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4章 266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668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导联盟 三界独尊 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皇后到底安排叶柏涵见了那两位荣养了的先皇后侍女——如今已经是嬷嬷了。对方受林家供养, 对叶柏涵倒是很客气。事实上,以叶柏涵现在的身份,也确实没有人敢对他不客气。

    只是问起先皇后之事的时候,对方到底有些犹豫。

    叶柏涵顿时就知道自己这事办得急躁了,想了想之后, 开口说道:“我是听说母后怀我的时候,进行了那场祭祀便突然满城花开,难免就想知道这事儿是祭祀的关系还是只是碰巧。两位嬷嬷只要稍微解一下我的好奇心就好了。不知道那是父皇可为姑奶奶举行过那样的仪式没有?当时可有什么异象?”

    其实叶柏涵这样的好奇心, 对于先皇后是比较不敬的。但是他本人是林妃与明皇之子,又是先皇后的侄孙,两位嬷嬷能被林家请出来荣养,当时对先皇后自然也是忠心耿耿的,看叶柏涵也跟看自己人一般。

    自家孩子犯浑,到底也是自家孩子, 最多就是觉得有些淘气和混不吝,嬷嬷也没有因此而为先皇后愤愤不平。叶柏涵问的也不算什么有损先皇后名誉的事情,所以两个嬷嬷互相对了对眼神,到底还是一五一十地满足了叶柏涵所有的“好奇”。

    据说先皇后怀孕的时候, 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明皇也确实为她举行了祈福仪式, 而且不是一次,据说前前后后足足举行过五次。

    但是这五次都没有明显的异象产生。

    嬷嬷说道:“想来祈福没有效果, 已经是一种征兆了。可惜当时不管是陛下娘娘还是太医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娘娘肚子里的孩子一直以来都有点太安静了,几乎就没有过几次胎动。但是因为它一直在长大,我们也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后来生下来的时候, 就是个死胎。成形的胎儿,身体也没什么问题,偏偏就没有呼吸。陛下虽然令太医以保住娘娘的性命为重,但是娘娘当时挣扎着无论如何也想抱下小皇子,后来血崩得厉害,加上知道了小皇子的死讯,一时受到刺激,没多久就去了。”

    等回到了东宫,叶柏涵把人都遣退之后,却是一把坐倒在书案前,露出了有些痛苦,又极为嘲讽的表情。

    许多人都说,先皇后没福分,说她这样受明皇喜爱,偏偏去得早,还是一尸两命。但是叶柏涵发现的这一切却显得这些羡慕和感叹变得如此嘲讽。

    事实上,他们都错了。

    先皇后一生最大的不幸,也许就是嫁给了明皇。从最初的时候开始,她也好林妃也好,其实都是一个祭品。

    胎死腹中一般有几种情况,一种是胎儿的肉身在孕育的时候受到了伤害,或者营养不足,无法维持生存的所需,于是死亡,第二种是在生育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导致胎儿被脐带缠绕,无法呼吸,又或者呛到了羊水,解救不及时,因此死亡,还有一种则是关于魂魄的,就是胎儿被孕育的这段时间,魂魄的凝聚不足以结成三魂七魄,最主要是不足以结成三魂,那样生下来的胎儿要么是死胎,要么就是痴呆儿。

    如果非要说的话,先皇后的情况应该是属于第三种。

    然而这其实是很少有的情况,既然能够长成型并且被生下来,哪怕是个痴呆儿,也不至于就直接是个死胎。

    先皇后本来是应该会生个健健康康的小皇子的。

    她本来是能够活下来的!

    人人都道明皇爱重先皇后,甚至愿意舍弃长子而想要保住皇后,却又有谁会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根本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先皇后生下来的注定是一个死胎?

    而这个死胎,甚至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

    从一个女子孕育胎儿开始,她腹中的小小生命就会一边从母体吸取营养,慢慢为自己塑造出一个肉身,慢慢又从外界吸收灵子,形成魂魄。

    这个过程之中,虽然也会有成形的魂魄直接被吸引而来,转世重生重新做人,但也会有散碎的灵子,前世或者为花鸟虫鱼或者为飞禽走兽,又或者是从年老衰弱者身上褪下来的那一点神识,重新汇聚在一起然后依附于逐渐生长的肉身,最后形成一个新的生命,追寻一段崭新的人生。

