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08.91.1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668 师门有毒txt下载

吉祥鸟是西域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一种细小鸟类。它色彩艳红,有着漂亮的黑色尾羽,据说只要它开始歌唱,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幸福和好运。

但是关于吉祥鸟也有另外一种传说。

吉祥鸟是一种传说中的神鸟,它虽然有天神赐下的恩泽,却也有雷霆的震怒。所以如果吉祥鸟发怒,就一定要饮食鲜血才能平息。

都琅阁送到叶柏涵手里的资料里,大致讲述了一下吉祥鸟的传说,以及和蜜坛罗以及莫西纳的关系。

据说在一开始,是两国因为某个原因发生了战争了,之后莫西纳灭亡了蜜坛罗。而他们从蜜坛罗带回来的战利品之中,却有一样法宝,据说是传说中寄生着吉祥鸟的雕像。

莫西纳就将之供奉了起来。

说起来也是奇怪,自从开始供奉起吉祥鸟之后,莫西纳就开始频频发生好事。

——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城民们收获了数倍于往年的果实,粮草,雨水比往年更丰茂,果实也要更大更甜美。

——所有人都说,这是吉祥鸟所带来的好运。

这样的好日子在莫西纳持续了数年时间,而城民们也因为这样而变得越发富足。

但是五年过后,这样的好日子却慢慢消失了。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吉祥鸟的魔力似乎在渐渐地消失。收获开始不如以往丰茂了,甚至还慢慢开始贫瘠起来,而其它的灾难也开始再次频频出现,早已习惯受到庇护的城民自然无法忍受这样的落差。

他们猜测吉祥鸟是不满自己的供奉,于是开始给神像供奉更多的东西,一开始只是些果实,后来变成了牲畜,再后来则是活生生的少年少女……

叶柏涵关上了都琅阁送来的笔记。

笔记似乎是由某个原本经常往来于莫西纳和周边城市的商人记录下的,因为事发时他并不在莫西纳,所以最后好运地并没有遭难。不过同时,他的笔记里也没有关于莫西纳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记录。

但是叶柏涵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个莫西纳有很大的可能性跟无恨有关系。

只是由于资料有限,他并不是十分确定他家四师姐在这个故事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是莫西纳的原住民吗?叶柏涵细细思索了一下,觉得无恨的五官秀丽深邃,确实有些异族的味道。

在笔记之中,作者最后的猜测是吉祥鸟发怒毁灭了整座城市,但是叶柏涵却已经从色希音的口中得知,无恨曾经屠城。

如果她真的是莫西纳的城民,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她应该是莫西纳真正的屠城者。那么这位屠城者在莫西纳时是什么一个身份。

……三十多年前上山,年岁应该也就三四十岁。色希音提供的时间并不准确,因为莫西纳被屠城是发生在二十九年前,想来是因为色希音对这些事情并不十分关心。不过即使如此,按照色希音所透露出的这个消息推断,无恨上山的时候应该也就十几岁。也就是说当时她的年纪应该是和此时基本相符的。

按照这些信息推断,叶柏涵隐隐已经猜测出了无恨在这一场灾祸之中一开始所扮演的角色。

——祭品。

——恐怕无恨的身份正是在最后的灭亡之前,城民们试图想要供奉给吉祥鸟的祭品。这基本就能解释她最后为什么会屠城了。

次日都琅阁的师兄离开时,叶柏涵便又拜托了对方帮忙打听莫西纳灭亡之前的一些事情。因为只是数十年之前的事情,就算是曾经去过莫西纳的很多凡人也依旧还活着,所以这方面的消息还是比较好打听的。

然后叶柏涵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资料。

“爱达美……”他特意让对方着重打听在城灭之前,被当做祭品的少女的资料,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名字和一段记录。

爱达美,莫西纳国王的女儿之一。曾经是十分受宠的小公主,后来母亲失去宠爱,她便也慢慢失去了尊贵的地位。

在城灭之前,祭司觉得吉祥鸟不肯继续赐恩,是因为祭品的分量不够,不够尊贵。他劝说国王献出自己的血脉作为祭品,最后国王便指定了这位年方十二的小公主作为祭品。

国王的妻子之一,身为爱达美母亲的王妃为此而撞死在祭台上,希望以自己的性命换回女儿,却非但没有成功阻止祭祀的进行,反而令国王提前了仪式。

仪式到底有没有举行,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活着的人谁也不知道。但是叶柏涵却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后续……毕竟所有线索已经足够明显,足以可以连成一条完整的线。

他合上笔记,还在思索之间,却猛然地抬起头望向了前方。

只见门口处,无恨一脸黑化地站在那里,一副随时会拿出柴刀来的模样。

叶柏涵:“呃,四师姐。”

无恨却无视了他的招呼,用一种看上去像是在笑却又像是在哭的表情说道:“为什么要去探究呢?”

