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青春逢他(025)为她回来

文/唐多令
本章字数:11944 慢慢慢慢爱上你txt下载

见我一言不发的要离开,林海建连着喊了我好几声,我没搭理他,上车准备回去等着接下来的尸检工作。

返回的路上,几个同事在说程娟的事情,我这才知道这位受害人原来在奉天还小有名气,可是因为她的死亡大家才知道原来她结婚了。

嫁的也是奉天有些名头的商人,林海建的超市连锁经营得的确不错,虽然我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偶尔光顾他的超市,购物感觉还真的很好。

恰好车子经过了林海建的一家超市,车里的人都感慨起来,我也看着车外的超市门口的人进人出,突然之间,有个熟悉的背影在超市门口出现,正在往超市里面进,很快就看不到了。

我冲口而出喊了一句,“停下车!”

车里的人都纳闷的看着我,开车的司机回头瞧瞧,“左法医,这里不能停车,要不往前一点我停一下吧。”

“左姐,怎么了,你要在这儿下去啊。”同事也不解的询问我。

我含糊应了下,“好,前面给我停一下,我下车。”

往前没多远,车停了下来,我说了句一会儿自己回局里,就拉开车门匆匆下来,转头朝超市门口跑过去。

挤过人群,我一路快速冲进了超市入口,站下来四下茫然的看着,寻找刚才匆忙一瞥看见的那个背影,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这时我才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就凭那么不确定的一眼,我就这么跑进来了,太冲动了,难道林海开给我的那些药都白吃了吗,我的情绪控制怎么这么差。

超市里的人虽然不算太多,可是这么大的卖场又没有准确方位,想要找到一个人也是很困难的事情,我站了足有半分钟后,才决定按着直觉往右手边走,找找看。

经过卖日用品的几排货架后,一无所获,再往前就是卖女性用品的地方了,我想那个人应该不会朝这边走,就折回头,朝零食区继续走过去。

一个小男孩苦恼着纠缠妈妈要买什么东西,我经过她们时,小男孩撞在了我的腿上,借题发挥彻底大哭了起来,妈妈跟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对不起,然后抱起小男孩就要离开,小男孩不依不饶的继续哭,弄得我心里乱了起来。

有点羡慕这个小家伙,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跟我妈一起逛超市商场的经历,我想在她面前这么哭闹,可没有机会。

小男孩和妈妈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我才继续往前,转身到了卖速食面的区域,这里好几个人在挑东西,我正迅速挨个看着这些人时,有个高大的身影突兀出现在前面,他之前是蹲下去在看货架最底下东西的,所以我一上来没看见他,他这么一起身就显得很突然了。

我的视线越过两三个人头,直直看向了他。

他穿了一身咖色休闲衣裤,还带着一次性口罩,正把一包速食面放进手上拎着的购物篮里,放好了又看着面前的其他品种,像是还要买。

我本以为自己发现了要找的目标,心跳会变快,可是很平静,他似乎也没发觉到自己正被人直勾勾的观察着,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速食面,很专心的样子。

“麻烦让一下……”有人在身后对我说,我闪身靠边,有人推车从后面走上来,我再回头继续看的时候,高大的身影却不见了。

就像凭空消失在原地了。

我迅速朝前走,经过他刚才站的位置,继续,很快就站到了过道里,往左右一看,居然都没看到那个身影出现。

郁闷的回头,再看看刚才速食面那个区域时,我就愣了。

那个高大的背影还站在货架前,不过这回他看的不是那些品种繁多的速食面了,他正对着我站在那儿,看的是我。

口罩遮挡了他大部分脸,我只看得见他漆黑的眼睛,修长的眉峰。

可是就只看见这些,我已经确定自己之前从车里往外偶然那么一看发现的人,没有认错,真的就是他,他回来了。

我主动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仰头看着他,“什么时候回奉天的。”好多话想说,可开口只说得出这一句来。

李修齐的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隔着口罩发出来,听起来低沉好多,“才下飞机不到三个小时,你呢,在这儿见到你真是够意外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超市离李修齐的住处没多远。

