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1章 263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821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他在黑暗中, 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噗通,噗通,噗通。

    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但是却又仿佛只发生在了昨天。他忘了很多事情,唯有每一年每一月里莲的模样,历经时光仍旧清晰如初。

    数百年被镇压在山底的时光, 灵气汇聚而来然后又经由骨血被一点一点抽取, 浸透了这山岗,染红了这土地,甚至隐隐仿佛要化作一条龙脉。

    青玄杀不了小白龙, 却是生生要以他的身躯为养分,将之孵化成一条灵脉。

    到了那时, 小白龙就算不死, 也等于是已经死了。

    日日夜夜被吸骨抽髓的痛苦,只有一遍一遍回想莲的一颦一笑才能压下去。可是即使如此,心头却压不下那点焦灼,因为……生怕自己心头最柔嫩的那一块儿肉也在哪里受苦。

    怕她哭, 怕她痛苦,怕她受人伤害,却无人守护,无人安慰。

    莲……小师弟……

    原来如此。

    历经数百年,原来在人间的一切终究也不过是一场梦。

    可是他想错了, 莲比他想象中坚强太多,青玄也终究并非坚不可摧。这两人之中,其实反而是莲更坚韧一些。

    不抛弃, 不放弃。

    所以莲最终还是摆脱了青玄的控制,他四处游荡,一边在人间行善,一边寻找着身为小白龙转世的女子。

    很多年他都没有找到。

    【凡人寿命苦短,若是你找到我时,我已经老了呢?】

    “就算老了……不也还是你吗?”

    【如果……我把你忘了呢?】

    “那就重新认识好了。以前你对我好,以后就让我来对你好好了。”

    【若是我……和其它什么人在一起了呢?】

    莲沉默许久,最后却是抱着他的头,说道:“若是那样,我就在你身边守着你,像你兄长一样,一生护着你。”

    小白龙笑了。

    莲终究不懂何为爱慕,何为人性之私。

    他喜欢一个人便是喜欢,并不夹杂许多复杂的爱欲之心。他甚至都不明白嫉恨是何物——也是了,这世间的妖兽或许都有这样的本能,可莲并没有。

    ……这样的感情于他来说,终究太过复杂了一些。

    可是没有也并没有关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总会教会莲人间的一切感情……而并不会像青玄那一般,只让他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那时……他是这样想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却不是他让莲学会了世间的恩怨情仇,喜怒哀乐。

    她自大道而生,生来无爱亦无恨,无惧亦无怒。自见青玄始,知世间孤独寂寞。却又自小白龙处,知晓什么叫□□意关怀。可不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教会莲真正的有情之道。

    教会莲的是他这一路走来遇见的无数人。

    世间苍生,有爱有恨,有善有恶,这才叫活着。

    他遭遇过这么多世间苦难,小白龙本以为他肯定承受不起这些苦难,但是他错了,叶柏涵活得比谁都明白,又比谁都坚强和明白。

    他慢慢从这苦难之中学会了人心。虽然因为青玄的所作所为,他遇到的总是灾厄多于好运,怨憎多于好意,不过这也不影响叶柏涵一点点学会人情世故,读懂人心。

    他喜欢人性温暖的部分,并不会牢牢记住丑恶黑暗的部分。

    反而是小白龙自己……只一缕残缺不全的命魂浑浑噩噩地存于世间,甚至还被青玄布下了禁制,导致他眼睁睁地看着叶柏涵吃尽了苦头却不能相助,全无一点用处。

    可是即使如此,仍想抱紧他。

    然后小白龙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竟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正在抱着莲。

    他尽可能地去判断自己此时的情况,然后发现自己身上的灵力还在流失,却被什么东西给聚拢和阻拦了大半截。小白龙挣扎了一下,然后就感到周围的山岩有了要崩坏的倾向。

    这十分不正常,因为他不觉得青玄会给他留下这样的生路。如果青玄想要对付他,一定就会把他的后路斩断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如此,他身为龙族而且是天赋极强的冰龙,一旦真地缓过来并且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想来青玄也是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发生的。

    可是偏偏与想象中不一样。

    青玄这第二次埋他,埋得明显有点技术不到家。

    小白龙费了一番功夫,才发现并不是青玄技术不到家,而是因为有什么东西……在破坏青玄的布置。

    胸口出现的……是一朵莲花。

    这朵莲花是活的。

    这朵活着的莲花汲取着小白龙血脉中流泻出来的灵气,然后又将灵气输送给回到经脉之中,相当于在跟青玄设下的禁制争夺灵气。这样反复往来,虽然痛苦,但是小白龙的肉身至少还是很好地活着……而且,渐渐在生长。

