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青春逢他(005)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2021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方小兰的父亲抬起头看着李修齐,“你胡说,哪有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儿女去死!是你们警方搞错了,不赖我们的。”

说完,他扭脸看到了我,神色微微一变。

李修齐基本无视了我的出现,继续看着方小兰父亲,“可无名尸体的确是你们自己辨认的,没人强迫要你们确认那就是你女儿方小兰吧。”

方小兰父亲嘴角抖了抖,没说出什么,把头低下去了。

我站到解剖室的一角,这里光线偏弱,可我让我隐在阴影里,我喜欢这种站在暗处看着光亮之处人和事的感觉。

李修齐和方小兰父亲,王队都被明亮的灯光笼罩着。

解剖室里的双排顶灯通明瓦亮,半分温情不带,像是能把人都照的里外见光无所遁形。

“可是出了错,你们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得啦,办葬礼整整花了我六万块呢,总归要管的。”方小兰的父亲嗫嚅半晌,反复念叨着这句。

谁都听得出来,他就是想要从警方这边要到赔偿,总觉得自己那六万块花的冤大头,要有人补给他。

“可是,怎么就会认错了呢……”方小兰父亲继续一个人念叼着。

李修齐动了动身体,还是没瞧我半眼,这时候那个实习助理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文件夹,走到李修齐面前。

李修齐接过文件夹,低头快速翻看着。

很快,他的翻动停了下来,俯身把文件夹往解剖台上一放,修长手指抬起指向文件夹对方小兰父亲说,“请你看一下这些照片。”

要给他看什么呢,我站的有点远看不清,脚下不由得往阴影外挪了挪。

李修齐突然侧过头。看向我,目光冷峻,嘴里依旧在对着方小兰父亲讲着话,“认出来了吗,仔细点看。”

我又站住了,避开李修齐的注视,去看方小兰父亲,看到他往前伸着脖子,正在看文件夹。

“哎呀,给我看死人脸干嘛!”方小兰的父亲很快喊了起来,人往后一退。

李修齐的声音沉沉的响起,“没看出来吗。这就是两年前你认错为自己女儿的那具无名女尸,这是当时尸检的存档照片。”

他说着,把文件夹举了起来,故意送到了方小兰父亲眼前,让他不得不又看了一眼文件夹里的照片。

方小兰父亲呼吸声重了起来,可是没吭声。

王队也凑近了去看文件夹里的照片,“你怎么不知声了,当年你可是瞪着眼睛跟我说就是你女儿方小兰的,你凭什么冲着我们法医去啊,还是女孩子!你知道你这行为要负刑事责任吗,会判刑的!”

方小兰父亲听王队这么一说,半张着嘴。脸色难看至极。

他转头看着我,一脸扭曲表情带着哭音开了口,“对不起啊左法医,我这上了数岁就脑子不灵光了,被老婆子唠叨烦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冲着你去了,别告我啊,求你了,我也不想的……六万块天天被老婆子挂在嘴边上,烦死心了!”

我不能在远站旁观了,就朝解剖台走了过来。

到了方小兰父亲身边,看看他拷着手铐的手。想起那把小刀子划破曾念的手,血顺着指缝流出来,心里闷着的那口气提了起来。

我先过去看了看文件夹里的照片,余光看到举着文件夹的李修齐侧头看着别处,似乎很不想跟我的视线碰上。

看完吗,我才对着方小兰父亲说,“别把责任推给女人,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但是我的……朋友被你弄伤了,我不知道他那边会怎么办。”

提起曾念,我有点结巴。

方小兰父亲听完我的话,眼珠转了转大声说道,“哎呀,我更不是故意伤到法医你男朋友的,那真的是意外,能让我见见那个帅哥吗,我跟他道歉跟他说!帮我求求你男朋友吧……”

实习助理很意外的瞅着我,王队也瞪着我,只有李修齐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低头整理着身上白大褂的口袋。

我白了方小兰父亲一眼,“我说的是我朋友,不是男朋友,我帮不到你,跟他不够熟。”

方小兰父亲又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我冷冷看着他,“当年的尸检和鉴定结果,我都是严格按着程序办的,虽然那时候我是新手,可是你认错尸体的责任绝对不在我这里,如果你还要继续纠缠的话,我也奉陪到底。”

方小兰父亲还是不说话,眼神有点发呆的看着解剖台的边缘,不知道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我不管他还想干什么,说了我要说的话,和王队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开解剖室,至于李修齐还要怎么说服这个不讲理的父亲,我没有耐心继续听下来去了。

