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04)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1704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听着李修齐的话,我把资料翻到了2006·4·1那部分,逐字逐句往下看。

耳边听见赵森在问李修齐,没发生最新这起案子因而成立专案组之前,他这么多年是不是一直在自己追查凶手。

我抬眼,看着李修齐,很快四目相对。

“我答应过她,不会让她死不瞑目的。”李修齐一脸闲适的笑着说道,黑眸直直的盯着我。

大家都不说话,我想其他人和我此刻的心情都差不多,我们无从体会李修齐的心境,只能暗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把那个杀人恶魔找出来。

过了会儿,我开口问李修齐,他现在还一直和向海桐家人有联系吗,那个妹妹一直在国外吗。

“出事之前海桐的家人就不同意我们来往,出事以后她爸爸还怀疑过是我害了他女儿……海桐会租下那个位置在当年比较偏僻的画室,也是因为我,她家人觉得我要对海桐的事情负很大责任,只有她妹妹和我关系还好,只是出事两年后找到了她姐姐的遗骨时,她突然跑来跟我说她可能见过凶手,话没说完又跑掉了,等我去找她,前面也跟你们说过了,发现她已经被送出国念书了……我听说,她下个月就会回国了,国内的工作已经联系好了。”

石头儿歪头看着李修齐,“你这消息还挺灵通,怎么知道的,他们家人不是跟你没联系。”

“我姐姐告诉我的,她在加拿大开了一家超市,向海瑚,就是海桐妹妹在超市里打工……”李修齐说到这儿,无奈的耸耸肩,“纯属巧合,她妹妹并不知道我姐姐是谁。”

“那等这个向海瑚回来,我们还得找她谈谈,她回来工作是在哪儿啊。”石头儿问。

李修齐略有似无的瞥了我一眼,“恒冠农业。”

几秒安静后,半马尾酷哥盯着手里的平板电脑说,“恒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就是舒锦锦家族的公司吧,她伯父舒添出狱后再创业成立的,业内习惯叫他们水果王国。”

我一怔,扭头看着半马尾酷哥。

“嗯,你对商业这块了解的还不少,舒家一直很低调的,外界知道他们的信息不多。”李修齐肯定了半马尾的说法。

半马尾酷哥也没什么反应,继续低头,用手指在平板电脑上继续滑动着。

又和舒家扯上关系了,提到舒家,我没办法不想到曾念,心里隐隐开始烦躁起来。

这时,赵森掏出一包烟来,朝我看着,“抽烟你介意不,要不我去外面抽,憋半天了,咱们休息一会吧。”

石头儿赞同,让大家休息二十分钟再回来继续,除了我和李修齐,其他三个男的都出了办公室,各自淘烟。

我戒烟有多久了?四个月吧。

呼吸间开始蔓延淡淡的烟味儿,我心痒起来,站起身想往外走,准备随便跟门口那几个烟民其中一位,要一根过过瘾。

桌子上一阵响动,一包烟和打火机一起扔到了靠近我的地方。

“别抽的太凶,也不是非要完全戒掉的,你试试我这个,挺清淡的。”李修齐指着桌面上的烟和打火机,对我说。

门口,石头儿的满头白发晃过,好像还看了我们一眼。

我顿了顿,最后也没客气,说了句谢谢就抓起烟和打火机,还是朝门外走了。

我直接出了楼,站在院子里,熟练地拿烟,点火,送进嘴里,狠狠吸了一口,烟雾在我面前四散开去。

顿时觉得心里舒坦了好多,我微微闭上了眼睛。

连着两根烟的功夫,我给自己的脑子暂时放空了,什么都不想,专心沉迷的吸着烟,让自己笼罩在烟雾里,好久没感觉这么轻松过了。

可是等烟头上最后一点火亮熄灭,我毫无防备的就想起了一件事,想起我第一次抽烟是什么时候,是跟谁。

曾念,曾念。

为什么我生活里那么多的片段,都和他牵扯在一起。不论美好抑或让人绝望悲伤的,他都会存在其中。

等我忍住继续抽第三根烟的欲望,返回办公室时,其他人都已经各归其位了,等我坐下,又开始继续案情研究。

李修齐望着我,忽然抬起两根手指,冲我比划着……意思像是问我是两根吗,你抽了两根烟?

