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青春逢他(020)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2416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身后事,处理时完全尊重了曾添的遗愿。

没有任何追究,曾伯伯在听我说完儿子最后的遗言后,主动提出不做尸检,团团也仅仅是以侄女的身份参加了他的葬礼。

最后整理曾添仪容的时候,我和殡仪馆的美容师一起走进了停尸间里。

听说曾添的眼睛是曾念替他合上的。

我看着曾添安详的面容,像是一场大手术后,他正在休息,不久之后就该醒过来了。

通知白洋的时候,那丫头很平静的听我说完,只说了应该请不到假赶回来送曾添了,让我替她定花圈,还说方便的话,拍一张曾添最后的样子发给她吧。

她最后的话,让我在电话这头儿飙泪。

在夸张的最后整理遗容化妆之前,我拍下了曾添最后的样子,存在手机里,可是迟迟没发给白洋。

曾伯伯按着习俗没来送曾添最后一程,团团穿着黑裙子手捧曾添遗像,倒是也算名正言顺的替他送终了,小丫头哭得眼睛完全肿起来,最后看着曾添被推走的时候,嗓子都哭得哑掉了。

和曾伯伯商量过后,我和曾念把曾添葬在了他妈妈身边,过去每年我都会和他一起来这里祭拜妈妈,以后再来,我要看的人多了一个,陪我一起的人永远少了一个。

随着他的离开,女护士丁晓芳的案子也算是终结,以嫌疑人意外死亡的方式结束。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曾念的情绪都受到了影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很久两个人都不说话,即便开口说话了,也只是寥寥几句。

时间就这么到了订婚宴的前一天。

去机场接白洋,意外的看到半马尾酷哥和她一起走出来。

白洋见到我,没说话就先红了眼圈,我和她一起悲伤地笑起来,我这时才把手机里那张曾添最后的照片找出来给白洋看。

她让我发给她,我看着站在一边看行李等我们的半马尾酷哥,没同意,“看过就忘了吧,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你看过了我就删了,我们记住他其他的样子就好。”

白洋没吭声,狠狠低下头贴近我的手机屏幕,用手小心的摸了摸照片里的曾添后,哽着声音对我说,“删了吧。”

我真的删除了这张照片。

我问半马尾酷哥,石头儿怎么没一起回来,他这才提起了滇越那边的情况,说石头儿再查高秀华,实在是离不开。

而他能回来也不完全是为了参加我的订婚宴,他是顺便回来找人差点资料,也是为了李修齐的案子。

“高秀华怎么了,你们查出来什么了。”我问半马尾酷哥。

“我们都怀疑,当年案子里的真正嫌疑人,既不是李哥,也不是那个闫沉,只是还都停留在推论阶段,没有关键性的证据。”半马尾酷哥回答我。

白洋也插话,“专案组那边也有这个怀疑方向,他们打算拿闫沉做突破口,怀疑他和李法医都是替人顶罪才会自首,这案子没这么简单。”

我们正聊着,曾念匆匆赶了过来,最近瘦了一圈的他笑容闲散的坐到我身边,看了下白洋和半马尾酷哥后先谢谢他们特意过来参加订婚宴,然后又看着我。

案子的话题也就此打住,白洋问曾念一些有关订婚宴的事情,没想到向来冷淡的余昊也加入进去,很认真的听白洋说话,眼神专注。

我看着白洋,心里百味杂陈。

曾念一一回答问题,可我看得出他有些勉强,就适时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我和白洋一起回家,曾念送半马尾酷哥,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白洋之前不错的神色渐渐淡了下去,眼神有些发呆起来。

我知道她一定在想曾添,她从大学开始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就这么骤然离开,她又没能送最后一程,心中的遗憾的难过绝对不比我们任何人少。

只会更多。

这一年还没结束,我和白洋却都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尤其是她,打击一个挨着一个到来,白洋表现出来的坚强让我很心疼。

发觉我总时不时看她,白洋扭脸看着我,“专心开车,一会先让你看看我准备配礼服的鞋子行不行,你们家曾念还真是大方,土豪出手就是上天啊,那牌子我从来都只能看的。”

到了家里,白洋开始一刻不停的翻东西,试裙子,试鞋,还把头发弄了好几个样子让我看哪个更配衣服,看得我眼都花了。

倒是也冲淡了我心里控制不住的低沉情绪,等白洋终于坐下来时,她的眼圈却毫无预兆的红了起来,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我知道,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崩掉了,伸出手搂住白洋,一起流眼泪。

哭够了,我们又开始用各种弥补眼睛肿了的办法,又是一阵忙,谁也不去提曾添。好在第二天一早醒来,我们的眼睛都挺给面子,没肿成桃子。

订婚宴的正式时间是晚上六点。

我这边的客人并不多,主要是舒家那边来了各种客人,曾念早上起就一直忙着接待各种人,只和我通了两次电话,最后一次还开玩笑的问我,“年子,我心里好怕……”

我淡声问他,“怕什么啊?”

