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没有尸体的杀人事件(003)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0928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联系上乔涵一时,已经是中午了,她刚结束开庭,看见电话就打了回来,石头儿和她说了高宇的事情。

乔涵一很快就带着助手赶了过来,身上穿着出庭时的精致黑西装,依旧是律政佳人的状态,眼神里的神色也不像之前那么焦灼。

“血液鉴定已经出来了,旅行袋里和那些衣物上的血迹都和你女儿的吻合。”石头儿首先和乔涵一说明了鉴定结果。

我看着乔涵一,她听了石头儿的话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略微点了下头,恐怕早就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乔律师,你在六年前那个案子之后,和这个高宇还有过联系吗?”石头儿又问。

乔涵一想了想,“我自己成立律所后,这个高宇来找过我一次,没记错应该是半年前,那之后再也没联系过了……我女儿的失踪跟他有关,确定吗?”

“高宇目前只是有嫌疑,他半年前找你,能说说是为了什么吗?”石头儿继续问。

乔涵一稍微想了下,“高宇找我,是做法律咨询的,他问我如果她也和当年他妹妹的案子一样,杀了人可是警方却找不到尸体的话,他去自首了,我会不会愿意替他打官司。”

石头儿脸色沉素的看着乔涵一。

“我觉得这个高宇精神上有点问题,他就是一直觉得六年前的那个案子,是因为我的辩护,因为我当事人家庭背景,才导致他妹妹从被杀的受害者变成了失踪人口,他说我明明知道他妹妹已经被我的当事人杀死了,可就因为没有找到尸体就被我辩护成了无罪释放,他逼着问我他妹妹究竟在哪里……我想起来了,他来律所找我那一次,小可正好也在,他们在那时候见过!”

乔涵一说到最后,语气激动起来。

石头儿等乔涵一平静一点了,才接着问,“眼前的情况,你愿意去见见这个高宇吗。”

乔涵一马上回答她愿意,只要能知道女儿的下落,她愿意全力配合。

李修齐从审讯室里出来,陪着乔涵一一起走进了审讯室,我和石头儿隔着玻璃看着里面,高宇在乔涵一踏进审讯室的那一刻,仰起头,露出了满意而又冷漠的笑容。

本就不算大的审讯室里,少见的人多,只是问与答的双方明显人数悬殊,被问的人只有聋哑人高宇自己,其他人都是为了问他而来的。

原本应该绝对站在他一方的律师,也因为和他特殊的关系,反而成为了对他貌似不利的一份子,可高宇看着乔涵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开心,像是忘记了他此刻身处何地。

“高宇,又见面了。”乔涵一冷静的先和高宇说起话来,目光也直视着对方。

手语老师和高宇翻译着,高宇看完他的手势,继续笑着,冲着乔涵一点了下头,手上比划了几下。

“他让我跟这位律师说,他知道自己错了,不知道捡到了别人的信用卡用了,会判得很严重吗,这不算刑事案件,乔律师愿意替他辩护吗?”手语老师翻译着高宇的意思。

高宇盯着乔涵一,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

监控室里,石头儿双手抱在胸前盯着高宇,听完手语老师的解释,沉默不语。

我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乔涵一脸上,看着她听了手语老师的翻译后脸色阴沉,转头朝我和石头儿站的位置看了看,眼神复杂。

高宇刚才的话,对于解释他手里怎么会拿着失踪的王小可的信用卡去消费,挺合理。

就是捡了张信用卡,占了便宜,这不算什么重罪吧……我从高宇此刻轻松地脸色上,读到了这样的潜台词。

可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巧合,这么简单。

我正想着,审讯室一直坐着的李修齐,忽然站起身,他隔着桌子站到了高宇的对面,抬起手,冲着高宇比划起了手语。

我对手语完全不懂,看不出李修齐和高宇说了什么,只能看到高宇的眼神随着李修齐比划的手势上下起伏着。

李修齐似乎说了很多意思,他比划了好一阵后才停下来,转头问手语老师,能看懂他的意思吗,手语老师惊讶的点头说都能看懂,手势很标准。

李修齐也不去看高宇,说完朝着玻璃墙走了过来,站在了和我面对面的位置,目光直直的朝我看着,就像他能透过这块单向玻璃看清楚我在哪里一样,很准确的触到了我的视线。

虽然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可我目光还是下意识的闪避了一下,可是也不知道自己躲避什么,自从酒吧里被他亲眼目睹我被曾念强吻之后,我再看李修齐时总有些浑身不自在。