    【莲……】

    小白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莲竟然还在他的肉身之中留下了这么一个后手。

    怪不得……他会那么容易被青玄抓住。就算是青玄用了他哥哥的龙筋炼制了捆仙索,但是莲毕竟是天生异种,又修为高深,总该有些后手。

    却是因为当时他把自己的大半修为耗费在为他凝结这颗种上面了。

    小白龙最后还是忍住了所有的心情起伏,努力地开始挣脱禁制。

    而这一天,离这山最近的村落也在千里之外,却仍感受到了轻微的地动山摇,惊得许多村民极为慌张,立刻收拾了东西出逃,直至所有地动都平静下来方敢回家。

    韩定霜的死讯传来之时,已经距离叶柏涵受封之日极近了。

    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叶柏涵浑然没有反应过来,双目茫然,说道:“……你说什么?”

    乌怀殊好艰难才把话给重复了一遍。

    然后就见灵犀镜一黑。

    他却不知道,灵犀镜那头,叶柏涵的身周直接惊起了狂风暴雨。叶柏涵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身前的灵犀镜却猛然冒出了一阵黑烟。叶柏涵吓了一跳,伸手想要去拿,却不妨伸手的法器也纷纷开始出现异常。

    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到最后他终于意识到,比起这些法器的意向,安抚自己的神魂其实要重要得多。

    叶柏涵终于什么都不管,而是直接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慢慢捂住了脸。

    直到四周法器的声响沉寂之后,他才费了好一番功夫,强行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过程之中,他至少有两次差点摔倒,却又勉强稳住了。

    然后他重新取出了一面灵犀镜。

    他颤抖着往灵犀镜之中注入灵力,叫道:“师兄?”

    灵犀镜没有反应。

    叶柏涵沉默了一会儿,却是猛然往灵犀镜之中注入了更多神识,上一次韩定霜神魂产生变化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些想法,所以动手对灵犀镜的构造进行了改造。当时他让韩定霜以特殊的方式记录了一个幅度的结构后的神魂波动。

    此时叶柏涵便启动了这个功能。

    数次尝试之后,灵犀镜猛然就亮了起来!

    叶柏涵顿时心头一震,叫道:“师兄!?”

    【莲?】

    对面传来一个声音。

    叶柏涵为之一怔,才说道:“……师兄你还活着对吧?”

    【我……还活着。但是韩定霜的肉身死了。柏涵,我……】

    叶柏涵心头颤动了一下,问道:“你是我师兄,是不是?”

    小白龙方才挣扎得厉害,已经让阵法有了些许松动,此时难免因为辛苦而发出喘息。加上时时被抽血所带来的痛苦,他喘息了好几声,才说道:【是我。你……你别着急。师兄……一直在这里。】

    叶柏涵顿时松了一口气,差点没站稳,却是用手肘支在桌上才没有软倒。他开口说道:“师兄……你发生了什么?你听上去似乎很不好。”

    小白龙说道:【明皇……就是青玄。他在路途中设计伏击了我。】

    叶柏涵:“……”

    【你不是很吃惊,对吗?】

    叶柏涵说道:“……我有点猜到了,只是因为母妃在这里,并不好立刻与父皇翻脸。”

    小白龙说道:【没有关系。你不要难过。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让我来做。我会……完成你的所有愿望,不惜一切代价。】

    叶柏涵:“!?”

    小白龙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痛苦的喘息,而这声音让他那口吻决绝的誓言变得很是有几分扭曲偏执,甚至阴气森森。

    叶柏涵察觉了他的痛苦,叫道:“师兄!你到底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我这边的事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样了!?”

    他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揪心一样地疼,几欲落泪。

    仿佛在那一瞬间,叶柏涵才意识到,韩定霜早就在他心里生根落户。

    他也曾为许多人的逝去而心痛悲伤,难以忘怀。可是只有韩定霜,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对方。这与依恋其它人的感情又不一样。

    他可以为重要的人付出,也可以强忍着悲伤跟他们告别,可是唯有大师兄,他希望他们能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他知道大师兄唯有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才是他内心的真正所求。而他也觉得,如果失去了大师兄,他的一生就会变得极度地寂寞。

    总觉得这人世之大,却再不会有人这样诚心诚意地,愿意陪他一生一世,永生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