“怕你今晚,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我脸色僵了一下,远远看见白洋买好外卖的咖啡正走过来,“怎么会,你难道也有婚前恐惧症了。”

我尽力让自己的语气轻松,曾念在那边听完笑了。

“就是怕失去你,好了,我还要继续去应酬,你注意一切,四点车子会去接你。”

“好,放心。”

白洋坐回车里时,我已经挂了电话,可她的电话又响了,是半马尾酷哥打来的,说是要来找我们。

等他过来时,见到我就说他今天的角色是保镖,是曾念特别拜托过的。

我看着一身黑西装的半马尾酷哥,“这么紧张,他忘了我身边已经有个女警花了。”

白洋羡慕的拍了我一下,“别矫情!人家想着你还不行。”

“女警花今天的任务是负责貌美如花的,保护人必须是我来。”半马尾酷哥极为罕见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故意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是吧,这么会说话了,余昊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半马尾酷哥抿抿嘴唇,嘴角弯了一下,没接话,可他的眼神飘向了白洋那边。

“我来开车,咱们现在去哪儿。”余昊坐在了驾驶位上,问我。

我看下时间,应该去举行订婚宴的酒店了。

车子上路。

一路上,白洋接了好几个电话,我的电话也时不时就响起来,我们各自接着电话,车子行驶进一个隧道里时,瞬间进入到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我的心莫名的缩紧了一下。

旁边的白洋,刚结束了一个电话,正准备跟我说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嘟囔着看手机,接的倒是特别快。

我闭上眼睛,为了缓解隧道这种环境带给我的不适感。

好在车子很快就离开了隧道,白洋轻轻推我,“困了吗。”

我睁开眼,看着重新回到的车水马龙里,“没有,你忘了我不喜欢在隧道里的感觉。”

“对啊,我都差点忘了。”

这时,半马尾酷哥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你也这样啊。”

“还有谁也这样,你吗?”白洋好奇地问,我也看着余昊,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也跟我一样。

车子缓缓停在十字路口,余昊回身看看我们,“李哥也是这样,有次我开车经过隧道,他就一直闭着眼睛不睁开,我问了他才告诉我,说他开车都是尽量避免过隧道的,因为他一进隧道就紧张。”

我和白洋听了,都没说话。

灯变了,车子继续向前,曾念的电话又来了。

我接了电话,听见他那边背景音有些吵,他说话的声音也挺大,有点喊,“年子,你在哪儿呢!”

看看车外,我对曾念说,“快到酒店了,你在酒店了吗?”

“我在,一会去见你。”

几分钟后,车子开进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曾念就等在这儿,见我下车马上过来。

我下意识看他周围,没见到左华军。

曾念在我耳边说,“左叔在楼上呢,王姨也到了。”

我嗯了一声,没听曾念提起曾伯伯,看来是没过来了。曾添出事对曾伯伯的打击太大,他躺了好多天起不来,我的订婚仪式应该是不会来了。

尽管他那么希望能来。

贵宾休息室里,准备好的化妆师早就在等着我和白洋了,我们一到就被按在椅子上开始化妆弄头发,余昊不方便跟着进来就自己坐在外间等着。

我和白洋都是平时不化妆的,被这么隆重的一弄,都看着镜子里有点陌生的自己不习惯,彼此看了一下,都笑了起来。

等一切基本搞定时,离正式开始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有曾念的助理过来询问我们准备好了没有,白洋扶着穿了高跟鞋的我走出来,等在外面的半马尾酷哥见到我们,摆出有点夸张的表情。

“怪不得你们女孩都要化妆,我觉得化妆可以直接叫易容了。”

auzw.com 跟在我身后的化妆师不太习惯余昊这种说话劲儿,翻翻眼睛,估计是在琢磨他这话是哪个意思,白洋倒是笑起来瞪着余昊。

“扑克牌,你什么意思呀,黑我们是不是!”

