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2章 274

文/夏夜鬼话
师门有毒 本章字数:3804 师门有毒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一品江山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异世小邪君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妖女修仙录 麻衣相士
数百年, 一次一次地送他转生,又一次一次地把他带回来,能做到这些是因为青玄每次都会想尽办法,让叶柏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带上一颗小归珠。

    如果有人曾经注意过,就会发现, 每一世的时候, 莲的身上都有有一样东西从小就不离身,有时候是项圈,有时候是锦囊, 那是青玄对他最后的保护。

    这一世的时候,青玄也为他带上了小归珠, 后来乌怀殊又想尽办法去蓬莱求了一颗。理论上来说, 叶柏涵死去的那瞬间,两颗小归珠也许会争夺魂魄,但是总有一颗会成功摄取魂魄,然后在囚禁它的同时, 也保护它。

    但是……什么都没有。

    小归珠之中……没有魂魄的影踪。

    明皇不敢置信地摸了又摸,可是,没有就是没有。

    然后他感觉到了迎面袭来的阴冷掌风。

    韩定霜一掌击向了明皇,明皇却如同反应都慢了一拍,直到那一击击中他的侧脸, 却都没有记得闪躲。

    虽然没有闪躲,却也没有放开抱紧那两截尸体的双臂,于是生生带着叶柏涵的尸身被撞飞了出去。

    韩定霜也似乎失了神智, 甚至不记得要给明皇补上一剑,只是伸手来要抢叶柏涵的尸体。

    他的动作几乎是莽撞而没有章法的。

    但是此时明皇明显也缺乏了冷静,两人的打斗在技术层次上瞬间骤降,但是,力量层次上……却猛然提高了许多。

    摒弃了功法和术法,两人几乎是在以本相搏。但也因为神智丧失,手头上都没了分寸,所以即使相搏之中两人都克制了不想去伤到尸身,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力量到底也是造成了后果。

    几次交手之后,叶柏涵的尸体终于承受不住这样大的灵力相撞,瞬间崩坏殆尽,化为了烟尘。

    于是在那一瞬间,惊人的吼声响彻了整个明国,无数人因为这吼声而昏厥发狂,距离韩定霜最近的蓬莱修士甚至有人因为承受不了这股冲击而丹田爆炸,吐血掉落到了脚下的荒野之中。

    但是随着这一声怒吼,双方的神智却反而似乎回来了一些。战斗终于升了级。

    冰龙身上的那股阴寒飞速地自脚下的山林开始蔓延开去,引得整个世界在瞬间陷入了寒冬,但是它自己却拔出了长剑。

    破壳之后不久就化形,其实韩定霜也并不擅长用肉身与人相抗,剑法和术法倒是都擅长的。

    他毫不控制自己的力量,以泰山压顶一般地气势向着明皇直攻而去。

    若是五十多年前的青玄,或许还勉强与这样的力量相抗。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做不到了。

    舍弃了所有,来求一个重来的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后悔吗?不后悔吗?

    明皇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他七窍都开始流血,却还能对韩定霜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道:“……便送我……去陪他吧。”

    追索不休,爱憎不休,却最终是这样一个结局。

    ……但这也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

    大约,唯有这样再无知无觉的莲,才再没有抛弃他的可能。也唯有魂飞魄散的他,才再不会以任何方式伤害莲。

    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韩定霜反而猛然停了手。

    他说道:“……我不杀你。”

    明皇瞪着他。

    “莲肯定不想见你。”

    韩定霜歪着头,表情里带着几分神秘的扭曲,说道:“若是要陪他……也应当是他喜欢的东西。”

    然后他望向了远方,那座喧闹繁华的皇城。

    “……他……喜欢热闹的地方。”

    然后就见从韩定霜脚下开始,一股比之前更严重的严寒猛然向着皇城方向席卷而去,所过之处一切都瞬间被冻结,竟是想要冻结整个皇城的节奏。

    青玄愣了一下,然后猛然伸手意图去阻止韩定霜,说道:“……你疯了!皇后还在那里!虽然我不在乎她的死活,可是涵儿——”

    却见韩定霜漠然地转过头来,说道:“那不是正好,让她去陪莲。莲那么喜欢她……”

    青玄说道:“那你怎么不去死!?如果不是你——”

    韩定霜说道:“我当然也是要去陪他的。不过,在那之前,我要让所有曾经伤害过他的人……”

    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不善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韩定霜猛然回头,却见那冰潮眼看要冲垮皇都的时候,却仿佛遇到了某个界限一般,猛然停了下来,甚至还被慢慢逼退了回来。