其他人似乎没注意到他的动作,我马上快速冲着他点点头,李修齐的手指跟着也放了下去。

接下来大家都再没休息过,一直开会到天色暗了下来,石头儿才发话暂时到此为止,同时决定从明天开始,专案组先对当年的受害人家属做一次问询,毕竟案子间隔了十几年,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掌握当年事发前后的情况。

而这些,死者已经无法告诉我们更多,有希望能得到一些新线索的,可能只有受害者家属了。

“有几个受害者家属一直在盯着这案子,每年都会向警方询问凶手有没有抓到,就从这些能联系上的开始吧,我看一下……第一起案子的受害人父亲,还生活在浮根谷,先从他开始,我们都去。”

一出来,我就拿出手机给乔涵一打电话,知道她还在律所,就准备过去找她,谈谈曾添的案子。

乔涵一告诉我,曾伯伯也在她这里呢。

果然,我走进律所办公室里时,曾伯伯面色沉静的坐在沙发上,乔涵一坐在他对面。

等我坐下,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乔律师,却难得的露出一丝困惑的神色看着我,几秒后她看着我开口,“从证据上来看,曾添真的是做了他自己承认的事情。”

我来的时候想了好多,多少有了心理准备,并不惊讶听到这种话,很平静的问曾添的笔录究竟是怎么说的。

曾伯伯始终一言不发坐在那儿听着,我进来之后他都抬头没看过我,目光一直向下,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心里又想着什么。

乔涵一看了看曾伯伯,声音不大的告诉我,曾添告诉警方,郭明是被他失手捅伤的,出事的时候的确是郭明跟着他主动找的他,可是没有绑架的意思,只是说想跟曾添聊聊当年的一些旧事。

结果话题聊到了曾添母亲当年猝死离世的事情上,郭明讲了他当年知道的情况后,曾添却对他说当年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不是意外,而且凶手是谁他也知道了。

“两个人在这之后就打了起来,曾添的手指先被郭明弄断,曾添之后捅伤了郭明,最后导致郭明死亡。你当时也在,郭明在你到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对吧。”乔涵一没说更多细节,边说边注意着对面的曾伯伯。

“嗯,能再说具体点吗,曾添说他知道凶手,是谁。”我追问着,年少时我和曾添长时间研究这个问题,他什么时候知道凶手的,竟然完全没跟我提过半个字。

始终安静不动的曾伯伯,这时却突然抬起头了,他神色颓然的看着我,缓缓摇着头,开口问我,“欣年,你必须马上告诉我,你喜欢我儿子吗?”

问完,曾伯伯的嘴角因为激动,一直微微抖着。

我怔然,这问题并不难回答,我很清楚曾伯伯问的就是我喜不喜欢曾添,可他的用词……他是问我喜欢他的儿子吗。

他可是有两个儿子啊,那个不能见光的……

“回答我,你喜欢曾添吗,我说的是恋人那种。”曾伯伯急于听到我的回答,又问了一遍。

“要不我先回避一下……”乔涵一大概以为因为她在场让我尴尬,提出要出去。

“不用。”我没让乔涵一起身离开,然后很肯定的回答曾伯伯,“我和曾添一样,都有自己喜欢的人,但不是彼此,我不喜欢曾添。”

我的回答,让曾伯伯神色一松,他苦涩的冲着我笑起来,“那就好,就好。欣年,你不要再管曾添的事情了,我会解决好的……我们曾家的男人都是多情种,希望你能跟……不说了,你走吧。”

我完全听糊涂了。

“这件事涉及我们曾家的隐私,除了律师,我不希望有外人知道太多内情,这也是曾添的意思,对吧,乔律师。”看出我的不解,曾伯伯解释道。

我看乔涵一,她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我见曾添的时候,他最后是让我告诉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你不管,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他说你会懂他的意思。”

我还是不能理解,刚要说话,乔涵一又补充道,“还有,他让你照顾好孩子。”

我把嘴闭上,两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

……

第二天早上九点,专案组所有人一起出发赶往浮根谷。

我们开了自己的私家车,避免开警车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去之前石头儿已经联系好了受害人家属,石头儿和赵森坐了半马尾酷哥的车,李修齐开了他的车,让我跟他一起。

修了高速之后,从奉天市区到浮根谷很快,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到。

我昨晚一直失眠,坐进车里就闭上眼睛养神,直到闻到很明显的香烟味才把眼睛睁开。

车速放缓,开车的李修齐单手捏着一根烟,正举在我鼻子底下,怪不得烟味这么浓。

“抽吧,就一根。”他捏着烟,在我眼前晃晃。

我片刻晃神,不是因为烟,而是忽然发觉……李修齐的手指,真的很好看,拿着解剖刀和捏着烟卷时都好看。

auzw.com

原本在我们车后面的半马尾酷哥,开着车超了过去,我看到副驾上的赵森在盯着我们车里看。

“拿着啊,再开这么慢,他们该误会了。”李修齐戏谑的催促我。

我连忙把烟接过来,李修齐目视前方加速起来,“打火机忘给你了,在我这边……”

