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196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728 师门有毒txt下载

之所以没能杀掉白袭青, 一半是因为确实杀不掉,另一半大概就是因为她的决心不够。

杀死无辜者是需要勇气的。在月白心里,她其实十分明白,那青年并非她真正的复仇对象,而一旦下手, 她的道心一定会再次蒙垢。

即使此时她的道心已经浑浊不堪, 但是,她毕竟还没有堕落魔道,也不想堕落魔道。

师兄……要保持道心无垢怎么这么困难呢?

月白深知自己在正面出手是杀不死林墨乘的, 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打算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她搜集了许多来自天下各处的奇门法术,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手段制造机会, 哪怕只是一瞬间, 也是她唯一可以杀死林墨乘的方式。

但是,这机会却被白袭青破坏了。

也不能说是破坏……只能说那个人警惕心太强,让她很难找到机会。

而事实证明,即使真的找到了机会, 到底谁杀谁也是难以预料的事情。

林墨乘即使中了毒,被诅咒缠身,要杀死月白这样的弱菜也跟玩儿似的。当他发现动手的人是月白时,那冰冷的眼神月白觉得自己完全不会忘记。

她那时候以为自己这一次真的会被杀死,然后她竟然觉得这样也不错。死在这个人的手上, 至少可以让她无愧于师兄。

说不定来世,他们还能当师兄妹。

但是她没有死。

“师叔?”

那青年从门外走进来,原本还一脸冷酷的林墨乘却猛然开始剧烈地咳嗽, 甚至咳出了血,握剑的手也开始颤抖着,数息之后,长剑跌落在地。

白袭青着急地跑了过来,扶住了林墨乘,叫道:“师叔!?你怎么了?”

——骗人,他在装。

在上一刻的时候,月白还十分确定,林墨乘固然受了伤,却根本不严重,至少要杀自己完全不费劲。没想到下一刻,对方就突然变得摇摇欲坠。

他在搞什么?

然后月白就明白了。

因为林墨乘一头扎进了白袭青的怀里。

那一幕就算月白再迟钝,也能发现这姿态包含的意味,何况月白并不是迟钝的人。白袭青脸上的担心看上去并不作伪,神识略一扫过林墨乘,随手就拿出一颗药给林墨乘服下。

林墨乘还真的就乖乖地吃了白袭青拿出的丹药,一边靠在白袭青身上,说道:“那是我的仇人……你帮我……杀……”

然后他目光一凝,却是真的就那么晕了过去。

月白一开始还以为对方仍在装腔作势,看到白袭青回头来看她的时候,马上露出警惕的神态。

结果白袭青说道:“我知道……你是渡生门的月白姑娘,也知道你为什么要追杀师叔。”

月白倒是有心想逃,可是她伤得实在太重,现在随便来个筑基修为的修士恐怕就能杀了她。所以她只是警觉地问道:“你想怎么样?”

白袭青说道:“我听说过你师兄与林师叔的事情,不过听说来的毕竟不确切。正好你现在在这里,不如给我说说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月白讥嘲道:“你就不怕我编谎话骗你?”

“你说你的,是真是假我自然会自己判断。”

月白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即使你这样说,其实我也并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白袭青:“!?”

月白说道:“对于我来说,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师兄被林墨乘杀了!师兄曾经待我如兄如父,所以哪怕我死,我也要替他报仇!”

她情绪激动,白袭青却楞了一下,然后笑了。

月白怒道:“你笑什么!?”

“在我看来,你的眼神却不像是看仇人。月白姑娘,你知道吗?在我进来的这段时间里,你已经看了林师叔五眼,每一眼都好像在期待什么。”

就像月白能一眼看出白袭青的视线中蕴含爱慕,白袭青却也正好能看出月白的心思。因为,曾经有一个人,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林墨乘。

……仰慕,然后被背叛。

……被践踏成泥,再用鞋底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无比狠辣地蹍个粉碎。

他家林师叔,就是这么一个喜欢践踏他人心意的人。他是天生的天之骄子,什么东西都可以轻易得到,所以也毫不珍惜。

月白听了,却在一瞬间尖叫道:“我没有!”

