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14)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0334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喂,白洋。”

我把装着头发的证物袋递给李修齐,耳朵里听到电话那头噪音不小,像是在路边。

“年子,我和老爸已经到了忘情山,有点后悔没拉上你一起来了,真的很美,和滇越完全不一样的美,真没想到我原来是出生在这样的地方,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太晚了。”白洋在电话那头跟我说着,声音里渐渐透出伤感的意味。

我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脚下,走出了卫生间,“白洋,以后有机会你再带我去看看,这次你就当和白叔一起踩踩点了,听你说的我心里都痒了。”

我说着,感觉自己的眼角热热的。

电话那头好几秒钟都没声音,听不到白洋回答我,我刚一着急想喊白洋,她说话了,“年子,死后能躺在忘情山这样的地方,还真是不错……我和老爸,在忘情山的公墓门口呢,马上就要进去了,去见见我的家人,我的亲生爸妈都在这儿呢。”

我浑身起了寒栗,猛地回头看着李修齐,大声重复了白洋的话,“你说什么,你和白叔在忘情山的公墓,你们不是去看风景的吗,你怎么知道亲生父母在那里……”

李修齐听着我的话,走了过来,我开了手机的免提,等待白洋的回答。

“不说了,我要跟老爸进去了……年子,再见。”白洋声音听上去软软的,不像她平时乐哈哈的状态,反而像是个沉静斯文的女孩。

这太不对劲了。

我刚要说话,白洋那边却不等我再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赶紧又打过去,几秒的时间,白洋的手机已经关机。

“白洋关机了,我给白国庆打……”我焦急的对李修齐说了一句,连忙翻着通讯录找白国庆的手机号,找到后赶紧打过去。

听到的是系统提示音,您拨打的手机已经暂停服务。

我看着李修齐,“昨晚他还给白洋打过电话,现在就停机了……我感觉怎么这么不好。”

李修齐沉默片刻,眼里的沉稳神色却是更深了一度看向我,“通知当地警方,去那个公墓,我们也去。”

和连庆警方一同赶往忘情山的路上,我一直尝试着打通白洋的手机,间或还打一下白国庆的,都不通,我心里后悔的要命,觉得自己太大意了,白洋明明已经表现出了异样,可我却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正在开车的李修齐,转头看了眼坐在副驾上的我,“不用自责,你毕竟不是刑警,又是涉及到你有感情倾向的好友,你的反应没什么不正常的。”

被他这么口气睡意的一说,我之前还能控制住的情绪,突然就被激活了起来,我冷漠的看着车外的公路,对李修齐说,“你说错了,我不正常的。”

我的话,并未让李修齐产生多大的反应,车子开的依旧,还能听到他轻轻笑了一下。

这笑声很淡,任你在其中听不出丝毫情绪,只是一个笑声而已。

“放松点,不管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局面,都要接受,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不管你正不正常,都要这样面对。”

我依旧一脸冷漠,心里也冷着,没有作出任何回答。

据连庆警方说,其实忘情山作为当地很有名的一处旅游景点,并没有什么公墓,不过二十几年前那里倒是有过一个不算大的墓地,可几年前已经迁移走了,大部分死者的墓地都被亲人迁到了别去安葬,不过也有一部分找不到亲人的,只能按着无主坟处理了。

据说这事当时还在连庆引起了一些纠纷,不过时间长了也就无声无息了。

被灭门的王建设一家人,如果真的葬在那里,到现在还有人还记着他们,替他们移魂别去安顿吗。

如果白洋,真的就是王家那个不知所踪的小女儿……

白洋是被白国庆带到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墓地,说是见她的亲生父母,那……

我听到自己的阵阵耳鸣声。

车子在当地警方的引路下,终于开到了已经被圈围起来的一大片山地外围,车一停,我就亟不可待的开门下了车。

这里一定不会允许人随便进入吧,白洋他们怎么进去的,我四下看着没发现他们的身影,看来真的是进到里面去了。

“这地方是要用来干嘛,怎么进去,随便就能进出吗……”我快速的问站在身边的同行。

同行说听说是要在这里建一处广场,已经这里的负责人了,具体情况他们暂时也不清楚。

很快,一个中年男人被叫了过来,看到一群警察站在这里,中年男人谨慎的听了问他的话,马上说这里面是不能随便进去的,不过紧挨着围起来的地方有条小路,是留出来方便当地人进出的,因为从这里去附近的村子是近路,墓地没被迁走之前路就一直在。

