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5章 267

文/夏夜鬼话
本章字数:3947 师门有毒txt下载
叶柏涵其实心里一直有着微妙的傲慢。

    这种傲慢来自天生的力量和才智。聪明人总是比普通人更固执也更容易钻牛角尖一点, 强者也是如此。这两种人总是不容易被说服,因为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足够的才智或者力量来说服他们——以智慧的角度或者以力量的角度。

    孔子说,吾一日三省吾身。这句话越是经年,叶柏涵就越觉得实在是真知灼见。

    他若是早一些这样反省自己就好了。

    好在现在也不迟。

    他终究是过于傲慢了,他看林师叔觉得满身都是坑, 却不曾防备自己身上也有诸多破绽。说到底,剥去令人之间的仇怨这一点,其实明皇……青玄做的事情固然凶残刻薄, 也没有比世间大部分上位者更加刻薄。

    或者说,他甚至还是做得不错的。

    只是叶柏涵终究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力量相当的双方,才有彼此谈价的资格。其它的时候,所谓的公平正义,也不过就是耍流氓而已。

    蝼蚁和大象分地盘,蝼蚁还要求大象保持公平, 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若是真的想要公平,那么首先他就要足够强大才行。

    叶柏涵心里有这个念头之后,倒是有耐性了许多。

    他原来一直排斥被卷入明国的朝堂之争,不止是因为王权之下尸骨堆积成山, 也是因为这里是明皇的地盘, 是他的修行之道。

    他不想太过干涉别人的道。

    可是如今如果他要对付青玄,也唯有从这方面入手是最有效的。

    叶柏涵有个底线, 他是不会灭亡明国作为手段来作为毁掉青玄修行的手段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要去了解明皇的修行手段, 以及明国目前的情况。也唯有这样,他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尽可能在不破坏明国国运的情况下,让青玄无力再对付他。虽然这么做的意义并不大……说到底,明国的国运其实已经和青玄联系在一起了。

    并不是每个皇帝都是修行者都能活几百岁的。大部分时候哪怕是明君,也只能维持一个朝代短短几十年,而每一次皇位的更替,往往都是一个新的轮回,皇帝贤明与否,完全是碰运气的事情。

    就算是原本贤明的帝皇,也有可能在长期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过程之中慢慢腐化,膨胀,失去原本的自我克制,变成无法控制自我的魔鬼。

    天道有常,至高的权力往往也伴随着至深的危险。所以若是君王无道,那么权欲的铡刀也会随时落下。但是这铡刀并不会仅仅只斩杀无能的昏君,它每一次落下,必定会带走无数人的性命。

    有些有罪,有些无辜,但是并不重要。

    弱小者原本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天道有常,不存在所谓的私心,所以既不为百姓张目,也不会被权贵所收买。公正又残酷。

    就本质上来说,青玄固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但是至少他不会引得天道落下铡刀。作为修行者,他天生的基点就比任何君王要来得更高,而也因为站在这样的高度,所以他不会轻易被低层次的**所迷惑和主导。

    若是他为了获取龙气而一直庇护明国,其实是可以让很多人受到庇佑的。至于在这个过程被他利用或者伤害的人……也不过是必然会要作出的牺牲。

    ……可是,叶柏涵不服。

    若是这牺牲品是他的至亲至爱之人,他会这样认命才怪。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叶柏涵终于开始强迫自己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不是弱者,莲也不是,可是即便不是,他却一直是在用弱者的心态面对这个世界。

    尊重每一个人,渴求他人的认同和喜爱,并为之竭尽全力,付出一切……这原本就是弱者的心态。

    他不知道这样的心态到底是莲的本性……亦或者是青玄灌注在他心里的可怕潜意识。但是正如这世间的强者与弱者,作为统治者的男性与作为被统治者的女性之间的区别,前者更擅长征服,而后者却更擅长祈求……叶柏涵自己并不觉得那是一种错误——索取时请求对方的同意并非错误,甚至或许这才是正确的。

    可是正确的思想并不会引导出正确的结果。因为这世上很多人,把善良当做愚蠢,崇拜暴力的征服而蔑视温柔的询问。这是谁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

    只是一个人终究必须得去学会接受……人类天性中残酷的那一部分本性。

    叶柏涵有了这个决心之后,接下来的做法就有了极大的改变。首先他不再故意做出对朝政漠不关心的样子。相反,虽然每次议政的时候他的话依旧不是很多,但是却确保了一直言之有物。

    其实他的身份是很微妙的。知道明皇真实情况的人没什么人会来奉承他,而不知道的人则妄想做一些愚蠢的政治投资——既然愚蠢,叶柏涵也不可能太过配合,便只是虚与委蛇着。

    就本质上,叶柏涵更关心明皇的修行方式,以及他可以对对方做出的具体干涉。

    明皇修的功法,到底依靠的是信仰还是功德?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是依靠信仰,那么只要动摇民众对于明皇的信任,就能截断修行之道。而想要动摇信任,甚至都不需要叶柏涵费太多的手段——明皇做过的不能见人,突破淳朴人民承受底线的事情可不止一件两件。