白袭青没想到她这样暴躁地否认自己的话,顿时愣了一愣。

然后他说道:“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只是,要报仇的话,你也太弱了。珍惜你现在的一切吧,无论如何总是活着的人比较重要。师叔我就带走了,有缘再会。”

月白顿时愣住:“你不杀我?”

白袭青说道:“你希望我杀你吗?”

月白顿时横眉竖目,说道:“死也不想死在你的手里!”

白袭青却跟听懂了一样,说道:“那就是了。”

他俯身,抱起了林墨乘。月白当时突然鬼使神差地说道:“就算你今天把他带走了,以后我只要有机会,一定还会杀了他!”

白袭青叹了口气,说道:“你不会再有机会了!”

月白说道:“如果你再阻止我的时候,我会连你一起杀掉!”

白袭青顿了一下,然后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月白姑娘,你是不是很想要被我杀死?落于下风的时候还放狠话,那是作死的做法哦。”

他低头望着月白,月白只觉得自己眼眶之中仿佛就要盈出泪水,只能拼命地忍住。她无论如何也不想白袭青面前露出示弱的姿态。

她别过脸去,说道:“你既然知道我师兄的事情,怎么还敢跟他在一起!?”

白袭青迟疑了一下,说道:“因为有些问题,我需要从师叔身上找到答案。就像月白姑娘……我想你肯定心里也有怎么都想不通的事情,所以才要拼着被杀死的可能性,也要来逼师叔给你一个回答。”

月白微张嘴唇,一时愕然。

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什么都知道,仿佛能读心一般,轻易地猜到她内心连自己都不曾理清楚的隐秘心思。

她脸色铁青地望着白袭青。

白袭青看着她这副样子,有些无奈地说道:“你这眼神,让人觉得不对你做些什么都有点冤枉。”

月白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你真的要放过我?”

白袭青说道:“为什么不?”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月白姑娘,你别再来找师叔了。复仇这种事情,只有心够狠的人才做得了。东堂镇你没在镇里动手,不愿意波及镇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你是个心软的姑娘。你甚至连对师叔下杀手的时候都会犹豫,但是师叔面对你的时候,可绝对不会心软。”

他停顿了一下,像是自嘲又仿佛感叹一般地说道:“他对谁都不会心软。”

月白说道:“那你呢!?你难道就不心软吗!?”

白袭青稍微一怔愣,月白就接着说道:“你跟他……也有恩怨吧?你难道不也是为了复仇……而来吗?”

白袭青却笑了。

“月白姑娘,你说的不错。他欠了我一样东西,一条性命。但是我和你的目的不一样,我并不觉得‘报仇’这件事只是纯粹地杀掉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如果不让他遭受到曾经他付诸到其他人身上的伤害,不让他明白他曾经做了什么……那又怎么算是‘报仇’呢?”

“因为这个尘世,永远只有生者才能感觉到痛苦,死者是察觉不到的。”

可是……

月白想,也只有活着的人才会感受到喜悦,才会被人所爱,才会去喜悦,去思念……才会拥有未来。

如果死了,就如同割断了与这尘世的一切羁绊,就算再怎么努力去寻回,失去的也不可能回来。

月白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手腕和脚腕上都被套上了一对禁锢法力的法环。

而叶柏涵看到她醒了,就让人把她扶了起来,然后说道:“月白姑娘,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

月白举了举双手上面的环,问道:“这么聊?”

叶柏涵说道:“你要是一直喊打喊杀的,我也会觉得很困扰的。所以我觉得这样方便一点……当然,不会对月白姑娘你做什么的,这点绅士风度我还是有的。”

“绅……士……风度?”

叶柏涵卡了一下,稍微避开了月白疑惑的视线,说道:“总之,就是说不会对月白姑娘你做什么失礼的事情。”

月白说道:“这个……我也知道。”

也柏涵你便开口问道:“然后我想问,月白姑娘……我曾经跟你做出过什么约定吗?跟师叔有关的?”

月白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是。”叶柏涵回答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现今的情势比较糟糕。”

月白说道:“看来你果然忘了很多。你喊出我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应该记得不少才对。”

叶柏涵笑笑,没有解释自己这段记忆的真正来源,以及自己其实已经转生两次这个事实。

然后就听月白一字一句说道:“你曾经承诺过,会让林墨乘后悔终生,然后再杀了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193章 195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195章 197(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