为了不引起太多麻烦,开发这块地的老板也就默许了那条路继续可以走,知道那条路的人完全可以随便进出,他们是不会注意也管不到的。

我冷脸没说话,回头看看李修齐的车,他居然还坐在车里,没下来。

我转过身朝车子走过去。

车里的李修齐在打手机,目光沉峻的透过车窗看着我,我能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在讲话,但是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就站在车门旁边等着。

车窗被摇了下来,我听到了李修齐的声音,“我知道了,这边具体情况还不了解,还没确定嫌疑人的位置,回头再……好,先这样。”

李修齐隔着车门看我,“灭门案里的死者王建设,二十几年前是连庆印染厂子弟小学的教务工作人员,白国庆对你们说的那个死去的未婚妻刘晓芳,和王建设共事过,也一起参加了当年学校组织的忘情山旅行,外围调查的同事刚来的消息。”

我安静地听完,李修齐也摇上车窗才下了车。

他望了望被广告牌子围挡的一大片山地,声音也冷了下去,“海桐的父亲向宏,去浮根谷之前,也在那个印染厂子弟小学里上班。”

我心头猛地一震,“什么。”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的话。

李修齐没再解释,朝其他同事走了过去,我愣了愣也赶紧跟上去,心跳的加速起来。

那个负责的中年男人找了当地的人领路,我们跟着走上了那条通向山后村子的小路,道路很窄只够一个人单行,结果一堆人走成了不算短的一条队伍。

我走在李修齐身后,又拿出手机给白洋打电话,可还是关机,山里的信号也变弱了,我的心情也跟手机信号一样低落,不敢去想白洋和白国庆究竟在干嘛,目的何在。

他们到底在哪里。

周遭的确不错的景致已经完全被我忽略掉了,我不断地在脑子里回忆有关当年灭门案警方掌握的资料,我的记忆力不错,可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回想一处都要几次集中注意力。

关心则乱的表现,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走在前面的李修齐,忽然脚步慢了下来,他扭头看身后紧跟的我,小路被树木遮蔽掉大部分阳光的亮度下,他的神色相当沉素。

我淡淡回看着他。

李修齐皱了下眉,却什么都没跟我说,很快又转回头继续往前走了,我不知道他刚才那么看我一下是什么意思,也不好马上追着问,就默声继续边想边跟着队伍继续走。

auzw.com

我的心,已经跟着尚不知具体位置的白洋,飘在了未知的某个地方,我突然又想到了做过的那个噩梦,梦里的感觉愈发强烈的真实起来。

想到梦里白洋跪在我面前痛哭说着对不起的样子,我心里跟着了火一样,可身体里又有另一个力量在用力熄灭我因关心朋友而燃起的正常情绪,我的内心在冰火之间来回切换着。

一个基本能够预见的可怕现实正在逐渐明朗起来,我很长时间一直压制控制不错的老毛病,也随着蠢蠢欲动起来。

我开始害怕,突然很想掉头就走,管他什么案子和正义与友情,全特么靠边,我不想自己被那些东西影响到,我不想自己犯病。

正暗暗挣扎着时,李修齐再次停下来回头看我,这回他说话了,“怎么不接电话,你的手机在响,没听见吗?”

我猛地一顿脚步,我的手机在响吗,我真的没听到。

手机就握在我的左手里,我看着闪烁的手机屏幕,赶紧接听了,“是白洋吗,你们在哪儿?我就在忘情山这里,快说你在哪儿!”

两秒静默后,“喂,欣年吧,我是白叔。”

陡然听到白国庆低沉平静的声音,我瞪大了眼睛看向李修齐,“是我,白叔,白洋呢?”

我刻意强调了一下白叔两个字,为了告诉李修齐,是白国庆在跟我通话。

李修齐听完转过身,微微俯身盯着我,神情专注。

白国庆习惯的呵呵笑了起来,“其实你已经暗中在查我了吧,不对,我应该说是警方已经在暗中调查我了吧,呵……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好长啊!”