“李法医刚才到底说了什么。”我开口问身边的石头儿,借机把视线移到了石头儿身上。

石头儿摇头,“手语我也不懂,等着翻译吧。”

审讯室里,高宇用力扭转头部,紧紧盯着背对他的李修齐,比划手语的两只手也很用力,连手语老师都不得不朝他走近了几步,认真的看着。

因为和我们一样不懂手语,乔涵一脸上也开始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我从她紧盯着高宇手势的眼神中,发现了强烈的厌恶之色。

“老师,我来翻译一下高宇的意思吧,你看看我说的对不对。”李修齐终于不再看着我,转过身重新坐下,直视着高宇。

“先说一下我刚才对高宇说了什么……我问高宇,六年了是不是一直在寻找他失踪不见的妹妹高昕,还跟他说我理解他的心情,相信人还活着总比相信死了要容易。”李修齐一边说着,眼神瞥了下离他位置不远坐着的乔涵一。

他又接着说,“高宇刚才说的是,既然法律判了他妹妹无法确认死亡,那他是相信法律相信正义的,所以他妹妹就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不肯回来见他,他这么多年从来不敢离开奉天半步,就是怕妹妹突然回家了,却见不到他……他求乔律师帮他好好辩护,不要让他进监狱,他还要回家等着妹妹,老师我翻译的对吗。”

原来他们之间的对话内容,是这样。

手语老师肯定了李修齐的翻译,高宇盯着李修齐,目光木然。

他看着李修齐,突然皱起眉头,猛地把目光转向了乔涵一,嘴角一歪,冷笑起来,声音不大却听的人浑身难受。

乔涵一没什么反应,只是也回看着高宇。

“正式询问吧。”李修齐打破了无声的注视较量,和赵森沟通了一下后,用手语对着高宇比划说明,要开始对他做笔录了。

高宇倒是很配合,问的问题他都会先仔细思考一下,然后看一眼乔涵一,再对着手语老师比划手势回答。

他坚持说自己是在干洗店附近无意中捡到的王小可的信用卡,在我们找他之前,他压根不知道信用卡是什么人的。

“你用那张卡买的女性内衣和衣物还有化妆品,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小可的红色旅行袋里呢,怎么解释。”赵森严肃的提问,手语老师和高宇比划着。

高宇照旧听完问题后认真低头想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乔涵一,回答问题。

手语老师翻译着他的回答,“他说,那些东西是买给店里的女店员的,警方可以去问。”

石头儿听着手语老师的话,咳了一声,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口中小声念叨了一句,“有意思。”

我继续站着,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投向了审讯室里的李修齐,他正在看着做笔录记录的电脑屏幕,手指习惯性的在嘴唇上来回摩挲着。

审讯继续。

同时,石头儿也安排人去见那个高宇干洗店里的女店员。结果很快反馈回来,女店员起誓发愿的说,她从来没收到过高宇买给她的什么内衣化妆品,她也没让高宇帮她买过这些,她压根不知道这事。

“还真是有意思。”石头儿摘下眼镜,盯着单向玻璃那头的审讯室,我以为他是在看着高宇,结果顺着石头儿的视线,看到的却是乔涵一。

赵森接到我们的消息,脸色更加阴沉起来,看着高宇,告诉他女店员给的证词。

高宇看完手语老师的翻译后,一点不吃惊不着急,像是早就知道女店员会做出对他不利的证言。高宇低头嘿嘿笑着,笑够了之后才抬起头,抬手比划起来。

手语老师翻译的声音有些变化,“他说,看来瞒不住了,问乔律师,怎么办。”

我看着乔涵一,她脸上终于失去了平静,起身瞪着高宇,大声问道,“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说话啊!王小可在哪呢!”