而且我明显的感觉到,李修齐对我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让人心里不舒服的变化。

离开法医中心,我本想去食堂二楼的专案组办公室看看,石头儿还没回来,半马尾酷哥也跟他一起去了,办公室应该是能让我得到片刻安静独处的区域。

可我刚到了刑警队办公的楼层,迎面就看了一身灰色精致职业装扮的乔涵一,乔大律师。

从高宇和罗永基一起出事后,我这还是头一次和乔涵一见面。

经历了丧女之痛的乔大律师,精气神的确是比过去差了一点,但是眼神还是很有神,看见我也主动笑着打了招呼,看上去已经走出了悲痛。

经过高宇寻找妹妹的事情后,我对乔涵一的印象早已大打折扣,可表面上的和谐还是要维持的,我也笑着叫了她一声乔律师。

“来办事,最近还好吧。”我没看到助手跟着乔涵一。

乔涵一保持微笑,“是办事,总要工作的,曾添的案子是我手头最后亲自跟的案子,今天来这边也是为了他。”

“最后的案子,有什么进展了吗。”听到是为了曾添案子来刑警队,我的精神立马紧张起来。

乔涵一看着我。“为了你和曾添都好,还是不要问我具体的了,你放心我会全力打好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个案子。”

我皱皱眉,“你的意思是,打完曾添的案子,不做律师了吗?”

之前曾伯伯倒是跟我说起过乔涵一想跟他解除合同的事情,可我没想到乔涵一是直接想连律师都不当了,还是有点没想到。

“对,我准备移民出国了,这里……没有什么牵挂了,我也不想继续呆下去了,说实话拼了这些年赚到的钱,省着点也够我后半辈子养老了。”乔涵一貌似轻松地解释着,可她眼里掩饰不尽的哀伤还是被我看到了。

可我听着她的话,心里并不觉得该同情她。

监听她和罗永基那个富二代的对话我还记得,那笔罗永基母亲付给乔涵一的费用,应该占了她刚刚对我说的足够的养老钱里很大一部分吧。

那些钱,花着会舒服吗,我不知道。

“对了,可以再跟你说一点曾添的事情,他最近还不错,我最后一次去见他时,他问起你了。”乔涵一换了话题,和我说起曾添。

我心头一动,“问我什么?”

乔涵一四下看看,“他就是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我就说了你被人追求的事情……对啦,差点忘记了,刚才听说你早上在门口差点被人打伤了,没事吧。”

我没理会乔涵一的客套关心,直接问她,“我被人追求,你哪里听来的消息。”

乔涵一神色暧昧的挑挑眉头,“你不看新闻八卦的吗,你被现在城中最闪耀的钻石王老五追求的新闻已经上了头条了,就连几个小时前英雄救美的事情,都有图有真相的趴在热门榜上呢,那位新贵追求你的新闻可早就有了的,我不算对曾添乱说话,是他说看了新闻才问我的。”

我手指暗暗捏紧在一起,最近我的确没怎么看新闻,不知道我和曾念的私人事情,竟然成了新闻八卦的热门,没有人跟我说起过,就连白洋那个天天挂在网上的人也半个字都没说过。

“不好意思我时间很紧,改天再聊,先走了。”乔涵一说着就要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特别特别想见到曾添那小子。

等我用上网搜了下曾念的新闻,立马跳出来一大堆有关他深夜苦追冰山女子的新闻跳出来,有的还配上了模模糊糊的照片,这就是乔涵一所谓的有图有真相了。

我找了几个点开看,尽管没指名道姓说出我的身份,可是含沙射影的也指出曾念追求的是一个公务人员,据说家世背景也很神秘。

我自嘲的笑了笑,我的家世背景还真是挺神秘的,有妈没爸的长大,现在疑似老爸的人又被曾念拍到和我妈两手紧握的照片,可不是挺神秘的。

曾添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看电视新闻里吗……我不确定,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回来了适合心情。这个哥哥还摇身一变,完全换了副面孔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一定内心也跟我一样纠结困惑着。

可惜最能彼此说心里话的我们,此刻却连直接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曾添的案子,真想究竟是怎样的,我不相信他真的会蓄谋害死了那个小护士,还误杀了她做过法医的父亲,曾添一定是别有目的才会那么对警方交代的。

可我的身份,也没办法亲自去弄清很多事情,只能干着急的等着,什么忙好像也帮不上。加上最近自己身上出的一堆事情,我内疚的的在心里对曾添说着对不起。

在他最需要人的时候,我却帮不上他。

曾添让我心情愈发沉重,我不知不觉的漫无目的走出了办公楼,心里想着要去专案组办公室,脚下走着,眼睛却没注意看路,不远处推着装满食物蔬菜摞高了箱子的推车朝我过来,我都没发觉到。