我又把手机调成了免提外放,“白叔,白洋呢,能让她跟我说话吗。”

我回避掉白国庆的问题,还是问白洋的去向,李修齐赞同的默默朝我点了点头。

“洋洋啊,她就在我身边啊,刚听完我给她讲的一个故事,要睡着了,不能跟你说话了,有话你就跟我说吧,你不是没有爸爸吗,需要的时候就把白叔当成爸爸吧,我愿意的……”

我感觉到一颗冷汗,在我的发丝内缓缓往下流着,那感觉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用力的喘了口气,我看着同样听到了白国庆刚才所说的李修齐,他抿了嘴唇,眉头蹙了起来。一定和我一样,从白国庆这句话里,听到了危险的味道。

“白叔,不管有什么事情,能先告诉我你们在哪儿吗,我想见到你们,见了面我们再说,我真的有很多话要跟您说。”我回答着,头发里往下流的汗水越来越多。

“你也想听白叔讲故事吗,就是刚才给洋洋讲过的那个……”

我看着李修齐的眼睛,他冲着我微微颌首。

我咽了下口水,“我想听,可是不想在电话里……”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白国庆的声音打断,他不管我在说什么了,从手机那头开始自顾的讲起了他的故事。

他的声音带着异样的力量,完全不像一个濒死状态的重病之人应该拥有的,可我们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声音,每个吐字都很清楚有力。

“故事的一部分你跟洋洋已经听过啦,白叔就直接接着往下给你讲吧……我说了那个马上就要做新娘子的漂亮女老师,死在了这里,死在了忘情山……我知道你就在忘情山,我知道你找不到洋洋,一定会来这里的。”

听着白国庆的话,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年轻女孩,整个身躯正在向深不见底山崖下**着,伴随着一个年轻男人绝望凄厉的嘶吼声。

看来引警方到忘情山,是白国庆的第一个目的,他成功了。

“把晓芳送走后,到了她烧五七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可收件人那里却写着我收到代转给刘晓芳老师,我连忙打开信看了,可看着这封信,我的眼泪一直流,到后来我都觉得自己眼睛里流的不是眼泪,是血了!”白国庆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和李修齐对看着,我知道这信里说了什么,至关重要的同时,也一定不是我们愿意听到的某种内容,我有这样的预感。

咳嗽声还没完全止住,白国庆已经重新讲了下去。

“信里说,他是刘晓芳老师出事时的目击者,请我和刘晓芳的在天之灵原谅他的懦弱,在一个年轻女人遭遇那种事情时没有勇敢的出手援救,他是个懦夫。”

“子弟小学的教师旅行时,大家都心情特别好,出奇的好,所以白天爬山就住在了山顶,等着明早看日出,虽然忘情山不算高,可也都想体验下山顶看日出的感觉,最后几个特别想看的老师就留在了山顶,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喝了好多酒……欣年,你知道白叔我最讨厌贪酒之人了,你爱喝酒我也不喜欢的,你和洋洋这点最让我不高兴,可你们也不听我的……”

白国庆突然插进来这么一句,我无语的沉默听着,眼神暂时避开了李修齐。

“那天留在山顶的一共有六个男老师,晓芳也在,还有两个人就是写信给我的人和他老婆,大家开心的都喝了不少,据说连一向很少喝酒的晓芳也主动喝了很多,因为写信这人的老婆爱酒,拉着晓芳聊着女人的话,一点点就喝了不少……”

“出发前,晓芳跟我念叨过来忘情山,她就想着一定要爬上山顶,看一次日出,可惜我不能跟她一起,不然就太完美了,二十几年过去,我从来都没办法忘掉她这句话,那是她留给我的最后的话啊……”

“后来大家坐在山顶等着日出时,不知道是吹了山峰乱性,还是那群披着为人师表外皮的人原本除了娘胎就注定会是畜生,那六个喝多的男老师竟然把喝醉靠在一边昏睡的晓芳给……晓芳在第二个人碰她的时候才醒了过来,可是晚了,那群畜生开了头,哪能就这么算了,他们一个挨着一个,把租来披着御寒的军大衣铺在山石上面,把晓芳摁倒在上面……”

我神色凛然的听着,拿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因为没想到,更因为愤怒和同为女人才能体会到的那份同情。

