友感到不开心的。

所以他就不做。

妖族的感情素来直接而单纯,甚至就连偶尔使用的阴谋诡计,在人类眼中都会显得有几分幼稚可笑。三足金乌本来就不是什么天性凶暴的妖兽,所以金日的性情也并不残忍。

而金日那种天真的残忍常常让楚含江想起另外一个人。

他还在家中的弟弟。

楚含江离家时才七岁,而那只比他小了一岁的弟弟楚含溪,却是一个十分让人担心的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受到族人的厌恶,就连楚含江的父母也并不怎么喜欢他。

因为这个孩子跟妖族一样,带着一种天真的残忍。

甚至比起妖族来,楚含溪要更加不像人类。金日高兴时就笑,生气时也会发火,楚含溪却连高兴或者生气的表情都从来没有,甚至连祖母死的时候,也是一脸茫然。

所有人都在大声哭嚎,无论是出于真心和假意。只有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站在那里像个木偶一样。

那一天族人的表情都有些难看,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楚含溪。楚含江虽然年纪还小,却已经明白许多事情。他就一直把弟弟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肩膀和手臂挡住楚含溪的脸,不让人看见。

他让楚含溪学着他的样子哭,哪怕摆出个样子呢……可是楚含溪却怎么也挤不出一滴眼泪,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哭。

可是楚含江知道,那不是因为弟弟冷漠,那只是因为……他真的不会。

除此之外,只要楚含江一没有注意,楚含溪就会做一些很残忍的事情。他会捉住小青蛙,然后好奇地压住青蛙,用小刀剖开它们的肚子,想要知道青蛙为什么会动。

妖族还是为了增进修为才杀生,但是楚含溪却往往只是因为好奇。

到后来,发展成麻雀,兔子,老鼠。楚含溪只要有机会,就喜欢剖开这些小动物,看看外表不同的它们,内里是不是也都有很大的不同。

那种天真的残忍,能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背后发凉。也因为如此,族中开始流传着楚含溪其实是妖魔的留言。

因为这些流言,楚夫人感到很愤怒。楚含江的父亲素来沉迷享乐,对子女漠不关心,而楚夫人又是个像个小女孩一样天真又任性的人物。她依赖早熟的长子,却恐惧厌恶与常人大不相同的次子。所以她一天到晚找次子的麻烦——一边是脆弱又依赖自己的母亲,一边是即使挨打也从来不会去反抗的弟弟,楚含江那时一直是焦头烂额的状态。

楚含溪不知道什么是疼痛,所以他也不知道小动物被割开血管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用力地挣扎,所以即使被母亲用花瓶打破脑袋,他也不会哭闹。

因为会痛……所以有些事不能做。

这样简单的道理,却是楚含江用尽力气也没有办法告诉他的。

楚含江上山的时候,很认真地对弟弟说:“我一定会回来。到时候,我会学会怎么治好你的病。”

他始终相信,他的弟弟不是妖魔……他只是得了病。

所以他对金日说:“是人也好,是妖也好。就算出生的时候没有带着一颗人心,但是只要愿意,你就可以慢慢修行出一颗人心……而它会让你活得更好,修行更加通透,也能看到……更多美好的东西。”

金日相信他。因为他是楚含江……因为他们是朋友。

那段时间,楚含江走到哪里,金日就跟到哪里。楚含江的师兄师姐们师叔师叔祖们都嘲笑他养了只年份太大的乌鸦宝宝。金日甚至还会顶嘴表示自己的年份很正常(……),被楚含江无言地抓回来。

而这一切,却只持续到了伽罗山内乱。

那一场内乱的原因十分复杂,金日只知道是理念之争,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理念之争。人类修士的思想一向如此复杂,让人无法理解。

只是那一场内乱之中,金日亲眼见到了人修世界之中最丑陋最残酷的一面。

曾经谈笑风生的同门拔剑反目相向,曾经挚爱的道侣把刀剑插入了彼此的胸口,曾经亲密无间的师兄弟恩断义绝……楚含江那个素来对他有点冷淡的师父第一次对他托付重任,明明是难以完成的任务,楚含江却义无反顾地应下。

那是金日第一次知道,那个少年原来有着如此惊人的天赋。他长剑所向,面前总有千军万马……也难以逾越分毫。

楚含江带着众弟子死守问道峰主殿,他身上的法袍染了不知道多少血,虽然是法器,却也被浸染得色泽大变。还没有恢复修为的金日就化作金乌,专门飞出去给楚含江打听消息。

路上看到很多修士的尸体,其中有些是敌人,有些是同伴,金日非常眼馋。但是他牢牢记住了楚含江的话,没有吃掉他们,哪怕吃掉有修为的血肉能让金日很快地恢复实力。

他那时隐隐就有些明白了楚含江的话。

虽然是敌人,但是因为他们对我笑过,所以不能吃掉。

……不能吃。

带着这样的想法,金日找到了一位熟悉的伽罗山师叔。它按照楚含江的交代,降落下去向对方打听消息,却突然陷入了埋伏,最后的印象是有人把一个咒语打入他的身体里。

当他再清醒的时候,他的手上正握着匕首,而楚含江如同无法站立一般倒在了他的身上,匕首深深地插入了楚含江的胸口,带着法咒的凶光。

——你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金日只知道,那

作者有话要说:  绝不是他想要报答楚含江的方式。

----------------------------------------------------

这章写哭了。虐了两个(三个?)人。二师兄的人设已经出来了一半,金日也出来了。一个是兄弟情,一个是朋友情,都不是cp。cp很坚定是大师兄,病娇属性离显露还早,他也不是大boss,不用猜了。

为了结局lwxs520 -->

(快捷键 ←)上一章:第54章 54.01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56章 56.55.54.0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