“刚才路过,想买点必需品就进来了,真巧,遇上你了。”我撒了谎,眼神下意识回避开,看了眼身边的速食面货架。

“出现场了吗。”李修齐打量着我。

我觉得他一定知道我说了假话,可是没戳穿我,就顺着他的话回答是,刚从现场出来路过这家超市,一会儿还得会局里干活。

“那你快去买必需品吧,我也买好了。”李修齐看着我空空的两只手。

我哪里有要买的东西,被他这么一说,只能迅速想了想要买什么,起步朝女性用品区域走,也没跟李修齐说话。

我随手拿了包卫生巾准备去结账时,才看见李修齐就站在过道那儿,看来是在等我。

“走吧。”我不自在的把卫生巾拿在手里。

很想问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回来怎么没提前跟自己打招呼,可是努力了几次也没说出口,直到结账出了超市。

我刚才看了李修齐买的东西,洗发水,牙膏牙刷还有速食面,看起来他不会很快就再离开吧。也许不是,我实在是不确定。

到了超市外面,李修齐看看我,“我先回家了,没开车,就不送你了。”

平淡普通的告别,我看着他拎着东西走远的背影,这时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这样的意外重逢,这么简单平静的各走各路,让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我回到解剖室时,程娟的遗体还没送过来,李修齐原来带着的那个实习法医已经准备好了,正站在门口和另外一个新来的法医聊天。

“你原来是跟着李法医啊!好羡慕,可惜我来晚了,都没机会见到大神。”

“是啊,你这么一提,我还真的好想师傅,他要是还在的话就好了,他和左法医搭档干活时,那才叫一个默契呢……”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一片怅然。

人是回来了,可是再也不会跟我一起站在解剖台前,一切都还是变了。

程娟的尸检并没太大难度,关键点是要确定她死亡的准确时间,因为王队告诉我,案发那个现场距离程娟的林海建的住处只有一千米左右,很近,遛弯的老人报案时间是今天下午两点多,林海建说程娟不知道几点离开家的,他们走访了林海建住处的邻居,楼下那家的女主人听说程娟死了,就反映了一个情况。

“她说昨晚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她和老公看电视剧完事刚睡觉,就被楼上一个动静给弄醒了,他们听着感觉那声音像是有很重的东西掉在了地板上,之后还有一阵响动。今天下午听说楼上的女主人死了,她就想到了这个,就告诉我们了。”王队站在解剖台旁边,跟我说着。

我听完,看着解剖台上的程娟,“把准确死亡时间确定在三个小时内,还得做很多事,等等吧。”

程娟的尸体上已经出现尸斑了,我把尸体翻过来,看着后背上淡紫红色的小片瘢痕,用手指轻轻压了下瘢痕位置,颜色很开消失了,再把手指拿开,淡紫红色又迅速出现。

“尸癍还处在淤积期,尸癍一般出现于死亡后两到四个小时,现在看她的状况……死亡时间应该还没超过十个小时。”我和王队说着。

王队嗯了一声,“可这不行啊,现在需要知道更准确的时间。”

“我知道。要准确确定,还得看看她的胃容物。不过做这个必须要等死亡超过24小时以后,现在不能做,等过了时间再继续吧。”我说着,放下了手里的解剖刀。

王队急起来,“还得等一夜啊,万一那个林海建有问题,这时间还不得跑了?”

“这是规定,我也没办法。”我回答他,知道王队重点怀疑林海建,可的确是要按规矩办事,我帮不上他。

王队懊恼的离开解剖室。

我收拾完看手机才发现,曾念给我来了好几个电话。

给他回电话,说了我在解剖没听见,曾念问我完事了吗,他就在外面等我呢。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拿了包出去,门外对面的停车位上,看到了曾念的车子,是那辆宝马,我皱了下眉往那边走。

这车是左华军开着的,这么晚了他还在吗。

宝马车的副驾那边门一开,曾念从车里下来,看来他不是自己做司机了。

到了车前,我看到了左华军坐在驾驶位上,也往外正看着我。

“老婆辛苦了,快上车。”曾念体贴的替我打开车门,我和他一起坐在了后座上,左华军问去哪儿。

曾念握着我的手,“想吃什么?”

