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08.88.1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4087 师门有毒txt下载

次日醒来的时候,叶柏涵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之间不知道身在何方,自己是谁。脑中全部都是一个叫做白袭青的人的记忆,然而他本能地排斥着这些记忆,仿佛那不是他本人的记忆一样。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他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却得不到想要追寻的答案。

然后有人在屋外敲门,叫道:“叶师叔,你起床了吗?”

叶柏涵仿佛猛然从迷蒙中惊醒,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对了,他姓叶,不姓白。他想起来了……但是他叫什么呢?叶……叶……叶柏涵想不起来。

然后他猛然从床上爬了下来,跑到门口打开了门,一脸焦急地对门口的青年问道:“告诉我!我是谁!?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乍然之间完全愣住,半晌才有些疑惑地问道:“叶师叔?”

叶柏涵再一次问道:“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叶师叔你名讳上柏下涵。”

叶柏涵听了,反复咀嚼了半晌,心慢慢地就稳了下来:“叶柏涵……叶柏涵……对,这是我的名字。我不是白袭青,我是叶柏涵。”

但是哪怕这样一再强调,叶柏涵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属于自己的记忆,反而满脑子都是关于一个叫白袭青的人。

他有些茫然,又有些焦躁,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失去属于自己的记忆而带来的畏惧和不安。

这种焦躁一直到了他见到了某一个人才终于得到缓解。

色希音看到叶柏涵的样子时就察觉到有所不对,而当叶柏涵抓住他的手臂,神态紧张地问:“你是谁?”的时候,那不妙的预感果然成了真。

叶柏涵失忆了。

听到这个消息,洗尘峰是第一个乱起来的,丹、器两阁的长老匆匆赶过来就开始给叶柏涵进行检查,检查的结果很不好,叶柏涵几乎把所有事情都忘掉了,不管是伽罗山的,还是他俗世家人的。

或者是因为失去记忆,叶柏涵明显缠人了许多。他虽然不记得色希音,但是却在色希音一出现就紧紧抱住了对方的手臂,随后就不肯再放开,而这种黏人劲儿一直到秦思归出现之后才好了一些。

秦思归出现的瞬间,叶柏涵就猛然放开了色希音的手,转而拉住了自家三师姐的衣袖。

他仍旧不知道秦思归是谁,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依靠直觉和本能从秦思归身上获取安全感——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秦思归愣了一下,才回答道:“我叫秦思归,是你三师姐。”

叶柏涵便伸手就抱住了她,然后死活没有再放开手。

秦思归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却也并不排斥,也伸手抱住了他。

等到林墨乘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叶柏涵左手牵着色希音,右手牵着秦思归,看上去跟小孩子牵着父母的手一样。

他皱了皱眉,然后才刻意露出一个笑容,向叶柏涵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靠近对方,叶柏涵却已经看到了他,猛然就往秦思归身后一躲。色希音眼神一动,秦思归不明所以,说道:“柏涵不要怕,这是林师叔。”

这是林墨乘怎么也想不到的情形。

他封印了叶柏涵所有的今世记忆,强行灌输进了大量有关白袭青的记忆,说到底不过就是为了混淆叶柏涵的自我定位,让他变得更加亲近自己。但是没想到昨晚睡前奏效了那么一瞬间,今天早上一起来,叶柏涵的态度就又变了。

而且很明显,他在意识上并没有把自己变成白袭青,反而因为失去原本的记忆而对一切都充满了警戒心。

但虽然如此,他色希音和秦思归的态度却如同以前一样亲近。林墨乘意识到这一点,看向两人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林墨乘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低下头去对叶柏涵叫道:“柏涵?”

叶柏涵却只是把头埋在秦思归的背上,不肯说话也不肯有所反应。

林墨乘的脸色有点难看。

秦思归一看这架势,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本能地偏向了自家的小师弟,开口说道:“师叔你别在意,师弟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比较怕生,不是对师叔你不尊敬。”

林墨乘听到尊敬两个字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刺了一下。虽然秦思归肯定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还是难免让他想起叶柏涵以此为借口,试图与他保持的距离。

但是此时人非常多,而且每个人都用在关注叶柏涵的情况,所以林墨乘即使想做点什么,也不得不自我克制。

他盯了叶柏涵许久时间,不得不承认少年的意志之坚定是他平生少见。一般来说,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并且被灌输了捏造的记忆,那么就很容易被制造出来的记忆所控制,进而产生错误的认知。

毕竟人是理性的存在,容易被语言所欺骗。

但是叶柏涵却完全没有被那虚假的属于白袭青的记忆所控制,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并非白袭青,并且坚守着自己的认知。哪怕记忆被篡改,他也没有给林墨乘留下丝毫的空隙。