    所以如果先皇后的孩子是健康地被孕育的,它本应该就会慢慢汇聚起魂魄,哪怕弱小,也绝不至于在出生的那一刻就魂魄尽失。

    而且若是真的如此,明皇身为修士,也理应当至少有所察觉才对。

    但是明皇没有阻止其中任何一步的发生。

    甚至于,叶柏涵隐隐已经知道,或许从一开始,明皇就是故意让先皇后孕育了一个无魂的胎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叶柏涵在被召回的那一瞬间,就直接被锁在那一具空空的躯壳之中。

    但是第一次尝试的时候,他失败了。

    叶柏涵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却明白了结果。

    明皇没有召唤到叶柏涵的魂魄,他召唤了至少五次,始终没有成功,直到先皇后要生了,但是她怀着的还是一个没有魂魄的胎儿。也因为如此,生产不顺又受到打击的先皇后才会那样仓促地去了。

    然后,明皇又选中了林妃作为第二个祭品。

    叶柏涵不知道为什么明皇一直选中林家的姑娘欺负,但是他隐约觉得,那可能是因为林家人的性子都有点像前世的莲……温和,软孺,好欺负。

    ……又或者,明皇希望由林家人生养出来的莲,能够重新恢复到他最初遇见时候的那种性子——天真,善良,好欺负。

    妈的!叶柏涵难得爆脏,但此时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性子软招谁惹谁了啊!?性情好招谁惹谁了啊!?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啊!?专门找那些不会害人的人死命地欺负!?

    ……太过分!太过分了啊!

    他觉得心里特别难受。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这终究只能是对好人的谴责,因为青玄根本不懂这些,他也不会在乎误杀,甚至顺手带死那么几个人。

    可是,叶柏涵不想。他不想林妃口中那个温柔又善良的姑奶奶死,也不想深爱他的林妃成为青玄用来抓住他的祭品。

    那是即使自己身处黑暗之中,也仍旧要保护他的母亲啊!

    青玄,你也有过自己的母亲,你也知道孝顺她爱护她,可是你为什么就能这样轻易地……去糟践别人的母亲!?

    ……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叶柏涵想,也许青玄是对的。

    说到底,没有力量的话,什么也保护不了,谁也拯救不了。

    唯有有了力量,他才能去保护重要的人,才能决定谁是正确,谁是错误。

    善良与邪恶,愚蠢与聪明……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叶柏涵不喜欢杀人,不喜欢伤害别人,但是有时候,你不持刀杀人,他人也会主动出手杀你。甚至于,若不杀恶人,恶人便会在你面前或者你看不到的地方……杀掉许多无辜者,甚至好人。

    何其可悲。

    他隐隐觉得这个道理他应该是懂过的,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地还是忘掉了。

    转世到底还是会损失很多东西。

    但是这一次之后,他会尽量不忘掉这些道理。

    若是想做个好人,也许首先必须得学着做个恶人。一昧地牺牲和原谅或许能保住自己的良知,但是有时候,牺牲的却不止是你自己,还有其它对你重要的人。

    莲心怀善意,总是不肯一点余地也不留。她总觉得谁也是情有可原,谁也是心有苦衷……也许确实如此。

    青玄做过许多差劲的事情,可是他却并非是典型意义上的“坏人”。事实上……他这种的,应该叫做枭雄。

    对于有些人来说,比如明国的百姓,他同时还是明君,也是个英雄人物。

    但是在这明君和英雄之后,他却也是个普通人,而且是个注重私欲的普通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一个人拥有力量,他为什么不用这些力量来满足自己?至于害不害人……只要大体他的能力罩得住,害几个人又怎么了?

    有能者自然可以泽被苍生,既然如此,若是在这苍生之中随自己喜好救人或者杀人,也是权利之内的事情。

    叶柏涵一直觉得,自己以前不能为恶,还能救人,是因为他足够有原则,足够守底线。即使面对着再残酷的现实,最后也坚守了本心。

    其实他错了。

    他能做到的所有事情,终究不过是因为他够强罢了。莲即使天真愚蠢,却从来不是弱者。就连最弱小的乌小福,按照他所知道的来说,能够在乌家生存下来,能够一路护着乌怀殊北上,也不是因为她“善良”,而是因为她意志够坚定,够能忍,脑子也足够灵活。

    明明连那么残酷的宿世都经历了,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许多残酷的现实,叶柏涵又为何不能面对朝堂的倾轧,修真界的争斗,或者那些属于高位者的权力与利益的博弈呢?

    说到底,他是把自己的良知看得太重了,重过至亲的留恋,爱人的不舍,挚友的愧疚,同门的伤痛……这样的他,其实和林墨乘也没什么不同。

    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良知,不让它受一点点伤害,让自己的魂魄始终保持干净与纯粹。

    可是说到底,不会被刺痛的良心,它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