高宇一脸茫然的看着乔涵一,眼神无辜,手抬起来继续比划着。

手语老师翻译,“他问出什么事了,是他捡到的信用卡的主人,失踪了吗。”

auzw.com 乔涵一听完手语老师的翻译,不管不顾的冲着高宇冲了过去。

李修齐和在场的一个刑警动作更快,及时拉住了已经扯住了高宇衣袖的乔涵一,乔涵一没有喊叫质问,只是瞪着高宇,嘴角抖着说不话来。

我从没见过失控时的乔律师,原来她也有这样不能自控的时刻。

乔涵一很快被李修齐带出了审讯室,我和石头儿也回到了办公室,和渐渐平静一些的乔涵一坐在了一处。

“需要我怎么配合。”乔涵一喝了一大杯水后,又恢复了律师身份事的神态。

法医检验室的同事这时过来了,我走过去,同事告诉我,刚才加急检验的结果出来了,送检的带血内衣和红色旅行袋上,发现了和高宇样本相同的指纹和皮肤组织残留。

我把检验报告直接拿给石头儿看,乔涵一问我们是不是又有新消息了,不用瞒着她,任何消息她都能撑得住。

“高宇一定和王小可失踪有关,有关键证据了,我需要乔律师配合。”石头儿把检验报告书递给李修齐看,自己跟乔涵一说着。

“这是肯定的,请直说,需要我做什么。”乔涵一有些不耐烦的回答。

“说说六年前那个案子吧。”

乔涵一听完,抿了下嘴唇,目光在我和石头儿和李修齐脸上,挨个走了一遍。

“六年前那个案子想必你们已经查过了,我简单点说,那是我很有象征意义的一个案子,也因为那个案子才让我在这行里有了出头的机会……那案子很简单,一个家境困难的女学生和同学一起去夜场赚外快,认识了有钱的富二代罗永基,很快就同居了,也很快就被有了新欢的富二代打了,女孩想分手离开,可富二代不同意,女孩给唯一的哥哥发了短信说她很危险让哥哥救她,然后就失去了联系……女孩叫高昕,就是那个高宇的妹妹,哥哥去报警的时候,富二代也在律师和母亲陪同下,去公安局自首了,说自己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打了同居的女友,女友带着伤不知去向了。”

乔涵一停下来,喝了口水。

“陪着罗永基去自首的律师,就是我。高宇一直认为,是我让在他看来就是杀了他妹妹凶手的人无罪释放,所以他骂过我……是比凶手还要凶手的人,他一定是蓄谋绑架了我女儿报复我的,他有犯罪动机。”

石头儿听完,想了想问乔涵一,“那个案子我看过了,当初乔律师是以同居屋内发现的失踪者高昕血量不足以说明致死量做的辩护,加上始终没有找到高昕的尸体,所以证据链不能形成,还有全国精神科权威给出的司法鉴定结果,证明罗永基患有躁郁症,所以那个罗永基才最后得以无罪释放,对吧。”

乔涵一点头,“当时警方也怀疑过高宇,我提供了很多证据,说明他妹妹很可能是为了拜托高宇的过度监控关心才会突然不告消失的,警方也调查了高宇,最后排除了他的嫌疑,可他对我的怨恨,应该因为这个更深了,他就是在拿小可报复我。”

我看着乔涵一,她也看着我,目光冷然。

“头儿,审讯室有情况。”突然有刑警过来喊石头儿。

审问高宇的审讯室里,高宇正在对着手语老师比划,赵森站在手语老师身边,正目不斜视的瞪着高宇。

我看得出赵森情绪有些激动,不知道我们离开这段时间,高宇说了什么。

乔涵一想重新回审讯室,被石头儿拒绝了,只好站在监控室这边,只有李修齐又重新走进了审讯室,高宇看到他回去了,停下了比划手势,微笑看着李修齐。

李修齐也不理他,径直走到做笔录的电脑前看着。

很快,看完了笔录内容的李修齐,直起身看了一下高宇,转身开门出去了。

高宇像是有些意外李修齐的离开,抬手比划几下,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很快被负责看守他的刑警给按了回去,坐下。

李修齐来到监控室,对石头儿说,“高宇自己交待,他知道王小可在哪里,信用卡不是他捡的,是给女孩换衣服时,从她包里发现的。”

乔涵一的身体猛然一晃,失态的伸手一把扯住李修齐的胳膊,“你说什么,他承认绑架了小可是不是,我女儿在哪呢!”

