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16.09.20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652 师门有毒txt下载

疑似是天人族残像的影像还在两人的脑中继续上映着。

从视角上来说,以这个画面来看,留存这个信息的人应当还相当年少,身形瘦小。可惜从他们的视角上并不能明确分辨留存信息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等着从之后的信息之中进行分析。

撇除掉这一点,光就此时的场景来看,天人族聚居在山巅的城市之中,性情淡漠但是彼此之间相处自有默契,反而带了一种别样的融洽感觉。而且即使性格冷淡,却并不表示他们生活无趣……乍看之下,这一族多高冷、毒舌、呆萌、慢一拍,看上去也别有意趣。

令人奇怪的是,这段记忆之中,时间流逝飞快,但是记忆的主人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而随着时间过去,记忆主人的视角也在不断拔高,叶柏涵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原来原主还是个孩子,正在慢慢长大。

记忆残像并不是按部就班的,许多时候只会给人看它留存下来的东西,所以这一段记忆看似历经多年,其实只是一闪而过。

随后两人终于知道了原主的身份。

因为在原主成长到一定年龄的时候,有个侍女走了进来,对原主说道:“殿下,祈福仪式要开始了。”

侍女说话时候用的是一种陌生的语言,但是因为是神识传递的关系,叶柏涵和色希音却都能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叶柏涵这才知道,这少女原来既是这座山巅之城的少城主,同时还是巫祝。而她之所以不能说话,似乎也跟她的职责有关。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了叶柏涵的预料。天人族的祭典上,族人纷纷突然中了暗算,大群人类修真者突然出现,然后袭击了城市。

于幻境之中,叶柏涵意识到虽然天人族被认为是异人族,但是天人族自己却是把自己当做是人类之中的一个种族的,和鲛人族还不一样,天人族除了性情不同,外表上与一般人类没有任何区别,他们也觉得自己本是人类一脉。

这些人类修士袭击天人族的城市似乎是为了什么寻找什么宝贝,一直逼迫中了暗算的天人族中人交出他们的神器,但是天人族天性之中就带了一种残酷与冷漠,而且悍不畏死。即使在中了暗算的情况下,悍然反抗的天人族也给偷袭者造成了惨烈的结果。

叶柏涵站在记忆的主人的立场上,看着族人一个个被杀戮,被仅剩的一些没有遭受暗算的族人从敌人之中护送带走,几乎仿佛就能感受到那悲痛绝望的氛围。从原主的视野之中,天空仿佛都带上了一抹红。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少女最后还是没有逃出侵略者的手中。他们遇上了另外一拨敌人,护卫一个一个被杀死,少女试图反抗,杀了几个人之后最后落入敌手。

本来众人也要杀死她的,但是看她身份似乎不同寻常,便没有杀她,而是把她抓了起来,试图去威胁天人族。最后有天人族在众人的威胁下,终于吐露:“神器的秘密……只有巫祝知道……”

然后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女声开口说道:“我乾族的神器放在一个秘境之中。而乾族秘境唯有承神恩的双子才能开启,我的姐妹出生不久就已经早夭,我是无法开启乾族秘境的。”

“乾族鲜少说谎,而神器的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我数千子民,当着我的面被那些恶人一一杀死,却每个人都一口咬定,只有我知晓乾族神器的所在之处。”

“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人生便从此陷入了永无止境的谎言之中。”

无数的天人族在少女面前被杀害,包括少女的父亲,天人族的城主。少女在成年前不能说话,于是试图以文字告知敌人真相,告诉他们“她无法开启秘境,只有城民中同血缘的一对双子才能开启”,但是那些恶人看不懂天人族的文字,族人为了避免她说出真相,又故意激怒那些修士,最终都一一死亡。

而她的父亲,最后只是告诉她:“永远别告诉他们秘境的真相……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

少女终于知道,原来这些死亡,只是为了保护她。

天人族的反抗远比修士们想象中来得更加残酷和可怕,所以哪怕给城中的大部分人都下了毒,前来袭击的数千修士还是被屠戮过半,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这些损失自然要从天人族身上找补——他们搜刮了整座城市,夺走了无数法器和珍宝,最后还对少女上了各种恶毒残酷之极的刑法,可是他们不知道,天人族天生不畏疼痛,不怕任何刑罚。