“写信的人和他老婆开始也和晓芳一样睡着了,可是他被尿憋醒了,没想到一睁开眼居然看到了那么一幕,他也想过去阻止的,可是已经晚了,晓芳身上的人,已经到了第三个了……晓芳这时候已经不挣扎了,俯身趴在旧军大衣上,除了流眼泪,就只剩下在山风里绝望的目光木然了,畜生们把她的嘴给堵上了,她也喊不出来,可就算喊得出来也没用啊,那时候除了他们这几个人,没人有兴致忍着夜里的山风等着看日出,唯一能出手相救的人,又没有做到……我的晓芳,就这么被折磨了不知道多久。”

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拿不住手机了,李修齐的手伸了过来,肌肤轻轻擦着一触,他已经拿住了我的手机,脸色冷峻的继续听着白国庆的讲述。

我站在原地没动,松弛下来的手指却还在抖着,听着这样的所谓故事……我能想象得到白洋的神情,她只会比我更加情绪激烈。

“忘了说明一下,我既然讲出来了就没打算绕弯子让你们猜,我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的……我去陪着晓芳的日子不远了,你们这些没用的警察却还没能发现我做过了什么,二十年里我都做了什么,没办法,我只能在离开之前,自己告诉你们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瞬间偷停了一下,想动弹一下身体却差点摔倒,胳膊被李修齐空着的一只手给紧紧抓住了。

“我说道哪儿了……对,我要告诉你们,给我写信的这个人叫王建设,这件事之后隔了两个月吧,他就跟自己的老婆,岳父还有女儿,一起先我一步去见了晓芳……估计他是没看到晓芳,因为他上路的时候,眼睛已经被挖掉了,看不到了……呵,一个男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事,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被糟蹋成那样不去救,他就该死,就不配长着眼睛!他以为告诉了我真相就可以赎罪了?在我这里不会,我不会放过他的,我要他也尝尝眼睁睁看着他在乎的人被折磨却不能救的痛苦,所以他是在老婆孩子都死了以后,眼睛才被挖掉的……”

“我叫白国庆,那个灭门的案子,就是我做的,呵呵。”白国庆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身后的连庆同行,很小声的啊了一下,很意外这么多年一直悬着的案子,竟然是这么出现了犯罪嫌疑人。

李修齐始终无声的听着白国庆的一段段讲述,不管说了什么情节,他都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可是白国庆止住咳嗽后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也难掩内心的剧烈情绪了。

“那六个畜生发泄完了,本来也醒酒了,开始有人慌了,跟晓芳道歉,还说只要晓芳不报警把这事说出去,他们会给晓芳补偿的,晓芳只是哭不说话,可凭我对它的了解,她一定会报警的。”

“可是王建设在那封信里跟我说,晓芳最后竟然点头同意了不报警告发那些畜生,我不知道这话的真假,因为晓芳没了没办法去对证……可是没想到,那几个畜生里的一个人,却说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留了活口,下了山回去了,一定会报警的,大家全都得完蛋!既然都这样了,索性一了百了……结果你也知道了,晓芳被畜生们扔下了山崖,然后说她是自己掉下去意外摔死的,加上后来的一系列背后打点走动,晓芳就那么成了意外死亡的可怜人,她那个后妈为了拿到学校和那些个畜生给的补偿款,也不愿追究事情的真相了,我想过用正常的手段去抓住他们替晓芳报仇,可是……以我那样的身份和地位,没有路我走得通,我知道这点,我只能靠自己想办法报复他们几个畜生,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随着白国庆的话步步深入,那条无形之中把几个看上去毫无关联的受害人到一起的共同点,已经隐隐现出真身了。

“我报复的最痛快最完美的一个,就是当年提出杀了晓芳的那个人!大概十年前,我在漫长的煎熬等待里,终于等到了他的女儿刚刚开始美好人生的时刻,这时候毁灭掉,打击该有多刺激呢……我把那个向宏的女儿,美院漂亮有才的女老师,肢解了,据说我带走扔掉的她漂亮的身子,好几年之后是被一条狗给发现的!哈哈……哈哈……”

白国庆可怕的笑声响起,我甚至都不敢在此刻去直视某个人的目光了,这些话停在他的耳朵里,已经不能用折磨二字来形容了。

我逼着自己去看正拿着我的手机,对白国庆的话听得最真切的李修齐。

李修齐原本握着手机半举着的手,缓缓地在放低,伴随着他闭上的双眼,眼角在微微抖动着。

(快捷键 ←)上一章:069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13)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071 我依然站在爱你的地方(01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