他示意我打火机的位置,在他那一侧的车门的储物格里,让我自己拿。

那个位置,我要想拿到打火机,就得跟他……我瞥一眼李修齐目不斜视的侧脸,就得跟他离的很近,贴着他的身体,才能拿到。

“你先开慢点,递我一下吧。”我想了想,放弃了自己动手的念头。

车速不但没慢下来,反而像是更快了。

“我是说,让你……”我刚说到这儿,李修齐突的转头看我一下,眉毛轻挑,目光锐利瞪着我。

“那就别抽了,要抽,就自己动手。”

这话说的,这么别扭呢,我没多想,坐正身体,把那根烟捏在手里,不想抽了。

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听见车子行进的声音,我和李修齐都不出声。车子很快就超过了半马尾他们的。

烟拿在手上却不能抽,这对于我这个刚刚重新捡起烟瘾的人来说,的确是有点折磨。烟卷在我手里来回转动着,眼看着车子开到了下高速的出口,车速慢了下来。

就在车子停下来的一瞬,我动作麻利的侧身,先前倾靠,一只手支着身体,探出手摸向了李修齐那一侧的车门。

动作做出去了,我却恍然发觉,这个姿势想拿到车门储物格里的东西,好像挺难啊。我用力抻长手臂,再试试。

我和李修齐的前胸,离得好近,都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消毒水味道。

车子这时又发动起来,我被晃了一下,赶紧缩回身体坐好,抬眼就撞上了李修齐噙着笑的眼睛,同时手里一沉。

李修齐把打火机扔到我手里,“你抽烟多少年了,看来瘾头不小。”

他刚问完,手机就响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计较刚才耍我是什么意思,李修齐已经面色严肃的告诉我,马上就能见到被害人家属了,他开车在前面路口等着我们呢。

说是马上,还真是马上,我正想着要怎么处理还没来得及抽的那根烟,前面一辆黑色轿车里已经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李修齐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只好随手把烟和打火机都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跟着一起下车。

后面石头儿他们也很快到了。

下车的中年男人,就是03年那个案子受害人吴晓依的父亲,吴卫华。

他说接到石头儿的电话,就等不及的先来高速口等着我们了,他家正好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农家乐,正好招呼我们去坐下说话。

跟着吴卫华又往前开了没多远,到了他家的农家乐。

这些年城里人挺愿意休息时就近到周边玩,农家乐也就越来越多,我们下车往里面走,没到饭点还没什么客人。

领我们进了屋里,吴卫华亲自弄水拿水果,脸上一直带着笑忙活着,直到安排好坐了下来,他的脸色才暗淡下来。

“这么多年啊,终于有专案组了,看来我死之前还能知道那个畜生是谁了!”吴卫华说得有些激动,抬手抹了抹眼角。

我们几个人里,只有石头儿跟他接触过,年纪也相仿,就无言的拍了拍吴卫华的肩膀,说明了我们的来意。

半马尾酷哥冷着脸,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准备做记录。

石头儿问吴卫华,还记得清楚当年案发现场的情况吗,吴卫华点点头,神色倒还算平静的讲了起来,我知道回忆那么惨烈的事情,对当事人是种折磨,很难想象那个场面这么多年,这位失去了唯一女儿的父亲,究竟在心里回忆过多少回。

“是我发现孩子出事的。为了上班方便,依依刚自己搬到原来她奶奶家的房子里独住,我不放心,那天下午就过去想看看家里门窗门锁什么的安全不,可是没想到……”吴卫华痛苦的闭上眼睛。

石头儿还是拍拍吴卫华,“不用说细节了,主要是希望你回忆下,出事之前,你女儿有什么异常吗,或者提起过最近接触过什么你没听说过的人,总之你能想起什么就说说……”

过了好久,吴卫华才睁开眼睛,“没有,这么多年我经常想这些,没有。依依很内向的,超市那工作我其实不想她做的,可她却很喜欢,难得主动说自己喜欢什么,我一看也就没再说别的,现在后悔啊,我就不该让她一个人住在那边的,不该让她在超市上班……”