少女几乎被折磨致死,但是还是咬紧牙关什么都没说。她以为自己就要去见族人了,没想到转眼之间,人族之中发生内乱,有一群修士突然出现,杀死了灭亡了天人族的恶人,把少女从刑牢之中放了出来。

把少女从刑牢中抱出来的,正是楚家的先祖,少女后来的丈夫,楚容。

他对少女悉心照顾,帮她养好了伤势,知晓她的身份之后,非但没有把她交出去,还帮她隐瞒了下来,让她装作普通人族女修混迹在修士之中。

少女最后嫁给了楚容为妻。

她为楚容生了一对孪生子。

结果生下孩子的那一天晚上,楚容终于图穷匕见。楚家人抱着她刚出生的两个孩子,威胁少女……楚夫人交出天人族的秘密。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叶柏涵吃了一惊,然后猛然几乎掉下泪来。

他其实不知道少女跟自己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只是纯粹为了这么残酷的一幕而感到无法承受。

然后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再次响起了那个女声:“我觉得自己很蠢。我怎么会忘了呢?外面的人一直都是这么残酷的啊。”

“我的孩子身上带着一半乾族的血统,一人身上多点,一人身上少点。他们当晚就把孩子抱走了,威胁说只有我交出神器,才会允许我们母子团圆。可是我不能,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人类最爱说谎了……就跟楚容骗我一样。”

“父亲说,一辈子都不要告诉任何人神器的事情,除非我已经有了绝对的力量可以保护自己。而现在,因为有这两个孩子在……所以我更不能说。”

“一旦他们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定会杀了我……和留着乾族血脉的我的孩子们。”

接下来的记忆画面平静中带着微妙的残酷。少女拿着自己的首饰炼制了两个长命锁,然后对着首饰偷偷施了法术,让人把长命锁挂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检查这一对长命锁,所以我祈求他们发现不了其中的秘密。如果这挂锁最后也到不了他们的手里……便当是我们母子都没有运气吧。”

然而她的运气似乎还残留着些许,所以最终楚容抱着两个孩子出现的时候,女人就发现两个孩子的脖子上都挂着一把银锁。她微笑了起来,楚容见她心情不错,就劝说了起来,各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是女人却没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地听着。

最后楚容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说道:“我都忘了……天人族的人都是没有心的……你未必就在意两个孩子的安危。”

女人没有说话。

之后在记忆之中,楚容再没有出现过。但是女人陆陆续续地从仆人口中听到消息,说是家主娶了新夫人,新夫人生了儿子……类似这样的消息。

楚容虽然没有再出现,楚容的堂兄却还时时试图来威逼女人。而随着时间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女人的那对儿子也已经长大,如同女人所预料的一般,天人族血统的孩子被人所敌视,甚至受到折磨,而她的另一个孩子却在之后主动前来央求她说出秘密。

女人从来不正眼看他,也从来不跟他说话。

没多久,天人族血统外显的那个孩子的死讯就传到了女人的耳中。女人终于没忍住,哭了一场。她的次子再次出现,说道:

“你满意了吧!?你就抱着你的那些秘密去死吧!你可千万别说出来,别为了任何理由说出来……因为,上面沾着哥哥血淋淋的一条性命呢!”

那孩子愤然离开,再也没有再在女人面前出现过。

但是即使如此,女人依旧什么也没说。只有长命锁之中留下了最后一段遗言:“我看到了那孩子的遗体,这些影像将会留存在这一把长命锁之中,只有拥有乾族血统的兄弟姐妹平安地成年之后,在有能力自保或者楚家其他人都已经死亡殆尽之后同时启动这两枚锁,秘密才会开启。”

“我会在今夜死去。只有让那孩子成为这世上存活的最后一个乾族人,他才能平安地活下来。”

“乾族已亡,若你们不幸流着乾族的血液出生,不用去报仇,只要……好好保护自己。若有必要,可以开启秘境。秘境里不但留存着那没一点用的神器,还有大量适合乾族修习的功法,或许能让你们更好地生存下去。”

影像在这最后一刻消散,叶柏涵和色希音面面相觑,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都没想到,两人的身世和楚家的过去还有这样的秘闻。

同时,两人的脑中也多了一段关于乾族秘境的信息。

叶柏涵猛然站起来,说道:“去找吧!乾族秘境里面应该有适合二师兄的功法!找到之后说不定师兄你的修炼就能变得比较顺利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95章 16.09.20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97章 16.09.2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