林墨乘不知道该觉得骄傲,还是觉得郁闷。

他的计划到此为止,已经是一败涂地。

但是他不会就此放弃。

一个人失去记忆之后,必然会露出许多破绽。一个失去记忆的叶柏涵,防备心一定会比之前那个对林墨乘充满了排斥和警戒心的叶柏涵来得低许多。

从现在开始重新建立起两人的关系也是可以的。

林墨乘正盯着少年,应真道人却猛然转身,然后望向了林墨乘,说道:“师弟,跟我过来。”

来了。

林墨乘在听说叶柏涵失去记忆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刻。那孩子总有办法让违背他心意的人招惹上麻烦。

应真道人瞪着他,神态有些严厉,问道:“柏涵的记忆出问题跟你有没有关系!?”

林墨乘在心里叹息一声,心想早知道叶柏涵心念如此固执,就直接封印住他的记忆好了,制造虚假的记忆不但费力,最后还导致自己的行为暴露。

他对应真道人说道:“师兄要责备我吗?”

应真道人猛地瞪向他,质问道:“为何要这么做!?”

林墨乘说道:“我并不知道……师兄你在质问什么。”

应真道人听了,却是开口说道:“从今日起,你便在自己的洞府闭门思过。十年之内,不许出洞府一步。”

林墨乘听了,眼中漫出了勃然的怒火,半晌,怒极反笑,说道:“三百多年了,我倒是都没被罚过闭门思过了。”

应真道人说道:“所以才让你这样肆意妄为!”

林墨乘听了,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应真道人之后便回返到了寒泉小筑。这时候费长老等人已经为叶柏涵检查过了,但是没发现任何不妥。林墨乘封锁叶柏涵的记忆时并没有伤害他神识的意思,所以费长老也没检查出什么损伤。

他只能根据叶柏涵目前的状况判断:“若没有弄错,柏涵可能是被人用了锁魂珠。”

应真道人顿时皱紧了眉头,忍不住骂道:“真是混账!”

他自然骂的林墨乘,倒是费长老不解其况,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相比问道峰众人对于叶柏涵本身记忆的关心,洗尘峰的师兄弟们显然更关心叶柏涵的知识记忆,发现他没什么事之后,就叽叽喳喳开始询问起了最近术法的研究问题。

叶柏涵顿时有点懵,随后顺着一众长老的询问思考了半晌,竟也回答出来了不少问题,顿时让众人送了一口气。

应真道人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这群师侄竟然只关心叶柏涵的丹器知识是否还完整,顿时颇为不满,故意清了清嗓子。

有人瞬间会心,有人则比较呆,根本没有注意到应真道人的声音,不过很快也被同门迅速示意提醒,暂时放过了叶柏涵,依依不舍地退去。

等大部分人走光之后,叶柏涵的情绪也好了一些。他虽然失去了记忆,却没有失去自身感知上的敏锐性,本能地发觉了来探望他的一众师兄都存着好意,那失去凭依而充满空落感的心情反而稳定了下来,感觉到了安全。

应真道人说道:“希音你暂时就留下来陪柏涵吧。”

无恨听了,说道:“我也留下来陪小师弟吧!”眼睛闪闪发光。

应真道人却不赞同,说道:“你是女孩子,留下来成何体统!回去!”

无恨倒是想说我也可以只是一件灵器,但是到底不敢跟应真道人呛声,最后还是不甘不愿地驱逐了回去。

秦思归看无恨的下场,便也不好说什么。她其实才是那个很想留下来的人,可惜毕竟隔了及世,彼此的关系也不一样了。

等所有人走掉之后,色希音关上了门,说道:“要不是大师兄闭关了,估计也没我什么事。”语气里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叶柏涵抬头问道:“……大师兄?”

他失忆之后,反应一直有些慢一拍。色希音看他可爱,忍不住就戳了一下他的脸,说道:“你见到就知道了。”

叶柏涵没有见到韩定霜本人,所以没什么感觉。他坐在床上,摸出了乾坤简在那里看着。

色希音凑过去一看,发现乾坤简的某一页上,写了十分凌乱的三个字:换法阵。

色希音皱了皱眉头,不解其中的意思,却见叶柏涵突然从床上爬了下来,说道:“我们去换掉外面的防御法阵。”

色希音愣了一下,然后多少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伸手抓住叶柏涵的手腕,问道:“你是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没失忆!?”

叶柏涵愣了一愣,满脸茫然地望着他。

色希音见他确实茫然,就问道:“为什么要换法阵?”

-----------------------------------------------------------------------

我觉得应该没写崩……至少剧情还是按着大纲走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80章 08.88.1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82章 08.88.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