    而在那一道界限之后,有一个人凌空踏风而来,走过之处,冰雪消融,山野都开始焕发绿意,生长出嫩芽。

    莲就那样立于半空中,脸色不善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那不善,明显是对韩定霜的。

    韩定霜:“……”

    他垂下了头:“我错了。我只是一时想不开。”

    青玄望着那一幕,觉得荒唐至极。小白龙先前何等猖狂,简直恨不得毁天灭地,此时却如同当年被莲罚去面壁的小孩一样,认错认得那叫一个顺溜。

    可是他还来不及发笑,却见莲迎面对他走来。随着对方的走近,青玄却慢慢失了神,然后就见莲的手抵住了他的头。

    “这世间一切因缘,终究都该有个终结。”

    “我曾经觉得……遇到你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哪怕中间有过很多痛苦,可我却是享受那些痛苦。无论喜悦也好痛苦也好,是这一切造就了我。若是没有遇见很多人,没有爱憎和悲欢,我到底不过就是泽山玄水一棵无心的莲花。”

    “我至今仍旧这么觉得。”

    “可是够了。”他露出一个悲悯的笑容,“青玄,该结束了。我早该发现的,我到底不是你应当前进的方向。只是我不够聪明,没能看透命运,所以没有及早……阻止这一切。现在我还你自由。”

    随着莲的话语和动作,青玄开始还有些不解,但却很快明白了什么,露出了仓皇的表情。

    他想要挣脱莲的控制,可是莲的手指仿佛黏在了他的额上了一般,青玄怎么也挣脱不了。然后,他就感觉到了许多重要的记忆在慢慢地淡化,离他远去。

    那些哪怕是舍弃了力量,却也绝不想要放弃的——前生。

    青玄惊惶至极,几近凄厉地叫道:“不要!莲!莲!涵儿!你不能这么做!求你了!求你了!”

    “求……你……了……”

    可是,叶柏涵却心如铁石。

    他轻声说道:“曾经,不管谁央求我什么事情,我都会答应。我喜欢看大家高兴的笑容,也无法忍受身边的人伤心难过。但是……那是不对的。”

    “青玄,我很感激你。”

    “哪怕是你后来做过的那些残忍的事情,我也觉得感激。虽然当时痛苦,但是我学会了很多的东西,那些是困在泽山,守着玄水所绝对不可能学到的东西。”

    爱,恨,痛苦,妥协,忍耐,抉择……这都是仅仅作为“莲”所不可能学会的东西。

    它们也许并不是那么让人感觉舒适的感情,可是奇妙地,当一切过去,记忆被时间洗刷之后,其中痛苦的心情却也变成了值得珍惜的回忆。

    才知道原来所有的甜,都需要苦来衬托。所有的欢喜,都需要痛苦来铭刻。

    “所以这一次,我也还你一份礼物。”

    青玄感觉到了记忆的流失,更多的是“莲”的消失。他拼命地挣扎着,叫喊着:“我不要!莲!不要这样——别这么残忍——”

    莲却说道:“有时候残忍,也是为了让一切变得更好。”

    青玄肯定是不认同他的话,可是他的声音却在渐渐地变弱,因为光是试图铭记和留下那些消失的记忆,就已经费去了他所有的力气。

    直到最后,他双眼一闭,晕厥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他将再也不会记得任何关于莲的事情。

    这也算是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明皇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情,一点报复还是要有的。所以叶柏涵并没有马上放开手,而是继续点了一下他的额头,说道:“从今以后,你心里的空虚,唯有真心待人才能填满。若是辜负他人,便会感觉到焦灼般的空虚与痛苦。”

    做完这一切,他才将明皇放在了一柄被他临时操控的飞剑上,转头来望向了韩定霜。

    韩定霜本能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叶柏涵:“……”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师兄你以为我想干什么?”他以为自己要抽他的记忆吗?

    韩定霜说道:“我方才……真的只是一时冲动。”

    叶柏涵停顿了一下,才应了一声:“……嗯。”

    这是相信了?韩定霜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柏涵其实心里也很复杂……他觉得他似乎从来没有真的了解过对方——虽然在自己的几段记忆里,他都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韩定霜,可是事实上,韩定霜也有他所不知道的一面。

    不过此刻,只要相信他不会做让自己伤心的事情就够了。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

    然后叶柏涵伸手给自己加了一个幻术。

    韩定霜:“!?”

    叶柏涵说道:“跟我去接皇后和小公主走吧。我舍不得她们,想来青玄也不会真的在意她们的行踪。”

    韩定霜顿了一下,稍微有点心虚——对于他之前还想拿两人给叶柏涵陪葬的事情。

    他决定之后对丈母娘和小姨子温柔用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