“你决定吧,我无所谓,有点累,闭会眼睛。”我说着,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车窗上,不想说话。

车子开起来,曾念说了个地方,然后用手轻轻把我的头扳过来,靠在他的肩头上,“你睡吧,到了地方我叫你。”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其实根本不困,就是不想说话,索性那这个做借口。

车里一直很安静,曾念也没和左华军说话,我感觉他一直在看着手机,微微睁开点眼睛去看,他真的在低头看着手机。

“左叔,明天外公出院,是你开车去接吧。”突然,曾念开口问左华军。

“是,向助理让我下午三点到医院等着。”左华军回答。

向助理,应该指的就是向海湖了,我闭眼听着,感觉曾念的手在我手背上轻轻摩挲着。可是,舒添这么快就要出院了吗。

auzw.com

“嗯,明天辛苦你了,路上开车一定小心。”曾念又说。

“放心吧,我知道。”左华军声音不大的回答,听起来像是生怕声音大了会吵到什么。

我抿了下嘴唇,睁开眼睛。

“外公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身体能行吗?”我问曾念。

发觉我醒了,左华军从后视镜往后面看了看,目光在我身上一闪而过。

“是出院,可是接着就回去我们家的一个地方继续治疗修养,已经安排好了,左叔开车送外公过去,我也会去,不过有事要晚他们一步出发,还想一会告诉你呢。”曾念侧身看着我。

“去哪儿,很远吗。”

曾念抬手摸摸我的脸,“不算很远,安排好我就回来,至多一天。”

我看着曾念的眼睛,他还是没回答我具体去什么地方,这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车子没多久停了下来,到了吃饭的地方,我和曾念下车,听到他还叫了左华军一起,可是左华军没动说他吃过饭了。

曾念暗暗捏了我的手,我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的意思,可是……瞥了一眼左华军,他也小心的正看着我,眼神里有隐约的期待神色。

“好饿,多叫几个菜,一起吃吧。”我冷冷的说完,自己走在了前头。

这顿饭,果然要了好多菜,我始终闷头吃,对面的左华军倒是没吃多少,我也不知道自己食欲怎么如此好,一度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发作了,可是我吃的东西都顺利进了肚子里,没有想吐的难受感觉。

我也没和左华军说过话,他只和曾念偶尔聊几句,说的都是有关明天送舒添去修养的事情。

吃晚饭,曾念和我一起回了我的住处,左华军送我们到楼下后,开车离开了。

刚进家里,曾念的手机响起来,他接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我去了卧室换衣服,再出来时,就看见曾念双手插在裤兜里,独自站在窗口往外看着。

我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曾念没看我,脸色在暖黄色台灯光线下,看起来却分外冷肃。

“李修齐回奉天了,你知道吗?”曾念淡淡开口,继续看着窗外的黑暗夜色。

我愣了一下,他哪里来的消息,刚才那个电话吗?

我还没回答,曾念又说,“刚才向海湖告诉我的,李修齐给她打了电话。”

他说完,缓缓转头看着我。

“是吗,他出来以后我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不知道他回来了。”短暂思虑之下,我给了这个回答,说完用手指摸着订婚戒指。

“听说李法医马上还要回滇越,案子还跟他有关,他还要配合调查……等我安排好外公回来,约他见个面吧。”曾念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动手解衬衫的扣子,边说边转身离开窗口,并没盯着我看,等我回答。

我看着他手上的动作,“好,等你回来再说。”

这一夜,曾念像是不知疲倦似的,和我折腾了很久才肯去睡。

早上,我比他起得早,他始终睡着没有醒来的意思,我也没叫他,收拾好就出了门,赶到解剖室准备今天的程娟胃容物检验。

王队也早早等着我了,跟着我进了解剖室。

我给程娟的尸体剖腹,很快胃部,十二指肠,大肠小肠都暴露出来,用剪刀把胃壁剪开后,我看着胃里的东西,“程娟的死亡时间,从食物的消化程度来看,一定是在那个邻居听到异常响动前后,那个林海建的话有疑点是肯定的了。”

王队看看我,又看看程娟的尸体,“确定吗?”