等我反应过来就要和推车撞上时,想收住脚避开有点晚了,我反应迟钝的呆愣看着推车上高高摞起来的各种箱子,憋在胸口的那股气让我难受,我觉得自己就这么被撞上了也不错,最好撞昏我让我不用再为所有事情烦心了才好。

auzw.com

一只有力的大手把我扯住拽到了一边,我的希望扑了空。

怨念的转头看是谁多管闲事,李修齐沉黑的眼睛正严厉的盯着我,“想解脱自己,也不要连累无辜的人,你这样不厚道。”

一阵风刮过,吹起了李修齐额前的头发,我眼神被吹起来的发丝吸引,奇怪的觉得这样的场景,我以前也身处其中过。

可是又不可能,我以前不认识李修齐,那份模糊的记忆却肯定来自于很早之前的时间里,不可能是他的,只是感觉相似,我想多了。

还有,他怎么如同鬼魅一般,随时随地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了,我一点都没觉察到。

“不是你的问题才没发现我,我过去的职业经历导致我可以比较轻松地跟踪人不被发觉,当然我不是在跟踪你,是跟你要去同一个地方,所以就遇上了。”

李修齐又看穿了我的心思,眼神瞧着从眼前走过的推车,不紧不慢的对我解释着他的突然现身。

我琢磨着他刚才的话,见他开始继续朝专案组办公室走。也走起来,走了几步就问他,“你说你过去的职业经历,你还干过什么,跟踪的本事就是过去练出来的吧。”

我突然觉得,他肯跟我主动讲话了,我们之间那些不可言说的尴尬就减轻了许多,我还是喜欢跟他这样相处。

更亲近的发展一步,对我现在的我来说,真的有难度。

李修齐嘴角弯起来,脸上终于没了今早一直挂象在外的那种冷漠和忽视,好像他也忘了我们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有和我恢复到了同事战友的关系上。

他像是认真想好了才回答我,“我很年轻的时候,在边境待过很久,滇越那一带我曾经住过好多年,本事嘛,就是那时候逼着学会的。”

他在滇越待过好多年,很年轻的时候……我脚步慢了下来,微微仰头盯着李修齐的侧脸,看不大清楚他的眼神。

“刚才那个方小兰的父亲,怎么处理了,他认同认错尸体这件事跟我们法医没关系了吗?”我转了话题,问起这事。

李修齐略微有些意外的转头瞧我一眼,“恩,说清楚了,也没把他怎么样,应该拘留五天就放人了。”

我点点头,很快又问他,“你在滇越认识的曾念吧,其实你们早就认识了,对不对。”

问完,我快步抢到了李修齐身前站住,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看。

李修齐也停了下来,很平静的看着我回答,“没见过。我是在奉天,和你还有石头儿一起见到的你那个曾念,之前没见过,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的神情和眼神都看不出破绽。

是我多心了吗。

沉默片刻,我才说,“他不是我的曾念,那就是我误会了。”说完,我转身走在了李修齐前面。

“看起来他真的很在乎你,能为你挡刀子,你们以前感情一定很深,旧情复燃也没什么不好,不过我希望听你亲口跟我说……李修齐。你没机会了,放弃吧。”

听着身后李修齐低沉悦耳的说话声,我脚步加快起来,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李修齐也没穷追不舍逼上来,我们就这么一前一后进了专案组办公室,意外看到半马尾酷哥正站在窗口,窗户开着,正对着我和李修齐刚才走过的小路。

我看着半马尾酷哥的面瘫脸,他该不会刚才看到了我和李修齐说话的过程吧。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石头儿呢。”我问半马尾酷哥。

“办完事就回了啊,石头儿回家一趟,明天回来。”半马尾酷哥跟我说着。眼神瞧向我身后进来的李修齐。

“你托我带的东西找到了,现在给你还是……”半马尾酷哥用手对着李修齐比划着,目光还瞟了我一下。

李修齐,“现在就看看吧,去我车里,东西也在你车里呢吧。”

半马尾酷哥应着,起身跟着李修齐一起离开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办公室里。

我也走到窗口边往楼下看着,没多久就看到他们走在了去往停车场的小路上,边走边聊着。

我一直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小路上,才点了根烟独自抽起来,烟雾被风抽到窗外的空气里。很快就散尽了,我的心情也渐渐安静下来。

正打算坐回位置上,办公室里响起了铃声,我顺着声音四下看,最后发现声音是从靠近门口我的桌子上传来的。

可我的在身上,是谁把忘在我桌上了,我朝桌子走过去,一直在响着。

桌上的看起来有些眼熟,我看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闫沉两个字入了眼。

是……李修齐的,这个闫沉就是那个话剧编剧,昨天还和李修齐在川菜馆外面不大愉快的见面那个年轻人。

在我看着的时候,安静下来,闫沉没再继续打过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半马尾酷哥才和李修齐一起回来了,他们手里什么也没拿,李修齐进门更是直接走向我桌前。