    当然,私德上的问题并不影响明皇当一个好皇帝,皇帝的好坏也不在于他平时行为是否善良,但是信仰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它并不是独立存在的。

    任何负面的情绪都可能影响信仰的纯粹性和大幅度消减信仰的强度。

    而另外一种可能性,则是以积攒功德来修行。若是这样,那就更麻烦了。因为功德这东西,是不以人的意志作为转移,而只由天道本身来决定的。

    不过若真是如此,叶柏涵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

    因为功德这东西是非常玄妙的——按照叶柏涵目前对于天道的了解,一连串有意于天地万物的举动,如果从这一串举动的因果链上进行追究,那么功德这东西会自主被分配到参与这段因果链的人身上。

    按照一般的情况,它会由最终的执行者一路传递向最高的决策者,传递的顺序也是由影响大的传递向影响小的,由弱者传递向强者。

    打个比方,明皇下达了一个命令,而这个命令通过丞相,六部一路传达到地方官员,直至由府吏进行最后的施行。如果这是一个有利的命令,那么最后的功德值会分配给这条因果链上的每一个人。

    但是根据本身付出的大小和意志的强弱,功德也会相应的强弱。

    这种分配肯定是有限制的,明皇要获取功德,肯定要有一定的行动,有付出才会有收获。而就算是天道规则,也从来都是破绽满满的,丛林法则和因果链从来相互依存,就如同一个天平,偶尔向着这边滑落,偶尔向着那边滑落。

    只要能最大程度把握住这两个法则拉锯的时机,叶柏涵不相信没有削弱青玄目前实力和他与龙气之间联系的方法。

    他隐约察觉到一点,就是明皇似乎并没有青玄当初的修为,至少比他预想中的要弱了许多。

    叶柏涵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这至少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他的工作难度。

    当然,即使修为有损,却也并不妨碍明皇的强大。大部分修士甚至于根本感觉不到明皇的真正实力。

    对此叶柏涵还是要斟酌行事的。

    叶柏涵受封之前,东宫就已经被紧赶慢赶地配上了一批属官。人多了自然是有许多不便之处的,不过宫门落锁之后又会显得有几分寂寥。

    好在叶柏涵也不在乎那点寂寥。

    他很怕孤单,所以总是盼望着能有个人陪。对于到底要什么样的人陪却是不大在乎。

    小时候照顾自己的宫女们本该前途无量的,但是因为他的失踪,后来到底没混上什么恩宠,在宫里蹉跎了十多年,后来就被放出去了。

    但说句真话,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坏事。

    现在负责照顾叶柏涵的宫娥年纪都不是太小,在宫中也混迹了多年,心里都有一番城府。叶柏涵这情况,不管明皇还是皇后都不会往他身边整些不懂事的幺蛾子,所以现在身边伺候的,不管是太监宫女,至少看上去都是沉稳能干的性子。

    不过即使是沉稳能干的宫人,其心中也未必没有各种打算,叶柏涵向来擅长于细微处发现真相,加上他的神识强大,感知敏锐,所以即使平常不特意去关注,也会不由自主察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比如今夜侍奉在他身边的一位小宫女,她明显每次见到皇后宫中的某位女官时都会紧张,却又额外听对方的话,对方也会频频私下差遣她。

    她们之前必定有某种联系。叶柏涵大致可以推断出其中的具体关系。

    除此之外,无论后宫,朝堂,还是其它什么地方,叶柏涵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很多细节,不过这些细节目前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用,也就只能暂时丰富一下信息库。

    他更在意的是其它事情。

    这段时间里,他经由天舟城弄到了大量的材料,这些材料都将被他用来研发某种法器。他先尝试性地炼制了两枚戒指,这两枚戒指的功用完全不同,功能目前基本上也也有很大的差异。

    叶柏涵在研制这两样法器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些非常“不修真界”的材料,其中就包括久经香火的神像的碎块和自己的一小块血肉。

    他曾经想过使用莲的那一片花瓣,后来还是放弃了。虽然现在已经证实他就是莲本人,所以就算把花瓣用掉也不需要太过愧疚,但是他目前进行的实验到底是太低级了,设计也十分粗陋,如有必要,他想在后期更有用的时候再使用一些稀有的材料。

    在那之前,他首先要做的则是对这两样物件进行试验。

    作者有话要说:  卡结局……每到结局就想弃文,我是一个人吗?看文也就罢了,写文也出现这问题让我觉得有点难受。
(快捷键 ←)上一章:第264章 266 返回《师门有毒》目录 下一章:第266章 268(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