“当然。”我看都没看王队,回答道。

“好,我马上就去把人带回来!”王队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赶着去抓人。

我离开解剖室就给曾念打电话,他已经离开我家出门了,我们说好下午外公出发前再联系,我上班不能去送外公,就准备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

曾念把舒添的手机号发给我,我站在院子里打了过去,抬头看着有些多云的天空,等着对方接电话。

等舒添的声音传过来时,一大片乌云在我头顶缓缓移动着,大概又要下雨了。

说了我没时间去送外公后,舒添温和的笑着说没事,让我别为他分心,就是去外地修养,很快也就回来了,伤口也愈合的很好,不用挂心。

说完要说的,我有点不知道该跟舒添还说些什么了,正愣着想怎么办,舒添问起了我妈,问她身体怎么样。

“她还好,谢谢外公挂念。”

舒添沉默了一阵,又说,“按规矩要见见你母亲父亲的,正式见面那种,等我回来安排一下,你们结婚之前总要按规矩这么做的。”

听舒添提到了婚事,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曾念跟您说了准备结婚的事了?”

“是呀,这样挺好,不过他选的日子,我还要找人看看,外公是老派人,还是看重良辰吉日这些讲究的,别嫌外公麻烦啊,哈哈……”

听着舒添的笑声,我也笑了笑,“应该的,您先把身体养好,等您好了再替我们操心。”

结束通话,天色愈发阴沉起来,我却不想进屋,站着看手机,总觉得自己还有要打的电话没打出去,最后把电话打给了白洋。

白洋声音懒懒的对我说,“昨晚通宵才睡了一会儿,你干嘛呢。”

“刚解剖完,想你了,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笑着回答她。

“没事,你不找我我也得找你呢,你说话方便吗?”白洋的声音精神了不少。

“说吧,什么事。”

“都不让我说的,可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才对,那个李法医回奉天了,不过后天就得回滇越,估计他不会联系你,我……多嘴了吧。”白洋说着,语气犹豫起来。

我吸了口气,用鞋尖在地上画着圈,“我见到他了,昨天下午。”

“啊!他找你了,是他说不让我们告诉你他回去的事儿,自己怎么……”白洋很意外的喊起来。

我怔然停下动作,“不是他找我了,是我自己都不信,我跟他在超市意外碰见的,他没找我。”我没细说怎么就会和李修齐遇上,只说了我见过他了。

“这个……缘分啊。”白洋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天弄出来这么一句。

我无奈的笑着,“案子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吗,他干嘛回奉天了,是因为案子?”

白洋,“案子有点进展就不跟你说了,等有大消息再告诉你,他没跟你说干嘛回去啊,我以为你知道了呢。”

就那么短短的一面,我们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回来了。

“他没说,我也没问。”我回答白洋。

“是向海桐的父母到奉天了,说要见他,他才回去的。”

没想到是因为这个,怪不得李修齐会告诉向海湖他回奉天的事,我听了白洋的话,心里反倒踏实了下来,昨晚听曾念说完那些话后,我的心就一直挺乱的。

“你继续睡吧,我还要去写报告,回头再聊。”我不想继续耽误白洋补觉,挂了电话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准备写报告,就听见外面走廊里有人大声说话,语气听上去还很兴奋。

仔细再听,应该是李修齐原来带的那个实习法医的声音,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么高兴。

我继续打字,声音渐渐到了办公室门外,“师傅,你太让我惊喜了,还以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可得让我请你吃饭,走的时候都没给我机会……”

一声师傅,我的手在键盘上顿住,转头看办公室门口。

还是一身咖色休闲装的李修齐,已经站在了门外,身边跟着那个实习法医,还有另外几个同事,他微笑着听实习法医讲话,目光不经意的朝办公室里看进来,落在我的脸上。

李修齐走进办公室里,看了看他原来坐的位置,然后看着我,“听说你早上刚干了大活。”

我站起来,他像是完全忘了昨天和我的偶遇,问完我这句,又去回答实习法医的话。

等他和大家基本都打完招呼了,才又看着我过来,看一眼我电脑上的文档,“写报告呢。”

“嗯。”我说着,坐下去看着电脑屏幕,手指摆出要打字的姿势。

李修齐俯身下来,目光盯着电脑屏幕,忽然抬起手指了指我的文档页面,“这个字打错了。”

“哪个……”我随着他的手指去看,身体往前靠,一下子和他的身体紧挨着,我赶紧往后闪开,目光扫到办公室门口那里有人站着,下意识转头看过去,手指一下子用力按在了键盘上。

办公室门口,曾念不知道什么站在那儿了,正看着我,也看着此刻离我很近的李修齐。

(快捷键 ←)上一章:107 青春逢他(024) 返回《慢慢慢慢爱上你》目录 下一章:109 青春逢他(026)那个声音想起来了(快捷键 →)