吴卫华的情绪明显激动起来,说不下去了。

我和李修齐,赵森前后脚走出屋子,看着周围不错的景致,心情都很复杂。

“这么多年你一定很难熬吧,原来听说你不近女色的事也没当回事,现在跟你一起办案子知道多了……石头儿说得对啊,该放下就得放下。”赵森忽然语气温和的跟李修齐说了起来。

我听到不近女色四个字,突然想笑,因为想到了自己曾经在滇越跟白洋说过的一句话,我解剖完苗语尸体后,不就跟白洋说过自己这么多年是不近男色嘛。

“我没事,可是谁说我不近女色的,这可太坑人了,怪不得我一直单身,原因就出在这些谣言上了吧。”李修齐回答得很轻松。

面对心爱之人的惨烈往事,他显露在我们面前的态度,一直都这样。

可我总觉得,那次在酒吧里听他第一次说起来的时候,他心里一定很痛。

赵森拿烟出来抽,很自然的递了一根给我,“我这烟劲大,你试试。”

李修齐淡淡看我一下,很快转头去看风景了。

我也不客气,接过烟点了抽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赵森讨论起案情。

一旁的李修齐并不参与,始终默声看着前方。

一根烟刚抽完,石头儿和半马尾酷哥也出来了,他们也开始抽烟,石头儿吸烟很猛很快,点着第二根的时候看着我,“左儿,你抽烟几年了。”

我告诉他,十年了,不过中间断断续续,这之前刚戒了四个月,又捡起来了。

“女孩还是少抽,我还以为你是当了法医之后压力大才抽烟的,没想到烟龄还不短啊。”石头儿好奇地看着我。

我从来也不避讳别人问起这个,“我年轻的时候该怎么说,拿现在的词儿说就是有点不良少女,打架旷课的事没少干,高中就抽烟了,没混成太妹,也挺奇迹的。”

石头儿听我说完,和赵森都笑了起来。

李修齐也收回目光看着我,他没笑,甚至看着我的目光还有些阴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吴卫华这时候出来喊我们,一定要留我们中午在他这里吃饭,石头儿也同意了,暗自跟我们说走的时候正常给钱就是了。

等着吃饭的时候,我没进屋,一个人沿着农家乐周围转悠起来。

这里的空气就是比都市里要干净清透,呼吸起来就觉得顺畅,连着好几辆私家车开过来停在农家乐外面时,农家乐里的服务员也出来喊我去吃饭了。

我刚要往回走,就接到了白洋打来的电话。

“年子……怎么办啊,我怎么办,我爸他……”白洋说了几句话,开始哭了起来。

我赶紧问她怎么了,可是已经预感到是白洋她爸严重了。

“我爸在抢救呢,医生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单,让我有心理准备……你能过来吗,他犯病之前又跟我说要见你,还说要让我领他回趟浮根谷,我就跟他吵了几句,我……我说了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他亲生的,我爸就……”

白洋已经泣不成声了。

“会没事的,叔叔身体底子那么好,你别自己吓唬自己,我在外面办案子暂时过不去,我一回去就去医院找你,咱们随时保持联系,你听见了吗,白洋!”

我挂了电话进屋,大家都看着我,石头儿问我怎么了,脸色突然这么难看。

我说没事开始吃饭,可心里早就飞回到了附属医院,恨不得马上就站在白洋身边,陪着她。

石头儿说,吃完饭我们还要去发生在浮根谷的那几件案子现场看一眼,不过听吴卫华说这些年城市建设,原来的案发地点基本都大变样了,他女儿出事的那个地方倒是还在,那房子一直没拆迁,他想等凶手抓到了再处理那房子,结果一等就十几年过去了。

吃完饭,我还和李修齐一辆车,跟着吴卫华的车子,开进了浮根谷的镇子里。

车子穿过繁华地段,开进了一处保存不错的老城门里,我这才想起来看过浮根谷的资料里说,镇子上保留着有五百多年历史的一处城门和一片老城区。也许吴晓依出事的住处还能保留下来,就因为处于老城原貌保护地段。

果然,我们停在了一片这个年代已经很难在城市里见到的平房胡同边上。

早就在我记忆里淡忘的那种老式旱公厕,外墙粉刷一新,突兀的出现在胡同口边上。吴卫华告诉我们,案发现场就在公厕后身的第一间房子里,是他妈妈留下来的老房子。

我们几个人,跟着他走进胡同里。

(快捷键 ←)上一章:059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03)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061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0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