李修齐推开了乔涵一的手,转头透过单向玻璃看着审讯室里的高宇,“他说如果乔律师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变成找不到人也找不到尸体的失踪者的话,就和他聊几句。”

“好,没问题,我这就进去。”乔涵一转身就往外走,被我拉住,她扭头狠狠瞪着我,像是我就是绑架了她女儿的人。

“冷静点,乔律师。”石头儿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先控制住乔涵一。

“高宇要求没有警方监控的情况下和乔律师谈话……”李修齐正常声音说到这里,突然声音压得很低了,后面说的话我几乎没听清楚,他贴在石头儿耳边说的。

乔涵一自然也听不到后面的话,焦躁的问还有什么,她要去见高宇。女儿的命要紧,警方也得人命为大,不能拦着她。

我紧紧拉住乔涵一,乔大律师已经没了冷静的姿态。

石头儿也不看乔涵一,听完李修齐的话,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气,“这小子真行,就这么跟咱们叫板……为了安全,先满足他的要求吧,看他究竟要跟乔律师说什么。”

石头儿走到乔涵一面前,和她说话,告诉乔涵一警方可以按着高宇的要求安排他们单独谈话,希望乔涵一能和警方配合,先听听高宇会跟她怎么说。

乔涵一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刑事案律师,到了紧要关头还是稳得下来的,她过了情绪激动地劲儿,准备好后,先去了安排好的没有监控的屋子,等着高宇过去。

赵森亲自带着高宇走出了审讯室,因为乔涵一不懂手语,高宇又坚决拒绝手语老师跟着一起翻译,提出准备纸和笔给他,还有能烧东西的器具跟火柴,他会用写的方式和乔涵一交流。

他的意思很明白,写完说完,会把写下来的话都烧掉处理。

石头儿都默许了,准备好后,高宇走进了屋子里。

为了安全,门口守着人,高宇的手也被拷上了,不过并不影响他写字和乔涵一谈话,只是会吃力一些。

我和李修齐也站在了他们谈话的门口不远处,静静望着高宇的身影走进了门口里,门被关严了。

站了几分钟后,赵森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他小声跟我们说着刚才审讯高宇的事情,说他这些年也审过不少人,可是今天面对这个聋哑人,心里的感觉挺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他很狡猾?”我问赵森。

听我用了“狡猾”这个词,李修齐眼神玩味看向我,他没说什么,安静的等着赵森说话。

赵森有些苦恼的挠挠头顶,说也具体说不出来是什么不一样,就是觉得高宇不能用语言交流的内心里,一定非常痛苦绝望,他看着高宇说起王小可和乔涵一这两个名字时,那种感觉最强烈。

我朝高宇和乔涵一谈话的房间看去,紧闭的房门里像是死一般的安静,听不到什么声音。

“他那时候,心里一定想着他妹妹,六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呐呐说道。

赵森沉重的呼了一口气,没说话。

李修齐也不出声,我看他的时候,发觉他低着头,正在看自己的手腕,还用手摸着手腕。

我没记错的话,他那个手腕就是曾经带着银镯子的,不过现在看不到镯子了。

“六年前那个案子你们了解吗。”李修齐的手离开手腕上时,轻声问赵森。

赵森说听说过但是没经过手,不过隐隐约约知道那个富二代家里很有能力,就像外国那个辛普森杀妻案一样,明明他嫌疑最大,可是却定不了他的罪。

“高宇是想制造一次和六年前类似的案子,没有尸体的杀人案件,他想报复,用这种方式报复。”李修齐说。

赵森同意他的想法,我也同意,听了审讯再加上乔涵一说的案件情况,高宇又自己承认了和王小可的失踪有关,情况应该就是这样。

可是我有点不明白的是,如果要报复,那高宇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当年那个和他妹妹同居,很可能真的杀了他妹妹高昕的富二代吗,高宇怎么会冲着只是作为辩护律师的乔涵一下手呢。

六年前的案子,也许另有隐情。

而高宇这么拿自己以身试法,究竟要达成什么目的……在他和乔涵一的谈话结束前,我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只是高宇和乔涵一对视时的眼神,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那眼神十载让人看了之后就难以忽视不见,就像赵森说的,听高宇用手势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很强烈,带着浓浓的恨意和绝望。

我正要跟他们说说自己的看法,那边的房间门有了响动。

守在门口附近的人都注意过去,我和赵森,李修齐也走了过去。

房间门一阵响动后,打开了,高宇从里面独自走了出来,看到门外的警察,他淡定的抬起拷着手铐的双手,扭头朝身后的房间里看着,悠然一笑。

(快捷键 ←)上一章:074 没有尸体的杀人事件(002)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076 没有尸体的杀人事件(004)(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