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209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739 师门有毒txt下载

林墨乘冷笑道:“哪来的什么力量?现在中原各派自己也是一塌糊涂, 想要反抗,还要他们自己先不要互扯后腿才行。”

叶柏涵说道:“可是总还会有人厌恶魔道的作风……厌恶师叔您现在的做法。”

林墨乘抓住他的头发,笑容冷厉地问道:“你以为世上的人全像你一样多管闲事,不懂明哲保身?”

他这一拉扯还是挺用力的,但是叶柏涵却没有挣扎, 只是微微昂起脖子,如同猫叫一般地轻轻说道:“师叔,疼!”

那声音软软的, 却听得林墨乘心中微微一颤,随即便放开了手。

他伸手轻轻在叶柏涵头上被他拉扯到的那一侧抚摸了一下,动作极为轻柔,仿佛想要抚平刚才所造成的疼痛。

叶柏涵说道:“我不明白师叔这样做的理由……师叔,你在伽罗山也是一派尊长,又受到人尊敬。你被称为剑道第一人, 师父也十分信赖你,你为什么非要叛出门派,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问了一个尖锐无比的问题:“这样会让你快活许多,又或者更得意吗?”

林墨乘说道:“……你问了一个好问题。”

可是他却笑道, “可是我不会答你。因为, 反正你一转世,很快就会忘掉。”

他的语气温柔, 叶柏涵却听出了话中那令人发寒的深意。他开口问道:“师叔已经准备好……让我重新再走一趟黄泉了吗?”

他问得直接,林墨乘虽然原本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听到叶柏涵用一种明显受伤和带着恐惧的语气如此问道, 心头还是猛然一窒。

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得这样冷酷和无动于衷。

林墨乘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所以,你若是乖巧一点,不要非要与我作对,我们也不用走到那条我们都不想走的路上。”

叶柏涵也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无所谓。”

林墨乘眼神锐利,猛然望向身边的青年。

青年和衣而睡,表情中带着一种平日不常见的冷漠,说道:“……反正师叔,也不是第一次要杀我。”

这句话实在戳心,即使早就做好硬心肠准备的林墨乘,也无法不在那一瞬间感到心头动摇,心如刀绞。

并非是他想要杀叶柏涵,而是这世道对他何其残忍,始终不曾给过他一次反悔的机会。

叶柏涵却继续说道:“可是就算师叔要杀我,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林墨乘没想到叶柏涵会直接这样地问出来。

叶柏涵说道:“我知道师叔是因为怨恨师父,所以才要杀我泄愤。可是我却不知道师叔为何憎恨师父,我为什么……又要因此被师叔所憎恨?”

黑暗中,他的表情晦涩未名,但是林墨乘身为修士,却能很清楚地看清叶柏涵表情上的每一分细微的变化。

他确实十分困惑……和委屈,还有一些责问。

林墨乘沉默了许久。

他其实仍旧可以什么都不说,就像往常每一次一样,面对曾经的诛月,或者曾经的月白,甚至于乌怀殊……默默在心里蕴藏着风暴,却又用十成的高傲将之包裹起来,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解释,仿佛谁也不配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感受。

可是,如果这样做,他仿佛是要再一次把青年从自己身边推开。辩解大多时候并无用处,因为发生过的事情注定已经是定局。

即使如此,那一瞬间,林墨乘还是想要向青年告解——虽然,那是他最不擅长做的事情。

他垂下头,说道:“……很多年,我也一直想问为什么。”

叶柏涵察觉到了他语气上的变化,突然抬起了头,紧紧盯住了林墨乘的脸。

“你难道真的从来没想过吗?我入门比你师父早,剑术强于他,修为胜于他,人望也强于他,为何最后……却是他继承了掌门之位?”

叶柏涵愣了一下,半晌才不是十分确定地问道:“……难道不是因为渡生门之事……”

林墨乘冷笑说道:“你知道渡生门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柏涵听他这么说,却又有些不确定了。

林墨乘沉默了一下,说道:“渡生门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然后林墨乘继续说道:“当年,朱玦嫉恨于我……”

朱玦应该就是月白的师兄,然而林墨乘这句话却让叶柏涵很是不解:“朱玦可是……师叔的……”

林墨乘冷笑,说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我会说朱玦嫉恨我?”