余昊难得的笑了起来,“不是,很漂亮。”

助理过来跟我说仪式要开始了,白洋和半马尾酷哥被招呼着去了会场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跟着助理去和曾念会合。

迎面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色纱裙礼服的女人朝我走过来,我只看一眼就知道,又看见了向海湖。

向海湖走过来和助理说了几句话,助理转身跟我说向海湖会带我去曾总那边,他要去忙别的了,还特意对我说了祝福的话。

等助理走远了,向海湖朝我伸出手,“我扶着你吧,你们警察穿不惯高跟鞋,别摔了,丢舒家的脸,你今天可是绝对不能出丑啊。”

我盯着向海湖伸过来的手,侧身让过,自己朝前继续走,没理她。

向海湖从后面很快跟上来,不再伸手扶我,却离我很近走着,侧头一直打量着我,我也不看她。

助理之前已经跟我说了怎么走的路线,我也不必由她带路。

可我穿不惯高跟鞋也的确是事实,每走一步都加着小心,还下意识的提防着身边的这个女人。

“最好的朋友不能看见你今天晚上的样子,心里很遗憾吧……”向海湖终于开始了,在我身边说了起来。

我料到她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也不理她,只管往前走。

“左欣年,李修齐今天不能来,你心里轻松不少吧,你不承认我也看得出来。”向海湖脚步加快,略略超过我一些。

我突然停下来。

无所谓对着向海湖一笑,“你能闭嘴吗?”

大概没料到我会如此反应,向海湖表情不大自然地看着我,几秒后又张嘴要说话,我冲着她突然抬起了一只手。

向海湖本能的往后一缩身子,我朝前逼近她,手举得更高。

“你,你干嘛……”她有些慌张的问我,继续向后退,我看到她花了浓妆的脸上一阵抽搐。

我把手缓缓往下放,盯着向海湖也不说话。

“年子!”身后传来曾念叫我的声音。

向海湖有些慌的侧身站到一边,整了整身上的裙子,看着我露出微笑,“先恭喜你了,咱们快走吧。”

我不屑的看了她几秒,转过身。

曾念拉着我的手挽住,侧身对我耳语,“助理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我忽略了,对不起。”

我无所谓的抬头看着他,“没事。”

耳边能听见会场里欢快的音乐声,还有宾客入席等待的说话声,想着马上要站在灯光下,别那么多陌生人关注着一直看,我下意识紧紧抓了抓曾念的手,他扭头看我。

“紧张了?”

我咬着嘴唇,点了下头。

曾念抓紧我的手,轻轻晃了晃,“我也紧张,咱们一起紧张。”

仪式正式开始了,先是司仪的开场,我和曾念还没正式出场,听着司仪的话,我觉得恍惚,几个月之前我还以为这辈子不知道还会不会结婚时,现在却要订婚了。

几个月里,发生了太多事情,太多。

曾念突然捏了捏我的手,“快到我们出去了。”

我深呼吸,和曾念拉着手,终于迈出了自己二十八岁人生的新一步。

灯火通明的宴会厅里,比我预想还要多的人坐在下面,粉色玫瑰装饰起来的通道上,前方就是我和曾念要举行仪式的地方,他牵着我慢慢向前。

我迅速仰头瞥了一眼身旁的曾念,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目光似乎时不时还去看看周围的宾客,我也小心的朝旁边看了看。

没想到只一眼,就看到了左华军,他今晚穿了深灰色的西装,挺直腰杆坐在座位上,看到我的目光时,脸色顿时起了变化。

我避开左华军的注视,眼神看向其他地方,突然就在离我最远的一处地方,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曾添穿着帅气的修身黑西装,有点坏笑的正在盯着我看,见我也看他,还冲着我挤了挤眼睛,就像高中时候我心情不爽了他就会这么看着我……

我明白自己看见的只是幻象,曾添再也不会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了。

我觉得自己眼眶有些湿起来,连忙转过头直视走了前面走了一半的路,不再看两侧。

仪式的过程繁琐郑重,我和曾念配合着司仪一项项进行着,脸都感觉为了保持微笑开始发僵的时候,终于结束了最重要的部分。

接下来我要去换礼服,然后和一些重要的客人见面。

回到换装的贵宾休息室,白洋早就等着我了,见我进来就笑着一直看我。

我觉得脚站得好酸,就脱了鞋短暂放松一下,正和白洋说着话,贵宾室的门被人推开,向海湖走了进来。

白洋看见是她,转头看看我,和我对了对眼神,默契的都没出声也不看她。

向海湖走到我跟前,我余光看到她手里握着手机,不知道她又要来上演什么戏码。

“老爷子要和你说几句话,你接一下。”向海湖把她的手机递向我,我看到屏幕停在正在通话中的界面上。

我仰头看看她,向海湖冲着我微笑努嘴,示意我赶紧接啊。

舒添这时候找我要说什么?