“呃……”叶柏涵有点语塞。

无恨却似乎并不期待他的回答,反而发出了一声冷笑:“呵……”

然后就在叶柏涵的面前,她的身后开始长出了一对鲜红中带着黑,如同黑化凝结了血液一般的翅膀。

狂风大作,门外天色开始凝结出一重又一重的灰。

无恨一步一步地走近,没有了她往日常常刻意扮演出来的娇憨爱闹,看上去带着一种癫狂的恐怖。

黑红相间的衣衫在风中舞动,在昏暗的天光下,映得无恨整个人如同妖魔。然后叶柏涵就发现,那不是如同妖魔……那真的就是一只妖魔。

无恨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只红色羽毛,有着长长漂亮黑色尾羽的大鸟,猛然想着叶柏涵直冲过来。

叶柏涵瞬间张开法阵,把无恨的冲击挡在了外面。整栋小楼似乎都被他们的交手牵动,晃动了一下。然后在被结界弹开的瞬间,无恨化作的大鸟在空中扇了几下翅膀,却又马上又再次向着叶柏涵冲了过来。

叶柏涵叫道:“师姐!”

大鸟发出悲鸣。

他对无恨叫道:“师姐,你冷静一下!你这是想干什么!?”

然后他听到了无恨的声音:“杀了你!”

“就因为我知道了你过去的事情?”叶柏涵觉得不能理解,“二师兄也知道吧!?师父应该也很清楚吧!?”

他这样说的时候,大鸟似乎停滞了一下。

叶柏涵说道:“杀害同门的结果……你应该清楚吧?”

大鸟滞空半晌,却突然如同泄了一口气一样,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长长的尾羽在落在地上的一瞬间就重新化作了华丽繁复的裙摆,然后大鸟重新变成了那个看上去完全是人类的秀丽女孩。

无恨看着叶柏涵的目光透着凶狠和挣扎,整张脸的表情都是扭曲的,比起人类来反而更像某种凶残蛮横的野兽。

叶柏涵与她视线相较,忍不住就绷紧了身体。

他说道:“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无恨说道:“你知道了……你为什么要知道……”

叶柏涵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你已经知道了……”她仿佛只会重复这一句。

“对不起。”叶柏涵说道。

“啊——”无恨突然抬起头,发出凄厉之极的一声惨叫,然后再次化成黑红大鸟,如同狂风一样向着门外席卷而出,最后消失在视野之中。

叶柏涵握紧了手中的笔记。

爱达美……爱达美……这是四师姐的本名是吗?无恨这个名字应该是她上山之后才起的吧?是谁给她起的?师父吗?

叶柏涵蜷缩在书案之后,心想,他早该知道的。

无恨无恨,谁会起这样的名字?起名叫无恨,其实就是说明那人心中有恨。

如何能无恨呢?从一国的公主,沦落成了被摆上祭台的祭品。母亲撞死在祭台前,父亲亲手指着她要将她献祭。

屠城灭国,化身独命鸢。

其实,无论是蜜坛罗还是莫西纳的祭祀都弄错了,那只红羽黑尾的大鸟,不是吉祥鸟,也不会带来祥瑞。

它真正的名字,叫做独命鸢。

传说中,极西之地有大鸟,生而独命,食母而生,与同类相见则搏斗致死。有仙人取将死之独命鸢,在其将死未死时放其血,取其骨,令其哀鸣七七四十九日而成鸢灵,就能炼成极凶之灵器。

灵器也叫独命鸢。

它饮食万物之血,其血流经其身躯后再被万物所饮食。饮食其血的植物,原本若有十年生命的,会在一季之中耗尽生机,长出常人不能想象的巨大丰美果实。饮食其血的生灵,会拥有更大的力气,更多的**,然后在更多的时间内,耗尽一生的寿命。

而这就是奇妙,却又残酷的独命鸢。

叶柏涵不知道,到底是独命鸢化身成了无恨,还是无恨在被献祭之后附身在了独命鸢上面。

之后他思考了很久,想着在之后要怎么跟无恨相处,怎么修复两人的关系。但是当真正想要开始动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因为,从这天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他再也没有见过无恨。

(快捷键 ←)上一章:第67章 08.91.1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69章 08.91.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