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17.01.01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4034 师门有毒txt下载

没有那个人在的地方,并不能称为是家。

这个家里没有人喜欢他,没有人在乎他,没有人需要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楚含溪也许没有痛苦的生理感觉,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应该已经感觉了痛苦的隐秘存在。

楚含江要走的时候,他是非常不乐意的。甚至有一度他还憎恨着楚含江,却并不明白对方选择那样做的理由。

现在想起来,楚含江做出那样的选择时应该也非常难受吧。

色希音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幻境之中少年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阿溪,我拜了一个师父,很快就要离开家里,跟着他去修仙。”

楚含溪还带着懵懂,问道:“要去很久吗?”

楚含江咬了咬嘴唇,才回答道:“应该会有点久,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到那之前,爹娘就交给阿溪你来照顾了,好吗?”

楚含溪却一点不懂事,很直接地回答道:“我不要。”

楚含江:“……”

楚含溪说道:“我不会照顾娘,娘也不会让我照顾她。爹……爹也不用我照顾。”

楚含江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不,娘需要你的照顾。爹也是。因为哥哥跟人走了之后,除了阿溪就没有人可以照顾他们了。所以,阿溪要做个乖孩子,好好替哥哥照顾爹娘。”

色希音猛然睁大了眼睛。

三百多年前的他是绝对听不出这些话之后隐藏的深意的。现在想来,那个时机实在是非常凑巧,凑巧到让他觉得心惊。

……为什么哥哥会跟着师父去修仙呢?他家中有着浪荡的父亲,把他当做生命支柱的母亲,以及十分看重他,把他看做最后重振家族希望的祖父。

当然,还有一个公认的疯子弟弟。

而楚含江那个时候自己也不过就是个早熟的孩童而已。

色希音一遍一遍地回顾着那一个场景,恨不得能一路追着这段记忆的前情与后续,知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然而宿世书能够追溯的到底只是他本人的记忆,而不是曾经发生过的过去。

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地回放同一段记忆,试图从楚含江的一举一动之中推断出真相。

无数次之后,他终于有了一个猜测。

楚含江必然是知道了。他知道祖父想要杀死自己的弟弟,但是那时的他还太过年幼,无法阻止,所以他选择剥夺祖父的选择。

只要楚含江离开楚家,楚家就没有选择地只能暂且把楚含溪养大。即使是一个疯子一样的继承人,也要好过没有继承人。

他是为了楚含溪才舍弃自己的家,舍弃拥有的一切,跟一个陌生的人去一个遥远到可能永远回不来的地方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色希音忍不住就开始发出了急促的喘息,仿佛想要哭泣一般,却又无法掉下眼泪。

最后只能像条被抛甩在陆地上的,失了水的鱼一般,痛苦地喘息。

随着时间过去,色希音慢慢发现,从楚含江身上学习感情比从任何其他人身上学习时都来得容易许多。

因为无论多少次,看着楚含江的脸他不会觉得厌烦,也不会觉得厌恶。

他其实不喜欢和人往来,即使努力观察他人以求学会伪装自己,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在他看来,这世上很多人都既虚伪又自私,既愚蠢又反复无常。

他鄙夷那些丑陋的人性,却又不得不去学习那些令自己觉得厌恶的东西,自然会觉得痛苦。

然而幼年的楚含江丝毫也没有让他产生这样的想法。

这一场幻境之中,哪怕是痛苦的发现,却也让人觉得趋之若鹜。

色希音觉得不可思议。痛苦……是这样的感情吗?

汹涌的浪潮冲击着悬崖边的海岩,俊美的青年端正地盘腿坐在悬崖边缘,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如同神祗。

却在大海之中扬起一阵如同阵雨般的波澜,一名鲛人猛然跃出睡眠,扬起长而有力的鱼尾,却在落地的一瞬间轻巧地化作□□的双足。

“云州那边,确实有人很不安分的样子。”

紫鳞王开口对林墨乘说道。

林墨乘点了点头,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云州发展得还是有些过快了,导致根基不稳。但是若不进行得快一点,等整个正道反应过来……很多事做起来就事倍功半了。”

紫鳞王说道:“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挺胸有成竹的,想来没什么问题?”

林墨乘说道:“这么多年的筹备,纵然我中途一度想过放弃,不过该有的准备还是都做了的。”

“既然如此……”紫鳞王顿了一下,说道,“你又为什么还是没有把诛月带回来?”