接过向海湖的手机,我很谨慎的开了口,“喂,我是左欣年,舒董事长好。”

电话那头传来舒添温和的笑声,“这称呼听起来不大好啊,不是应该随着曾念,改口叫我外公吗?”

我自然知道,可是突然开口这么称呼,叫得有些不自然,“外公。”

舒添咳了两下,声音凝重,“欣年,外公很开心见到你能和曾念那孩子走到现在,祝福你们幸福!不知道那孩子跟你提了没有,外公希望你们订婚之后,就搬回老宅这边住,舒家人丁不旺,外公老了,希望每天都能看见你们在身边……”

其实我对这个一直并不情愿,因为我习惯了独居生活,一下子要面临和老人家一起的生活,还真的没做好准备,可是听着舒添亲自和我提出来,我怎么能拒绝呢。

也许我该彻底告别过去的生活,全新开始了。

“外公,我们准备一下就搬过去,以后要天天烦着您了,我的工作时间不稳定,希望不会打扰到您。”我实在不会说更客套场面的话。

白洋在旁边听见我这么说,眼神有点急,估计是不满意我的回答。

舒添又在电话那边笑起来,声音爽朗,底气十足。

“哈哈,一家人不能这么客气,外公放心了,接下来你还要辛苦,去忙吧……你怎么来了?”

我皱了下眉,听到电话那头的舒添和我说着话,却突然换了种语气,像是和什么突然出现的人在说话,语气冷淡了很多。

等了等,舒添没再和我说话,我不得不开口叫了声外公。

舒添没回答我,我却听到手机里有些奇怪的声音,一时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可是这奇怪的感觉让我心里不踏实,我抬头去看向海湖,把手机放低一些。

我问她,“董事长身边没人陪着吗,电话里有点不对劲。”

向海湖听了我的话,神色微变,转了转眼珠后让我把手机给她,我递回去,她马上拿起手机讲话,声音温柔的不行。

白洋拉拉我,低声问,“怎么了?”

我还没回答白洋,向海湖已经转身往外走,手机也拨了别的号码,很快冲着对方吼起来,“人呢,董事长那边怎么回事!”

我光着脚站起身,看着向海湖拉开门走出去的背影,冷着声音对身边的白洋说,“我们也去看看,不对劲。”

白洋也站起来,提醒我穿鞋,我刚低下头,就听到了外面有好多人喊起来,中间好像就有向海湖的声音,我顾不上把鞋穿回去,光着脚就往门口跑去。

门一开,外面好多人都往一个方向跑过去,白洋从我后面出来,让我等着她去看看怎么了,说着就也跟着人们往一个方向去了。

白洋很快就逆着人流跑了回来,脸色很不好看的看着我,她身后紧跟着出现了半马尾酷哥。

“怎么了?”我问他们。

半马尾酷哥回答我,“曾念的外公在休息室里被人捅伤了,就在刚刚。”

我还来不及再问别的,心里只想着曾念,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出了事。正要让白洋给他打电话,半马尾酷哥手机先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一眼,“曾念的电话。”

我盯着他,看他接电话,电话很快结束,半马尾酷哥跟我说曾念担心我,让他陪着我们。

我着急的跟余昊要过手机,给曾念打回去,可他不接电话。

很快,我看到急救人员跑进了酒店里,我也跑着跟过去,白洋和余昊只能跟着我一起。

到了另外一间贵宾休息室门口,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门里的曾念,他背对着我跪在地上,抱着看不到脸的舒添。

“下手的那个人,好像是曾添的父亲。”我正准备走进去时,却听见跟上来的半马尾酷哥,在我身后小声说了这句。

(快捷键 ←)上一章:102 青春逢他(019)总有人要先走一步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104 青春逢他(021)订婚戒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