我不等他开口,就举着他的递过去,“是你的吧,刚才有人打电话找过你。”

李修齐接过电话,马上低头解锁,随口对我说了句谢谢。

我发觉半马尾酷哥在一边正看着我们,就看了他一眼,半马尾酷哥居然很不明显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坐到他的电脑后面不知道忙什么了。

“闫沉说下个剧本想写有关法医的故事,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他聊聊,给他提供点素材。”李修齐把拿在手里,并没马上给闫沉回电话。

“你不就是法医,素材一定比我多。”我不算客气的回绝了。

李修齐哦了一下,我以为他就会这么走开,可等了下他还站在我桌前,没动,我只好又看着他。

“可是女法医毕竟不同,你不是很欣赏他的作品,要是愿意的话,这几天没晚没事我都会跟他待在李修媛的酒吧里,随时等着你赏脸……他写东西有个怪癖,一定要在很热闹的地方,酒吧那地方正合适。”

说完这些,李修齐走开了,直接出了办公室。

接下来的一天,没有需要出现场的案子,我无聊又心事重重的过了这一天,难得准点下班离开了市局,出门口就给白洋打电话,必须要陪陪她了。

白洋接了电话说她还在逛街呢,正好我过去跟她吃饭,然后接着逛。

我们在商场会和。白洋手上已经左右开弓拎了好几个纸袋子,我可从来没见过她这副购物狂的样子,笑着问她这是疯狂了吗,买这么多东西。

白洋笑嘻嘻的骂了我一句,拿出两个袋子递给我,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我打开一看,是一双我惦记了很久的球鞋,一直没买,还打算让曾添找他国外的同学帮我代购,可是他出了事一切都顾不上了。

“疯了啊,这些多贵!我不要,去退了。”我心里开心。可绝对不会让白洋花这个钱,拉着她就要去退掉。

“干嘛呀,瞧不起人啊,只许你送我那么多东西,我就送你双球鞋就不行了?你放心我还买得起,你想要别的我还不管呢,拿着。”白洋不肯动弹,把袋子又塞给我。

我还想再说几句,白洋的眼神却忽然直了,盯着我身后看,手里一松,几个纸袋子噼里啪啦纷纷落地。她的人已经从我面前跑了出去。

我不明所以的叫了一声,去抓那些纸袋子,蹲下去回头看白洋去干嘛了,这才看见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年轻男人正在准备上电梯,他身边有个年轻的女孩,正把手小心的伸向年轻男人的背包拉链,看起来应该已经拉开了一半。

我明白了,白洋这是去抓小偷了,真是时刻不忘自己的警察职责。

把纸袋子全都拿起来,我也朝白洋走过去,眼前正看到她已经抓住了那个女孩的手腕。女孩正尖叫着挣扎,嘴里喊着我听不大懂的某种方言。

白洋也不说话,直接让一脸茫然的年轻男人赶紧检查一下财物,看看丢了什么没有。

年轻男人转身,一点点面对着我的方向,我看清了他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还真是太巧了,被白洋拔刀相助的年轻男人,不正是那个写话剧剧本的闫沉吗,竟然在这里跟他遇上了。

“谢谢你,没丢什么东西。”我听到闫沉在对白洋道谢,换来的却是白洋不满的白眼一个。

“出门要注意防 盗。你警惕性怎么这么低,背包不能这么背着的。”白洋一副警察叔叔训诫的口吻,我看到闫沉不大好意思的笑了起来,笑容很腼腆。

就像个涉世不深的大学生。

我走近了,主动叫了他,“闫沉,是你吗。”

闫沉和白洋同时转头看我,闫沉看清是我后,脸色惊喜起来。

“左法医,真是好巧,我哥刚才还说你没空呢,我们就这么遇上了,该不是你和我哥骗我呢吧……”闫沉开心的走向我,白洋在一边纳闷的瞪着我。

我也笑,“我是真的有事,约了闺蜜逛街,结果闺蜜替你抓贼了。”我说着,指了指还在按着女扒手的白洋,“这是我闺蜜,也是警察。”

闫沉笑得更开心了,回头看着白洋,“是嘛,哈哈,太谢谢她了。”

这时候,另外一侧向下来的电梯上,李修齐挺拔的身影随着电梯正缓缓而下。

(快捷键 ←)上一章:087 青春逢他(004)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089 青春逢他(006)(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