林墨乘顿时脸色大变,说道:“你也太小看他。如果这么容易,乔恩当初能死他手里!?也不知道宗门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这样不顾性命。”

然后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云州这几年来一直有人暗中组织残余的修真者并且捣乱。云州附近的几大宗门只管自己的事,不到牵涉到自身的时候,是不会有这般警觉的……怎么想也就是色希音或者他在其中作梗。他真是不管过多少年,都铁了心一定要与我作对。”

这样说着,林墨乘支着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片阴沉,说道:“我有时觉得,他是不是有意的……”

紫鳞王却说道:“上次见他时他还是个孩子。不过我只要一想到那副躯壳里的人是诛月,就觉得可怕得让人颤抖呢!明明是那样柔弱的外表……但是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是无法战胜的。更要命的……”

他把脑袋凑近林墨乘,在一个几乎能够感觉到彼此呼吸的距离说道:“……反而是敌人更在意。”

林墨乘听了,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半晌没有说话。

紫鳞王说道:“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这样下去迟早死在他手上。他这辈子看上去与你并没有什么情分。诛月对没情分的人,可一向都是很残酷的。当然,就你们以前那新仇旧恨,你杀人家两次,人家杀你一次,倒也算是公平……”

“可他死了,多的是人惦念他。你死了……可未必有什么人会惦念你。”

林墨乘说道:“我也不需要有人惦念我。”

紫鳞王:“你若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那样你也甘心?”

林墨乘便回答道:“所以我不会死。”他抬头盯着紫鳞王,说道,“受人惦记什么用?乌小福当初为了给乌怀殊争取时间,愣是以凡人之身拖着魔道,最后甚至被扒皮抽筋……可是乌怀殊把楚含江带回来,对他可从来说不上好。最后他让楚含江守界桥入口,却带走了大部分的门派高手……他难道不知道后果?”

“……不过虚伪。”

“嘴上说得再怎么情深意切,最后到了抉择的时候,会被舍弃的人终究还是会被舍弃。这世上像他这么蠢的人……举世恐怕也只有一个。”

紫鳞王却开口说道:“若诛月算蠢,你们这些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又算是什么?”

林墨乘沉默许久,才说道:“便算再有才智,他蠢在骨子里,无可救药。”

“那我倒奇怪了。既然你觉得他这么蠢,为何不直接动手,强制把他带走?”紫鳞王说道,“你若不怕他的手段,何必这样小心翼翼,退避三舍?”

“……”林墨乘没有说话。

紫鳞王只是托腮,饶有兴致地靠在岩石上看着他。

许久之后,林墨乘才说道:“他是被这天下骗了。这世间本没有伦理道德,也不存在是非正义。人人都为自己的**而用尽心机……而所谓的仁义礼信爱,不过是一群伪君子骗一群傻子去付出,去让他们予取予求的谎言。这世上多少人是只为自己活着,所以他才是这天下最傻的傻子。”

“我偏偏要揭了这幕布,让他看清楚这世上都是些什么人!”

紫鳞王说道:“到时候,他眼中见你,也未必与那些伪君子有所不同。”

林墨乘却突然笑了,说道:“我本来就是伪君子,否则如何会害他这么多次?我眼睁睁见他被开胸破腹过,也推波助澜让他死无全尸。他还是诛月的时候,每每跑过来天真无邪地唤我师叔……我就想,若是让他再死上一次……乌怀殊会是什么样一张脸。”

而他确实成功了。

他不止害对方死了一次。诛月与乔恩同归于尽,白袭青最后却是死在了他的怀里。他死时,身如枯骨,脸上却带着笑。

他以为他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却不妨他什么都知道。白袭青不是诛月,也不是叶柏涵,他是带着彻骨恨意从黄泉归来的鬼魂,可是那恨意也只戛然而止于那短短的一世。

他一直想要伪装成故事的最后一段不曾发生,那结局从未出现过。可是……叶柏涵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

就像白袭青最后的那一句告别。

【如果……侥幸还有来世,我什么也不会记得。不会记得师叔你的好,也不会记得你的坏。我会……重新变回一开始的样子。】

……不爱他,也不恨他。

不爱不恨,所以不会再有交集。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有个妹子说我写不来感情戏,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确实是这样。正确来说,我还满擅长感情戏的,我不擅长的是恋爱感情。我花了很长时间琢磨,又去回顾了几篇我觉得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的**,最后发现是我太放不开了,而且容易被留言影响。因为是连载文,经常剧情进行的时候就会有人表示讨厌谁谁谁,我即使明知按照原有步调走更好,也很容易不够坚定。还有就是我放不开……另外还有若干反省,太占地方我就不说了。言情那篇倒是没有瓶颈,不过是我在琢磨这边的剧情暂时无心也没时间更新。双开这事儿我干完这一回以后就不干了,至少没全文存稿肯定不干,所以大家暂且容忍我这一回。我接下来试一试换种写法,希望有用。

另外,剧情写着写着cp常年分离我也觉得是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也没想到怎么解决……下次试着不写这种剧情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4章 17.01.01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166章 17.01.0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