叶柏涵坦然说道:“我虽然不明情况,却隐约知道那位曾经是师叔的道侣……”

林墨乘叹了一口气,一脸淡漠地回答道:“道侣又如何?世人皆道妇人善妒,其实他们却不知,男人的妒心才是最可怕的。”

“我与他虽为道侣,但都是天之骄子。身为男子,就算是结成道侣,也难免会有想要分出个高低的时候。而那时……大多数时候,我都稳压了他一头,这让朱玦深感不忿,后来他会那样做,我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叶柏涵叹口气,说道:“既然为道侣,何不彼此互相让步?师叔你这性子实在是要不得。”

林墨乘冷哼,说道:“轮得到你来说我?”然后他说道,“何况,有些事让得,有些事让不得。他既然已经起了那种诛心之念,我便平日再如何退让,又有何用?”

叶柏涵沉默了一下,才问道:“所以……他真的是试图以师叔为炉鼎?”

林墨乘继续说道:“万合宫有一秘法,是以根骨优异者为器,为人易筋洗髓。一旦完成,双方根骨自换……换句话说,他想要夺我仙基。”

叶柏涵顿时不说话了。

夺人仙基,对于修士来说无异是不共戴天的大仇。虽然此行未必会损害性命,但是恐怕比损害性命更加让修士痛恨。

叶柏涵说道:“若是如此,师叔杀他,倒也说得过去。不过只是如此,师祖就算有所责怪,也应该不会太过严重才对。”

林墨乘冷哼一声,却突然不说话了。

叶柏涵见他这样的态度,便开口叫道:“师叔?”

他叫了好几声,林墨乘却一点声音也不肯发出来。叶柏涵看他那傲娇样子,回想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刺激到了林墨乘。

结果他半晌不出声,林墨乘反而突然开口说道:“这天下许多人都不像你想得那样好。我已经在你面前做了恶人,所以注定这辈子都是脏的。但是即使如此,你所认为的好人,也未必就真的是好人。”

叶柏涵听了,心头一动,就猜到了他应该说的是自家师祖,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叔这句话似乎别有深意?”

林墨乘说道:“即便我说了,你也未必会信。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

叶柏涵便说道:“你若是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他对于师祖的事情不了解,但是听林墨乘这么说,他却有些想要打听关于师祖与林墨乘之间的事情,可惜林墨乘却怎么也不肯说了。

林墨乘难得地翻过身去,背对了叶柏涵。他之所以不肯说自然是有原因的。他与乌怀殊以及叶柏涵师祖之间的纠葛,本身就跟双方的利益有关。

叶柏涵虽然不是直接的受益人,但是就立场来说,他天生就该是站在乌怀殊那一边的。从这一点来说,他师父对于叶柏涵来说其实并不能说是坏人。

唯独可以让叶柏涵可以公平地给出一个审判的,是那孩子天生的善良和正义感。可是林墨乘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请求这样一个评判。

因为他也曾一度对对方做出类似的残忍恶毒行径。也许有人可以毫不在意地以双重标准来要求受害者,但是那不是林墨乘。

他纵然残忍绝情,却绝不下作。

林墨乘曾经面对过一场极为惨烈的人生,他的人生中没有同伴,只有背叛者,背叛者和背叛者。后来,他遇到了乌小福……他便给予了那孩子一段比自己更加惨烈的遭遇。

那是一种复仇,针对乌怀殊的复仇。

但是那并不能让他觉得痛快,因为什么样的复仇放在那样的孩子身上都不会让人觉得痛快——没有人会对毁掉那样一个人感到愉快。

他聪慧,温柔,善良,忠诚,然后……被杀死。

林墨乘憎恨这个世界,他的生命之中缺乏了喜悦,更多的却是痛苦。孤独感与对背叛者的憎恨让他扭曲,所以他决定进行复仇。

然后他选中复仇的对象,是这一生中唯一一个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也没有给他带来过痛苦的人。

林墨乘成功地报复了乌怀殊——他知道那种感觉,因为他自己也感觉到了。

他也好,乌怀殊也好,都是自作自受。

他背对着叶柏涵说道:“睡吧,如果不想我做什么你不想发生的事情。”

这威胁实在有效,叶柏涵连死都不怕,就是对这个怂得慌,立即就闭嘴了。

第二天睡醒之后,林墨乘没有离开,反而对叶柏涵说道:“收拾好,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我身边,一步也不要离开。”

叶柏涵惊了一下,却没有反对。

他也想知道林墨乘都在接触些什么人,而跟在他身边无疑是最有效的方式,不过他却没想到林墨乘会主动提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6章 208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208章 21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